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安农往事|仰望安农京剧团

安徽农业大学 2022-05-11 16:46:43


  安农往事系列文章之 

《仰望安农京剧团》

经济管理学院 杨诚


我出生于1966年,。我是在样板戏的陪伴下成长的。

《海港》、《龙江颂》、《磐石湾》等革命现代京剧,我看了无数遍。小时候,我对京剧不感兴趣。我急于了解故事情节,可京剧的唱腔太长,等的我发疯。



1989年,我来到安徽农学院上班,独自一人住在96号楼。晚饭后,一阵激昂婉转、如泣如诉的京胡声传入我的耳膜。寻声下楼,离96号楼50米远的大礼堂边很热闹。我知道,那是校工会,京胡声就是从那里发出的。工会活动室很矮,稍微搭一下脚,我就能从窗户看进屋内。十几个京剧票友正在聚会,吹拉弹唱齐全。

1976年以后,京剧似乎从中国大地上绝迹了。十三年后,我发现安徽农学院里,竟然还残存着京剧爱好者。再次听见京剧,我发现自己的内心有共鸣,并且波动极大。没想到,京剧原来是这样好听。


安农的京剧票友,活动很有规律。我在96号楼居住了7年,工会活动室的京胡整整响了7年。好象是每周三、周末,活动两次。长期的关注后,我逐渐知道了票友的名字。拉京胡的叫吴正三,唱阿庆嫂的叫梁文慧,演胡传奎的叫蒋传和。还有两个年龄稍大的,、左震东。

我不是追星一族,但我崇拜京剧票友,想找机会接触他们。我认为,京剧票友个个文化功底深厚。

机会来了。有天晚饭后,我发现94号楼楼梯口的简易住房内,传出了悠扬的笛声。我知道那简易住房,那是蒋传和的私人空间。鼓足勇气,我敲响了门。“找谁”?房主吃惊地问。“我喜欢您的笛声”。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何况我还是发自内心的崇拜。果然,蒋先生热情地请我坐下。手把手地指导我笛子吹奏要领,然后畅谈了一番京剧,最后勉励我好好工作。半小时后,我告别了。感慨万千。这位京剧票友真有才,能唱竟然还能吹。这位“胡传奎”,竟然品德极其高尚。

1992年中午,我端着饭缸子去食堂,路过大礼堂时,又发现了热闹。大学生正在排练大合唱《四渡赤水出奇兵》,准备参加全省比赛。歌声激荡,并且十分自信。我看见了农经系的程克群同学。程同学根本不鸟我,眼睛死死地盯着前面一个老先生。我转眼一看,哈,认识,是左震东。这位京剧票友原来更厉害,他竟然是一个出色指挥家。想接触左大师,一直苦于没机会。2006年,经管学院参加反腐倡廉歌咏比赛,2010年,参加全民唱红歌比赛,我终于梦想成真。左大师是我们学院教练。左大师的品德同样高尚。

继续谈京剧。2000年,国家高等教育的格局出现大变化,高校从过去的精英教育,转化为大众化教育。面对新世纪,面对扩招的新形势,安徽农业大学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教学计划修订工作。为了落实国家重基础,宽口径的要求,学校决定大量开设公共选修课。《围棋》《插花》《佛教》等奇怪课程登上了讲台。左震东大师灿然出手了,他为全校同学开设了《京剧欣赏》。

原以为曲高和寡。没想到还真有人选修《京剧欣赏》,经管学院的陆方欢同学就成了左大师的学生。原以为左大师只带领同学们欣赏一下京剧而已,没想到左大师带领学生来真格的,他训练学生唱念做打,并且参加全国的大学生京剧大赛,陆方欢同学连年夺得全国一等奖。


2003年,学校接受国家本科教学评估,《京剧欣赏》为学校挣足了面子,公共选修课被评估专家组一致认定为安徽农业大学的一大办学特色。2003年10月,全国首届普通高校《京剧选修课》教学研讨会,光荣地在安农召开。

2005年,陆方欢同学本科毕业后,在经管学院跟随邹能锋老师念研究生,信息管理方向。学习之余,小陆作为左震东的助手,走上了本科生的讲台。

2008年,左震东来到了经管学院,他向黄世祥院长提要求,说陆方欢同学必须留校。理由是该同学是京剧人才,不能流失在社会上。自己年事已高,《京剧欣赏》课程离不开陆方欢。事实上,《京剧欣赏》与我们经济管理学院八棍子打不到一起。但黄世祥院长很有些兼容并包的大学理念:既然是人才,那就留下呗。

陆方欢留校并不容易。那时学校规定,新进教师必须有博士学位,或者至少是名牌大学硕士。留校当辅导员也困难。学校规定,新进辅导员必须参加竞聘考试。据说辅导员竞聘比公务员考试还难。办法靠人想。张锡群书记说,我们这么多机房,我们今年得向学校申请,进一个教辅,管理实验室。于是乎,安农的京剧奇葩,毫无悬念地花落经管学院了。

2009年,陆方欢老师申请转正定助教。校人事处规定,任何人转正定级,都必须试讲。陆方欢准备试讲实验课,专家组长阮文彪却建议他讲《京剧欣赏》。我也是专家组成员。我太高兴了。

试讲在经管楼501教室进行。要求讲20分钟。左震东没有到场。陆方欢并不怯场。她演示了“亮相”,用慢动作分解了“老生”的脚步。太有味道了。每个专家都睁大了眼睛。小陆还展示了京剧常用的道具--扇子。那扇子有的极大,有的却极小,小的象火柴盒。陆老师用小扇子装模作样地扇着,有板有眼。标准的装腔作势。但我喜欢。98分。我打分也毫不含糊。这种人才直接定讲师,我都同意。

2017年8月,安农六宿舍贴了张讣告。左震东大师去世了。震撼之余,我无尽地惋惜。为安农的京剧传承而惋惜。好在我们经管学院还有个陆老师。陆方欢在,安农的京剧就在。



安农往事系列文章序目(部分)




《重温“老三篇”,怀念“老书记”》林学院 尤德胜







文字来源 | 杨诚

图片来源 | 档案馆 

责任编辑 | 李嘉颖 诸炜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