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从琵琶河到马圪垱,心与山的距离有多远

大太行 2022-07-30 15:12:03
请点击上方蓝色文字关注我们


心与山的距离有多远?

通常而言,人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清醒,一种糊涂,糊涂者快乐,而清醒者大都迷惘,经常心生抱怨,或抱怨生活无趣,或抱怨心灵无所归依。寻求快乐和清醒间平衡支点,是一个艰苦的过程,也是探寻生命中意义感的过程。

意义感通常是缺失的,甚至是奢侈的,幸而,我可以通过走山、看山、探山来寻求自己生命中的意义感。

从云台山后的山西省陵川县夺火乡到河南省辉县市平甸村的峪河大峡谷,是辉县市西沟景区的上源,海拔高1450米,需要跨越40公里的3条峡谷,近3万亩的原始次生林,其间有一段无人区,山高沟深,是太行山的腹心地带。曾有几次预备前行,却总是临而折返,在2011年三月的一个周末,终于踏上行程,踏上一段探秘之路,也踏上寻求心与山距离的行程。

从山西省夺火乡琵琶河村,我们弃车开始步行,这里距离云台山正北方向30公里,此前,我们知道,这条线没有其他户外的朋友走过。

阳坡已经是春天的感觉,而阴坡的路面还是白雪皑皑。踩在雪面上,听着唧唧吱吱的声音,你会对自己生命的存在有很奇怪的想法,而这种想法是在山下的城市里永远不会生发。都说道法自 然,但城市里还有自然吗?因为没有污染,雪显然很纯洁,像我们童年时候的心,而车辙,是我们心里荡过的涟漪。

这叫里风窑,已经没有人了。

百年的沧桑,告诉我们什么?

人走了,但这里花还开,雪还下,桃还结,土还在,你以为你是自然的主人,土地的主人,但自然告诉你,你是他的仆人。

因为没有人,大片梯田已经荒废。我知道,这些曾经的良田,终极还会成为森林。

右上角人的脚印旁是野猪的脚印,我们的向导兴军说,看样子有二百斤。

没有路,我们走成路。有时候想,人生的路都有不确定性,你来这里,那边的风景就看不到,人不能同时踏进两条河流啊。

脚印在雪上,雪印在山上,山挺在大地,地成为自然。

这是野猪和金钱豹喜欢走的路线。我试图以一种原始的真实,规划直觉产生的路。

在太行山原始次生林里,对野生动物来说,这里简直就是天堂,而当人侵犯了他的乐园后,他们却已经没有能力驱赶我们,于是,他像更深的大山撤退,但当他连这最后的地方也不能够平静的生活时,他只能选择孤注一掷或者死亡。

幽美的大山和森林,这里是谁的桃源。人说是人的,豹子不会说,他只知道是领地。

终于爬上了第一座大山,海拔在1300米左右。根据我这几年跑山的经验,这里的大型动物,都喜欢在这山岭上放风休憩,因为这个地方高,而且便于防守。

太行山已经少见的白皮松,这可是当地好树种啊,看树龄,是把大的砍掉后又长出来的。

果然,我们在山梁上发现了由野猪蹭痒而在松树上留下的痕迹,如果是金钱豹,则应该是爪爪的挂痕,内行的人称---挂爪。而这是野猪屁股磨的,松皮已经磨掉了。

与山西的猎人不期而遇,没有利器,就靠4条狗,他们告诉我们,在这个山梁上已经撵一头猪已经跑几十里了,猪太狡猾,还伤了两条狗。这几年野猪成灾,老百姓也没有办法。

疲倦休息的狗狗。

狗狗也不容易。大千世界,陌陌红尘,谁又是容易的?

前面那座山,叫西龙王山,已经海拔1400米。翻过后,我们又开始下降。

山洼里看见了泉水井。说明离村子不远了。

村子前面的泉,有田有水,就可以繁衍自己生命。这个村子,好像叫北海流,对于高山之巅的人们,这一方泉就是海啊。

但是,已经没有人居住了。

倒影在水里的树,树还在,水还在,海还在,万物之灵却逃离了。

房子可以看见当年家庭的殷实,所谓富不过三代,只是告诉我们富贵和幸福都不是永久的。

从这里走下去,已经走了40多华里。

征服山的过程,也是寻求自己内心静谧的过程。

终于在深山里发现有人的村子,叫松根铺诸神观,地图上没有

看着很近,却依然有10华里的路程。

村口高大的马尾松。

村庄的老大爷,这个地方有四五户人家。

这条路到修武---陵川县的省际公路有28公里,修这条路花了400多万元,保证了两三个村庄20多口人的出行。我们的党真的很伟大。但我担心,这条路会成为偷猎者和森林盗伐着的通道。但愿我是杞人忧天。

狗狗和鸡,都在悠闲踱着脚步。

村庄里唯一机动车,太行山区的人们,出行干活都靠他,而且很窄的路,很高的陡坡都可以行驶。这个机动车,改变了中国一亿山区人民的生活方式。

窗台上的钟乳石,见证着日月变迁。

再艰苦的生活,也有浪漫的理想,而有理想,我们就会有希望。

照片还在,而孩子已经下山定居,这一代人,他们在抛弃大山封闭落后的同时,是否还能够坚守着父辈留下的美德和吃苦耐劳精神?

晋东南常见的暖炕,中间是高出地面但低于炕床的暖铺,可以吃饭、休闲等。

我们两省交界的地方有说法,就是河南人好穿绸,山西人好盖楼,意思是河南人对穿着讲究,而山西人对居住讲究,单凭住的卫生程度,太行山区里,山西人更讲究些。

家里还有老物件,看样子是明清产物,虽年代久远,颜色却还鲜亮。

电视,是他们了解外面世界的通道,外面的世界美,自己的家乡更美。

海拔高的地方,梨是烧着吃的。

柿子风干和柿饼做法不同,但却有不一样的风味。

质朴的农家院子。

这就是通往马疙当大峡谷的路。终于爬到了最高的一座山峰,翻过之后,再没有大的山了积雪让走的路非常危险。

山头上的龙王庙,清道光初建,1924年重建,两边悬崖上,分别有两个不深的水洞,这可能是龙王庙的由来。

神还在,而房已阙。

这里已经有人修的栈道,后来知道,这一下就是十几里。枯藤老树昏鸦,青石阳光累呀。登山人在天涯。走是人生的底色。可以不吃鲍鱼,不走你试试。

那个房子,是山西省凤凰欢乐谷水库的电站。

大峡谷边缘的两座山峰,这时候,已经太阳落山了。

下去十里就是我们此次的终点站,山西省陵川县马疙当乡,碾槽河行政村,长山河自然村,严格的讲,这不是马疙当大峡谷,而是大峡谷的又一个支流---门河大峡谷的一部分,上游发源于山西省夺火乡夺火村。

终于下来,基本上不停走了八个小时,近80里山路。翻了三座大山。虽然疲惫不堪,身体在极限的挑战中基本耗尽了体力,但心却忽然很精神。我知道,是因为接近了大山脉搏,山的内涵充实了自己。永远有多远之后,就会知道无尽有多近。



大太行 行走太行之间
请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噢

投稿信箱:xwdataihang@163.com

合作联系:13939128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