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流金岁月之二十九】炊事班里炼精兵

小英视界 2020-12-31 16:21:25

提到部队里面最不能招惹的是谁,大家肯定会众说芸芸,有人说是班长,也有人说是连长。其实在部队里面最不能惹的人,就是炊事兵。

炊事班在行军打仗的时候,是不可缺少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在战场上没有炊事班做饭的话,那整个部队必然就会惨败。

在我国古代就有炊事班的存在,只是当时的炊事班并不叫炊事班,叫火头军。在古代,火头军是一支独立的军队,专门负责战士们的日常吃饭。



 炊事班里炼精兵 

大勺握得紧

饭菜香喷喷

我们保障有力

炊事班里炼精兵



我的惠民老乡中,有两人从新兵连结束后就分在机关炊事班,他们是牛宝谦、张守湖,他们都是清河镇人。


牛宝谦刚入伍时给我的印象是默默无语、不善言谈。1981年,00514部队在漠河施工时,他在团指挥所里当炊事员。那时我们五连在离指挥所不远处的老金沟执行施工任务,偶尔经过团指挥所。李敬峰曾对我说,有个老乡叫牛宝谦,现在长得可胖了,当兵不到一年体重达到165斤了。我们怀着好奇心去指挥所看望他,并想借老乡的光,在指挥所吃碗午饭,但是牛宝谦不像我们想象中的惠民老乡那么热情,只是随随便便地应付了我们,这就是我记忆中牛宝谦给我的第一印象。


1982年底我调机关总机班后,与牛宝谦、张守湖有了进一步的接触,乃至他们在1993年底转业前,我们都有着较深的交往,并且后来曾分别与他们在一起工作过一段时间。


牛宝谦力大体健,炊事班的重活累活抢着干,并且到牙克石地方进行了烹饪技能培训,1983年已成为一名有等级的厨师了。他是炊事班的骨干,在我的眼中,他是有实权的人,打菜、打饭的时候,他的勺子有数,也就是说可稍微地给熟悉的人打得多一点。当时我们是用饭票打饭,每次我们去打饭的时候,牛宝谦看在老乡的份上,给的饭菜份量足够,这让我们感到他有点老乡观念。


那时我们机关干部战士每人都有两个饭盆,自己到机关炊事班打饭。总机班的饭盆较之其他单位的饭盆要讲究些,是统一配备的,每人两个圆圆鹅黄色带细碎小花的饭盆,饭盆带两个耳朵,起到支撑作用,便于提拿,两个饭盆还可以叠加起来端着,冬天去打饭时,往往要戴上手套才行。


牛宝谦的脾气比较好,平时沉默寡言,但时间久了,我能感觉出他对老乡从内心的关心和帮助。张守湖个子较矮,也就是一米六二的样子,他性子稍急些,且嘴上喜欢骂骂咧咧,不过老乡观念还是挺深的。


记得当时通讯股长李仁安说过,小牛成熟些,他毕竟23岁了,一岁年纪一岁心啊!牛宝谦和张守湖的酒量都很大,老乡们偶尔在一起小酌,尤其是他们俩在炊事班有点便利条件。


在业余时间玩耍,因牛宝谦“力大如牛”,其他老乡都要畏惧其三分。张守湖虽然个子小,但灵活自如,和老乡们玩摔跤时,他很有技巧,常常获胜,就连仓库里的高个子张永生,也经常成为其手下“败将”。


与牛宝谦沉默寡言相比,张守湖要活跃多了。他平时不仅喝点小酒,而且烟卷叼在嘴中,经常哼一支流行歌曲,最拿手的就是那山东吕剧了,同时他还能拉二胡,自拉自唱。记得1985年春节时,机关搬进了新的办公楼,炊事班的条件大为改善,会餐后李甲章政委提议让马副参谋长唱一曲山东吕剧,让张守湖拉二胡伴奏。马副参谋长唱的吕剧很有味道,张守湖的伴奏恰到好处,他们的合作赢得阵阵热烈的掌声,平添了节日会餐的喜庆气氛。


本图片源自网络


牛宝谦、张守湖两位老乡在炊事班,工作中他们比着干,又是同一个乡的老乡,他们间有着很深的友谊。他们俩人结婚都稍早些,记得他们在1984至1985年间分别结了婚,1985年部队迁辽阳后,他们的家属来队,共同住在腰乐屯的一所平房里,分东西屋。当时老乡们经常到其租住的民房里凑热闹,和家属们互相不住地开玩笑,有的玩笑真的让人有点啼笑皆非啊,鉴于隐私权,笔者在此不表了。不过现在每次我到腰乐屯去看望母亲,走过他们当年租住的民房时,总会想起那些过去的往事,以及那一张张年轻而率真的笑脸!


