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今古杂谈】北魏音乐的历史贡献

市委今日大同 2021-02-19 15:43:09


北魏音乐


钟磬丝竹


音乐有歌颂、宣传、教化、审美、娱乐等许多功能,是人类美好希望的载体。“礼乐,国之大事”,历代王朝都无不重视音乐。因此黄帝有咸池之乐,颛顼作承云之乐,尧舜有大章、大诏之乐,禹汤有大夏、大濩之乐,周称大武,秦曰寿人,汉和八音之调,作十九章歌,号为文始。一直到西晋,皆为歌舞一体,乐舞并行,钟磬丝竹的华夏风格一脉相承。西晋末年五胡十六国,中原丧乱,鲜卑人南进,建立北魏定都平城统一北方,对各种不同的音乐兼收并采。到太和年间,形成一套南北交响,四方相谐,音色绚丽独具特色的音乐,称太和音乐,或融合音乐,为中华民族音乐发展做出了贡献。


北魏音乐


八佾舞



鲜卑是我国北方一个古老民族,兴于大兴安岭北段嫩江中游,和额尔古纳河之间,东汉后期南下阴山,游牧为业,逐水草居,没有文字,文化十分落后。其音乐为民歌、鼓吹乐、拨指、吹指、口哨,通称马上音乐。他们的开国皇帝道武帝,率部进入中原,大破后燕慕容宝于中山(今河北保定),缴获大批的乐器,都不知怎么使用。这些乐器是十六国初,前秦苻坚灭前凉、前燕、前赵、后赵诸国所获,淝水之战失败后,落入后燕慕容氏之手,因此被称作燕乐。登国元年(386年),道武帝定都平城后,模仿秦汉之制,营宫室,建宗庙,立社稷,命尚书吏部郎邓渊定律吕协音乐,自作皇始之舞(手执五彩鸟羽之舞)。在追尊其皇始祖、皇祖、皇考诸帝时,乐用八佾配皇始之舞,以告慰先人,明开始祖之业。八佾是秦汉族宫廷乐队,因纵横各八人,即八八六十四人的方阵,故称八佾。乐用八佾,舞用皇始之舞,歌为鲜卑人的《真人代歌》和《思乡曲》,可见当时只学了个形式。其后来无论是祭天于圆丘,祭地于方泽,还是朝会、郊庙、宴飨,都是鼓吹乐,时有丝竹掺杂,内容仍为《真人代歌》《思乡曲》,上叙祖宗开基之由,下述君臣创业之迹。


北魏音乐


四夷之歌



天兴六年,道武帝又令太乐、总章、杂伎三大音乐机构,增修杂伎,造五兵、角觗、麒麟、凤凰、长蛇、白象、白虎、鱼龙诸兽,及鹿马仙车、高絙百尺、缘橦等百戏,设于宴廷。到明元帝时,除对百戏、杂伎进行增修,又撰合大型乐曲,更改为钟鼓之节。太武帝锐意武功,西破赫连昌,获古雅乐和声歌50曲;平凉州得其伶人和器服,择而存之。后通西域,又获般悦国(哈萨克斯坦)鼓舞、龟兹(新疆伊犁)的五弦琴。统一黄河流域后,匈奴、羯、氐、羌、丁零、高车、卢水胡等都内属,为北魏王朝带来了羌笛、羯鼓、胡笳等各少数民族的音乐。文成帝是太武灭佛后的第一个皇帝,登上皇位后便顺应民意复佛。他大兴寺庙弘扬佛法,高僧名尼会聚京城,佛教发展在北魏掀起高潮,又传来和雅宁静的法乐;天竺的梵贝、印度的箜篌也随之而来。到这个时候,北方各民族的胡戎之乐,和西域中亚之乐,即所谓的“四夷之歌”“五方殊俗之曲”相继而来。平城成了各种音乐交汇的殿堂,绚丽多彩极为丰富。


北魏音乐


雅乐



献文、孝文二帝继位时都很年幼,文成帝的皇后文明太后两朝临朝称制。她一改鲜卑人的从政方略,尊周礼兴汉制,维新易制,对朝政进行全面改革,音乐自然也不例外。“四夷之歌”“五方殊俗之曲”虽然绚丽多彩,她却很不太满意。史载太和初年,她“垂心雅古,务正声音”。雅古是我国古代的雅乐,正音就是强调道德教化的儒教音乐。可由于战乱,雅乐已消失。她令乐署和有关大臣遍访民间,寻求熟悉雅乐的人士,最后却以失败告终。因此只好将四夷歌舞列于太乐,饰以金石羽旄,增加其壮丽。她和皇孙孝文帝还亲自作了歌词,以劝诫上下,教化万民。但她说:“先王作乐,可以和风改俗。”故非雅曲正声,不得庭奏。又命中书监高闾搜集新旧乐章,参探音律,除新声不典之曲,增钟石铿锵之韻。高闾器识详富,颇懂音律,受命后与给事中公孙崇一起,经过多年的考查,依据六经,参诸国史,以制声律,完备了《相和歌》。《相和歌》一人唱几人和,加乐器伴奏的一种古老形式,称雅乐。又融合了北方西域的“四夷五方歌曲”,以及佛教的法乐,形成异彩纷呈的北魏“清商音乐”。


