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琵琶岗传奇(长篇传奇小说连载三)| 荆州司马 著||乡土文学

湖南乡土文学 2021-04-06 06:20:01

 

琵琶岗传奇(长篇传奇小说连载三)

  

      荆州司马  著


  

  按照常理,钱风池是败局已定、胜负已分,他应该有自知自明,知难而退,按照刚才的约定收兵回山而去,因为按江湖规矩,他此时脱身并不算丢脸。可是,他心里非常清楚,这个时候他不能去,也根本就走不了,他如果像这样狼狈回山,不要说他在盘龙寨的兄弟们面前会颜面扫地,就是以后也无脸在江湖上立足。再说,他已从王涣新刚才的问话和几着狠招中看出,预感到了什么,感觉到王涣新的话里暗藏了一股让他不寒而慄的杀机,今天他嘴上是这么说,实际上也不会轻易地放自己走,看来只有舍命放手一搏,或许能有一条生路。

  

  他想到这里,一个“鹞子翻身”站起来后,气呼呼地把那一对骷髅杵丢在地上,再将已裂开的上衣脱下,揉入掌中,双掌用力一挫,似有一股淡淡的青烟从他的手中腾起,然后随手一扬,那件衣服已化为碎片随山风四处飘散。他赤膊着上身,腆着大肚子,从地上捡起那一对骷髅杵,稍一运气,两杵一前一后一招“扇风点火”就向王涣新扑了过来。

  

  王涣新见钱风池来势汹汹,两只骷髅杵夹着一道阴风向自己迎面扑来,从力道中可以看出,钱风池似乎想一招致胜,他也不敢大意,提了一口气,立即变招,将那条扁担当棍使,一招少林棍法中的“拔草寻蛇”,扁担顿时泛起几重光影,如闪电一般分别击向钱风池手中的两只骷髅杵。

  

  那钱风池果然是有些神通,只见他左手的骷髅杵变为“神龙摆尾”猛力挑向王涣新手中的扁担,想把扁担挑开,右手的骷髅杵往上一举,骷髅杵头部的骷髅嘴对着王涣新突然张开,一道亮光疾速地从骷髅口中射出,直奔王涣新的面门而来,眼看王涣新就要中招,只见他身形一变,快速将扁担抽回来,一招“如封似闭”把身子护了个严严实实,只听得“卟”的一声轻响,一枚暗器齐钉在他的扁担上,发出嗡嗡的声响。

  

  原来王涣新见钱风池明知不是对手还要困兽犹斗,知他不是来主动送死,必有阴招对付自己,于是早就作好了防备,他那一招“拔草寻蛇”只是虚招,见钱风池右手的骷髅杵往上一举,就知道其中必定有诈,连忙撤招护身,果然,骷髅口中的暗器就飞了过来,幸亏他早有提防,不然后果真的不堪没想!他定睛一看,插在他的扁担上的原来是一枚透骨钉,只见这枚透肯钉通体乌黑,还有一股淡淡的鱼腥味,显然是钱风池在钉上煨了见血封喉一类的剧毒,只要击中人的任何一个部位,就算是有回天之术,也是无能为力。像这样的歹毒暗器,一般为江湖正道人士所不齿,使用此种暗器的人都是心胸歹毒之人。

  

  这时,王涣新从随身的衣兜里取出一枚透骨钉与刚才从扁担上拔下的透骨钉一对比,两只透骨钉从形状和份量上看完全是一模一样!在他的心里隐藏了十几年谜终于解开了,杀害他父亲王迎亭的凶手就是他钱风池,因为他母亲在送他去永福寺天海禅师那里之前,交给他一枚用红布包裹的透骨钉,她告诉王涣新,这枚煨过剧毒的暗器是在他父亲的遗体上找到的,也是致他父亲于死地的凶器,从这枚沾满剧毒的透骨钉可以看出,这个凶手是一个不择手段的险恶之人,以后有机会找到他,也要小心防备,千万不要中了这人的诡计。同时,这枚透骨钉也是查找凶手的唯一线索,找到他后,一定要手刃仇人,替父亲报仇,替江湖除害。王涣新跟着天海禅师后,他的母亲也就自缢身亡,随他父亲而去。王涣新在师父天海禅师的帮助下,安葬了母亲,就在永福寺随师父习文练武。从那时起,王涣新就一直把那枚透骨钉用红布包好,放在贴身的衣袋里,每当夜深人静思念父母之时,他都会拿出来看看。今天王涣新看到这枚透骨钉,父人母亲惨死的模样立刻浮现在他的眼前,心里一阵悲痛,又有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因为他的血海深仇终于要在今日得报。只见他牙齿一咬,脸上立即浮起了一阵令人胆寒的杀气。

