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名师串讲】第四章 元代其他杂剧作家作品

古代文学研究院 2021-02-27 10:18:33

第四章 元代其他杂剧作家作品

 

第一节 白朴《墙头马上》、《梧桐雨》

第二节 马致远《汉宫秋》

第三节 康进之《李逵负荆》

第四节 纪君祥《赵氏孤儿》

第五节 李潜夫《灰阑记》

第六节 无名氏《货郎旦》

第七节 郑光祖《倩女离魂》

第八节 秦简夫《东堂老》

 

第一节 白朴墙头马上梧桐雨

白朴(1226—1306以后)字仁甫,号兰谷先生。主要活动在北方戏剧中心之一的真定(河北正定),他是元代前期重要剧作家,元曲四大家之一。从八岁起即跟元好问,元好问对他影响很大。白朴一生未仕,曾漫游各地,到过燕京、河南、江西、湖南、杭州、南京等地。他与侯正卿、李文蔚等杂剧作家有交往,与艺人、歌姬亦相往还,《青楼集》记载演员天然秀,尤为白仁甫、李溉之所爱赏

他作有杂剧十五种,今仅存三种,以《墙头马上》和《梧桐雨》最著名。这里介绍他的《墙头马上》(全名《裴少俊墙头马上》)和《梧桐雨》。

 

《墙头马上》

《墙头马上》是所谓元曲四大爱情剧之一,故事来源受到白居易《井底引银瓶》诗的启发。白诗以女子的口吻追述自己与一男子私奔的经历,诗中有句云:妾弄青梅凭短墙,君骑白马傍垂柳。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墙头马上之名即由此而来。

《墙头马上》写唐高宗时工部尚书裴行俭的儿子裴少俊到洛阳去选奇花异草,在洛阳总管李世杰的花园外经过,恰好李世杰的女儿李千金在墙头上看风景,两人一见钟情,裴少俊在马上吟诗一首,表示爱情,李千金也在墙头和诗一首,约裴少俊当晚相会。后来她又自己作主跟随裴少俊私奔,在裴家后花园匿居七年,生下一儿一女。后被裴尚书发现,遂强令裴少俊留下儿女,休弃李千金。裴少俊状元及第,做了洛阳县尹,欲与李重做夫妻。裴尚书打听到李千金原来是李世杰的女儿,是世家小姐,于是带着两个孩子到洛阳来认亲,李千金先是不肯,把裴尚书讽刺了一顿,后来为了两个孩子,勉强答应。夫妻重新团圆。

 

剧中的矛盾主要是李千金和裴尚书的矛盾。一方追求爱情自由,婚姻自主,要维护自己的利益;一方则遵循封建礼教的教条,认为私奔是败坏风俗,剧本戏剧冲突就围绕着这一矛盾来展开。

剧本塑造的女主人公李千金的形象,个性非常突出。敢作敢为,泼辣大胆,勇于追求自主婚姻,面对强大的压力毫不屈服 

如果把李千金的形象与四大爱情剧中其他人物形象如崔莺莺(西厢记)、王瑞兰(拜月亭)、张倩女(倩女离魂)相比,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李千金比其他三个人物更为泼辣大胆,更有主见,为追求自己的人生幸福,义无反顾,敢作敢当。 

 

剧中李千金与裴少俊私会,被嬷嬷发现,唱到:

【菩萨梁州】是这墙头掷果裙钗,马上摇鞭狂客。说与你个聪明的奶奶,送春情是这眼去眉来。则这女娘家直恁性儿乖,我待舍残生还却鸳鸯债。也谋成不谋败,是今日且停嗔过后改,怎做的奸盗拿获。

【牧羊关】龙虎也招了儒士,神仙也聘与秀才;何况咱是浊骨凡胎。一个刘向题倒西岳灵祠,一个张生煮滚东洋大海。却待要宴瑶池七夕会,便银汉水两分开;委实这乌鹊桥边女,舍不的斗牛星畔客。(第二折)

坦然承认,并为自己行为的合理性辩解。

 

面对裴尚书的斥责,李千金勇敢维护自己的尊严:

