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上访者老阮

剿匪记 2022-07-31 12:01:06

和老阮认识已经快一年了。

认识老阮是在去年夏天的一个清晨,他来到我的办公室,眼睛圆睁着,两边嘴角全是白色的唾沫,满脸愤怒的样子。

一看,,给他倒了一杯水,又递了一根烟。

看着他大口大口地喝完了水,双手哆哆嗦嗦地点着了烟,情绪稍微平静,我便问他有什么事。

他说,他挨了打,今早他去派出所反映当前社会买码、扳砣赌博活动严重,要求派出所管管,竞然被派出所干警打了。

赶紧联系派出所,才得知老阮是个精神病患者,大清早就在派出所嚷嚷,为了不影响正常办公,派出所干警只好把他从办公室挤了出来。

了解到这些,我便劝他,说派出所没有打他,还感谢他对派出所工作的关心云云。

他的脸上就有了一丝笑容。

又聊了一段,话题换成了毛主席伟大、毛泽东思想万岁之类,这时我才确信他的精神是出了点问题。便劝他回家,他说:还没吃早饭呢,肚子饿着,能不能给几块钱到街边买几个包子吃吃。给了几块钱,他便走了。

这是我第一次认识老阮的情形。

后来,隔不了多久,老阮便会来我办公室坐坐。聊的话题依然是反映社会的不平现象,说毛主席伟大之类,临走时还是“没吃早饭,肚子饿着,给几块钱买包子吃”。不过,也有次例外,换成了反映家庭困难,希望政府给予照顾。

说实话,尽管老阮患着病,但他不是个贪心的人,每次稍稍满足下他的要求,便会静静地离去,并没有吵闹过一次。

这样来来往往,次数多了,便和老阮比较熟悉了。老阮年轻时参过军,后来又上过工农兵大学之类的学校,家里有一个老母亲,仅有的一个儿子大学毕业后在西部工作。好像儿子在西部一所学校教书,至今还没有结婚成家。由于老阮年纪大,又患着病,平时老阮和他老母亲的生活,就全靠儿子从西部寄钱回家来维持。

对老阮印象深刻的是,每次他说到儿子,眼睛里便会闪着一种光,不知是思念,还是自豪......但每每这时,我心里就会充满了对他儿子的敬意。想他远在千里之外,孤身一人,背井离乡,每月领工资后按时寄钱回家,养着父亲和祖母,实在是非常不容易。那份孝心和坚持,在这个社会已是少见,让人感动,也让人心痛不已。

转眼间,今年夏天又快过去了。想起老阮有一段时间没来我办公室坐坐,对于习惯隔不了多久便会见上他一面的我,心里竞涌上了些许思念,些许担心......   

希望老阮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