北魏音乐


清商音乐



那么这清商音乐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音乐?其中又有些什么乐器?史籍中没有详细记载,也无图画,让人感到模糊。那就让我们把目光转向云冈,看看石窟中的音乐。云冈现存洞窟53个,佛龛1000多个,石雕造像5.1万余尊,是北魏生活的写照,或称石化了的北魏生活。那不但是一座石刻艺术宝库、佛教艺术宝库和建筑艺术宝库,也是一座音乐艺术宝库。全窟现存组合乐队60余组,伎乐天飞天2400多身。她们有的持乐器演奏,有的翩翩起舞,有的昂首高歌,活动于各窟的藻井、龛楣和佛像之间,再现了1500年前北魏的音乐。特别是12窟,最为引人注目,那是窟群中的“五华洞”之一,是一座生灵活现的音乐殿堂,内容为庆祝释迦牟尼成道的盛会。窟前四根雕满千佛的通顶石柱,托举着窟檐的横楣。窟为方形,分前后两室,前室东西宽8米,南北进深4.2米,高6.7米。横楣内侧雕着释迦四尊修身像,后壁是连接内室的一道隔壁,中间上部开着明窗,下部是后室的门。明窗与正门两侧,各雕两尊跏跌坐佛,东西两壁均为仿木式的两层殿宇佛龛。上层各雕跏跌佛像三躯,下层东壁是二佛对坐像,西壁是降伏毒火龙像。众佛的周围上下,密布着手持乐器的伎乐天和舞态婆娑的飞天。在莲花窟顶四周,还有六个较大的伎乐人浮雕像,中间一人呈指挥状,其余手持乐器的五人为主奏,与其余的伎乐天飞天相呼应,构成一幅气势恢宏场面雄壮的表演画面。纵观这些伎乐天所持的乐器,有鼙鼓、排箫、曲颈琵琶、羌笛、筝、筚篥、竖箜篌、琴、羯鼓、筑、细腰鼓、篪、五弦琵琶、埙、吹指等,共15种47件。这便是12窟的状况。此外据云冈22个洞窟中的统计,有各类乐器32种,700余件。既有横笛、排箫、筚篥、笙、埙、角、贝、长笛、吹指、管、唢呐等吹奏乐器,又有琵琶、箜篌、五弦、大阮、琴、筝、筑等拨弦乐器;还有腰鼓、齐鼓、魏鼓、羌鼓、手鼓、铁鼓、铜鼓、碰铃等打击乐器。当然北魏太和年间的乐器远不只这些,还有角色化装载歌载舞的歌舞表演。按逻辑云冈洞窟乐器中应有钟、磬、大鼓,但很明显没有了。这三种乐器都是中国传统雅乐,尽管冯太后和孝文帝一再强调要“雅曲正声”。可钟即编钟,大小成组悬挂于架子上,磬与大鼓同样是悬挂的乐器。因其累赘,与马上音乐相背,所以被剔除在清商音乐之外,被安于寺庙的钟鼓楼和供桌上,从此改变了命运。


北魏音乐


北魏乐府



这一时期的音乐融合了北方各少数民族、西域、中亚各国、南方吴楚和汉族传统雅乐的精华。尽管洞窟中的音乐是刻在石头上的,若是通晓音乐者,便可从这些乐器中听出天籁般交响之音;若是通晓舞蹈者,便可从飞天姿态中领略其舞蹈的美妙绝伦。至于歌的内容,有鲜卑人的《真代歌》和冯太后孝文帝与大臣们写的歌辞,贞刚豪放,通称北魏乐府,却大都失传。北魏是中国历史的重要时期,特别是太和改制,有好多重大的创举。当时推行的均田制,是耕者有其田,轻徭薄赋,为我国历史上最好的土地制度,使其国有九年粮,民有三年之备,创造了北魏的鼎盛时期。当时所推行的汉化政策,使各民族相互学习相互信赖,实现民族大融合,为中华民族形成起着决定性作用。北魏的音乐异彩纷呈,是多民族融合的音乐,开启了盛唐音乐的先河。流传至今的《高山流水》《平沙落雁》《十面埋伏》《夕阳箫鼓》《汉宫秋月》《胡笳十八拍》等古曲,无不带有那个时代优美的旋律。可称是中国音乐发展史上的一块里程碑。我们千万不可轻视!


本文选自《今日大同》2018年第3期

审核:李广     制作:谷立瑞  张丽琴



延伸阅读



《今日大同》

  中共大同市委机关刊物

2018年第3期(总第279期)

编辑:大同市委《今日大同》编辑部

电话:0352-6033531、6033526

诚征参与  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jrdt2005@sina.com



公众号ID:jrdt2005      

           更多精彩内容

请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投稿邮箱:jrdt2005@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