       【太平令】随汉走怎说三贞九烈,勘奸情八棒十挟,谁识他歌台舞榭?甚的是茶房酒舍?相公便把贱妾,拷折下截,并不是风尘烟月。(第三折)

当裴少俊状元及第,希望和李千金重做夫妻时,李坚决不肯,对裴尚书拆散姻缘,一再表示不满:

       【上小楼】恁母亲从来狠毒,恁父亲偏生嫉妬。治国忠直,操守廉能,可怎生做事糊突?幸得个鸾凤交、琴瑟谐,夫妻和睦,不似你裴尚书替儿嫌妇。(第四折) 

 

即使最后团圆时刻,李千金也仍然在为自己当初的私奔辩护:

        【耍孩儿】告爹爹、奶奶听分诉,不是我家丑事将今喻古。只一个卓王孙气量卷江湖,卓文君美貌无如。他一时窃听求凰曲,异日同乘驷马车,也是他前生福。怎将我墙头马上,偏输却沽酒当垆。(第四折)

 

作者对李千金的行动和思想持赞扬、歌颂的态度,以李千金的形象来说明追求自由爱情的合理性,说明自由婚姻是天赐的姻缘,结尾借李千金的口表达了愿天下(这样的)姻眷皆(美满)完聚的理想、主张。 

 

 

《梧桐雨》

白朴的另一部名作是《唐明皇秋夜梧桐雨》,这是一部历史剧,据《长恨歌》、陈鸿《长恨歌传》及民间传说写成。

此剧的结尾根据《长恨歌》的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落叶时后一句的诗意构思,剧本也以此命名。

写唐玄宗与杨贵妃的故事。唐明皇宠爱杨贵妃,贵妃的从兄杨国忠把持朝廷政,导致了安禄山的叛乱,唐玄宗仓皇出逃,到马嵬驿,众护卫均要求杀奸臣杨国忠和杨贵妃,玄宗只得杀了杨国忠,缢死贵妃。安史之乱平息之后,玄宗回到长安做了太上皇,退居西宫,失去皇位,非常孤独寂寞,每日只是想念贵妃,让画工画了一幅画像供养,朝夕哭奠。

 

第一折写玄宗贵妃二人山盟海誓,在长生殿发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作连理枝。并写规费认安禄山为义子。白诗: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第二折写玄宗语贵妃宴饮歌舞,尽情享乐,可此时安禄山反叛,从渔阳带兵直奔潼关而来。玄宗只得逃到四川。白诗:渔阳颦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第三折写逃亡四川途中,马嵬兵变,唐玄宗不得不杀死杨国忠以平民愤。士兵要求杀杨贵妃,玄宗只得照办。

第四折写安史之乱评定以后,唐玄宗重返长安以后思念杨贵妃的情景。白诗: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一日睡梦中见到贵妃,共到长生殿赴宴,却被一阵秋雨声惊醒,惊我来的……是兀那窗外梧桐上雨潇潇,一声声洒残叶,一点点滴寒梢。全剧就在一片秋雨洒梧桐的声音中结束。在古典戏曲中这样纯粹的悲剧结局还不多见。

《梧桐雨》尤其是第四折的悲剧抒情风格很浓,像一首长篇抒情诗,文笔极优美,历来受人称赞。 

 

《梧桐雨》的悲剧风格和艺术特点

《梧桐雨》写的是一个悲剧故事,其悲剧风格也很完整,是元杂剧中不多见的悲剧性最纯粹的剧本之一。第四折的唱词主要表现唐玄宗的心理活动和感情,渲染悲剧气氛,其艺术手段

一、以今日情景与往日欢乐对比,物是人非,往日欢,今日悲,反衬,以见出因果。

二、情与景互为烘托,秋夜梧桐雨声与人的悲伤心情融为一体,反复描写雨声,以见出感情之不能忍受。这样就突出地写出了对贵妃的思念,并写出了永远失去美好事物的悲哀。

 

 

第二节 马致远《汉宫秋》

马致远(1250?—1323?),号东篱,大都人,元代前期重要的剧作家。晚年参破人间荣辱,过着林间友世外客的淡泊生活。参加过元贞书会,与书会中的一些民间艺人关系很好。马致远的剧作声誉很高,《录鬼簿》贾仲明吊词说他战文场,曲状元,姓名香,贯满梨园。在历史上,马致远与关汉卿、白朴、郑光祖并列元曲四大家 

