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生命有尽时,灵魂无绝期丨沉痛悼念笛坛一代宗师陆春龄先生

妙竹嘉音 2021-03-24 10:02:03

妙竹嘉音 情怀在馨丨

从上海音乐学院获悉,一代宗师、著名笛子演奏家陆春龄先生今天(5月22日)上午8时53分在中山医院去世,享年97岁。这是竹笛界的巨大损失,我们永远忘不了陆先生的笛声,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陆先生说生命不息,笛声不止,他真的做到了。唯有继承陆先生弘扬民族音乐的遗志,才是对他最大的告慰!

为了弘扬民族文化艺术,弘扬笛子艺术,我将生命不息,笛声长鸣,愿为人民吐尽丝。吹不动我就讲,讲不动我就打手势,一直到我没有气为止。

——陆春龄

笛坛泰斗

他曾被毛主席接见8次

曾为英国女王演奏中国竹笛

他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劳动模范;

他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江南丝竹”的代表性传承人;

诸多殊荣:

1986年,荣获《首届上海文学艺术奖》;

1989年,一曲《鹧鸪飞》及《梅花三弄》荣获中国首届金唱片奖;

1992年,荣获中国国务院颁发的文化艺术突出贡献奖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93年,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拉菲也脱市荣获美国荣誉公民称号并授予金钥匙奖;

1999年,荣获上海市老有所为精英奖。其事迹被《中国人民大辞典当代人物卷》、《中华人民公和国功臣大辞典》、《中国当代高校教授大典》、《劳模风采》、《2000跨世纪国际名人证专辑》等收录;

2004年4月,荣获《中国民乐终身贡献奖》;

2008年,被中国文化部命名陆春龄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江南丝竹》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2009年8月,荣获国际中华文化艺术交流展展演会、香港中国国际中国音乐家联合会颁发《终身成就奖》;

2009年11月,荣获中国文联、中国音乐家协会授予的第七届中国金钟奖《终身成就奖》;

2010年,荣获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中大文艺创作组授予的《上海文艺界终身荣誉奖》;

2011年,荣获共和国杰出艺术家奖;

2011年8月20日,受台湾省立国乐团特别邀请,专程赴台北参加《百家争鸣》音乐会项目,在台湾资深指挥家陈澄雄先生指挥的百人乐队伴奏下,独奏《节日舞曲》(巴乌演奏)及《喜报》,并于8月30日晚在台湾中山音乐堂举行盛大演出,会后作了大型民族音乐笛子艺术讲座,均受台湾同胞的热烈欢迎;

2012年3月25日,受鼎艺华乐团邀请在新加坡环球大剧院演出,被评为'新加坡美国纽约世界终身成就奖';

