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第100根琴弦

记渡 2021-02-19 13:38:01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记渡


旅行在别人的故事里

相遇成长    惦念光阴


 

 

-1-

炊烟四起之时,宁远村的村民,站在稍高的土墩上,遥望西面的月半弯,依稀可辩一高一矮两抹身影,伴随着叮叮铛铛的铃声,慢悠悠地朝村子这边移动。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捣蛋孩子一声“拉琴人来喽” ,村子的孩子便一哄而散,各自回家通风报信,好让自己的爷奶、爹娘们能在最快的速度里收拾完桌上的碗筷,搬好小扎凳,去村长家门口占个最好的位置。


-2-

约摸半个时辰后,便有急不可奈的孩子们再次来到土墩上,伸长脖子举目遥望,夕阳下那两抹瘦削的身影似乎并没有移动多远,只是那身前更长更细的影子,越来越清晰的铃声,让孩子们欢呼雀跃起来。


“虎伢子,还不回去给娘搬个扎凳。”


“二狗子,赶紧回去把爹床头那把瓜子送到村长家。”


夕阳渐沉渐淡,在它微弱的光晕笼罩之下,一大一小的拉琴人,拄着木棍,一条绳子系在二人腰间,中间垂着一只颜色斑驳的小铃铛,起步间,叮铃作响。


“大丫,扶老琴人落坐。”


“哎!”


老琴人左手紧紧握着那把早已辩不出颜色的二胡,尽管有大丫的搀扶,右手的棍子依然在脚前的地面,不停移动,不断试探。


嘴里还不忘招呼身后的小琴人:“小黑,你跟紧点儿。我记得这儿有个坑呢。”


“我小心着嘞,师傅。”

 

虽然举目黑暗,但老琴人仿佛从这闹哄哄的声音中看到了乌泱泱的听众。落坐后,老琴人那如树皮般苍老硬朗的面庞,堆起了略显腼腆的笑容。


一老一少,似有心灵感应般,同时在左腿上归置好二胡,场下村民们停止了议论声、打骂声、笑闹声,只闻得几声清脆瓜子蹦壳之声。


-3-


略显枯哑的二胡音起,哀怨,苍凉,丝丝缕缕,欲断又连,如轻云无定地飘浮在宁远村的上空


除了小琴人时不时搭错弦,惹得听众们一个激灵外,宁远村老老少少三十几号人都认真地聆听着这一老一少的用心演奏。


老琴人干枯黝黑的手,起起落落间,像是在诉说自己这一生的苦难遭遇。


又黑又瘦的小琴人,紧张地坐于凳间,生疏而僵硬地随着老琴人的琴声,断断续续地和着。遇到拉不好的地方,干脆停下来。


三首曲子后,老琴人领着小黑,摸索着站起身来给大家躬弓谢幕。


由村长带头,各家各户纷纷递上了各种吃食。有苞米、红薯、大米、馒头,甚至还有柿子、南瓜。


老琴人一脸满足地用双手撑着先前背在身后的浅黄色棉布袋,不时点头道谦。


二狗子不知道从哪得了一把花里胡哨的糖果,不顾弟弟妹妹的哭闹,硬是留了一个,剥开来塞到了小琴人的嘴中。随后一脸期待地围着他问道:“怎么样?好吃不嘞?”


当那块坚硬的甜蜜在口中融化,充斥到每个味蕾之时,小琴人黝黑的脸上瞬间绽出了惊艳的笑容。以二狗子为首的一群孩子,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老琴人,你整日喊小黑,小黑。你又看不见,怎就晓得这娃生得黑呢?”


老琴人摸索着系了系棉布袋,憨憨道:“穷人家的崽,哪能不黑哟。”


“老琴人,八成是你自己黑,就估摸着全天下的娃都一样黑吧。”


在村民们起伏的笑声中,老琴人没有多做解释,只是笑着收拾妥当,准备返程。


小琴人这边依依不舍地和二狗子嘻嘻哈哈笑闹着,那边又不得不小心翼翼收拾起自己那把花了不少钱换来的龟背竹二胡。

 

-4-

来时的阳光早已被月光替代,老少琴人背上此趟的收获,继续拄着右手的木棍,慢悠悠离去。


“老琴人,下趟什么时间来呀。”


“等到有新曲子时再来。”


“那赶情好,你可不能偷懒。快点啊。”


一路向西,黄土道上一高一矮,两抹身影,身旁的影子依然又细又长。


“师傅,我们明天还来宁远村吗?”


“还想吃糖果?明天我们去张集村喽。”


“可我还是喜欢跟二狗子他们玩?”小琴人急切道。


“唉,这三首曲子,人家都听了一个月了。你还好意思?”


老琴人说完,一脸宠溺地转脸看了看小琴人的方向,虽然他什么也看不见。


小琴人似是生气了,半晌不说话,寂静的夜色中,徒留铃铛清脆孤寂的声响,久久回荡。


直至,从宁远村的方向已看不到这老少二人的身影,老琴人估摸着小琴人的气消了,才轻声道:“你今天拉错了好几个音,回去还得好好练练。如果……唉!”


“如果什么?”


老琴人停顿了一下,悠悠叹了口气道:“如果我哪天死了,你可怎么办啊?”


“师傅,您是在庙里捡的我吗?二狗子告诉我,捡来的孩子,一般都会有个玉佩什么的,以后好回去找回爹娘。”


“傻孩子,就算是有,师傅看不见,也弄丢了啊。你还是把琴练好,才是正经事哦。”


老琴人空空望了望天,似乎在黑暗中看到了当年捡到那浑身赤条条的小人儿。连一根纱都没给,存心是不想给这娃儿活路呀。这样的爹娘怎么又会来寻你呢。


“师傅,我的眼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看见呢?我想跟二狗子他们一起玩老鹰捉小鸡。”


“等你拉断100根琴弦的时候。”


“师傅,你拉断多少根琴弦了?”


“师傅老喽,记不清了,但应该快到100根了。”

 

-5-

老琴人依稀记得,当年师傅临终前告诉自己,待他拉断100根弦,就能看见那天上的月,地上的草,空中的鸟儿,水中的鱼。


所以,当老琴人拉断第109根弦的时候,他便不再追求多跑村庄,多拉曲子了。他想的只有,得再教小黑几首曲子。


叮叮铛铛的铃声洒落在夜色中,满天繁星,不知何时,已三三两两躲进了云层。





- End -




听说心里有故事的人

都分享到朋友圈了




【记渡】

只讲故事   不谈政治


长按  二维码  识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