马致远一生共创作了十五种杂剧,现在保存下来的有七种,即: 《汉宫秋》、 《荐福碑》、《青衫泪》、《岳阳楼》、《黄粱梦》、《陈抟高卧》、《任风子》。其中《黄粱梦》为马致远与人合作的作品,第一折为马致远作,第二折李时中作,第三折花李郎作,第四折红字李二作。

代表作是《惊幽梦孤雁汉宫秋》。 

 

《汉宫秋》

剧写毛延寿为汉元帝刷选宫女,将选中者图画面貌,供皇帝按图临幸。昭君因不肯贿赂,被毛延寿在美人图上做了手脚,入宫后被发入冷宫。某夜因弹琵琶,偶遇元帝,得到宠幸。毛延寿逃往匈奴,献美人图于呼韩邪单于,挑拨单于向汉朝索要昭君。满朝文武无计可施,汉元帝只好忍痛让昭君和番,并亲送至灞陵桥。昭君行至番汉交界处投水而死。汉元帝在宫中思念不已,刚在梦中见到昭君即被雁叫声惊醒,不禁感慨伤情。 

《汉宫秋》

《汉宫秋》是马致远的代表作,也是现存最早搬演王昭君故事的戏曲剧本。

 

马致远在前代创作的基础上,对昭君故事作了较大的改动,一方面把昭君明确写为元帝爱妃,一方面让昭君在汉匈交界处投水自杀,把昭君塑造为在民族矛盾中保持高尚气节的女性形象。剧中的王昭君为了汉室江山出塞和亲,表现出勇于承担责任。

在《汉宫秋》中,还将毛延寿改作朝中奸臣的代表,他不但索贿,而且背叛朝廷、挑起事端。如此处理,既使全剧冲突紧凑,也强化了对朝中文武百官的批判。

 

同时,剧本也对文臣武将的无能表达了不满:

【牧羊关】兴废从来有,干戈不肯休。可不食君禄,命悬君口。太平时,卖你宰相功劳;有事处,把俺佳人递流。你们干请了皇家俸,着甚的分破帝王忧?那壁厢锁树的怕弯着手,这壁厢攀栏的怕攧破了头。(第二折)

马致远的批评与宋人吕本中《明妃》丈夫不任事,女子去和亲的议论一脉相承,体现了马致远在经历社会巨变后对历史的反思。

 

《汉宫秋》的曲辞之美

《汉宫秋》在艺术上以曲词的抒情性著称。尤其是剧本的第三折写灞陵送别的几支曲子:

【七弟兄】说什么大王,不当,恋王嫱,兀良,怎禁他临去也回头望!那堪这散风雪旌节影悠扬,动关山鼓角声悲壮。

 【梅花酒】呀!俺向着这迥野悲凉。草已添黄,兔早迎霜,犬褪得毛苍,人搠起缨枪,马负着行装,车运着糇粮,打猎起围场。他、他、他,伤心辞汉主;我、我、我,携手上河梁。他部从入穷荒,我銮舆返咸阳。返咸阳,过宫墙;过宫墙,绕回廊;绕回廊,近椒房;近椒房,月昏黄;月昏黄,夜生凉;夜生凉,泣寒螀;泣寒螀,绿纱窗;绿纱窗,不思量。

【收江南】呀!不思量,除是铁心肠!铁心肠也愁泪滴千行。美人图今夜挂昭阳,我那里供养,便是我高烧银烛照红妆。

 

剧本第四折写元帝秋夜思忆,以大雁的叫声贯穿始终,与元帝的感伤相呼应:

【上小楼】早是我神思不宁,又添个冤家缠定。他叫得慢一会儿,紧一声儿,和尽寒更。不争你打盘旋,这搭里同声相应,可不差讹了四时节令?