2012年7月3日,荣获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颁发的《第七届荣誉委员奖》。


生活是最好的体验,在人民群众中汲取养料,创作出来的东西就有血有肉。

--陆春龄

习近平总书记说:“要择天下英才而用之”,“要在全社会大兴识才、爱才、敬才、用才之风”。作为传统文化一部分的笛子艺术既要继承,更要创新。

对于“老中青少童”学生,我是一视同仁的。首先我自己要以身作则,德育至上。没有好的德,就会坐井观天、骄傲自满,即使艺术上再好,还是会跌跟头的。

--陆春龄

大象无形。一支笛子有啥稀奇?我的身体只有90几斤,但心里装的东西必须要有900斤、9000斤、9万斤。虽然目前我还没有做到,我相信我的学生们会替我做到。

为了弘扬民族文化艺术,弘扬笛子艺术,我将生命不息,笛声长鸣,愿为人民吐尽丝。吹不动我就讲,讲不动我就打手势,一直到我没有气为止。

--陆春龄

有人跟我说,你年纪这么大了,不要老的少的、专业的非专业的叫你吹你都吹,你要摆摆架子。

我说我有两个大的架子,一个是放笛子的架子,可以放古今中外民族乐器;再有一个更加大的架子就是艺术家的架子。这个架子你必须摆大、摆好、摆正、摆对。

有人问,你的出场费是多少啊?我说,我的出场费是“吃饭”。我是从来不开出场费的。我的养料来自于人民大众,反过来要为人民大众服务。

--陆春龄

吹笛子只有三个音符:哆来咪,咪来哆。在创作改编过程中,人民群众的智慧、思想,都是学习的素材。

创作要破中有立,破掉不需要的,再立更加好的。

艺无止境。艺术家要艺精于勤,不要浮夸,不要添油加醋,要真正把自己交给人民大众。

--陆春龄

生活中,很多人喜欢品茶,我喜欢品山听海。

品山,山外有山,天外有山,相比之下,人实在是沧海一粟;听海,辽阔的大海刚才还是波滔汹涌,顷刻就风平浪静了。

从品山听海中看出山和海的伟大;从品山听海中,我创作出了《东海前哨》《关山月》。

一个人要有超脱自己的境界,要做这样的人,动如脱兔,静若处子。

--陆春龄

以上转自张志萍著《陆春龄:人民音乐的文化使者》一文


陆春龄:从钱家塘深处走出

文:沈轶伦

陆春龄,1921年9月生于上海,上海音乐学院教授,著名笛子演奏艺术家。

没有人能想到,一代笛王的启蒙老师,是邻居皮匠。就像没有人想到,在解放前,高档住宅林立的淮海路街区,还曾有钱家塘这样一个平民世界。

劳动者自娱自乐组建的小乐队,为相同境遇的人们带来无上欢愉。这种对音乐的热爱,发自肺腑,是用劳动本身连接着对艺术的理解。

小小一支“竹管筒”,也为这个叫“海根”的男孩插上翅膀,带他去到陋巷里的人想也不敢想象的宽阔世界。

陋巷也有乐声。陆春龄闭上眼睛回忆说,那乐声交关美妙。

每到夏夜到来,一天工余之后,聚集在小路空档处吹拉弹唱的,不是训练有素的乐手,而是白天在外修理鞋子的、给人开车的、工厂做工的……他们演奏《欢乐歌》《云庆》,有时是《慢六板》,握鞋楦子方向盘的手,此刻灵巧地在琵琶、笙和笛子上跃动。闻乐而来的邻居,便也搬着板凳、打着赤膊、扇着衣襟来听。

这是1927年的上海,在当时还叫霞飞路的淮海路的路南,在当时还叫环龙路的南昌路的路北,有一个钱家塘。没有人能想到,在钱家塘的街巷里,一个叫“陆海根”的男孩对这丝竹着了迷。就在这一年,他拜皮匠为师,正式学笛。这一根“竹管筒”将为他插上翅膀,去到陋巷里的人想也不敢想象的宽阔世界。

钱家塘

淮海路欧式建筑林立,两边梧桐成荫。上了年纪的人,都记得这条马路过去法式风情浓郁的样子——解放初期,沿街还有外侨兜售马奶,路边的西餐店和女装店也足够让人眼睛“开洋荤”。但在这样一个高尚生活社区往南一转,竟藏有钱家塘这么个自成一格的棚户区。

画家贺友直画过钱家塘,他说:“钱家塘的地方却交关闹猛,其处有虞永兴南货店,有混堂(澡堂),有酒店……住在这区域里的中国人多是苦恼的一群。这地块首先是淮海大楼消失了,再后来连转角处的第二食品商店一起被扒平了,这中间也曾闹猛过一阵,办过襄阳市场及小菜场。现今沿淮海路建起现代气派的大楼,南昌路一边是地铁10号线的进出站口了。其变化之大足以令人呆脱!”

老报人秦绿枝笔下对钱家塘的记忆,也离不开西餐街背后的“混堂”。1956年的一天,唯恐自己要发烧的他去陕西路的钱家塘环龙浴室泡了澡,闷出一身大汗。再到小木屋吃奶油蘑菇汤和炸猪排,还买了一小扁瓶装的张裕白兰地喝了两口,回家倒头便睡,第二天居然好了。

解放前,在淮海路街区,大部分洋房和新式里弄里,多住着富裕阶层和职员家庭,但钱家塘的居民则多是底层务工者。弯曲复杂的弄堂,显示了这里自然生长的痕迹,对一个初来乍到者,这里几如迷宫一般。

陆家的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靠着祖上流传下来的一亩地过活。陆春龄的祖父以卖鱼为生,祖母种菜卖菜,父亲陆金生起初在跑狗场为狗放笼子,后来又去黄浦江边做小工。

一次陆金生在淤泥中打桩,不慎被浪头卷进江中,工友们吓得惊呼,以为陆金生就此丧命,好在一个巨浪推上来,竟又把他托了上来。劫后余生的陆金生身上多处骨折,回家后卧床不起,也不敢再去江边工作,后来经人介绍当了汽车驾驶员。

1921年,陆春龄降生时,深爱长孙的祖父,特意请人算了八字,为他取名“海根”。小男孩的到来,也给家族带来好运。有个建筑包工头看中了陆家的地,拟在这里建造石库门平房,条件是各得五分。

就这样,陆家告别了一直栖身的棚屋,第一次住进了砖砌的房子。陆金生和弟弟陆山男各得一半,这就是后来的南昌路551弄乙支弄11号老屋,如今这里已经又建起了高档住宅大楼。

音乐家

陆家虽然生活拮据,但却和睦抱团。同住一屋的叔叔陆山男,能吹笛子和芦笙,堂叔陆妙福也能弹琵琶。陋巷里还有个老皮匠叫孙根涛,虽然靠修鞋为生,但琵琶、洞箫、笛子、二胡无一不精。这样几个人聚在一起,就形成了一支以陆妙福为首的小乐队,每天晚上收工回家后,就在陋巷里吹拉弹唱。

