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何日君再来 苏冉 顾启彦【完结】阿阮 严烈 阿阮【完结】

初晴书屋 2021-04-06 12:35:34

试读





    第二天,黎明刚刚破晓,苏冉就清醒过来。


    全身被火车压过一般的酸痛,她侧头看了看男人惊为天人的睡颜,摇头苦笑。


    还他自由,这话说得轻松,做起来却难于上天。


    费好大力气才控制住不去吻他,苏冉起身冲了个澡,将尚未签字的离婚协议书搁在床头,拎着包孤身一人离开了酒店。


    她没有注意到,轻微的关门声后,床上的男人睁开了锐利的眸,眼底闪过一丝复杂。


    机场,人群熙攘。


    苏冉戴上墨镜,在服务台办理了改签最近一班回国飞机的手续。


    原本是和顾启彦一起乘坐下午的班机,但既然已经决定放手,就不要再给自己靠近他的机会了。


    出机场的时候,苏冉顺带在旁边的花店买了一束花。


    今天是夏至,家明哥哥的生日,于情于理她都该去墓园看看他的。


    只是没想到才付过钱,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妈,苏冉那个贱人终于同意净身出户了!哈哈哈,真是解气,我骗她说我怀孕了,她立马就妥协了。现在任那个死老头子再怎么偏爱她,以后她的股份也都会是我的!昨天我还看到她一个人在河边,可怜得像条狗!真希望她就那么跳下去……”


    “嘻嘻,瞧你说的。我当然知道我是你和爸爸的亲骨肉,领养只是掩人耳目。虽然爸爸说过一定会让我嫁入顾家,可我还是不放心,万一那小贱人和启彦哥哥耍阴招呢?所以才偷偷跟过来瞧瞧嘛。”


    苏冉回过头去,果然看到苏杉那张清纯无害的漂亮面孔。


    挂了电话,苏杉径直朝这边走来,对店员露出一个无暇的笑。


    “给我一束满天星,送给未婚夫,他喜欢这个。”


    苏冉把花举过脸,避免被发现,拳头捏紧,嘴唇煞白,胸臆间的情绪几乎要翻涌到爆炸。


    苏杉竟然是父亲和继母的亲生骨肉?!


    本以为她只是苏家领养的女儿,谁知……怪不得父亲那么宠爱她!原来他早就背着母亲在外偷情,还光明正大地把私生女带回家!


    她浑浑噩噩地往外走,脚下不注意绊了一跤。


    哗啦!连人带花地摔到地上!


    苏冉急忙站起来想走,然而苏杉眼尖,已经跟了过来,笑嘻嘻的,“姐姐,你怎么在这?难不成和我一样,也给未婚夫买花么?啧,你买的白菊花啊,这可是送死人的……莫非你未婚夫是个死人?”


    苏杉说着笑得更加尖利,‘未婚夫’三个字在苏冉听来尤为刺耳!


    “你明知道我是买给谁。”苏冉冷着脸,目光寒凉,“苏杉,你嘴巴放干净一点,别忘了家明哥哥是为谁死的!”


    苏杉抚了抚手臂,做出一副好怕怕的样子,语气却不屑极了。


    “哟,难不成我落水,他不会游泳,跑来救我我就会感激他了?没能把我救起来,反倒赔上自己的命,还害我多在冷水里泡了好几分钟得了感冒——我没咒他这蠢货永世不得超生就不错了!”


    啪!


    一个巴掌干脆利落地落在了苏杉脸上!


    苏冉收回手,顺势把她怀里的满天星扯出来扔到地上,“你再说一次试试!”


    没有人能说家明哥哥的坏话!


    宋家明从小和她一起长大,像大哥哥一样呵护她,而苏杉夺去了他的性命,竟然还在这说起风凉话!


    “啊!你这个婊子,竟然敢打我!”苏杉捂住脸,扑上来就想还击,却在下一秒顿住了动作,冷哼,“你有什么好气的,就是因为他喜欢你?你不会也喜欢那个死人吧!”


    苏冉气急,又是一巴掌想要扇过去!


    “苏杉,我喜不喜欢他,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急速挥出的手腕被抓住,苏冉感觉身边的气压顿时下降了好几个刻度。


    低沉而有磁性的男音,带着凛冽的杀气传入耳廓。


    “那和我有没有关系?”






2                      阿阮 严烈 阿阮【完结】





  

六月初六,宜嫁娶,宜出行。京城内,东边的大巷子里,热闹非凡,红色的花轿在震天的鞭炮响中,被八个人高马大的轿夫抬向严将军府。阿阮穿着凤冠霞帔,坐在轿子里,抱着圆圆的苹果,笑得比六月的石榴花还要灿烂。她不知道自己这是要被送去哪里,只是听丫鬟绿莺说,过了今天,自己就是严家的嫡长媳,风光极了。阿阮不懂什么是风光,可是她记得丫鬟绿莺说的话。“严家的嫡长子严烈将军,战功赫赫,这次从战场回来,就是专门来娶小姐你咧。我的乖小姐,好小姐,从今往后,可有人疼你怜你了,我也能放心离开这里了。”阿阮看着绿莺跟着邱郎出了府,暗暗伤心,再也见不到绿莺的绿衣裳了。不过没关系,阿阮也有郎君了。小小的脸上泛起红晕,阿阮满是期待,她的郎君一定很俊俏。踢轿门,跨火盆,拜天地。上座的严老夫人满面笑意,扶起这对新人,听着身边宾客的吉祥话。阿阮的手被搭在了一个陌生人的手上,那手很大,很结实,也很温暖。阿阮有些好奇,这就是她的郎君吗?他的手可真粗糙,掌心里好多茧子。阿阮有些不高兴了,这个郎君一定不俊俏,真让人伤心。阿阮不喜欢不俊俏的郎君。她愤愤地捏了捏那人的手,随即有些心虚,自己的力气一向很大,会不会把郎君捏疼了?阿阮很忧伤,不再动弹,任由喜婆围上来,把她送进洞房里。花烛不停地燃烧着,一丝幽香在空气中散开,阿阮也不停地打着哈欠,脸蛋红红的,有些发烫。不过一会儿,她就倒在床上,睡得不知岁月几何。当严烈皱着眉走进新房时,映入眼帘的不是正在乖巧等待的妻子,而是一个睡得迷迷糊糊的、连盖头都未摘下的傻子。人人都知道,沧州刺史尚青的女儿尚阮从小就因为发烧,把脑子烧坏了。简而言之,尚阮是个傻子。然而这傻子有傻福,皇帝的亲赐一纸婚书,把尚阮许配给了严家的嫡长子,年仅二十岁的昭勇将军严烈。严烈站在门口,神情有些恍惚,然而自己今晚并没有和多少酒。“娘知道你心里苦,可是皇上赐婚,谁敢违抗?况且你也二十了,身边是该有个人了。”“再过一两年,娘一定好好挑选几个姑娘,给你做侧夫人如何?现在皇上刚赐婚,要是立即找,岂不是打了皇帝的脸。”“那傻姑娘只要乖巧些,你也别太为难她,她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娘和那已经故去的尚夫人也曾交好。”娘亲的话在严烈的脑海中回想着,他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别人看他是个威风凛凛的少年将军,实则这将军之位实在不好坐。皇帝陛下这是看他升得太快,要敲打他一番啊。严烈轻叹一声,眼前的红烛燃烧得越来越快,关上房门,待红烛燃尽后,这一夜好歹就要过去了。





免费试读已结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得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请加客服微信;wz9729

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资源整理不易,伸手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