【尧民歌】呀呀的飞过蓼花汀,孤雁儿不离了凤凰城。画檐间铁马响丁丁,宝殿中御榻冷清清,寒也波更。萧萧落叶声,烛暗长门静。

【随煞】一声儿绕汉宫,一声儿寄渭城。暗添人白发成衰病,直恁的吾家可也劝不省。

 

《汉宫秋》继承并发挥了古典诗歌的抒情传统,巧妙地利用孤雁作为抒情的核心意象,使《汉宫秋》成为悲剧色彩非常浓厚的抒情剧。雁叫声不比那雕梁燕语,不比那锦树莺鸣,在古代诗歌传统中,大雁往往是孤独与思念的象征物,积淀了浓厚的悲剧性感情因素,剧本借大雁的意象,抒发元帝的痛苦,强化了剧本的悲剧感情色彩。

 

 

第三节 康进之《李逵负荆》

康进之是元代前期重要作家,棣州(山东惠明县)人,生平事迹已不可确考,朱权称他为词林之英杰

元杂剧中的水浒剧,现传下来的有六、七种,康进之是创作水浒戏的代表作家,他的《李逵负荆》是现传元人水浒戏中最优秀的作品。他还有另一本以李逵为主角的水浒戏叫《黑旋风老收心》,已经失传。

和《水浒传》相比,水浒传侧重写起义全过程,元代水浒戏多是集中描写梁山起义队伍中的一些英雄好汉,歌颂他们除暴安良的英雄行为。

李逵是水浒戏中写得最多的一个人物。从二十多种剧目看,写李逵的就占了十一种。他的性格特点是天真鲁莽性急,因此有黑旋风的外号,但他心底善良,爱憎分明,敢打抱不平。这种性格很适合写成喜剧。因此很多剧本都以他为主人公。

 

《李逵负荆》

《李逵负荆》的中心情节很简单。梁山下有个叫王林的老汉开了酒店,平时梁山上的人常去他店中喝酒。清明这天,有两个强盗冒充宋江、鲁智深到王林店中吃酒,把王林的女儿抢走。正好这天李逵下山,也到王林店中喝酒,听说了这件事,非常气愤,不问青红皂白,回到梁山便大闹山寨,斥责宋江,并拿起斧头要砍山寨前替天行道的杏黄旗。宋江只好和他以脑袋打赌,下山找王林对质。经过对质,才知道抢王林女儿的是冒充的强盗。李逵只得怪自己太鲁莽,错怪了宋江、鲁智深。回山以后,向宋江负荆请罪,承认自己打赌输了,宋江却不饶他,一定要杀头。正好这时王林上山报信,说那两个强盗又到店中喝酒,宋江就让李逵下山捉那两个将功折罪。一场喜剧性的误会真相大白,王林父女重新团圆,梁山义军内部也和好如初。 

 

本剧巧妙圆熟地采用了误会法来组织戏剧矛盾,其结构手法向来受到行家的推崇。李逵和宋江的误会又完全符合人物性格,而不是人为制造的误会。由误会引起冲突,误会解决了,冲突也就结束了。

整本戏虽然情节不复杂,出场人物也不多,但结构很紧凑,剧情始终处于紧张之中,动作性也很强,如在舞台上演出起来,一定是很好看的。总之,这本戏在戏剧冲突的设计、人物性格的刻划和结构处理上,以及语言风格方面,都有一些独到之处。可说是元杂剧中的上乘之作。明孟称舜《酹江集》评语谓此剧手笔绝高绝老 

 

这是一出歌颂性的喜剧,通过一场误会,歌颂了梁山好汉的高尚品质。喜剧的主人公李逵,全剧的喜剧效果主要由他造成的。 

李逵两次下山的描写都很有喜剧效果。比如下山对质的路上,就是一段很有喜剧意味的戏:李逵因为认定宋江鲁智深抢了王林女儿,所以一路上看二人的神态动作,怎么看都像是做了坏事的。宋江走得快了,他认为那是听见到丈人家去,内心欢喜所以脚步轻快。宋江走得慢了,他又说是因为宋江拐了人家女孩儿,害羞也,不敢走。又说鲁智深走得慢是因为做媒的心虚,不敢走。反正这时在李逵严眼中宋江鲁智深走快走慢都不是。这一段戏写李逵的心理活动十分出色,喜剧效果也很突出。

 

 

