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时光里的柔软故事「4」

怀来文化 2021-12-22 12:26:01

时光里的柔软故事「4」


宣化城对于鸡鸣驿古驿的人来说,有着不可割舍的感情。虽然历史上经历了数不清的朝代的变迁,但是在一段时间里,宣化和鸡鸣驿都隶属怀戎县辖制两个朝代。近代鸡鸣驿又属于宣化府管辖一段时间,尤其是大明王朝360里建府,60里设驿站,鸡鸣驿是宣化府最东面的一个驿站。



古时候的鸡鸣驿人,在宣化作生意,置办房产,谋职婚嫁的不计其数。三哥的堂叔就是在宣化做警察的,专管东门的治安。堂叔可神通广大,江湖路子野。解放前,鸡鸣驿城里有人搞红色宣传,串联集会弄得动静很大。有线报报到宣化警察局,警局出动警力,选择在夜间动手拿人。这样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手到擒来。

堂叔就是执行警察头目。他们早早停滞在下花园,一旦夜幕降临,就准备施行抓捕行动。堂叔叫各个警员按兵不动,自己来到一家鸡鸣驿老乡开得饭店,暗暗打听这位赤色分子是谁家的。

一打听不要紧,原来这位是自家亲戚王姓的后生。堂哥眼珠一转,就象这个老乡漏了点风声。然后慢吞吞的叼着烟卷,哼着山西梆子,回到驻地。

那位老乡得到消息,赶忙差人回家报信。这个人连滚带爬的回家通报情况,可警察已把城门控制住了。情急之下,赤色分子王姓连忙爬上城墙,手拿一根捅火炉的捅条,原打算作武器防身用,现在用来救命用了。

只见他跨上垛口,把捅条骑在胯下,背紧贴着城墙一侧,就这样飞身而下,传奇的逃过一劫。

堂叔率领警察,逐门挨户的搜查,就连阴森可怖的阎王庙的庙内庙外,都仔仔细细的搜寻,毫无结果,只能招集全村老少开会,叫大家维持治安,有情况向警局举报。

堂叔领着警察离去,赤色分子逃脱了魔爪。后来这位王姓的亲戚,好多年没有再会鸡鸣驿,。

如今,堂叔已经鹤发童颜,因为干警察的原因,终身没有娶妻。三哥领着杏儿登门拜访堂叔,堂叔很是高兴。

「啊呀呀!兄弟家三当儿,好好,精神!」捏一捏三哥的胳膊,摸一摸三哥的脸蛋子,满脸笑成了一朵花儿。转过脸又看看杏儿,眼睛一亮:「想必这女女是三儿媳妇喽?」「堂叔好!」杏儿两手不自在的放在腹股沟前,撕扯着辫稍,咬着下嘴唇,低垂着眉眼怯怯的问好。

「好好!我说今儿一早就有喜鹊在窗前叫哪,烘似有贵人要来,哈哈哈!」堂叔看着杏儿面目娇好,性格温顺贤惠,又是一阵儿欢喜。

堂叔住在姑姑寺街的一所院落里,闲时无聊就和一些街坊故交下棋喝酒,倒也清闲快活。堂叔虽然是一名当过旧政府的警察,但是暗地里做了不少好事。能援手的事情背地里一定援助,没能力办的事情则尽量给人方便,所以在宣化一提起堂叔,人人敬重,个个佩服,每逢见面,旁人都喊堂叔为「爷!」,就是混地皮的流氓混混,哪个见了都得低头问安,碰到什么事情必须给面子。

三哥在堂叔家安顿住下。这间院落方方正正,正房五间,东西厢房,还有南房及门道。一进门就是一堵四周雕花,中间大福字,福字四角飞舞着四只蝙蝠。整个院落静逸雅趣,古色古香,风水合和,最适宜雅居。

堂叔给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糖醋鲤鱼、粉条子红烧肉、香酥柴鸡,扒肉条等等。三哥和杏儿一辈子也没吃过这些好东西,只有坐在炕头上叨古的大婶,趾高气扬慢吐沫星子的说过。这下可解馋了!

