保定琴行

京城出版机构地域差异指南

出版商务周报 2022-07-31 14:35:52
商务君按

近日,一篇《京城地域歧视指南》刷屏微信,阅读量半天过10万+。其实京城的出版社也存在明显的地域差异。您了解了北京不同地区出版社的特色,那您就认识了多一半的中国出版业。


北京是文化中心,也是出版业的中心。无论用哪种计算方法,北京的出版机构都能占到全国出版机构的一半左右。截至2015年年底,全国图书出版社有584家(包括副牌社33家),北京至少有两百多家以上。按照百度地图,在北京搜索“出版社”可得到504个结果。(当然这里面包括一些音像出版机构和期刊报社。)很多地方出版机构也在北京设立了分社。北京城就是全国出版业的缩影。



北京这些遍及四九城内外的出版机构各有各的脾气秉性。北京不同地理位置的出版机构沾染了不同的习气。您要能了解了北京这些出版社编辑的特色,那您就认识了多一半的中国出版业。


城东:最像“版机构”的出版机构


我这里说的“城东”,不仅是指行政意义的“东城区”,而是并区以前“最像民国”的老东城,再加上国贸、三里屯这些朝阳区最热闹的地界。这是传统媒体最集中的城区,所以东城的出版机构最像出版机构(废话)。比如中国出版集团的传统大社:商务印书馆、三联书店、人民文学出版社,社科类的人民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大众类的作家出版集团,少儿类的中国少年儿童出版总社,专业类的科学出版社、中国轻工业出版社、化学工业出版社、中国农业出版社,以及媒体所属出版社,、光明日报出版社等等。


雪中的商务印书馆


到城东的出版机构来参观,您多半会进入一家文物保护单位,这可能是前清的王府,雕梁画柱;也可能是建国后“十大建筑”级别的大楼,一望而知具有典型的苏联设计风格;也可能是胡同里七拐八拐的,突然冒出来一间富丽堂皇的大院,您要一问,还是民国文化名人或者建国后知名文人的故居。胡同里传来悠扬的京胡声和鸽哨。


雪中的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在老东城区里的出版机构大多数设备都很古旧,老编辑坐的那把椅子没准是冯雪峰先生坐过的,抽屉里还有汪曾祺先生的手迹,资料室珍藏着刘继卣先生的画稿。楼里还有开水房和食堂,每天编辑早起8:30上班,到开水房打开水,泡茶,要是年轻编辑还给老编辑打好开水,中午吃食堂。晚上到4:30准时下班,赶上班车回家做饭。总之,这是一个适合养老的好地方。确实也有很多编辑做好了在这里工作一生的打算。


电影《混在北京》里面描绘的一个传统的图书编辑部,这种场景在北京胡同里的出版社还可以见到


同样是城东,在王府井或国贸中心、三里屯的大楼上,和这些国有出版机构仅仅一街之隔的地方,生活着另一群完全不同的生物,他们与国有出版机构的编辑们除了“编辑”这个名称,没有共同之处。他们的名字可能是Jack或者Rose,老板是洋人,供职于国际出版企业的驻华机构,比如爱思唯尔、企鹅、培生。他们圣诞节放假,作息时间与国际接轨,说话的时候中英文夹杂。他们的图书造型千奇百怪,带着洋气,他们似乎对数字出版更感兴趣,引进了很多国外的先进出版理念。


如果您再往东走,走到朝阳区的王四营甚至通州,您可以看到另一群画风完全不同的生物,他们自称“编辑”,但是很多人没有编辑资格证。他们的文化水平不高,很多人没有大学学历,但是工作非常辛苦,每天工作的时间都超过8小时甚至周末都不休息,从网上复制黏贴文章拼成“书”的样子销售。他们的产量很高,有的公司只有四五个人,一年能生产上千部“书”,有的销量很高,尤其是在超市和各地图书馆更受欢迎。


城南:新兴的出版重镇


这里说的“城南”,指的是以前的“宣武”“崇文”,现在的丰台,以及朝阳区东南(以前的工业区,生产占全国销量45%的乙烯和焦炉煤气,2008年奥运会以后这些工厂逐渐迁出北京,改成文化创意产业园区)等。这些地方三五年前还可以看到骡车运西瓜,现在成了新兴的出版重镇。城南有很多专业出版社,如法律出版社、中国铁道出版社、人民卫生出版社、人民美术出版社、人民邮电出版社、电子工业出版社等。


这些专业社建社之初多半不在南城,而是南城开发以后搬迁而来。城南的出版社的画风是这样:您用地铁、公交等交通工具往往不能直达,下车之后有一段夏季泥泞、春季和冬季充满风沙的土路,周围大多竖立着正在修建的高楼,一些低矮的危房上面写着“拆”。但当您见到出版社的时候,发现这是一座巍峨的建筑,内部装修也是美轮美奂。


图书编辑部里有个顶天立地的鱼缸


南城的这些部委出版机构,编辑们多有一技之长,与部里的联系多于和出版界的联系。有的办公室里竟然有顶天立地的大鱼缸,里面是编辑自己养的鱼。从这个大鱼缸里可以看出三个问题:第一,这编辑视出版社为家,来了就不想走了。要知道这编辑才20多岁,能让编辑这么稳定,说明出版社人员流动频率不高。第二,这编辑比较闲。肯定不像民营图书公司或者中关村码农那样忙得四脚朝天。第三,城南的房租好便宜,出版社空间好大!