第四节 纪君祥《赵氏孤儿》

纪君祥,大都人。生卒年不详。为元前期重要杂剧作家。著有杂剧六种,今全本保存下来的只有《赵氏孤儿》一种。

《赵氏孤儿》为中国文学史上著名的历史剧。剧本据《左传》的记载和《史记·赵世家》改编,但情节与《史记·赵世家》大体相同,与《左传》的记载差距较大。

 

在剧本里,屠岸贾进谗言,将赵盾一家满门杀绝,并诈传灵公之命残害赵盾之子驸马赵朔,囚禁公主。公主在府中生下一子,根据赵朔的遗言起名为赵氏孤儿。草泽医人程婴从公主府中带出婴儿,无处躲藏,投奔公孙杵臼,要求公孙杵臼收留孤儿、将自己和自己未满月的儿子送出首告。公孙杵臼以自己年迈,让程婴出首,自己和程婴之子贡献生命。屠岸贾亲自审问,让程婴用刑逼供,公孙杵臼撞阶而死。屠岸贾收留程婴做门客,并收程婴的儿子,即赵氏孤儿为义子。二十年后,赵氏孤儿长大,报了冤仇。

 

剧本通过屠岸贾与赵盾两个家族的矛盾,通过搜孤救孤的故事,表现了忠与奸,正义与邪恶之间的斗争。

屠岸贾为了一己之私,不但残害赵盾一家,而且竟欲杀害全国年龄相仿的婴儿。韩厥、程婴、公孙杵臼为了保护无辜,不惜献出自己乃至爱子的生命。剧本高扬复仇的旗帜,讴歌以程婴为代表的义士们的牺牲精神,强调忠臣不怕死,怕死不忠臣有恩不报怎相逢,见义不为非为勇大丈夫何愁一命终的道德追求。

 

剧作结构紧凑,冲突尖锐、紧张,人物形象性格突出,比如屠岸贾的残忍,程婴的沉着、坚毅,均在剧中得到生动的表现。王国维在《宋元戏曲考》中,称此剧与关汉卿的《窦娥冤》即列之于世界大悲剧中,亦无愧色也

 

该剧今存《元刊杂剧三十种》本、《元曲选》本、《酹江集》本。《元曲选》本与《酹江集》本基本相同,与元刊本差异较大。

元刊本的长度是四折一楔子,有曲辞,无科白。

《元曲选》本的长度是五折一楔子,科白俱全。

在结构上,元刊本写到赵氏孤儿决心报仇雪恨,《元曲选》本写到孤儿奏过君王,奉命擒拿屠岸贾,将其千刀万剐。晋悼公褒奖忠义之士,赵氏孤儿复姓,赐名赵武。此外,二者的曲文也有很多不同。《元曲选》本是元杂剧流传过程中影响最大的本子。

 

 

第五节 李潜夫《灰阑记》

 李潜夫字道行,一字行甫,绛州(山西新绛)人,生平事迹不详,据元末明初贾仲名所说,大约也是一个绝意仕进,不愿为官的文人。所作剧本只有《灰阑记》传世。

 

《灰阑记》全名《包待制智赚灰阑记》,是一本公案剧,写包公为一件冤案平反的故事。

女主人公妓女张海棠从良嫁给马均卿为妾,生有一子。马均卿的妻子与郑州衙门赵令史通奸,合谋把马均卿毒死,诬告张海棠是凶手,并且为了霸占马家的家产,硬说海棠的儿子是自己的儿子,买通了街坊和接生婆,让他们做假见证。郑州太守是个昏官,让赵令史去审案,赵令史正是此案的主谋人,于是便趁机诬陷张海棠,把张海棠的儿子也判给了马氏,并在公堂上严刑拷打,张海棠受不了酷刑,只得承认是自己杀了马均卿。于是张便被押送到开封定罪。开封府尹是大名鼎鼎的包公,包公看了案卷,觉得里面有很多关键的地方不清楚(如奸夫是谁?张为什么要和马氏争儿子?)便把原告和证人传到开封府,重新审理此案。

 