  

  王涣新想到这里,哪里还有给钱风池还手的机会,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怒目圆睁,紧接着用充满内力的声音大吼道:“恶贼!拿命来!”随着话音,他腾身而起,将扁担交至右手当作点穴橛使,一招“老鹰啄食”扁担尖直袭钱风池双手“曲尺穴”,这一招快如疾风、犹如闪电,钱风池招式已经用老,哪里还躲得开!他只觉得双手一阵酸麻,就垂了下来,一对骷髅杵再也握不住了,全掉在了地上。王涣新又将全身内力注入左掌掌心,欺身直进,一招绵掌功击向钱风池的如箩大肚,已无还手之力的钱风池的肚子上结结实实地中了一掌!

  

  在外人看来,钱风池的“曲尺穴”被王涣新击中,双手立废,是伤得不轻,他们哪里知道印在钱风池肚子上的这一掌看似柔弱无力,然而才是致命的!

  

  后,一股鲜血像喷泉一样从口中喷发而出,脑袋轰地一声响,再也站立不稳,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浑身抽搐了几下就没有了动静,这个杀人如麻,恶贯满盈的江湖恶魔就这样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那群匪徒见钱二当家在眨眼之间就丢了性命,先是一怔,过了一会,才明白过来,各持武器向王涣新扑了过来。

  

  王涣新知道凭自己的武功和十几个盐帮兄弟,这些匪徒就是一窝蜂上,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开始,他也想把这群作恶多端的下匪徒杀了,不让他们在干残害过往客商性命的勾当,但在他手刃钱风池之后,见大仇已报,心中的怒火慢慢平息,他心存善念,知道这些匪徒大多也是为生活所迫才落草为寇的,他们也有父母兄弟,所以他也不想再去伤害更多的人。于是,断喝一声:“你们都给我站住!胆敢再上前一步,休怪王某手下无情!”他的话音一落,那些人的脚就像生了根似的立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了。原来,王涣新的喝声里充满内力,是用了少林功夫中的“狮子吼”,声音夹着内力传到他们的耳朵里就震得他们一阵晕眩,如同喝醉了酒一样天旋地转,再也无力动弹。

  

  接着,王涣新又举起右掌使出绵掌功,轻描淡写地击向他身旁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这一掌柔弱无力,不要说树干毫无反应,就连树叶也是不见抖动。他手抽回来好一会后,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树上繁茂的叶子如遇秋风一般纷纷往下落,只有一盏茶的功夫,这棵树就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

  

  那群劫匪看了王涣新眼,更是目瞪口呆,惊讶不已,张开的嘴巴再也后不拢了!原来更让他们更加吃惊的是,在王涣新站立的地方三尺之内竟没有一片落叶!那些如雪花纷纷落下的树叶快要落到他的头顶时,竟然不再往下落,而是不停地旋转,慢慢形成了一个圆圈,开始转动的速度很慢,而后越来越快,过了一会,王涣新轻举双掌插入圆圈内,用力搅动几圈,树叶圈的旋转速度更快,然后抽出双手向高速转动的树叶圈重重一拍,圆圈被拍散,那些轻薄柔软的叶片就像一柄柄锋利的飞刀疾速向他们的脖颈飞了过来,在接近时,那树叶又转了一个弯,直取他们的后颈窝,他们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随着一阵“扑扑"的轻响,他们顿觉脖子后面一凉,脑后的辫子在脖颈处被齐刷刷地切成几段,一时间,树林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静得出奇,只有那些散乱的头发在风中飘飞,过了好一会,才纷纷掉在地上,那些叶片余势不减,又飞向他们身边的大树,扎在树干上入木三分。他们这时才知道,若不是王涣新真的手下留情,用这些树叶作暗器取他们的性命简直是易如反掌!那些劫匪活了这么大的年纪,哪里见过如此神功!他们根本不敢相信站在面前的王涣新是个人,简直就是一位神仙!又过了好一会,他们才从惊愕万分中清醒过来,连忙丢下手中的武器,齐刷刷地跪在地上,边磕头边说道:“请神仙爷爷开恩,我等有眼不识泰山,冒昧冲撞了您,请你看在我们上有老,下有小的份上,饶了我们的狗命!”

