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一块红布| 吃屎行,就别逼人吃了

创意写作之西创风帆 2020-10-20 08:38:35

世界上总有这么一伙人,把自己喜欢的当作万古不破真理,一定要传播给别人才爽,通常来讲,这也算是一种传教行为,但是对于传教,类似于次元宅有时候我们戏谑,但更多的时候,真是恶心。


就拿最近来说,足协觉得纹身是吃屎,实在招人恶心,干脆处理了吧。于是不像标题说的那样,他们不逼人吃屎,是觉得自己在逼人不吃屎。

 


有人把责任归到0-6上,实在是傻冒到了姥姥家,明明踢威尔士的时候已经缠上了纹身,怎么能说因为被屠杀就可以任人颐指气使了呢?难道皇上喜欢国足的时候,国足吃屎都觉得他们很厉害?

 

不对,喜欢国足的时候国足吃屎都觉得它厉害,不喜欢国足的时候,他们吃屎我还是觉得他们厉害。不管喜欢不喜欢,谁吃屎我都觉得它厉害。

 

同样,吃屎这种事也有个体相对独立性。彼之蜜糖,他人之屎汤。

 

好比现在是音乐学院在上课,或者录音学院在弄那个大型加冕晚会了,我不喜欢电音和嘻哈,那他们出现在ppt和舞台的时候,你就完全可以当他们不存在,该跟女朋友聊天就聊天,该去厕所就去厕所。


同理,看霸道总裁网络文的和看黑色幽默的也互相认为对方吃屎;看国产剧的和看亚马逊的也一样;歌颂社会主义的和已经跑路的,等等,都是看别人吃屎,以为自己喝汤。

 


你可能以为我要骂国足,也不对,国足没啥被骂的,我说国足就是说个引子,因为只要说别的有人就不高兴,在这儿我们归根到底说的是一个自由。

 

当我还在青春年少之时,以为电音音乐节是一帮人,挥舞着电吉他,电鼓,电古筝,电二胡还是什么的配合着效果器玩一把噪音大会。结果知道我和好兄弟过去才傻了眼,原来就是一动次大次的露天迪吧。

 

但是我俩还是一直high到十一点才回酒店,他喜欢这些,我不喜欢,但既然决定了吃屎,就得干干净净的吃下去。我没说先回,这是尊重的意愿,他没说你别玩手机了过来跳,这叫自由的精神。

 

说回到文化的层面上来,有人没玩过3A游戏,就说游戏厂是一帮除了会写代码什么都不会的人在干,这厢没历史感,那厢又没有文化气息,这叫辣椒吃多了喷粪。


病理大致类似于高呼着我国自有国情然后宁愿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小粉红。对于这种病人,我不是医生不会选择治他,但我可以躲远点,省着脏了一身。

 


就像文章一样,有的人就是愿意赚钱写咪蒙文,有的人就是愿意看;有的人就是愿意相信优秀的员工都是不用上厕所的,有的人就是宣传优秀的人才都没有性生活。用高尔泰来讲,别人描述的世界就是他们渴望的现实。

 

如果说这个时代还剩下那么一点点自由,我想应该就是我可以不干什么的自由了。

 

国家要求国足不许文身,那我就不去国足好了,像张琳芃一样,也不用告诉他纹身除了青龙白虎还有很多;丈夫说老婆女德怎么怎么好,ayawawa教的多对,那我就不跟你过好了,也不用告诉他时代变成了什么样子;媒体说政府有多少独裁合法性,百姓们感动的都哭了,那我就关上电视好了,也不用告诉他们什么还有种叫政治学的东西。

 


我他妈都过得这么阿Q了,都不叫人愤怒和反抗了,让我低着头跪一会儿都不成。


就非MLGBD叫我抬头跪好了然后拿屎盆子朝我脑袋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