包公先问了案情的缘由,为了判明谁是孩子的亲生母亲,让人用石灰在公堂上画了一个圆圈,把孩子放在里面,命海棠和马氏两人站在圆圈的两边,把孩子拉出来,谁把孩子拉到自己的一边,谁就是孩子的亲生母亲。张海棠不忍心使劲,怕拉断了孩子的手,结果孩子被马氏拉过去。如此反复两次。包公又责问海棠为什么不用力?张海棠说自己生养的孩子,不忍心用力,怕伤了孩子,并说就是打死她,她也不用力拉了。马氏这时胜过了两次,正在暗自得意,包公已经通过灰阑扯子判定了真相,说:你看这一个灰阑,倒也包藏着十分利害,那妇人(马氏)本意要图占马均卿的家私,所以要强夺这孩儿,岂知其中真假,早已不辨自明了也。于是包公把案情判明,把孩子判给了张海棠。

 

《包待制智赚灰阑记》是元杂剧公案戏一本优秀之作。它的案情真相比较复杂,审案的方法也奇特而合情合理,因此这个事件很富于戏剧性,戏剧效果很好。

全剧结构严密紧凑,矛盾冲突发生发展的全过程都采用了开放式的结构,事件真相都是明白地告诉观众的,但到包公审案时,灰阑计的真实用意并不告诉观众,引起一个大的悬念,直到包公看出真相,把案情一分析,观众才恍然大悟,才知道包公这个方法的真实用意,并体会到这个方法合情合理和巧妙之处。也就是说,整个审案过程是一个悬念,是一个包袱,审案结束,悬念才解决,包袱才打开。全剧的结构是开放性的,这个地方则采用了类似闭锁性的结构,把包公的真实用意隐藏起来。包公审案方法很巧妙,剧本在这个地方的结构也很巧妙。戏剧效果非常好。 

 

《灰阑记》很早就有外文译本,有法译、德译、大概也有英译本。当代德国大戏剧家布莱希特(1898--1956)写有一本著名的话剧《高加索灰阑记》,其中就采用了元杂剧《灰阑记》包公断案的灰阑扯子的情节。

【《高加索灰阑记》采用灰阑扯子情节,但扯子的双方身份与孩子的关系则与元杂剧不同,元杂剧是亲生母亲放弃扯子,《高加索灰阑记》则反之,是抚养孩子长大的女仆放弃了扯子,而亲生母亲反倒对孩子毫无亲情。最后法官把孩子判给了女仆,该剧乃歌颂下层阶级的优良品德。】 

 

 

第六节 无名氏《风雨像生货郎旦》

元曲选《风雨像生货郎旦》插图

《货郎担》全名《风雨像生货郎旦》,无名氏杂剧。写一个家庭悲欢离合的故事,是元杂剧世情故事剧的名作。

 

《风雨像生货郎旦》

长安京兆府员外李彦和热恋上厅行首张玉娥,以重金娶回家中,气死正妻刘氏。张玉娥暗与奸夫魏邦彦勾结,定计图谋李家财产,将李家房屋烧掉,因大火延烧及官房,李彦和畏罪于大雨之夜带全家逃亡。张玉娥、李彦和、乳娘张三姑、孩子春郎一行人走到洛河边上,魏邦彦装扮的稍公将李彦和推落水中,魏又欲勒死乳娘张三姑,适有女真人拈各千户行猎经此,魏与玉娥仓皇逃去。千户收李彦和的幼儿春郎为义子。张三姑则被唱【货郎儿】为生的张别古收为义女,将李家故事编成说唱。李彦和落水后被救,与村人牧牛为生。

 

十三年后,张别古去世。三姑遵遗言将骨殖送归河南府,途遇李彦和,遂相依度日。拈各千户去世后,春郎承袭父职,公干至河南、留宿驿站,召乐人歌唱遣闷。三姑应召,为唱【货郎儿】叙说李家故事,春郎认父及乳娘,合家团圆。魏及玉娥因侵吞官银,被春郎处死,为生母报仇。

《女弹》,即全剧第四折中张三姑说唱【货郎儿】的段。

  无名氏《风雨像生货郎旦》第四折之
九转货郎儿

【四转】那婆娘舌剌剌调涂斡刺,百支支花儿叶子,望空里揣与他个罪名儿, 寻这等闲公事,他正是节外生枝,调三斡四,只教那大浑家吐不得、咽不得这一个心头刺,减了神思,瘦了容姿,病恹恹瘦损了裙儿祬,难扶策,怎动止,忽地呵,冷了四肢,将一个贤惠的浑家生气死。

