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你以为你是一个“纯真”的汉人吗?

上海廿一文化 2020-09-18 10:19:21


随着中国作为世界经济大国的崛起,全球兴起一股学汉语热。在国内,国学潮方兴未艾,流行弹古琴、穿汉服、吃汉方……大汉民族的自尊心和自豪感直创百多年的历史新高。

 

然,你我,出生在汉地,说一口汉语,就是“纯真”的汉人吗?

 


“故乡遥远,是为了使人怀念的。”生命于始于终,总会寻问一句:“我们从哪里来?”

 

追根溯源,最直接最简单的方式是查家谱。可惜由于种种原因,现在能找到的完整家谱记录已不多,幸好还有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和人类学家,他们的研究发现,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个疑问。

 

我们华夏儿女、炎黄子孙,认为自己是“龙的传人”。龙图腾,缘起于黄帝打败炎帝和蚩尤后,合符釜山,从原各部落的图腾身上各取一部分元素,融合创造出的共祖。先秦的发展,使得汉语族各支系语言全部统一到周族的“雅语”下。汉民族在诞生之初,就不是一个血缘族群,而是氏族融合。


秦汉以后,北方民族南下牧马,西方民族进入,大量的汉族南迁,中国幅员辽阔,地理环境复杂,民族血缘基因多样,人口的不断迁徙,经过长期的融合,哪里还有纯种汉人之说?人类学家通过DNA检测对比,发现北方汉族和南方汉族在Y染色体有90%的相似度,但南方汉族和北方汉族在mtDNA上有很大差异,即便同是南方汉族,母系染色体之间也有不同,比如湖南的汉族和福建的汉族mtDNA就不同,甚至同是广东人,广府人和客家人在mtDNA上也不相同。


历史上,东夷,百越,鲜卑,匈奴、契丹、羌等族群,也曾有过光辉岁月,而后近乎消声匿迹,他们都到哪里去了?虽然人口绝对数量少,但也不可能一夜之间人间蒸发。事实上,这些族群以归顺、通婚等形式融入了汉族。南北朝之后建立起的隋唐两代中,哪里还有五胡的痕迹?据查证,唐太宗李世民身上流有3/4的胡人鲜卑血统。我们会认为唐人是外族吗?陈寅恪指出:“李唐一族之所以崛起,盖取塞外野蛮精悍之血,注入中原文化颓废之躯,旧汉民族的染即除,新机重启,遂能创空前之世局。”生物学上有混血基因优势之说,汉民族正是因为民族认同不是建立在血缘基础上,所有才不断会有新的成员融入,从而保证了汉民族不断获得新的活力!



人生终极第二问来了,“我是谁?”


我怎么鉴定自己是不是汉人呢?林老师笑道:“在中国,你找不到自己属于哪一个民族,那么,你就是汉族了。”

汉民族认同的基础不是建立在血缘认同上,而是建立在文化的认同上。汉是文化的象征,不是血缘的象征。


这一次林老师在廿一文化续讲《中国文化重建》课程,主题关键词就是“胡汉”。


中国文化绵亘数千年不绝,是非常特殊的,根柢特色是神圣性与世俗性不分;一元性和多元性并存。如果去掉胡人文化,纯粹汉化,那么我们的文化只剩中原一个小部族群。中国文化不是个纯化的民族体,有其人间性、务实、包容性大的特点。否定这种丰富性,就是衰落的开始。当一个掌握话语权的政治团体开展纯粹文化运动时,从传统文化的捍卫者走向原教旨主义,纯化运动就会成为弊病。历史上,中国文化气象之衰就与宋儒“崇儒排佛”、“援佛入儒以辟佛”这一波文化纯化运动有关。一个纯化的系统,不可能是一个伟大的系统。现在谈国乐,就是正襟危坐弹古琴,从一极走到另一极,失之偏颇,这是我们当前文化复兴运动中必须予以警觉的地方。



有些国学家讲中国文化,不落民间。林老师在课上强调,民间文化,是接地气的生活。若讲中国,不及民间,那么看到的只是某一阶层的中国,缺乏整体的观照。艺术与生活接触最紧密的是民间,民间更多地照见生命的真实。