  

  王涣新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见他嘴唇微启,一股细如游丝而又穿透力极强的声音进入劫匪们的耳朵,振得他们的耳膜翁翁直响,脑袋也似乎要炸裂:“你们都给我听着,我王某今天出手杀了钱风池,是他恶冠满盈、血债累累,今日的结局,是王某在替天行道,也是他罪有应得!因为他在南风坳上为匪一生,不但心狠手辣,不讲江湖规矩,肆意用卑劣的手段杀害过往客商,也不知有多少无辜之人命丧他手,而且从他的射向我的这枚煨了剧毒的透骨钉让我知道了他就是十多年前在这南风坳上杀害我父亲的凶手,是他害得我家破人亡,也是他该死。我王某子报父仇,乃天经地义,也用不着你们为他出头!我今天无意杀你们,不是你们不该杀,你们助纣为虐,跟随钱风池抢劫过往客商,杀人越货,哪一个人手上没沾鲜血,哪一个身上不背着人命?你们就知道自己上有老下有小,你们又何曾想过,被你们杀害的耶些人,哪一个不是上有老下有小?今天放你们一马,只是我不想多造杀孽,因为你们是畜生,而我王某不是!但我给你们一个忠告: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下次再让王某看到你们为非作歹,绝不轻饶!”

  

  那些劫匪一听,知道自己的性命保住了,连忙再次磕头说道:“是,我等把王大侠的话记下了,今后再犯糊涂,任由您处置。”

  

  “那好,我量你们也不敢耍花招,你们把钱风池的尸体也抬回去吧!”

  

  那群匪徒一听,如遇大赦,连忙起身抬上钱风池的尸体飞快地消失在山道上。

  

  王涣新这才对盐帮的兄弟们说道:“刚才一番厮杀耽误了不少功夫,请大家先吃点干粮,然后收拾东西起程,为了防止土匪暗中报复,我们在天黑前一定要赶到琵琶岗。”

  

  谁知那些匪徒匪性不改,不但不思感谢王涣新的不杀之恩,还添油加醋鼓动匪首黄辉虎举全寨之力围攻琵琶岗,要为死去的二当家钱风池报仇,琵琶岗将面临着一场生死考验。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简介:荆州司马,本名荆庚红,号疑山愚翁,湖南宁远县人。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先后毕业于宁远师范、零陵师专中文系,曾从教,后从政。

编辑:刘昊翀   微信号:lhc52066

有人用微信聊天,有人却在微信中学习,成长。小编牛牛推荐关注湖南乡土文学》公众号,完全永久免费订阅,支持乡土原创,点赞、分享给你身边的每一位朋友,这里有不一样的精彩!!!*_*



         

乡土文学欢迎您投稿关注

         乡土文学通过近二三年的运行,拥有了由著名作家、编辑组成的编辑阵容以及一定数量的作家队伍和读者群,已经成为文学界一支不可小觑的劲旅,力争打造中国最纯净的文学平台。现特向广大作家、记者、编辑、文友征稿:

       一、作品必须为原创,凡投稿乡土文学稿件,视同为原创授权;

       二、小说、散文、诗歌、评论以及新闻纪实、社会特稿均可;

       三、投稿一个月,未见采用,另可他投。因人力物力原因,絮不一一回复;

       四、凡点击量500-1000,或者赞赏超过200元者,可以选人乡土文学选刊年本(特别优秀的作品优先选用);

       五、乡土文学平台有众多纸刊选稿,或可向大报名刊推荐。请找准自己作品的投稿对象:

       湖南工人报副刊:1253989822@qq.com

       娄底晚报总编辑:ldrblzp@163.com,编辑部ldwbrx@163.com

       当代商报:lwyjl@163.com,QQ:2O51843148

       娄底广播电视报:jiewei1963@126.com

       乡土文学公众平台:402142810@qq.com,主编微信:xsdswkj

       新闻以及社会特稿:1337844897@qq.com


       凡乡土文学群文友和作家,拟在《作家园地》3期发专栏,小说、散文、诗歌、文学评论均可。请与涟源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省作协会员、评论家、《乡土文学》执行主编刘新初联系——投稿邮箱:474588236@qq.com  。(可以加乡土文学qq群:94963938)

        六、平台赞赏作者稿酬和平台建设各半,十日左右发放。


是一种鼓励 | 分享是最好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