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品读婺剧 12 | 叙述徽胡与京胡演奏手法的差异

婺聲樓 2022-07-30 15:43:51

《品读婺剧》选载  作者:赵祖宁       

叙述徽胡与京胡演奏手法的差异


婺剧徽戏和京剧,本是同祖同宗,早在徽班进京衍变成京剧之前,徽戏随徽商流入金华落地生根,经历相对封闭的金衢盆地一方水土的养育,成了自成一家、独立独行的婺剧徽戏。由于京剧的兴盛,发祥地安徽的徽戏后来反而受京剧倒流影响,曾一度消失。徽戏曾被梅兰芳先生认为京剧的“祖宗”,也有专家称婺剧徽戏为戏曲“活化石”。如今,尽管同一母系衍生的婺剧徽戏和京剧的主干曲调各自有变,但称谓大多相同,同样称[西皮]、[反西皮],[二簧]、[反二簧]等。徽胡与京胡的主奏乐器,外形结构乃至音色都很相近。在婺州大地上代代相传了两百多年的徽胡,仍保持比较古朴而又独特的演奏手法。本文试图通过徽胡与京胡的演奏技法比较,追寻徽胡演奏还有哪些“活化石”的元素?两者演奏技法的差别究竟在哪里?



曲牌音乐【徽调变奏】


出弓收弓、出音收音的差异


观察徽胡与京胡演奏技法的差异,可以发现在出弓收弓、出音收音最基本的技术层面上,就存在着一定的差别,尤其是在演奏过门时凡需要强调的那几个经常出现的重音,两者的差异更加明显一些。京胡出音时,右手的运弓是先紧贴琴弦然后出弓,一出音就强调结实饱满,干脆果断,力求全弓用力均匀。于是京胡奏出的每个音,表现为饱满的音头、平整结实的音腹、干脆利落的音尾。听觉上京胡的音响造型呈竹节形,音与音连接起来,其旋律特征就像是挺拔秀丽的翠竹,刚劲挺拔。


徽胡演奏的出弓收弓,前文已谈及,最明显的一点是运弓的爆发点不在发音的同一时间点上,即出音前不会刻意压紧琴弦然后出音,等出音后的瞬间再急速用力,至音尾平收换弓。用此运弓手法奏出的每个音,两头敦厚圆熟,音与音连接起来显得滑润柔美。


再来观察京胡的演奏,明显的区别在于出音的着力点不同,同样奏一个强音,京胡则是即发即爆,棱角分明,富有刚性,刚中见柔。徽胡是出音后瞬间爆发,不露硬直的音头,听上去没有棱角感,显得柔中见刚。能感受到京胡的声音有一种颗粒感,而徽胡的声音里感受到的它的粘连性、附着感。如果说京胡出音的音头像是弹出来的,徽胡的出音有一点牵出来的感觉。两者爆发的点和力度都存有微妙的差异。不仅带来两种琴声的识别度,更成为构成徽胡与京胡南柔北刚性格特征的重要因素。


有必要说及的是徽胡传统“一把抓”的运弓特点,在当代二胡基础练习中是十分忌讳的,它属民间草根艺术年代的技术特征。徽胡的音响造型,直到与当代二胡演奏技法的同步,这之间并不是非此即彼地截然分开,而是渐变的过程。由于新生代琴师是将传统技术特征作为基因,用现代的审美趋向和演奏技法,把握好度,恰到好处地将传统手法予以改变并美化,从而获得不一样的美感,传承了徽胡不一样的音乐风格。


浙婺已故杰出琴师诸葛智屏先生演奏《徽调》


京胡演奏各种板式、曲牌或常用过门,都已形成相对固定的弓法和统一的弓序(先拉后推或先推后拉的排序)。从最基本、最常见的弓法,即分弓与连弓,推弓与拉弓的运弓情况看,京胡演奏分弓多,连弓少,即大多是一弓一音,很少用一弓奏两音或多音的。如原板[西皮]起唱过门和原板[二簧]起唱过门,除了每乐句的句尾偶用连弓,整段过门极大部分用的都是分弓。至于弓序,京胡显得有些“反其道”而为,与当代二胡独奏曲常见的弓法处理明显的不同,即每一小节、第一拍的第一个音,极大多数时候用的是推弓,即用推弓起奏,无论是原板[西皮]过门还是原板[二簧]过门都如此。


