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要不是为了你的血,我早就将你抹了脖子,你这个红颜祸水”

小顺子讲故事 2022-06-21 11:00:22


第1章 死也不足惜


我又做了那个长长地梦,梦里,少秋挥舞着一把长刀,将我的琵琶骨生生劈开。他说,像我这样的娼妓,活着像条狗,死也不足惜。

猛地,我浑身一凛,从床上翻身坐起连连喘着粗气,已经是全身汗涔涔,头发濡湿,青衫被汗打透紧紧贴在身子上。

窗外的明月打在被子上,月色凄寒如霜,我仿佛更加彻骨的寒冷。

我起身走到窗边,虽然是仲夏之夜,蝉鸣声声,夜风微醺,我却感觉浑身仿佛置身冰窖。关上窗子,我脱掉青衫站在青铜镜前久久观望着自己的后背。

两条长长如黑蛇的疤痕丑陋的挂在精瘦的背脊上,我的琵琶骨确实是早就没有了。

……

跟了少秋的那一年,是我被卖到大凉国为奴为婢的第一年。正在弹琵琶的我被沈少秋一眼看中。

他穿着一身冰凉刺骨的铠甲,刚刚从血战沙场归来。为了躲避皇上的耳目,故意装作纨绔的样子,在妓/院公开与我欢好。

“沈将军,我们家知秋卖艺不卖身!”妓/院的妈妈忙走过来替我说话,不忘陪着笑脸。

她说过,我的身子还没长好,不到出来卖身的年纪,现在只能好好弹琵琶,跟其他姑娘学学怎么伺候客人。

然而沈少秋没有理会阻拦的年妈妈,大手一挥便揽住我的细腰,将我死死扣在怀里。

那时他凛然的双眼,霸气微露的看着我,闪烁着强烈占有的眼神,到现在还仿佛刻在我心里,怎么也无法忘记。

那是他第一次那样深情的看着我,也是我这一生唯一一次受此恩惠。

“年妈妈,我知道,你无非也就是想要钱。我沈少秋,多的是钱。你开个价好了。这个小妞,我买了。”沈少秋洋装纨绔的样子倒很可爱。

“沈大将军,您要替知秋赎身?”年妈妈眼里快速的闪着算计的光,脑袋里应该已经算好了我的价钱。

“没错。年妈妈尽管开口。”沈少秋看着年妈妈,泰然自若,豪气干云的样子,好像人在沙场还未归的潇洒豪迈。

“这个……知秋她今年才十四岁,还没开苞您就要截胡,那我可要算您贵一点了!一口价,五百两银子!”

“五百两?”沈少秋意味浓浓的看了我两眼,许是觉得我这个黄毛丫头根本不值这么多钱。

“哎呦,沈将军,这丫头长开了一定是个标致的可人儿,您买了去,我还真的有点舍不得!”年妈妈摇动着身姿,妩媚狡黠的笑着。

沈少秋咧嘴一笑,嘴边浮出一个小小的梨涡,眼神澄澈无虞。

“带回雅房!”沈少秋说完,扛起我抱在肩头哈哈大笑着,进了妓/院最高档的雅房,五百两银票哗啦啦抛向空中,年妈妈忙不迭去抢银票,再顾不上我的死活。

我吓得瑟瑟发抖,被摔在床上,本能的往身后缩着身子。

“沈,沈将军,我,我这是第一次……我,我伺候不好您……”我吓得语无伦次,几乎不知道自己在说煞风景的话。

沈少秋一改态度,脸色冰冰的看着我,兴致缺缺,眼神淡漠疏离。

“我买你,不是为了上你。而是为了你身上的血。”

我登时就明白了沈少秋的意思。

我的血是千万人当中才出一个的那种血型,虽然我自己不觉得特殊,但在别人眼里,却是十分金贵。


第2章 行刑


那一日沈少秋没有碰我,可以说连多看我一眼都是多余。我坐在缀满了珠帘的软轿里,跟在他的白马身后,一晃一晃的回到府邸,那时才知道,他正是从漠北归来,赫赫有名的鬼见愁十殿下。

尽管我初到大凉国,但在妓/院这一年我也听了不少人说,十殿下如何抗击敌寇,打败多少勇猛的战士,取得多么显赫的军功。

府内亭台楼阁点缀的格外清幽,一点不像个将军的府邸。

水车驻在湖边咯吱咯吱的运作,水流声哗啦啦悦耳动听,竹叶被风吹拂飒飒作响,一股淡淡的松竹气息飘过我的鼻尖。我猛地吸了一口,真是回味无穷。

穿过小花园,便进了正殿。还未见到王妃,先闻到一股脂粉味。

我见到沈少秋眉头微微蹙起,许是同我一样,嫌弃这脂粉味坏了满院清香。

“殿下,您回来了……”王妃走出来,一身大红色长袍拖地,绯色腰带上挂满上等的流苏,满头玉簪金钏叮当作响。

说完话,王妃直起身子冷冷的瞪了我一眼。我年纪小,吓得向后缩了缩。

沈少秋立刻凝声说道:“流光,这是我买回来的丫头,女红做的巧,就打发她到女工部做活儿吧。”