1985年8月,我离开辽阳到湖北襄樊上军校,与牛宝谦、张守湖分别。1986年,张守湖、牛宝谦转为志愿兵。转为志愿兵后不久,张守湖给我写过一封信,详细介绍了转志愿兵的有关情况,叙说分别后的想念之情,鼓励我珍惜在军校学习的难得机会,好好学习,学有所成,早日回到四支队来。


1989年初,我到二连任副连长,和张守湖在一个连队,那是在丹东宽甸的振江乡。记得有一次,我带吉普车和司务长去其所在的石柱子工作点上送粮,张守湖见到我很热情地迎接着,并亲切地称呼我“副连长”。当年那么要好、那么随意、那么彼此开玩笑的战友老乡,突然间称呼起“副连长”,尽管是出于礼节,但让人感到老乡间有点疏远了。张守湖喜欢在工作之余拉起二胡,在宽甸振江乡施工生产的艰苦岁月里,无论是寂静的夜晚,还是连队联欢的时候,那悠扬的二胡声,都曾给我们艰苦的生活平添了生机,带来了快乐。


1989年8月,武警黄金四支队在辽宁绥中葛家乡小盘岭发现金矿,前景预测相当可观,支队党委会上,王运忠支队长拍板:决定成立绥中指挥所,委派我到指挥所负责行政、后勤工作,唐健康负责政工和生产,于永安任技术负责。高志诚副支队长亲自点名调牛宝谦到指挥所当炊事班长,当时牛宝谦已是二级厨师,并在机关炊事班主灶。团党委考虑到绥中指挥所要迎接上级首长及地方领导,接待任务重,所以忍痛割爱将牛宝谦派到了绥中指挥所,我和牛宝谦又走到了一起工作。


1990年6月,我调任塔子岭刚家六连任代连长后,就向警务股请求调牛宝谦到六连工作。很快牛宝谦调到了六连,担任炊事班长。当时,六连执行着繁重的复填任务,虽然都很辛苦,但是干部战士们在工作生活上仍非常愉快,这与牛宝谦负责的伙食安排得好有很大关系。记得我当时最喜欢吃的两个菜是:小鸡炖蘑菇和排骨炖宽粉。同时,也保证全连官兵每周至少吃上一顿这两道菜,并且有包子、饺子等花式的安排。连队伙食安排得这么好,这与牛宝谦的尽心尽力,工作认真是分不开的。


牛宝谦的胸毛很长,胡子也重,用犀牛刀片刮胡子、胸毛。他有着牛一般的力气,能单手举起120斤的双杠铃,所以我经常和其开玩笑,并编了几句顺口溜:“属牛、姓牛、长的像牛,用犀牛刀片刮满身牛毛”。呵呵,现在想起,那是笑谈了,若是老牛看到此文勿见怪哦!


1993年底,牛宝谦和张守湖转业回到惠民县工作。他们临走前,我在警务股任副营参谋,对其转业帮了点小忙,也是份内的工作。临别时,我们合影留念,老乡们在饭店喝酒话别,泪语盈盈,从此一别20年,天各一方,未曾谋面,但情谊依然,终生难忘这份战友情、同乡谊!


在校对此文时,我得到一个沉痛的消息,张守湖已于六年前因病去世了。悼念!这更让我感到人生若白驹过隙,生命之无常。


战友们,珍惜你的一生,留恋我们的友情吧!


作者简介



宋宗兴1963年11月生于山东省惠民县王判镇。1980年10月入伍,1985年考入武警黄金技术学校测量专业,毕业后回武警黄金四支队任职,历任班长、连长、股长、参谋长等职。出版了长篇小说《樱桃红了》,传记文学《流金岁月》。 辽阳市作协副主席,辽宁省作协会员。




《流金岁月》是一部文史兼备的好作品,是一曲献给武警黄金部队的赞歌。文中丰富的内容,从不同角度填补了黄金部队史料的空白。让人读后更能理解作者的军人情怀,理解他的黄金部队情结。




推荐阅读

Recommended reading


如果爱,请深爱

深夜,娘在村口等我

黄金兵主题音舞诗画《金色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