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逼孩子学钢琴、背唐诗的父母们自己在做什么?| 思想食堂

吴晓波频道 2021-02-19 14:09:06


文/思想食堂


台湾知名作家蒋勋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在他十三四岁的时候,因为生理发育,感觉到身体的苦闷,精神向往和肉体的欲望冲突得很严重,承受着来自生理上奇怪的压力。


正是在那个阶段,他遇到文学,开始在书店读文学,在文学里削减了许多欲望上的苦闷。



是文学救了他,让他有足够的自信,给了他很多关于自己从何而来、要到哪里去的人生课题的解答。但也因此耽误了功课,考试考得很糟糕,被学校、被家里指责是个坏孩子。


但他认为:“人生中,总有些苦闷靠知识、靠考试无法解答。在这个飞速发展、知识爆炸的时代,个人的情感挣扎似乎更加凸显。一个只是面对考试的孩子,可能很难有机会碰触到人性和真正的自我,这种挣扎也许会更加无处安放。”


我们一直期待可以给孩子提供最美好的:文学、历史、天文、电影、音乐……就是希望可以给孩子扎根生活土壤的机会,也许在未来会帮他们找到人生的解答,可以更加从容地做自己。


是的。分数和智慧、人格是两回事,学校豢养“考试机器”是最大的悲剧。


耶鲁校长理查德·莱文曾说过:自由地发挥个人潜质,自由地选择学习方向,不为功利所累,为生命的成长确定方向,为社会、为人类的进步做出贡献”,这才是耶鲁对学生的期望。


这也应该成为更多家长们的期望。



虽然我们还没有勇气去对抗现在的社会制度、教育制度,还不敢对孩子说,不用考试、不用升学。但至少,我们可以力所能及地给孩子最好的音乐、最好的文学、最好的电影,让他在其中自然地受到熏陶。


就如蒋勋说的:“一个好的人文教育,还是要扎根在生活的土壤里。”


因此,2018年,思想食堂要将自己打造成一个为家庭服务的人文美育平台,在为父母提升精神食粮的同时,也能为他们的孩子提供更好的人文美育内容。


现在加入思想食堂,即可带着你的孩子(年满6周岁及以上)来参加2018年的艺术课和文学课。


授课人分别是上海音乐学院副教授田艺苗、知名音乐评论家陈立和著名诗人徐晋如,他们将带着你和孩子一起,踏入古典音乐和古诗词的世界。


讲师介绍




田艺苗

上海音乐学院副教授、音乐作家

致力于古典乐的普及与推广

有丰富的儿童音乐教育经验

2018年4月|上海

主  讲

《如何开始孩子的音乐启蒙》


田艺苗,一个出生于艺术世家,有着30多年专业训练,中国少有的集古典音乐评论、教学、创作于一体的学院派音乐人。


2010年的夏天,她将高冷的古典音乐拉下“神坛”,做了一个名为“穿T恤听古典音乐”的系列讲座。她相信,再高冷的艺术也都有一颗平常心。


当穿西装打领结的古典音乐,与随意休闲的T恤搭在一起,大家都觉得“这种叛逆的姿态挺酷”。


正是这种“酷”打动了很多人。甚至许多知名人士也成了她的拥趸,比如谭盾、李健、韩红、易中天。



意外走红之后的田艺苗,常在微信群里与听众交流。她发现,大家对儿童音乐教育的话题很感兴趣,但是有两个普遍的误解:


一个是,各种琴行给家长们普及的概念——学乐器就要从钢琴学起。


另一个是,学钢琴的过程必然是在枯燥乏味中坚持,家长只能与孩子爱玩的天性角力而没有捷径。


这让田艺苗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学琴经历。


她的钢琴老师、杭州师范大学教授毛洁芳是一个精力旺盛的老太太。田艺苗弹琴时,她会在一旁手舞足蹈,大声喊着:“这个和弦就是大海轰鸣”“那个句子就像小花瓣飘落”“手指要像一块小石头,扑通一下掉到水里”。


这种教育方式迄今影响着田艺苗。



后来,田艺苗也跟郎朗交流过如何激发一个孩子弹得更有感情,他们都认为:“弹一个天鹅的曲子,要让他把自己想象成一只天鹅,他弹出来的东西,可能会更有情感。”