“是……”王妃点头答允,眼角瞄了我一眼,却带着阴狠算计。

次日,十殿下穿好朝服到皇宫里上朝,我便乖乖穿上女婢衣服到女工部做事。那里的奴婢见了我,都像躲瘟神一样躲着我,只丢给我一筐乱成麻团的丝线叫我理。

不多时,只听王妃风风火火冲了进来,身后跟着十几个家丁,各个手里拿着武器。

一种不好的预感立刻冲进我脑袋,我紧紧握着手里的丝线,冒出阵阵冷汗。

“把这个小蹄子给我抓起来!”王妃拧着眉头厉色说道。

那十几个家丁一股脑冲向我,将我双手绑住捆起来吊在刑房的房梁上。

那是我第一次进刑房,看到那些冰冷的刑具我当时就吓得手脚发麻。

“王,王妃,不知道您为什么要抓我?”我怯生生的问着,心里已经怕的要死。我才十四岁,正是别人家的孩子爹亲娘疼的时候。

“为什么?呵,这肚兜是不是你偷了我的?!”说着,王妃将一块赤红色绣着合 欢鸳鸯的肚兜丢在我面前。

“贱人,这么小就手脚不干净!不要脸的贱货,竟然偷肚兜!?给我打!打死了算我的!”王妃尖声叫嚷着,故意让出来看热闹的下人全都听见。

“我,我没有偷东西!这肚兜我连见都没见过!”我恼怒,硬着头皮叫喊着。

说实话,在妓/院那一年,什么样子的肚兜我没见过,这种风格的肚兜,我还真不稀罕。

“还嘴硬!给我打!”

为首的一个家丁立刻抡起鞭子,一条足有麻绳般粗细的长鞭啪的一声打在我身上,我细嫩的皮肤登时皮开肉绽。

王妃仍旧气的牙根痒痒,“沾上辣椒水!再给我打!不要脸的骚货,敢勾引十殿下?!”

我这才知道王妃为什么恨我。

鞭子沾了辣椒水抽在我身上,全身没有一块好皮肤,血渗透薄衫一滴滴砸在地面上,我喉咙一紧便晕死过去。

只听到王妃说了最后一句话:“丢到乱葬岗去喂狗!”


第3章 初夜


再次醒来时,我只感觉自己躺在结实又温热的胸膛里。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一热,立刻浮现出十殿下的影子。

“殿下……”我嘤咛叫着,声音细弱蚊蝇。

“坚持住,不要死。”一道孤冷如山涧溪流的声音传进我耳朵里,我知道救我的人定是十殿下。

我努力抬起头望向他,他俊俏如天然雕饰的面庞上,两条墨眉斜长入鬓,从那一刻他的脸烙印在我心里。

一双冷如寒潭深不见底的眼里闪着若隐若现的关切,像一个飞镖,狠狠地嗡的一声正中我心房。

我醉倒了,在他的怀里。

回到王府已是三更,屋里闪着弱弱的烛光,气氛氤氲暧昧不明。

十殿下抿着薄薄的嘴唇,将我衣衫尽数褪去。那是我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如此毫无掩饰。

我咬着嘴唇,眼角吮着泪花,在莹莹烛光中分外妖娆楚楚动人。

带着薄茧的指腹摩挲过我的肌肤,我痛的全身发抖却不敢吭一声。

“痛就喊出来。”十殿下清冷的声音响起,仿治愈了我的痛苦。

“殿下,为什么你的声音,永远像夏天的冰雪,叫我心里又热又凉?”我发烧了,烧的晕乎乎,说出来这句话立刻又后悔了。

我真是,不知羞耻!

十殿下面色没有丝毫动容,寡淡清冷,将一套新衣服套在我身上,不疾不徐的问我:“流光说你偷了东西,挨了打,私自逃出王府。为什么?”

我凝望着十殿下,苦笑一声:“若是我私自逃走,又怎么会逃到乱葬岗那种地方?”

十殿下深深望了我一眼,眼神讳莫如深,突然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你房间里,点了什么东西?!”

“我房间里?”我愣住了,指了指桌上的红烛:“只有那根红烛在燃。”

“放肆!”十殿下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我闷哼一声倒在床上没力气多说一句话。

身上很痛很痛,伤口又被牵扯流出丝丝鲜血。

十殿下的身影在红烛照耀下拉得老长,忽然一晃没有站稳,紧接着便开始迅速脱衣服。

“十殿下,你干什么?”我突然慌张起来。

他这样狂乱的动作,我在妓/院见得多了……

“干什么?自然是……”十殿下说完,猛地扑到我身上,布料被撕碎的声音在房中回响。

我流下眼泪,泪珠滚滚渗进发丝,身体随着十殿下的节奏一耸一耸,身上的伤口早已不知道崩开多少,身下的床单被染得通红一片。、

我揪着被角,咬着嘴唇,将血腥气吞金肚里。这一刻早晚都是要发生的,我清楚的知道。

卖到妓/院那一天我就知道,我的一生完了。此刻沦为十殿下的通房丫头,反而是种救赎。

十殿下猛地扣住我的下巴,冰凉的唇贴了上来,舌尖传来丝丝松竹的清香。就像那日在花园内,我看到的十殿下,肩膀上落了一片竹叶。

那一夜好漫长,窗外淅淅沥沥下了春雨。晨光照进房间里的时候,我将被子裹在身上,看着满身的伤痕和红色斑块,苦笑自己命途多舛。

身边早已没了十殿下的影子,连同消失的还有桌上的红烛。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