笛子,如同乐队里的王子,声音最明亮突出。听着叔叔伯伯们乐声长大的小海根,对这乐器着了迷。有时乐队不演出,他也会寻到孙根涛的修鞋摊前,缠着老人吹笛子给他听。大家看小海根这么如痴如醉,就怂恿他向孙根涛拜了师。海根恭恭敬敬对皮匠鞠了一躬,师傅则回赠一支竹笛。

1930年,陆海根入市立比德小学读书,改了学名“春龄”,与此同时,已经能吹出许多曲子的他,开始加入叔叔伯伯们的乐队,参与陋巷里的露天音乐会了。

祖母起初是反对的。

她追在春龄背后说:“侬这个小囡,介勿懂事体,饭也吃不饱,吹个笛子,长大了能靠这根竹管筒吃饭吗?真是没出息。”

但春龄还是曲不离口。在小学里,他吹笛子的名气渐盛。解放前儿童节是每年4月4日,1934年的这一天,在比德小学校长的推荐下,陆春龄第一次登上了西藏路南京路口的一家商业电台,演奏了《虞舜熏风曲》。

消息一传出,钱家塘轰动了。陆春龄的堂伯家有一台收音机,闻风而来的亲友聚在收音机边,边听边叫好。连过去反对春龄的祖母也乐得合不拢嘴。只有孙根涛一言不发,他静静听着电台里陆春龄演奏时的技法、速度,等到春龄回来后,孙根涛一一指出纠正。然后,师傅对徒弟说:“你会成名的。”

陆司机

尽管成了点小名,但陆家还是贫困。读到初二,春龄辍学回家,跟随父亲,去祥生出租车公司做司机。

为谋生计,后来,陆春龄到江南造船厂做过工、踏过三轮车,解放后还开过卡车运送病人,但不论去哪里,他总是随身带着笛子。在开车载客的间隙、在日本人抵赖车钱之后、在“拿摩温”工头不注意的时候、在目睹法国巡捕打人的时候,静静吹上一曲。借此抵抗命运,也由此守住内心。

一度,他还给滑稽名家姚慕双、周柏春的师父何双呆和沈笑亭开自备车,接送二人演出。时间久了,何、沈见陆春龄开车稳妥、做事仔细,又会吹笛子,就让他在他们滑稽戏双档开演之前,先来一段江南丝竹暖场。有心的陆春龄十分感谢提携,解放后遇到姚周,还开玩笑说,大家差点就做了师兄弟。

在那段日子里,笛子是陆春龄谋生的帮手,也是工作之余的精神寄托。只要一有空,他就去民间各路丝竹名家家中拜访切磋。

为了去当时紫韵国乐社笛子名家朱少梅举办的家庭音乐会学习,节省车钱的他从南昌路一直步行到杨树浦,最后第一个到了现场。这股毅力和好学的劲头,为他赢得了口碑。

展翅飞

1952年,苏联芭蕾舞团访华,提出要听一下中国民乐。由此,上海市文化局火速从民间艺术人才中挑出吹笛子的陆春龄、拉二胡的许光毅、弹琵琶的凌律等人。这就成了日后上海民族乐团的前身。

正在华东空军后勤部卫生处开大卡车的陆春龄,从此正式走上职业演奏家的道路。后来,凭着这支“竹管筒”,陆春龄先后八次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出访过七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让英国、法国、罗马尼亚、印度、泰国等国家首脑,都聆听过笛声的曼妙。

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陆春龄去江苏大屯煤矿、山东莱芜铁矿、南京九四二四铁矿、江西安源煤矿、海南石碌铁矿等地慰问演出。

为了让不能到剧院的一线矿工也听到演奏,他匍匐进入井道,每到一个作业点,就拿出笛子,为矿工吹唱。一次转了六个巷道回到矿上后,听说一位老矿工因为身体不适没下井,陆春龄又拎起笛箱,找到老矿工,为他一个人一口气吹了七八首曲子。

这是钱家塘的经历教会陆春龄的事。不是衣香鬓影的场合,座中也没有挑剔懂行的耳朵,但这些辛勤的工人,比任何专业人士都发自内心地懂得音乐的力量。

搬着板凳,坐在皮匠修鞋摊前听笛声的时候,陆春龄就明白了:这劳动中的抒情,质朴纯粹,一如生命本身的喟叹,也比任何渠道,都更接近艺术的真谛。

丨妙竹灵指传天籁 青衿隽才继嘉音丨


项目合作、个人合作、投稿、建议、投诉,请联系微信号:wj894829444  邮箱:19533636@qq.com

声明:音频视频文字资料来源于网络,本平台仅作分享,请勿 商用,否则一切后果与本平台无关!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更多精彩欢迎关注『妙竹嘉音』微信公主号,您可以通过微信搜索『妙竹嘉音』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