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嫂子疯狂胡牌,结果人家打麻将不玩钱

绒绒玩具屋 2021-02-11 09:59:01

(内容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她扶持夫君当上皇帝,但是他登基之日,却将她满门抄斩……


建安二十三年,皇城太子府。

叶慕兮一袭金黄色凤尾长裙,脸上戴着一层面纱,一双水灵的眼睛憔悴不堪,拼命拍门。但是那被锁住的大门,任凭她怎么拍打都纹丝不动。

“我要见太子,放我出去!我们凌武侯府是冤枉的!我爹没有谋反!”

叶慕兮被关了三天,滴水未进,已经声嘶力竭,可她就是撑着一口气,一定要见皇甫晟一面。

“哐当……”

终于,随着一声清响朱门被人打开,从外面走进一个被人簇拥着的华服女子。她一身华贵的绫罗绸缎,国色天香,正是叶慕兮的老对头,太子皇甫晟的侧妃徐琼莹。

“太子妃,你别白费力气了。太子是不会见你的,殿下有令,贱妾叶氏,勾结叶家以下犯上,意图谋逆,赐死。”徐琼莹笑吟吟看着叶慕兮,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得意,“叶慕兮,你被赐死,你们凌武候府满门抄斩,你的太子妃之位是我的,大乾的皇后是我,到最后赢的是我。”

叶慕兮握紧了拳头,冷冷盯着她,“徐琼莹,我爹没有谋反,是你陷害!是你为了皇后的位置陷害我!是你们徐家为了权势陷害我叶家!”

“陷害又怎样,那是你们家活该!”徐琼莹扭着腰肢走到叶慕兮面前,一巴掌狠狠扇在她的脸上,“都落到了这个地步,还敢用这种眼神看我。不甘心是吧?你以为你们凌武侯府还能等到救兵?别痴心妄想了。你看看,这是什么?”

徐琼莹从袖笼里拿出一枚梅花令。

与此同时,一袭锦衣的女子从宫门外走了进来。正是叶慕兮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叶婉柔。

凌武侯府背上谋逆之名后,叶慕兮将梅花令交给叶婉柔,让她转交给自己爹爹。这枚梅花令来历非凡,是如今唯一可能保全他们全家性命的东西。

但是此时此刻,梅花令落在了徐琼莹手中,叶婉柔就站在她的旁边。

“堂姐,为什么?你为什么背叛我!我对你不薄,徐琼莹纵然有再多金银收买你,难道比得上你我的姐妹情分?”叶慕兮的指甲深深掐进了肉里,不敢置信。她没料到自己最信任的人,却把她挽救全家性命的梅花令交到了敌人手中。

叶婉柔一脸惋惜,“其实我也想当皇后的姐姐,继续沾你的光。只是可惜,你活着一日,我就寝食不安。我太怕你会知道以前的事,不过现在,我倒是可以大大方方告诉你。”

“堂妹,五年前那场火是我放的,你娘是我烧死,你是被我毁容,你弟弟是被我推进池塘淹死。你如果一直那么愚笨也就算了,可是这几年皇权宫斗的洗礼,你越来越厉害了。你越厉害,我就离死越近,所以,我只好先让你死了。”叶婉柔一字一句,蛇蝎心肠。

叶慕兮从来没有怀疑过叶婉柔,这一刻陡然知道真相,心如刀割,几乎发狂。

“我要杀了你!叶婉柔,我要杀了你!”叶慕兮撕心裂肺一声怒吼,脸上的面纱跌落,一张满是疤痕的脸,格外可怖。

她娘亲弟弟惨死,她却和害死他们的女人做了一辈子的好姐妹。可笑!可恨!可悲!

