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深圳是中国的深圳,更是世界的深圳【热点】

伟禄集团 2022-07-30 10:59:37


从11月26日以来,,从不同角度深入反映近年来深圳改革创新的经验和成就,先后播发了《走向未来的学习——全球视野下的“深圳奇迹”》《一座城市的世界新坐标》《世界指尖上的“深圳芯”》《“洋学霸”深圳淘“金”记》《安身立命 以梦为马——记世界村里的深圳人》《深圳走出的非洲手机冠军》《创客“工具箱”,小铺通世界》《深圳,是一种世界文化》《链接世界的云图——探寻新时代深圳气质》等系列稿件。


此外,7日,《光明日报》推出4个整版的报道聚焦深圳发展成就,解码“深圳奇迹”。


一个个鲜活的深圳故事,一个个呈现“深圳奇迹”的数据,令人自豪,也让人们对这座城市的明天更加充满信心。


:从最初只有3万多农民到1200万人口的大都市,从当年的“逃港潮”到如今的“回深潮”,几十年改革开放创新发展,。


// “深圳奇迹”


如果挑选中国现代化建设征程中的一个世界级学习型城市,很多海外人士的第一反应是深圳。


站在城市的视角,深圳几十年向世界学习,在于擅长从多角度多层次“瞄准国际标准提高水平”。


,引述的英国《经济学人》的评价更是给了深圳最高“待遇”:“改革开放近40年,中国最引人瞩目的实践是经济特区。全世界超过4000个经济特区,头号成功典范莫过于‘深圳奇迹’。”


“深圳奇迹”的诞生,正是深圳善于学习的结果。


深圳多年来的发展实践显示,现代化建设征程中,中国学习世界善于结合国情,将学习所得内在化、本地化、中国化。这一过程中,创新是关键。


学习与创新一体两面。学习可以促进创新,创新是高水平的学习。


曾经,国际舆论把深圳等同于“山寨工厂”。而今,华为、腾讯、传音、大疆……一系列深圳原创品牌在全球越来越响亮,世界早已改变对深圳的成见。


// “世界新坐标”


“以往看华为产品,是看哪里在学习我们;现在看华为产品,是看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瑞典通信巨擘爱立信公司的员工这样说。


华为,这家30岁的深圳企业,7年前进入世界500强,如今已经吸引197家世界500强企业前来合作,年收入60%以上来自海外市场。


在深圳,像华为这样以世界为舞台的公司越来越多。更令人瞩目的是,许多年轻的深圳企业在悄然为经济全球化注入新因子。


深圳的一张新名片——大疆无人机,其创始人汪韬就是新时代全球化的受益者和弄潮儿。他在国内外都有求学经历,在深圳建立公司总部,吸引国际投资,产品销售到世界各地。


英中贸易协会总裁、曾任英国驻广州总领事的卢墨雪赞叹,深圳具有“磁石”效应,这些年聚天下英才,积累了宝贵的发展经验。


四访深圳,印度总理莫迪说,他要以深圳为榜样改造“印度硅谷”班加罗尔。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说,要把该国的汉班托塔地区建成这个南亚岛国的“深圳”。


一城为镜,深圳的现实表明:中国的发展经验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


// “深圳芯”


马拉维,非洲东南部一个内陆国家,经济欠发达。乔治·卡萨库拉,是当地最大传媒集团“时代传媒”的总编辑。他清楚记得,5年前来中国出差时,他曾信誓旦旦地想要买一部苹果手机回国。但在电子市场转了一圈后,他决定买两部最新款的华为手机。其中一部,一直用到今天。


传音、华为、中兴这些深圳品牌,以及孵化于深圳周边的OPPO和VIVO等众多中国品牌,凭借独特秘籍,成为全世界许多人“指尖上的世界”。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正把深圳和世界联系在一起。


在瑞安·里思眼里,深圳是名副其实的“世界手机之都”。


这位美国国际数据公司全球移动设备跟踪器项目副总裁认为,深圳及其周边区域已然是全球最大手机生产基地。


“这里可以找到关于手机的一切”。


除了手机,深圳也是硬件的“硅谷”。


创客圈里流行一句话:“深圳不仅是中国的深圳,更是世界的深圳。”


曾经,硅谷是许多创业者唯一的朝圣地。“那里的生态系统会自动增强你的公司、人脉和成功概率。”HAX创始人西里尔·埃贝尔斯韦莱说。


“近来,我觉得深圳也是这样一个地方。你可以从别处来到这里,事情就会变得更好。这种情况就发生在深圳,这里就是硬件的‘硅谷’。”他说。


华强北商圈被称为中国电子第一街,众多电子市场是创客的原料来源,也是“点子库”。


“在加拿大做产品原型需7周,成本1万元人民币。在深圳不到一周就能完成,只要2000元。”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毕业生阿西夫·卡恩说。他正研发一种“万能”工业模具,通过电脑操控表面毫米级细针运动,瞬时变成各种模具形状。


