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为嵇侍中血

老戴读书 2020-08-16 09:59:23

                   为嵇侍中血

各位可了解自己的电阻值?最低800欧左右,当然某些极端情况下,比如你非要啤加白左手避雷针右手管钳子去院子里避雨,那么你的电阻将会低到很危险的程度,相信我,这种情况下要尽量避免直接摸电门,会有穿越的危险。


如果你竟不顾欧姆定律当真如此的中二,相信我,不要选择穿越去魏晋。

鲁迅先生津津乐道的建安风骨,魏晋风度,酒和春药,都不是寻常百姓甚至庶族地主可以享受的,黄巾赤眉,官渡赤壁,元嘉草草......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即便托生到士族贵族门阀,也先别高兴从此阶级固化,这个时代注定扭曲、纠结、充满种种难以预测的变数。

无数英雄尽折腰于建安七子,竹林七贤,葫芦七娃,相信我,他们莫不有着悲催颠倒或是荒诞的经历。


你有酒,我来编故事。

王粲号称建安七子之冠冕,文采风流。蔡邕都不免倒履相迎(成语出处),刘琮被说得拱手献荆州,然而王粲有个相当变态的爱好,喜欢听驴子叫。他的葬礼上,生前好友魏文帝曹丕就曾经带领群臣一起狂学驴叫不止,送了这位文豪最后一程。

竹林七贤如今更是动不动被冠以各种“天团”、“偶像”的美誉,成了清高不媚俗附势的代表,然而他们的特立独行不过是自己隔断世俗经纬的面具。

三国狼烟方尽,司马氏蠢蠢欲动,天下苍生何时才能得享安乐?儒生一芥,纵然手下妙笔生花,却终是难补天裂,于是胸中对这混乱无序黑暗的愤懑,便化作了大阮(籍)的穷途之哭,小阮(咸,善奏琵琶,后来直颈琵琶称为“阮”就是此君)的与猪同饮,以及嵇叔夜的一曲《广陵散》绝响!


这乱世之中,唯一能让人心头一热的,反而是位白痴皇帝。

虽然嵇康临刑前以一曲《广陵散》向这乱世重申了他的不妥协,但像世间所有的父亲一样,他终究也放不下自己的一双儿女。尤其儿子嵇绍年方十岁,幸好,他有位朋友。同是竹林七贤的山涛出仕为官,并向朝廷推荐了嵇康,嵇康愤而与之绝交,并写下了《与山巨源绝交书》,亮处了自己鲜明的态度。然而临终,他却将自己的爱子托付给了山涛照顾,男人之间的感情,原是也不容易说得清楚。

而山涛也不负所托,悉心抚养嵇绍长大,嵇绍二十几岁,就已经入朝为官,做到了侍中。

时下司马炎已经废曹操之孙曹奂建立西晋,称晋武帝。西晋初年政局还算稳定,然而下任皇帝司马衷却驾驭不了复杂的局势。这位皇帝对荒年百姓没粮食吃表示过费解“何不食肉糜?”,有这样的白痴老公,弄权高手皇后贾南风自然如鱼得水,然而,她过高估计了自己的手段,引得司马氏八位宗王共同演绎了一曲冰与火的权游之歌,乒乒乓乓一起断送了的西晋。


“八王之乱”当中,各位叔叔大爷哥们弟兄纷纷粉墨登场,但谁也没把白痴皇帝司马衷当一回事,只是不时拽过来扮一会儿傀儡,因此这位晋惠帝虽几度遇险,却奇迹般地几乎坚持到最后才被毒杀(有争议)。而且风雨中,有个人始终追随在他身边,嵇绍,嵇侍中。直到......

《 晋书·忠义传· 嵇绍》:“ 王师败绩,百官及侍卫莫不散溃,飞箭雨集。绍遂被害于帝侧,血溅御服,及事定,左右欲浣衣,帝曰:“此嵇侍中血,勿浣。”

荡阴之战,惠帝被围,脸上被射中三箭。百官侍卫早跑得差不多了,这时,挡在司马衷前面,直面乱军利刃的只有嵇绍!乱军放过了皇帝,却没放过嵇绍,他的血染透了皇帝的衣襟。

战后,随从来洗皇帝的衣服,一生几乎都在被各种嘲笑的司马衷哭了:“这是嵇侍中的血,不要洗掉!”

为嵇侍中血。

************************************分割线

 

1 关于嵇康嵇绍父子。朝云姑娘给苏轼生了个大胖小子,老苏这个不着调的家伙这样黑自己的儿子“惟愿吾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孩他妈不干了,点着他肚子说“你个老东西,这里面全是是不合时宜!”

 

其实,细想嵇康苏轼两位父亲心情都很好理解。嵇康娶了曹操后代,司马氏让他出仕为官,用意“司马之心,路人皆知啊”,他只好选择了山野竹林。但对嵇绍,显然他不希望儿子走自己的路,这从托孤给山涛和写给儿子的《家诫》很容易看出来,所以嵇绍做司马家的官也不必过度解读;苏轼反对王安石变法,又整出“乌台诗案”,被贬黄州,深谙官场险恶的他只希望儿子“无灾无难”,而且以老苏做人之嘎,他没准这是骂街呢“你们这些公卿,愚且鲁,都是我儿子。”

 

2 关于司马衷。司马衷谥号“孝惠”,显然跟英明神武不沾边。确实,权谋、隐忍、韬略这些皇帝基本功他都完美地避开了,史书讲“其性鲁钝”,但也许正是如此,他讲出“此嵇侍中血,勿浣!”我们才会仿佛被击中了心底一些柔软的东西,这要是曹操说的,你会信吗?而且个人感觉凭一句“何不食肉糜”就认为他白痴挺过分的,是他爹滴司马炎担心自己重蹈曹魏覆辙,给宗族子弟大肆封王,才造成当时无解的政治死局,难为司马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