“徐妃,你怎么还没将她处死。”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一个穿着明黄色锦袍的俊美男人走了进来。

正是太子殿下皇甫晟。

“殿下,我爹没有谋反,凌武侯府没有谋反。我爹是冤枉的,是被徐琼莹和徐家陷害,殿下明察!”叶慕兮一看见皇甫晟,眼中燃起一丝希望,扯着他的袖摆言辞恳切。

皇甫晟厌恶的扫了一眼叶慕兮丑陋的脸,一脚将她踢开,冷漠说道,“叶凌霄手握兵权,现在没有谋反,但得知你的死讯会不会谋反?本宫不想冒险。如果他不是你爹,倒是一把冲锋陷阵的好刀,可惜了。”

叶慕兮被他踹的摔倒在地,一脸震惊,“你……你说什么?你是什么意思?”

“殿下明日登基,就你这样的货色也想当皇后?自然是要处死你了。所以你也别怪殿下狠心,你们凌武侯府满门,都是因为你才死。谁叫你是叶凌霄唯一的爱女,不先杀了他,到时候他再给殿下添乱,那可麻烦了。”徐琼莹挽着皇甫晟的胳膊,阴阳怪气说道。

叶慕兮疯狂摇头,不敢置信,“我不信!晟郎,你不是这样的人,你跟我海誓山盟,你说过会爱我一辈子……”

“闭嘴!”皇甫晟愤怒打断,厌恶说道,“当初为了皇位,不得不娶你这个丑女,本宫已经恶心的要吐了。隐忍几年,终于等到明日登基,一刻也不想再忍,现在就要你死!”

叶慕兮因大火毁容,自闭懦弱,是皇甫晟用爱情打动了她。她深爱皇甫晟,不顾爹爹反对毅然嫁他为妃,绑上整个凌武侯府为他争夺皇位。

没想到他登基之日,就是她全家抄斩之时。以前他娶她,只是为了兵权。如今他已经君临天下,不再需要这个丑陋的太子妃,也不需要凌武侯府。

兔死狗烹,过河拆桥。

可笑她爱了他一世,最终落到如此境地。

叶慕兮心痛至极,呕出一口心血,仰天惨笑,“我丑,所以我就该死,我全家就该死。我凌武侯府为你浴血奋战,我为你不顾一切,你只是嫌弃我丑就要我死,就要处死我全家。皇甫晟,你好狠的心!是我瞎了眼,我对不起我爹,对不起凌武侯府满门……”

皇甫晟眼眸一寒,冷酷说道,“徐妃,用最残忍的手段弄死她,本宫不想再看见她,也不想这个丑妇死的痛快。”

“太子放心,臣妾明白。”徐琼莹盈盈一拜,转身望向叶慕兮冷笑一声,“叶慕兮,就你这张脸还想当大乾的皇后,殿下怎么能给列祖列宗蒙羞。来人啊,殿下不想看见她,先剥了她的脸皮。”

几个侍卫冲上前把叶慕兮按住,她一个饿了三天的弱女子根本无法挣扎,锋利的刃口割开额头的皮,顿时鲜血淋漓,一片模糊。

“啊!”叶慕兮一声惨叫,疼的几乎昏厥。

徐琼莹冷冷说道,“拔了她的舌头,免得惨叫声污了殿下的耳朵。一刀刀削肉,要是她死的快了,我拿你们是问!”

“娘娘放心,小的们一定让丑妇求死不能!”

叶慕兮舌头被拨口不能言,一双眼睛恨恨的瞪着眼前三人。

最好的姐妹害死她娘亲和弟弟,最爱的男人杀了她全家,她真是太蠢了,被所谓的姐妹情谊和爱情蒙蔽,好恨好恨,悔不当初。

爹,娘亲,弟弟,对不起,都怪我,可恨我时至今日才明白小人真面目。

皇甫晟,叶婉柔,徐琼莹,这笔账,她记住了。就算是死了也要化作厉鬼报仇!

一股滔天恨意,怒冲云霄。六月飞雪,天地同悲。

篇幅有限,后续内容更精彩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