田艺苗认为,所有的学习都要激发孩子的兴趣和想象力。





陈立

著名音乐评论家、音乐收藏家

致力于在大众中传播古典音乐30余年

2018年4月|上海

主  讲

《如何系统地鉴赏古典音乐》


“50年代生人”的陈立,成长在音乐世家,父亲是诗人、表演艺术家塞克。浓郁的家庭艺术氛围给了他远比常人优越的艺术启蒙。


“音乐对于我,就像阳光和水一样。”陈立说,自己永远乐观,完全要感谢音乐,“我享受到了音乐带来的快乐,所以希望做一个传递快乐的人。”


如今,陈立将自己的身份定位为“古典音乐推广人”,是要将古典音乐这位良师益友介绍给更多的中国人。而但凡听过陈立“讲”古典音乐,几乎所有人都会尽兴而归。



陈立会根据听众的身份、背景等情况,精心制定方案。他不允许自己“虚度听众的时间,因为那简直就是犯罪”。


“我们过去总把古典音乐说成高雅艺术,给人高高在上的印象。而对古典音乐的介绍,又常常过于讲求专业性,让许多初涉者望而却步。”


陈立坚持,音乐最本质的魅力在于让听众内心怦然一动。


“我的讲述,最根本的一条是去掉许多晦涩的术语、名词,用富于趣味的音乐故事和有意味的曲目设计,感染听众,引领听众在不知不觉中洞开音乐之门,步入瑰丽的古典音乐世界。”



孟子有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陈立以一己之力,不仅让越来越多的人感悟到音乐之美,而且推动人们借由音乐思考社会与未来。


“在我们摆脱了物质贫困的今天,为什么还会出现一些不和谐的社会现象?文化同样承担着社会稳定器的作用,而这需要我们的行动。”






徐晋如

著名诗人、学者

岭南著名学者陈永正教授关门弟子

立志将诗教作为毕生事业

2018年8月|上海

主  讲

《如何让孩子正确欣赏古诗词》


“我对儒家理解愈深,也就愈发现诗教的重要。”徐晋如的诗教生涯已十年有余。他用思想说诗,以教诗传播思想,学术重心也逐渐由京剧学、诗学转移到儒学上。


何谓传统的诗教?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又讲,“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意为通过诗的感兴作用,激发人的性情,培育人的仁孝之心;通过礼的节制,使人的性情归于中正平和,气质变得温文尔雅;最后,则通过音乐熏染,使人的一举一动,皆合于天地的自然规律。



儒家是注重人文的思想体系,孔子及后世儒家推崇诗教,并不是要让人皆成诗人,而是要让人通过学诗,明德进业,博文崇雅。


而学诗,首先要懂得分辨何者为优,何者为劣,必须先要有高明的眼光识力。


《文心雕龙》说,“凡观千剑而后识器,凡操千曲而后晓声”,欣赏能力的提升,有赖于对历代佳作的大量研读,但若能以比较的眼光研读作品,却可以收事半功倍之效。


单独看一首诗,或许不一定能马上判断其属于佳作还是劣诗,但如果把相似题材的诗放在一起比较,自然就有鉴别。


比如同样都是写花,下面三首就有明显的高下之判:


清平调词

李 白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上高侍郎

高 蟾

 

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栽。

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东风怨未开。


庆全庵桃花

谢枋得

 

寻得桃源好避秦,桃红又是一年春。

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


这三首中,李白的最没有个人的情感、个人的生命,精妙的比喻、高超的技巧,掩饰不住内容的苍白,这是一首应制(皇帝的诏命)而作的伪诗。


高蟾的作品,借秋江芙蓉自喻,与闻达于朝廷的碧桃红杏相比,自高身份,天然风流。


而谢枋得的诗,如果你了解他是一位执着坚守故国文化,不肯在元人的统治下低头的大宋遗民,你会明白“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这十四字写得何等的悲凉酸辛,同时更映衬出作者不改初志,孤高独立的伟岸人格。


神韵只是诗的一种风格,不是决定诗高下的根本因素。诗的真伪优劣,更取决于诗中有多少炽热的生命,有多少沉博的情思,有多少深刻的思想。



思想食堂2018年课表已发布

20余位思想导师、涵盖7大认知领域



小福利


现在加入思想食堂

即可获赠吴老师新书

《激荡十年,水大鱼大》


点此按钮▼立即加入

 

课程咨询 梁老师:17721452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