席间,三哥和堂叔说明了来意,准备在宣化做点小生意,趁得年轻力壮,待二老不能动弹的时候,有能力多孝敬老人。堂叔一听非常高兴,连连夸赞三哥有出息,有见地,只要有什么需要,堂叔一定大力协助。

饭后,三哥领着杏儿要去逛一逛宣化大街,看看宣化的钟楼和鼓楼。堂叔则依照习惯回屋睡午觉了。

走出院落,在小巷子拐几道弯,一转身就能到宣化大街上,十分便利。杏儿红扑扑的脸,放着异彩,没想到三哥的堂叔这样有面儿。对三哥和杏儿就像亲儿女没两样。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两眼冒着热情奔放的目光一直崇拜的看着三哥。三哥挺直了身板,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漏显的很。

大街上,十分宽阔。鸡鸣驿的大街与之相比较显然象一条小巷子了。两旁都是明代的建筑模式,商号、当铺、餐馆的旧模样别无二致。只是挂成了人民旅馆、人民照相馆、、人民影院、人民饭店的招牌。

街上人来人往,个个面目凝重好像家里有什么事一样,不象鸡鸣驿大街上的行人悠闲散漫。期间,还有骑自行车的瞬间闪过,车人配合得高度协调,自由的好像水中一条欢快的鱼。

杏儿紧拉着三哥的手和胳膊,生怕被人挤掉和三哥失散。三哥故意甩开杏儿的手,杏儿绷着脸故作生气的样子,拉的三哥的手愈发紧了。

三哥和杏儿站在鼓楼前,看着鼓楼的砖,看着鼓楼的阁。用手摸一摸,指甲划一划,和鸡鸣驿的城墙砖并无二样。只是人家的阁楼高大巍峨的多,四周方正,阁台高耸,显然就像出水的莲花,有形有色。

赞叹之余,走进鼓楼的门道,砖墙两侧有几道圆融黑亮的划痕,底下的路面凹凸不平,青石板上走出明显的车辙痕迹,那得过多少輌车呀!杏儿看着看着不由的「啧啧」称奇起来。



回到堂叔家已到掌灯时分,和堂叔吃完晚饭,兴高采烈的讲了在大街上的所见所闻。堂叔饶有兴趣的仔细的介绍宣化的历史变迁,以及各街道寺庙的名字与方位。

当谈到堂叔原先的所见所闻,堂叔更是兴致倍增,当年的往事成了柔软时光里美好的回味,悲欢喜怒,风云际会如同口中嚼蜡,滋味荡气回肠,有的可以击掌而歌,有的则只能默默的烂在心中,偶尔翻出来,化作一个饱嗝,赶快闭嘴再咽回肚中。说着说着,堂叔竟老泪纵横,哽咽不已。

三哥看着堂叔满面风霜,脸上的皱纹就是岁月这把刀在堂叔身上镌刻的累累伤痕,满头白发就是风云变幻韵染的历史残留。那流出的泪水是对亲情后辈的宣泄,是流年过往五味杂陈的倾述。

三哥和杏儿回屋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杏儿满心欢喜的铺好被褥,三哥洗了脚以后,硬搬过杏儿的脚,摁到热水里浸泡。杏儿调皮的把水撩起,露出藕白的脚丫,这白嫩如玉的一双脚,就像刚开的莲荷,粉嫩并且饱满,五个脚丫子错落有致,个个珠圆玉润,顽皮的前后伸缩,血液循环更好,脚色愈加红融剔透了。

三哥情不自禁的努着嘴,吻去。杏儿腰肢一扭,髋部做了大幅度外摆莲,格格一笑,双手捂住眼睛:「哥呀!你不嫌臭!我不让你亲!」「谁说我杏儿臭了?我觉得可香了!」不顾杏儿死命躲闪,执着的吻触杏儿的脚趾。

杏儿的交感神经很是灵敏,三哥的唇感就像电流一样传导到杏儿的心里,杏儿闭上眼睛,努力的体味着奇妙又奇痒的殊胜体验。渐渐的犹如睡去,鼻尖不知何时浸润出莹莹的汗珠,口中噙满了琼浆玉液,潺潺如涓流。

三哥品咂着,一股清甜的味道隐隐在口。抚摸着柔然如棉的杏儿,心中不禁有了一丝幻觉,仿佛日月星辰都温柔的看着自己,自己合着柔和的月光飘荡,先前还是象琵琶曲一样悠闲自得,漫漫的演变成了十面埋伏,斗志激昂,慷慨悲愤,渐渐的风急雨骤,樯倒楫摧不能自己。

风停了,雨歇了,人也累了,三哥拥着杏儿甜蜜的睡着了。

这个在宣化城的第一个夜晚,杏儿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是天上的七仙女,到人间私会情郎董永,董永抱着自己总也不放,后来她和董永飞回到天宫,把董郎藏到自己的寝宫里,这时间一片七彩云轻轻掠过,自己和董郎顿时赤身裸体纠缠在一起,不尽的缠绵爱意,慢慢的在升起的莲花蕊中合和、嘻戏。

莲花闭合了,杏儿和三哥融为了一体,变成了一颗晶莹剔透的露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