作为时间艺术的音乐比作为空间艺术的绘画更为神秘。我国多民族聚居,文化多种多样,在历史发展进程中,每个民族不仅有自己的风俗习惯,还拥有独特的文化风格,进而孕育了独特的民族音乐,形成了多元的音乐文化。中国的民歌不止万首,戏曲就有四百多种,曲艺也有两百多类,器乐的多样更不在话下。我国地域音乐种类之多是世界各国难以比及的,同时也是我国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中国音乐里渗透了一种区别于其他国度的人文精神,体现出“史的观照,诗的感叹”这种特殊的生命情性。



课上林老师给大家导聆解读了阿炳(华彦钧)的《二泉映月》。以音乐契入,就如同掌握了一把开启生命观照、契入中国文化的钥匙。


《二泉映月》这个名字是杨荫浏起的,阿炳原称它《依心曲》、《自来腔》,依着自己的心情来拉的,这首由民间艺人创作的曲子对几十年来的学院音乐家产生了莫大的影响,二胡家的录音出版几乎无不有它,就此,它已成为人人必参的公案。一首曲子在短短几十年内能如此由俗而雅地被知识阶层接受可说是奇迹,由此可看出中国音乐的沛然大观和民间音乐之间的深厚关系。


《二泉映月》令人有一种时空轮转的深沉感概,第一段音乐缓慢从容,曲调呈线性开展,“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接着,情绪铺陈,“是非成败转头空”,描写历史苍茫感和人生的感怀。最后,节奏放慢,从历史中抽离,人生再不完满,前面的路还要继续走下去,“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终归于云淡风轻,不离人间而行超越。


从中可以感受到儒释道三家:儒者的现实喟叹,道家的自然观照以及佛家的悲悯荷担。



另一首《大浪淘沙》是阿炳传下的琵琶曲,娓娓道来,仍有「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之韵。


接着,林老师带领大家现场体验了一次从南到北的音乐之旅,欣赏不同地域特质的民间音乐。


广东粤胡《平湖秋月》。曲风甜美细腻,拉出一种轻松悦感,是小市民追求生命优美休歇的见证。


广东客家音乐《出水莲》。客家,是指南宋末年因避战乱而从中原地区迁往岭南一带的人家,所以客家音乐中多保持了华夏传统的音乐风格。《出水莲》筝吟揉按放,箫搭配自在,摇曳生姿,不失大气,中正雅和犹如一位大家闺秀。

 


福建南音器乐曲代表《梅花操》。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多借咏梅来自励、抒怀,这首名曲是以音乐形式来咏物抒情,托物言志,乐曲体现出古朴、典雅、含蓄、醇厚之美。

 

江南丝竹。丝竹,主要是丝弦与竹管乐器相结合的演奏,多是根据当地流传较久的传统乐曲改编而成,流行于江苏南部和浙江和上海地区。细吹细打,轻柔而不暗,明亮而不刚。表现出刚柔并济的中和之美,江月年年只相似,人生代代无穷已。

 


山东筝《汉宫秋月》,乐曲风格纯朴古雅,透明清澈,曲情哀婉。山东筝俗称鲁筝,传统鲁筝亦称大板曲,表现出中国传统民间乐曲在形式上力求工整、规范的审美追求。

 


《百鸟朝凤》,流传在山东、河南、河北等地的民间乐曲。以唢呐模仿自然的鸟叫声音,生动活泼,表现了民间生活的一种趣味和活力。

 

《放驴》,从河北民间歌舞“地秧歌”发展而成的乐曲。以管子吹来惟妙惟肖,形象非常鲜明。

 


在这些音乐中,有琴、筝、笛等汉乐器,也有琵琶、二胡、管子等胡乐器。“胡人有妇解汉音,汉女亦解调胡琴。”胡汉文化的融合从来是双向的,也从来不曾停止过。以史为镜,站在主位,采用客位上的任何东西都不至于,对主位的文化认同产生负面影响。


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当我们知道“我们到底是谁”,“从哪里来”,那么,我们也不会再困惑于“往哪里去”。

 

闭目凝神,听着林老师的导引,音符画过心田,留下一份清明。





课程预告


《生命安顿与中国文化重建》

林谷芳老师系列课程

5月5日 - 5月6日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店链接



编辑 | 空悟

排版 | 辰信


THE END



▲向上滑动


廿一客服

culture-21



地址

上海浦东长柳路58号

证大立方大厦21楼廿一文化



长按右方二维码

联系我们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