价格低廉意味着试错成本降低,卡恩说,这让他能充分尝试不同的新想法。


深圳正成为全球硬件创业者蜂拥而至的淘“金”地。


// “世界文化”


没有胡同四合院,没有弄堂石库门;没有千年古迹,没有斑驳城墙;听不到京胡与评弹,寻不着吆喝与叫卖;找不到脸谱化的城市群体,更没有老炮儿、老克拉这些褒贬调侃的城市人物画像。


这是《深圳,是一种世界文化》用文学的语言写的开篇语。


如果说起这些文化,那么深圳真的没有。


但30多年造就的这座都市,绝不只是在推土机作业中陡然而起的。


历史中的深圳,是见过大世面的开放前沿。它的前身宝安,可以追溯至东晋咸和年间。唐朝大行开放政策,率先在番禺(今广州地区)设立市舶司,即海关。


“历史,给了深圳开放的海洋基因。”深圳史学者、《宝安日报》副总编辑刘秉仁说,深圳自古就有开放的文化,原住民那种闯劲就是“深圳文化肇始的密码”。这种原生的闯劲,又感染着一批批“闯深圳”的外乡人。


是改革开放,让深圳历史和今天的性格基因和谐地叠加共振,让开放文化演绎到极致。


按出货量计算,2016年,全球智能手机的前十品牌中,深圳占三席;全球每10部手机中,6台产自深圳。2017年第二季度,微信及其海外版WeChat的合计月活跃账户数达9.63亿。在离不开手机的今天,全世界都直接或间接与深圳联系在一起。这种联系不是机械的存在,而是一种存在的文化。


“深圳文化,总结起来,其实就是一种价值观念的反映,”深圳报业集团副总编辑兼《晶报》总编辑胡洪侠说,“改革开放之初,人们抱着共同观念来到深圳。


他们容易沟通,容易一致,容易担当,容易一起闯,不怕挫折。主张力量型的建设型文化,反对娱乐和消极的文化。而深圳,不仅给你成功的机会,还给你失败的机会、翻盘的机会。这就是深圳的价值。这种价值是深圳文化的逻辑起点,也是深圳文化往前发展的逻辑动力。”


开放文化,让深圳走向世界舞台;存在文化,让深圳跻身世界前列;价值文化,让深圳竞逐世界巅峰。深圳用它们包容吸纳各种元素,进而演化成一种全新的世界文化。


// 新时代深圳气质


国际的,创新的,共享的,包容的。在一种全新的世界文化中,在迎接新一轮改革发展的历史时空中,深圳正在打造链接世界的云图。


“我在深圳华强北逛了一天后,就打电话让同学把行李全部寄过来,决定留在这里。”全球第三大开源硬件设备生产商矽递科技创始人潘昊说。


喧嚣的华强北电子元器件市场留下了潘昊。这个市场最大的特点是与世界联通。市场需求、销售对象、创新资源都是全球化的。


在深圳华为公司的全球布点图上,170多个国家和地区亮起灯光。


“要让黑天鹅、白天鹅都在我的咖啡杯里飞。”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说。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有7.9万名研发人员的华为投入巨大。2016年,华为研发投入达110亿美元,研发占比14.65%,超过苹果公司。


要么创新,要么淘汰。这样的危机意识让深圳的企业不断奋进。


创新故我在,开放故我在。这样的价值观,贯穿于企业行为,也贯穿于政府施政。


深圳市委主要负责人说,创新只有第一,没有第二。


2016年3月18日,深圳市一口气出台三个重头文件,总计62条措施促进科技创新,37条措施支持企业提升竞争力,81条新政策促进人才优先发展。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以来深圳围绕创新共出台了55个相关政策文件。今年1至9月,深圳全社会研发投入同比增长15%,占GDP比重超过4%。


天下一家,共享世界。


在深圳的万科提出了事业合伙人制度,核心理念是“四共”:共识、共创、共担、共享;有了成果,股东先得合伙人再得。


“共建共享”,与世界共赢,这样的理念正在逐渐融入深圳企业的血脉。而企业的共享精神,植根于深圳这个移民城市的包容底色。


时光历历,改革开放初期,百万民工下深圳,支撑了这个特大城市的快速发展。


来了就是深圳人。正是这样的城市气质和气度,让深圳在打造链接世界的云图中,融通无碍,包罗万象。


来源:《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