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他!大隐于市,抚音弄弦;技艺精湛,桃李天下……

李喆工作坊 2021-08-06 06:35:37


他,京剧教师,桃李满天下,润物细无声

他,曾代表祖国出访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出

他的生活,有爱有义,有情有趣

他的教学,有严有度,有法有力

……




谨以此文

纪念京剧音乐教育家赵智全

本文发表于《中国京剧》2017.04


润物细无声

——记京剧音乐教育家赵智全

文/李喆


  早就听说中国戏曲学院附中京二胡老师赵智全的教学模式是很有成效的。学生们聊起他来都是满心敬佩,他教授器乐的步骤和方法让学生很容易开窍,学习直线上升。老先生们也称赞赵老师教学正统、规矩,他教的学生没毛病。

  赵智全老师一生课徒42位,学生们目前在专业院团、院校的居多,且都是行业主力,再传弟子更是遍布全国。在中国戏曲学院附中任教的赵桐樱(原名赵德军)老师便是赵智全老师的得意门生之一,他常常讲起他的恩师,称赵老师深入浅出的教学使他在后来的教学工作中感到受益良多。

  2016年,赵智全老师离开了我们,学生们悲痛万分。怀念之余,桐樱老师渴望将恩师授课的精髓总结提炼出来,使其传承发扬下去。因为赵智全老师既然能够得到那么多人的认可,必有他独到的艺术见解。于是,我和桐樱老师先后采访了赵智全老师的夫人胡景珍、女儿赵子锌,同学马文英、王威、张舜华,学生张福起、杨紫霞、王彩霞、于士才,记录下了赵老师生活与工作中的点点滴滴,更饱含着大家对他的回忆与思念。


有爱有义

  赵智全老师出生于1942年,1954年考入中国戏曲学校,工京二胡,师从吴炳章、于善民老师,1960年,赵老师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留校任教,直至退休,他一直在中国戏曲学院附中工作,历任京二胡专业教师、音乐科副主任、主任。


2002年6月

1964年春节


  赵老师年轻时父母早亡,他与唯一的亲姐姐又不在一个城市,所以特别珍惜情义,珍惜同学情义,珍惜朋友情义,更珍惜爱情。他与夫人相濡以沫几十年,对老伴忠贞不渝、呵护备至。两人一辈子甜甜蜜蜜,没红过脸,让街坊邻里、后生晚辈羡慕不已。赵老师善于思考,年轻时就思维敏锐、上进心极强。恋爱时他给夫人写了大量信件,谈理想、谈做人原则、谈时政时局。他的夫人至今仍保留着这些她视为珍宝的信件,她的眼中满是深深的眷恋。


与夫人胡景珍 1977年 石家庄


与夫人胡景珍 女儿赵子锌 2003年


  赵老师的同学张舜华老师从中国戏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内蒙古京剧团。有一年张舜华得了支气管扩张症,在当地医院治疗无果。赵老师听说后,在北京四处为他寻找中医大夫,抓好药,邮寄到内蒙古。过不久再询问病情、找药方、抓药、邮寄,如此反复,直到病情明显好转。那份同学间的真情挚爱,让张老师刻骨铭心,至今提起此事仍唏嘘不已。


有动有静

  赵老师上学时崇尚体育,爱好运动。他的强项是短跑,堪称班里的第一人。玩足球、篮球,他也是组织者,吊环则能做十字造型,臂力惊人!

  其实这都不算什么,在诸多的体育项目中,赵老师最为钟爱的是围棋。早在1967年,赵老师就与围棋国手罗建文结识,常去棋院向他请教棋艺。后来赵老师又认识了很多棋院的朋友,长期与专业棋手对弈,使他的棋艺突飞猛进。赵老师也越来越痴迷于此,他专门置办了棋桌,闲暇时便与邻居切磋技艺。戏校有位抄功的刘老师,人称“棋腻子”,在里仁街居住时,只要学校没课,赵老师就经常与他还有平海南老师、存师傅在一起下棋,甚至达到废寝忘食的程度,拿个馒头夹咸菜,一下就是一天。


  赵老师爱好广泛,且每一样都不是简单的喜爱,而是深入钻研,达到精通。除了运动,赵老师对蟋蟀也情有独钟。喂食、喂水,他都做得极其专业、细致,精心操作每一道工序,日复一日。不仅是养蟋蟀,赵老师逮蟋蟀的功力也堪称一绝,招数颇多。

  1972年戏校在朱辛庄的时候,赵老师住在学校,在课余时间经常带着张福起等一帮学生去学校周边的草地、河边撒欢,在铁道边上、猪圈旁的砖头瓦片底下找蟋蟀。他能通过不同材质下蟋蟀叫声的大小及音色判断其个头。比如在瓦片底下的蟋蟀,有时叫声虽然大,但却是带共鸣的细音,个头应该不大,大个头蟋蟀的叫声应该是宽厚的。

同事李少春等 1973年 朱辛庄


  赵老师对中医也小有研究,尤其是针灸,穴位找得准,进针、行针、出针的手劲力度恰到好处,并且能够依病症择穴位进行治疗。平时学生有个头疼脑热的,赵老师处理起来也就游刃有余。一次学生张福起晚上洗手时冷得打哆嗦,赵老师一摸他额头发现是发烧了,便拿出针灸给他扎了几针,立竿见影,张福起的烧退了!