虽然这些国有企业的出版人平时工作不那么忙,但是他们的利益和出版社是捆绑在一起的,该拼命的时候真拼命。真要出版社有个三长两短的,就是轰他也轰不走。


城西:悠然的大院气息


城西包括以前西城区和海淀南部等地。这地方的国有出版社主要有部委下属的机械工业出版社、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等专业社,外文局下属的外文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海豚出版社、新星出版社等,。尤其是军队系统的出版社,如金盾出版社、国防工业出版社、人民军医出版社等,几乎都在城西。一些最具北京味儿的出版社也在城西,比如经营书画出版的荣宝斋、琉璃厂的中国书店,北三环的北京出版集团等。西城有很多神秘的大院,上面不挂牌子,但是比挂牌子的大院还牛。这些大院外人轻易进不来。这些大院有的也有自己的出版社。


从生活方式上来说,这些部委下属的出版社和专业类出版社的编辑,和城东、城南的国有出版社编辑没有什么差异。军队系统的出版社,很多人都有军队编制,办公电话有两台,一台是普通电话,一台是军线。虽然编辑们也像其他国有出版社编辑一样睡午觉,但是军线一响马上精神抖擞。其他部委出版社虽然也有内线电话,可不一定有这么严格的管理。


城西还有一些跟他们精神状态迥异的编辑,他们分布在城区的各办公楼中,比较集中的办公大楼是德胜门的北京出版创意产业园区。园区里有磨铁、新经典、时代华语、新华先锋、精典博维等一批公司。这些公司里的编辑们,工作的时间往往远超过国有企业的编辑,忙得没时间午睡。而这些公司的老板,精力充沛让人咋舌,,晚上化身为诗人或者网络小说作家,笔耕不辍。这些编辑的平均学历比起王四营的同行要高得多,创意也往往要高得多。最近,“IP”、“新三板上市”是他们口中常说的热词。他们的梦想是成为影视公司的老板。


城北:大学社和码农


城北是海淀、昌平和朝阳北部的奥林匹克公园和北苑等地。十几年前,这里的工地写着“80年代看深圳,90年代看浦东,21世纪看中关村”。诚然,中关村的高校人才是这里最大的资源。城北上风上水,是出版新业态发展的中心。


城北的教育类出版社、大学类出版社在全国首屈一指。人民教育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的教材占据教材市场的龙头老大,外语教育研究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清华大学出版社、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等大学社,不仅大学的教学质量、声誉名满天下,出版社也规模庞大,产品丰富。


能进入大学社和教育社是很多编辑的最高理想。教辅教材是我国出版业的盈利大户,所以教育社和大学社不愁吃穿。有的大学社放假时间与大学相同,有其他社梦寐以求的寒暑假。而这些大学社多半在大学校园周围,人才济济,编辑的平均学历较高。再说,大学社的编辑还可以和大学生共享食堂,物美价廉。告诉您一个秘密,如果有一部书有多种版本,教育社和大学社的版本往往错误较少,因为很多编辑都是大学老师改行,素质较高。


城北还存在另外一类“新物种”,他们分布在中关村、上地、天通苑等高新技术产业园区。虽然自称“编辑”,但是不做图书。这个“新物种”叫数字出版编辑,最近他们有了“数字出版编辑资格证”,被国家认可,意得志满。他们承载出版机构的图书数字化的工作,也为出版人打造网站平台。他们的工作时间与网络公司看齐,经常为了一个Bug熬夜,甚至连轴转。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30岁以上的都很少见,口里说的都是epub、mobi、dreamweaver、Axure这类传统出版人没听说过的新词。与其说他们像图书编辑,不如说他们更像“码农”。在所有这些编辑当中,他们的平均工作时间最长,工作最辛苦。


您别以为“码农”都是技术极客。动漫、网剧也是数字出版的范畴。这是北京的国际动漫博览会上的场景。很多数字出版公司是这种画风


结语:北京作为全国的文化中心,城市面积又如此之大,各城区都有不同的“画风”,所以出版机构也就有各自的地域特点。当然我们这里说的并不绝对,比如有些“码农”工作在南城。除了城东,城北、城西也有国际出版企业的驻华机构。比如我本人就天天逆着人流到南城上班,所以一般不堵车……至于说北京出版人之间有没有地域歧视?文人相轻总是有的,可是出版这行专业性太强,隔行如隔山,这个社的编辑往往看不懂那个社的稿子。所以出版业遇到的,大多数不是看不起而是看不懂的问题。


原业伟
负责报道出版产业
欢迎交流,yuanyewei@cptoday.cn


点击下列蓝色的字查看精选内容


渠道中小型民营书店钟书阁|旭阳图书|牡丹江书城|独立书店| 方所|24小时书店|编辑实务花式催稿编辑有无专业编辑是干嘛的编辑改稿子标点符号用法|防骗指南|选题策划人物李国庆张秋林|黄立新吕敬人|俞晓群|刘九如 |罗小卫|谭跃 | 沈昌文张立宪|于殿利颜小鹂|胡守文|侯小强|任超|张文翊|三川玲观点上海世纪“变天”书太便宜民营书业资本化罗辑思维半年报编辑可耻



点击阅读原文,填写2016年全国出版从业人员收入调查问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