 

【五转】火逼的好人家人离物散,更那堪更深夜阑,是谁将火焰山移向到长安,烧地户,燎天关,单将那凌烟阁留他世上看,恰便似九转飞芒老君炼丹,恰便似介子推在绵山,恰便似子房烧了连云栈,恰便似赤壁下曹兵涂炭,恰便似布牛阵举火田单,恰便似火龙鏖战锦斑斓,只将那房椽扯,脊梁扳,急救呵,恰又早连累了官房五六间。

 

【六转】哎呀我、我只见黑暗暗天压云布,更那堪湿淋淋倾盆骤雨。早只见窄窄狭狭沟沟堑堑路崎岖,知奔向何方所,犹喜得潇潇洒洒断断续续出出律律忽忽噜噜阴云开处,又只见霍霍闪闪电光星炷,怎禁得潇潇瑟瑟的风,点点滴滴的雨,高高下下凹凹凸凸一搭模糊,早做了扑扑簌簌湿湿漉漉疏林人物,倒与他装就一幅昏昏惨惨潇湘水墨图。

 

 

第七节 郑光祖《倩女离魂》

郑光祖,字德辉,平阳襄陵人(今山西临汾附近)人。生卒年不详。主要活动在杭州,《录鬼簿》说他以儒补杭州路吏。为人方直,不妄与人交。”“名香天下,声振闺阁,伶伦辈称郑老先生,皆知其为德辉也。可见他是极受观众喜欢、受演员尊敬的作家。

郑光祖作有杂剧十八种,今存八种,代表作《倩女离魂》、《王粲登楼、《梅香》

《倩女离魂》

《倩女离魂》据唐人陈玄祐的小说《离魂记》改编,是郑光祖的代表作。剧本写张倩女与王文举有指腹为亲的婚约。王文举长大后,往长安应举,途经张家,探望岳母。老夫人让倩女、文举以兄妹相称,要求文举上京师求取功名,得到一官半职,再回来成亲。送别以后,张倩女的灵魂追随王文举进京,躯体生病在家。王文举状元及第,派人送信给岳母,说等授官之后,文举同小姐一时回家。卧病的倩女见信后气昏过去,一家人以为文举另娶了夫人。王文举回来,倩女的灵魂与躯体合二为一。团圆结局。

 

剧本出色地利用了离魂这一情节,表现倩女的复杂性格,灵魂这个倩女追求自由爱情,坚定执著,敢做敢为。身躯的倩女则忧郁悲伤,相思痛苦,心事重重。

剧本的艺术结构也巧妙地利用了离魂,一个倩女变成了两个倩女,一个追随王文举走了,以为是背着母亲,只想快走;另一个在家却不知道自己灵魂已经走了,照旧生活,并日夜思念王文举,只不过病倒在床,总不能像个正常的人,成天神思恍惚,看了王文举的信,却以为是另娶了一个妻子,气得昏倒。两个倩女,本是一个,却各有各的戏,一个是想象中的幸福的倩女,另一个是现实生活中的痛苦的倩女,互相对照,又在性格上互相补充。 

 

剧本以正旦扮倩女演唱全本,对倩女的刻画充分、生动,尤其是设计倩女的灵魂离开身体,灵魂追随王文举,躯体则卧病在家的情节,从灵魂、躯体两个角度塑造倩女的形象,便于深入挖掘倩女的精神世界。剧本的第二折写灵魂,第三折写躯体,第四折先写灵魂,再写灵魂附体后的躯体。一般般两个佳人:那一个跟他取应,这一个淹煎病损。(第四折【水仙子】)全面揭示了倩女的精神世界。

 

倩女灵魂背着母亲追赶王生,不顾王生的指责,坚持与王生同往京城。写她对爱情的热烈追求:第二折【幺】比及你远赴京华,薄命妾为伊牵挂,思量心几时撇下。第二折【络丝娘】你抛闪咱。比及见咱,我不瘦杀,多应害杀。也写她对爱情的担心:第二折【东原乐】你若是赴御宴琼林罢,媒人每拦住马,高挑起染渲佳人丹青画,卖弄他生长在王侯宰相家。你恋着那奢华,你敢新婚燕尔在他门下。第二折【绵搭絮】你做了贵门娇客,一样矜夸。那相府荣华,锦绣堆压,你还想飞入寻常百姓家?那时节似鱼跃龙门播海涯,饮御酒,插宫花,那其间占鳌头、占鳌头登上甲。