与学生张福起 1993年


有情有趣

  赵老师对待学生情深如父子,时刻关心着学生的点滴进步。桐樱老师在戏校附中跟随赵老师学习期间,被批准加入共青团。入团仪式结束回到琴房后,赵老师拉过他动情地说:“你入团了,进步了,我真的是特别高兴!”桐樱老师说:“赵老师虽然言辞不多,但我看到他眼睛里全是激动。他说话时那种动容的神态,一直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我感觉他就像慈父一样关心着我,爱护着我,让我心里特别温暖。”

  在那个拍照还很奢侈的年代,赵老师有一架海鸥120相机,他总喜欢用它记录学生们的成长。他自己购买胶卷、相纸等材料,带着学生们在教室搭建简易的冲印室,亲手教学生冲印照片。这些师生共同完成的图像作品,留住了学生们的青春年华,也蕴藏着师生间的深情厚爱。

  赵老师性格内向却又不乏幽默风趣,他的思维方式总是与众不同,出人意料,别致有趣。无论是对同学、同事还是学生,他偶尔冒出一句玩笑话,总能逗得大家捧腹。大约在1976年,赵老师作为戏校音73班的专业老师,中午到学生宿舍叫学生起床。不知谁养了只大拇指大小的小青蛙,放在宿舍地上的瓶子里。赵老师把青蛙拿出来,放在左手掌心上,用右手食指轻轻地摩挲着青蛙的后背,深情地注视着它,轻声叫着:“肖云!肖云!”正躺在他身边床上的肖云同学带着满脸的睡意和疑惑寻找声音的源头:“嘿!赵老师您怎么这样啊?!”这一喊,逗得其他同学全都哈哈大笑起来,困意全无。


1980年2月 上海外滩


有严有度

  赵老师手小脚小,步子小,走路慢,说起话来也慢条斯理,于是同学们给他起了个外号——“老太太”。他的学生们也都说,看赵老师走路的样子,确实像老太太。不过,这位“老太太”可是不好惹的,他对教学近于苛刻的严格要求,对艺术一丝不苟的认真程度,让学生和同事们感受深刻。学生们最怕让他抓住错,有时他语言犀利得让人无地自容。哪怕是最懒的学生,也知道不练私功恐怕又被他“损”,于是人人奋勇、个个争先,早上5点就起来练功,周日休息还跑回学校练琴的也大有人在。

  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杨紫霞老师是赵老师的学生,她说上学时赵老师对她要求非常严格,谱子必须背下来,基本功练累了也必须坚持,说不能停就不能停,没条件可讲,恨不得上一次课就得哭一回。现在想想,杨紫霞感慨万千:“幸亏赵老师为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现在教学生都是按他教我的方法,甚至有时教着教着,竟恍惚感觉赵老师就在眼前!”



与学生雷群安


  同为赵老师的学生,王彩霞也有同样的感受。她说赵老师对细节要求特别高,比如对[西皮]“5”音的滑音,和[二黄]“3”音的滑音,赵老师会反复做示范,他说这两个音最为重要,要求在演奏时丝毫不差。为了这两个滑音,王彩霞不知花费了多少时间,哭了多少次鼻子,直到最终达到赵老师的要求。正是赵老师的严格要求,成就了学生们扎实的基本功。

  赵老师对艺术同样精益求精、研究有道。他对滑音的幅度和声音的要求有明确的尺度、准确的定位。要求滑大不滑小,[二黄]的食指滑音基本以大二度为宜,[西皮]的食指滑音以小三度为宜。他所强调的滑音音律,正是符合中国传统哲学中的五音定律,按“宫、商、角、徵、羽”的音序规律进行滑音,也正是大二度和小三度的音序排列。老先生们早已在深层意识中,融化了传统音律与写意文化的精髓,把滑音的最佳效果称为“懂”(石头掉入深潭的象声词)音,而“懂”音只有大二度和小三度才能做到。当然“懂”音在运用中还有很多讲究,但能够随时演奏出“懂”音则是基本功问题,在于老师指导学生练习时的具体要求是否明晰、正确。

  赵老师善于将抽象的要求具象化,用理论加以解释,并分解为具体易懂的操作步骤。比如,他要求京二胡外弦的“6”音装饰音要拉得“傻、憨”。怎么理解这种感觉呢?[西皮]外弦的“6”音在[慢板]中,需要和京胡协调配合,通常在八分音符半拍时间内,京胡一弓子,而京二胡三弓子。如果完全按后三十二分音符演奏就很死板,并且显不出浓厚的韵味。“傻、憨”的演奏就是不拘泥于后三十二分音符的节奏要求,重点突出厚重韵味。在规定的节拍内完成后,下一小节的正拍要抢出,才能不使人感觉节奏拖沓,同时营造出京胡和京二胡独特的合奏韵味。