徽胡与多数拉弦主奏乐器的弓序比较相近,无论是奏曲牌还是伴唱腔,每一小节、第一拍的第一个音以拉弓居多。相对说徽胡的弓序和弓法都不及京胡演奏讲究、规范,表现得比较随意自由,相对京胡演奏,徽胡不太相同的是连弓与分弓平分秋色,如果说京胡大都时候是一音一弓,那么徽胡在伴奏中板速度的曲调时,大都情况是一拍一弓,即八分音符则一弓两音,十六分音符就一弓奏两音或四音。尤其是上世纪的老艺人,拉锯式的运弓,一拉一推,很少变化。


运指技法的差别


如果将京胡演奏常用的指法技巧归纳起来,大致上就是揉弦、打音、倚音、滑音、同音异弦及换把等。这些运指技法技术,其实也是戏曲伴奏凡是以拉弦乐器为主奏乐器展现各自剧种风格的主要手段,对于这些运指技术的掌控能力,不但体现主奏乐器的演奏艺术水平,而且又是通过这些指法技巧以不一样的技术处理,呈现不一样的剧种音乐风格。然而,有意思的是直到当下,在上述诸多的技术、技巧中,徽胡演奏常见的仅用揉弦和滑音两种技术,诸如打音、倚音装饰性技巧,同音异弦、换把等技术手段,较少使用。


凭本人观察,徽胡与京胡运弓运指的异同点大致如下:



从上表中所列徽胡与京胡弓法指法的异同点看,无论是弓法还是指法,可发现徽胡运指技巧用得少,显得简单。这是徽胡琴师坚守传统风格的具体表现,值得当代婺剧人认真思考。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徽戏从农村草台到城市剧场,由半职业戏班到城市专业剧团,徽戏发展的内部条件和外部环境发生了深刻而巨大的变化,新一代专业琴师大都有一定的文化基础,他们注重正规的持琴姿势和演奏方法,更重视对乐器的基本功训练并加强音乐专业知识修养,驾驭乐器的能力己不可同日而语。就演奏技能而言,完全具有运用各种技巧的能力。然而,新老交替的那一代琴师没有图现成向京胡靠拢,以他们的独立见解和美学判断,用超越前辈的基本功和演奏技巧,在继承徽胡传统个性特色的基础上超越传统。这是乐师们珍视传统风格的正确选择,让今天的徽胡的演奏技艺既保持了本土特色又将徽胡演奏艺术水准提升到新的高度。从而展现出徽胡土色土香的简约之美、朴素之美。找到了乡土美与共同美的结合点,传统美与现代美的共通点。


《品读婺剧》 选载(可点击阅读)


研精究微  深入浅出(戴志敏)

用文字让更多人读懂婺剧(滕谦)

《品读婺剧》 黄大同 序

《品读婺剧》 赵祖宁 自序

婺剧:小地方的大剧种 (代前言 )

【音乐解读】

1.笛子:托腔不跟唱特立独行的主奏乐器

2.亦主亦副嵌档让路的乱弹板胡

3.乱弹伴奏双主奏托腔模式的由来

4.乱弹传统乐队的助奏乐器及支声复调手法

5.“有规而无定格”的乱弹伴奏

6.即兴多变而风格不变的乱弹音乐

7.摇滚式的[二凡]与形散神不散的[流水]

8.看徽戏说[拨子]——兼谈大唢呐的演奏特点

9. 反经合道的双主奏技法 ——试述笛子板胡

在[三五七]伴奏中的即兴复调技术

10.乱弹音乐的婺剧特色 值得传承发扬 

——两桩音乐往事留下的思考

 11. 传统徽胡古老拙朴的 “一把抓”演奏特点

【谈戏论艺】

《品读婺剧》选载 |傲骨扬正气  狂笔著戏文

成功的探索 — —议楚良近作婺剧《贺家桥边》



-END-


欢迎投稿,联系QQ:185990327 微信:wushengs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