 

倩女躯体则害相思卧病在家,废寝忘食,一日瘦如一日。对躯体的倩女,剧本则着重写她得思念之苦:第三折【迎仙客】日长也,愁更长;红稀也,信犹稀。春归也奄然人未归。我则道相别也数十年,我则道相隔着几万里。为数归期,则那竹院里刻遍琅玕翠。还写倩女对未来的担心:第三折【斗鹌鹑】 “他得了官别就新婚,剥落呵羞归故里。倩女躯体所经历的痛苦正写出现实中女性的压抑。

 

《倩女离魂》的曲辞

《倩女离魂》的曲词优美清丽,富于文采 

第一折【上马娇】竹窗外响翠梢,苔砌下深绿草。书舍顿萧条,故园悄悄无人到。恨怎消,此际也难熬。

第二折【小桃红】我蓦听得马嘶人语闹喧譁,掩映在垂杨下。吓的我心头丕丕那惊怕,原来是响珰珰鸣榔板捕鱼虾。我这里顺西风悄悄听沉罢,趁着这厌厌露华,对着这澄澄月下,惊的那呀、呀、呀,寒雁起平沙。

 

 

第八节 秦简夫《东堂老》

秦简夫,元代后期杂剧作家,大都人。《录鬼簿》说他见在都下擅名,近岁在杭。秦简夫现存杂剧三种,《东堂老》是他的代表作。

剧本写扬州富商赵国器的独生儿子扬州奴不务正业,成天与一帮酒肉朋友吃喝玩乐。赵国器为此忧愁病重,临死时托有古代君子之风的朋友东堂老照看他的儿子。赵国器死后,扬州奴不听东堂老劝告,在两个无赖子弟的引诱下,整天吃喝嫖赌,放肆挥霍家财 ,钱花光了就卖家产,最后连房子也卖了,家产败光,只好和妻子住在破瓦窑中,当了叫花子。这时他去找那两个无赖子求援,他们却不愿帮助,扬州奴于是才有所省悟,经过东堂老的劝导,决心痛改前非,向东堂老借钱去做小生意。东堂老经过一段时间考察,见他真心改正,就把赵国器临死时交给他保管的银钱和字据拿出来交给了扬州奴,扬州奴过去卖掉的家产,实际上是东堂老暗中用这笔钱买了下来,现在也一齐交给了扬州奴。扬州奴经过事实的教育和东堂老的规劝,决心重新做人,终于重振了家业。

 

这个剧本故事情节简单,只是一个败子回头的故事。但是它逼真地反映了当时市井生活的一个侧面,剧中的几个人物如忠厚善良正直的东堂老,厚颜无耻势利无赖子都写得鲜明生动。剧本的结构也比较紧凑,语言朴实生动,很有生活气息。值得注意的是本剧以商人为主角,不仅反映了当时商人的生活,而且塑造了一个商人的正面形象李实。剧中李实教育扬州奴时说:我则理会有钱的是咱能,那无钱的非关命。并认为商人的财富是汤风冒雪、忍寒受冷万苦千辛积攒成。这显然是从商人的立场说话,反映了商人和手工业市民阶层的道德观。可以看作是商业社会发达之后在文学艺术中的反映。

 

 如果回顾中国文学史,叙事文学、戏剧文学塑造人物形象的历史画廊,可以看到《东堂老》塑造的李实这一形象的独特性,他是文学史上第一个正面的被歌颂的商人形象,他的立身之本是诚信二字,这是近代商业文明最核心的伦理观念。在元杂剧中就已出现了这样的人物和观念,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这是《东堂老》剧本的文学史意义之所在。肯定商业行为的正当性,这是与传统重农轻商观念不同的,但表彰商人的诚信观念又与传统道德观念相一致。其意义正在于这个看似矛盾的统一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