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人物写真】静是韧性的智慧——访赏石艺术的先行者•苏立社

鉴石 2020-11-02 07:31:37

苏立社
中国观赏石协会科学与艺术顾问
黄河石艺术研究会秘书长
甘肃省工艺美术协会秘书长

黄河奇石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石友》杂志创刊人

►说起黄河石,谈到《石友》,掀开被岁月尘封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中国赏石往事,大家都会记起苏立社这个名字。他家学渊源,儒雅幽默,穿一身舒适得体的文化衫,一顶洒脱的光头形象让人印象深刻。经历了二十一年的岁月变迁,他见证了行业的起伏轮转,如今他坚守一份静的智慧,致虚极,守静笃,在时间的沉淀中与石对话。
►苏立社,生于1958年的大跃进年代,高中时期在甘肃插队,由于自幼喜爱美术,因此入伍后放电影。军旅期间无意得到几个树根,从此他爱上了根艺。上世纪90年代,他与其他赏石、石艺爱好者在兰州民间工艺美术协会内筹备组建了黄河石艺术研究会,并出任秘书长,后任甘肃省工艺美术协会黄河奇石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先后组织过数十次黄河石主题赏石博览会,创办了知名行业期刊《石友》。
家学渊源 · 与石结缘
苏立社成长在一个大家庭中,家族中他这一辈的男孩有十五个,他排行十三。他的祖上是清末的官员,抗战时期他的父亲毕业于军需学校,后来就职于甘肃省测绘局搞地形勘测。在他的童年记忆里,厅堂里一直摆着一张八仙桌,墙上装饰有书画,据家人说其中一幅是郑板桥的作品。令他印象深刻的就是,桌上摆放的相传从明清时期流传下来的四方黄河画面石。“清晨即起,洒扫庭除”,苏立社的母亲是一位典型的书香门第大家族中的女主人,她遵守传统,重视对子女的教育,所以每天清晨起床,他都会打扫厅堂院落。每次擦桌子的时候,这几方石头是他必定要抚摸擦拭的,由于年纪小,加上石头外形较圆,为了防止滚落,所以每次都格外小心。打扫完毕后,母亲都会来检查“验收”,俯下身,侧着头,去打量桌面上的灰尘,这个画面,给幼年的苏立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家中的藏石,也是他赏石之路最初的启蒙。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在这个特殊的历史背景下,父亲被误判为国民党,整个家族也被划为了资产阶级。就在这个危机存亡的时刻,家里被毁掉了一切有文化价值的老物件,但唯独这四方石头得以保留,并伴随他在今后的赏石旅途中渐行渐远。用他自己的话说:“钻进石头里,就再也不想出来了。”
创办《石友》 · 服务石友
1992年苏立社与一些赏石、石艺爱好者在兰州民间工艺美术协会内筹备组建了黄河石艺研究会。从1993年他参加广东东莞奇石展后,便多次出席全国石展和理论研讨会。1995年桂林第三届名人名石展上,他发现了当地一份会刊《奇石世界》和一本奇石论文集,这让他逐渐意识到:如果想弘扬赏石文化艺术,进入大众视野,就必须要创建一份刊物作为载体去流通。在那不久,苏立社就在协会内提议编一本兰州黄河石研究文集,这个提议受到了当时协会会长阮文辉的支持。1995年11月28日,有关人员再次相聚,研究文集编辑出版的具体事宜。杂志的出版就在一无经费,二无办公场地,靠大家集资的1800元办了起来。
最初的工作条件十分艰苦,苏立社负责把来稿交给各位文字编辑,待文编修改审定后收齐,再交到美编手中,然后将稿件送印刷厂,小样出来后,再次修改审定,如此循环往复,直到成功。经过全员的努力,最终编成了第一本《黄河奇石文集》。当时只发行了500本,作为协会的内部资料。第一期杂志比较粗糙,没有插图,也没有彩页,只有文字。文集出版二期后,协会成员感到文集的名称不是一本杂志的名称,于是就把杂志更名为《黄河石友》。在苏立社的提议下直接更名称为《石友》。起初编辑出版杂志,只是作为协会内部的一项工作。预定每年出版一期,没想到出来后,受到全国各地石友的欢迎、称赞和读者、石友的支持、鼓励,使得这本杂志一期期得以延续,并且由每年一期办到每年二期、三期、四期,直到现在成为月刊。
谈到创办杂志的心路历程,苏立社百感交集。最初出版杂志时,他十分的兴奋,但是随着发行量的扩大,使他逐渐感觉到了一种压力和责任。有的时候他会因为刊物上的一个错别字睡不着觉。出版杂志的过程中也不是一帆风顺,为了一个正规发行的版权,他多方奔走。
苏立社在《石友》杂志的岗位上坚持了十六年,他曾戏谑说“有钱无名很潇洒,有名无钱很尴尬”,十六年来他给《石友》交了一份漂亮的答卷,然后走下舞台,心不为形役,开始了他的赏石逍遥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