  再如,老先生们对京二胡的力度有形象的比喻,要求拉得“横”一点。学生们无从理解,赵老师一语道破:速度加弓长。直接点明了决定“横”劲的两个因素和操作方法,即运弓时加快速度,同时增加弓子的有效使用长度。


1960年 莫斯科

英国 圣安德鲁斯

1993年 英国爱丁堡

代表祖国出访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出


有法有力

  赵老师眼光独特,他能够根据不同学生的能力为其量身制定教学计划。桐樱老师在附中学习时是最不开窍的学生,赵老师接手后,发现了他的问题,但是当时并没有多讲,只是在基本功训练时,每个动作都做具体要求。从推拉弓一条线,里外弦倒弓、滑音、打音的技巧,到加速度的小开门练习等等,赵老师都敲着梆子、领着节奏,态度严肃、语言犀利地看功、陪练、掐时间,有时一个动作一练就是一节课。赵老师把控着节奏的快慢,既不会练得僵硬死性,也不会因偷了懒而没有效果。为了避免枯燥,他经常变换练习方法,节奏上快慢结合,快速练习累了,就改慢速练习,左手练习时间长了,就重点练习右手。为了加强耐力,最后关头总是大声鼓励:“再坚持最后30秒!这时候才长功夫呐!”等停的时候,至少多练了三个、五个30秒,使一个动作能有效地形成肌肉记忆。桐樱老师感叹:“以前我的左手滑音和打音总是找不到感觉。后来跟赵老师学,按照他的方法练习,突然有一天我觉得自己做对了,而且是怎么做都对,颇有顿悟的感觉,心情别提有多高兴了!”正因为赵老师在教学上花费了大量心血,才使得每个学生都有收获、都有进步。

  赵老师更懂得因材施教,会根据学生的反应能力调整授课内容和进度。他能够很快发现学生最需要重点训练的部分,把上专业课时的态度、语言、方法、表情甚至动作,都作为对特定学生的授课内容加以运用,十分投入。有的学生反应慢,他就要求不着急,慢慢练,哪怕进步慢也不急于求成。示范、启发加不间断的练习,学生终会有开窍的那一天。有的学生反应快,他就让能者多学。有时学得快的学生在课堂上想放松一些,他也不计较,甚至奖励学生休息。还有的学生上课走神、打哈欠,他就开玩笑似的趁学生打哈欠张嘴时,拿根鼓键子假装要放进学生嘴里,惊得打哈欠的学生立马就精神了。

  赵老师教学还有独招,学生于士才初学京二胡时,左手持琴总向外倒,怎么也改不了。赵老师就让他把自己的球鞋带解下来,系成一个绳圈,一头套在琴头上,另一头套在自己的脖子上,没几天动作就扳过来了。赵老师的教学不但对提升学生专业学习的进度有明显效果,更能对学生的一生产生深远影响。

  在专业教学中,很多老师都有一套自己独特的教学模式,不但有一条承上启下的师承技艺主线,更有学贯中西、融会贯通后化为己有的教学技巧。赵老师就是这样,经过对学生仔细观察,在深思熟虑后,他便像围棋摆阵布局般实施有效的教育方案。在日常训练中,他既注重训练的细节和精准度,又因人而异地把控进度。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对每个学生都倾注了全部的心血,才使得学生们都能成材,立足于社会。


中国戏曲学校音73班

京二胡、月琴组学生毕业照 1980年夏


中国戏曲学校音73班

打击乐组学生毕业照 1980年夏


中国戏曲学校音73班毕业三十五周年聚会

2015年7月18日 摄影/李喆


  正是这样一位可亲、可敬、可爱的老师,为京剧音乐事业洒下雨露,培养出一位位优秀人才,更为京剧教育事业留下花香硕果,满天桃李。

照片提供/胡景珍



赵智全老师生平简介


  戏曲音乐教育、京二胡专业演奏专家-赵智全老师1942年1月28日生于北京,1954年考入中国戏曲学校,主修京二胡专业,1960年作为优秀毕业生留校参加工作。数十年来在学校担任了京二胡专业教学、学生班主任、中国戏曲学院附中音乐科副科长、科长等教育教学、行政管理工作,为戏曲音乐教学体系的制定与不断完善身体力行做出了重要贡献。

  赵老师热爱学生、热爱戏曲音乐教育事业。在赵老师的教育生涯中,他始终刻苦钻研业务,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踏踏实实工作。对待教学严肃认真,对待学生要求严格,把自己毕生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学校的教育、教学工作中。

  几十年来,赵老师培育了一批又一批品学兼优的学生。其中诸多学生在全国各省市院团或戏曲院校工作,都能独当一面,成为院团主力、戏曲院校的骨干教师,真正做到了“桃李满天下”,受到了学校师生和家长的尊敬和爱戴。


中国戏曲学院附中

2016.10.18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更多原创内容等着你

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喜欢我们就一个吧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用镜头和文字 讲故事 绘情怀

用品味和专注 传馨声 承意蕴

这里有

最精致的视听影像

最专业的戏曲教学

最深入的戏曲评论

最真实的艺术人生

如果您有好创意、好作品,或者需要我们做什么,

欢迎与我们联系!

感谢您的支持与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