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他们也曾走过高考那座独木桥,只是过桥后选择了不同的方向

星月飞扬 2020-11-23 12:54:37


2017年高考落下帷幕

和往年一样

又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落笔的那一刻

一切已成定局

何不潇潇洒洒等待接下来的结果

 

很多人把高考比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但请记住

独木桥虽窄

通向成功的绝不止一座

 

星姐相信道理都是一样的

于是整理了4年来做客《星月私房话》

的嘉宾们讲过的一些考学故事

他们中

有人三年考学四次

有人险因超龄被拒

有人误打误撞

有人另辟蹊径

……

我想总有一个人的故事跟你相像

可以给你指引


1996年,南京汽车制造厂的工人祖峰,在经过三年四次考试后,终于和赵薇、陈坤、黄晓明成为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同班同学。


祖峰从小就是班级里的文艺骨干,一直觉得自己适合从事文艺工作,但是在考电影学院之前,他对表演是没有任何认知的,所以,他的艺考之路尤其波折,前后考了三年,中戏和北电各考了两次。

1995年,祖峰在中戏考试中进了三试,获得了很大的鼓励。



1996年,22岁的祖峰已经接近艺考的年龄底线,能不能考上就只有这一次机会了,索性他放松下来,在考官面前展示了最自然的一面,他说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才考上的。

 

有过工作经历再去上学,年龄又比较大了,祖峰尤其珍惜这四年,不仅全勤,还都坐第一排。


祖峰后来还回电影学院做了老师,6年时间里带了2个班,还考取了MFA艺术硕士。

 

“如果让你对刚刚考入电影学院的自己说一句话,你最想说什么?”


“我没什么想跟他说的,生活充满了未知才有魅力,非要说的话,就是按你自己的活法去活吧,但是目的性太强的话,可能会失去过程的享受。”


靳东考中戏时23岁,已经超龄,他找到老师办公室求来一个参加面试的机会,最终凭借良好的外形和优异的专业成绩被破格录取。

 

1999年8月31日,暴晒,虽然时隔近20年,靳东对报道那一天的情况依然记忆犹新,早上9点多,坐了一夜火车的他到了北京,在胡同口吃了个早点,然后就提着行李去学校了……

 

他在中戏老大门那儿站了好大一会儿,有个高高瘦瘦的学生跟他打招呼“哎,哥,你哪个班的?”这个人,是李光洁。



因为年长,靳东在学校被称为“师弟哥哥”,常跟他一起打球的表演系刘烨和导演系刘小烨,每次都会拿个剧组用的喇叭筒在那儿喊:中央戏剧学院小喇叭开始广播了,今天我来转播表演系和舞美系的一场篮球比赛,舞美系进攻进攻,然后球被断。表演系,突破突破,回传给靳东,靳东这位同学是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有史以来最老的新生……

 

“如果让你对刚刚考入中戏的自己说一句话,你最想说什么?”


“孩子,希望你就像一块海绵一样,把自己全部腾干净,进来使劲吸收这些养分吧!”


“大哥”靳东前脚刚从中戏毕业,“弟弟”王凯后脚就考了进来。(明楼大哥,怎么不等等弟弟阿诚?)

 

王凯从小就有一个当演员的梦想,初中毕业后想去读艺术高中,但家里人死活不同意,只好上了普通高中,高中毕业后在当地一家新华书店工作,不是金饭碗也是铁饭碗,家里人都认为特别好。



但他一直没放弃过成为一名演员的念头,没事还去报名参加电视台的节目,偶然有一次去北京参加一个广告拍摄,导演建议他去考电影学院,他回来后就瞒着父母辞职,想去北京。

 

因为要找父母拿钱,他只能和盘托出,父母没办法,劝他去上海学,于是2002年在上海戏剧学院读了一学期的表演进修班后,王凯还是打算系统地学习表演,便去北京报考了中戏和北电,很顺利地考上了。

 

“如果让你对刚毕业时的自己说一句话,你最想说什么?”


“你那段时间做的所有事情,所有的想法,都是没有错的。”


杨烁2002年考入中戏时,靳东已经大三,谁能想到 15年后他们一个是南通商界风云人物小包总,一个是叱咤上海商界的谭总,关键是都深爱着一个叫安迪的女人。

 

杨烁的考学之路讲出来让人有点啼笑皆非。

 

他考中戏考了两次,但其实第一次就已经考上了,由于录取名单上被人贴了小广告,他的名字正好被盖住了,杨烁没看到自己的名字,以为没考上,即使已经收到录取通知书和军训通知了,还是转头就走了,但凡他去教务处问一下,也就没这事了。



因为14岁就只身一人来到北京闯荡,中戏老师对于把杨烁招进来很有顾虑,担心他带坏其他同学,而正相反,和祖峰一样,杨烁对这个得来不易的上学机会十分珍惜,中戏四年特别认真,只要有时间,他一定是在排练,以至于同学都特别恐惧跟他一起排练。

 

毕业的时候,老师对他的评语都是,以为最混蛋的一个学生,其实是最老实的一个。

 

“如果让你对刚刚考入中戏的自己说一句话,你最想说什么?”


“别干了,干别的吧!”


唐嫣和杨烁是同班同学,能考入中戏并成为时下最热门的花旦之一,她得感谢一次误诊。

 

唐嫣高中时报考了空姐,老师和同学都认为她必定会入选,但却因在航空公司的体检中被误诊为眼睛有问题而落选,这让她非常伤心,在家里哭了七天七夜,顿时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在同学妈妈的建议之下,她报考了中戏,但因为上的是普通高中,她没有一点表演基础,进入考场之后看到别人朗诵个个底气十足,顿时傻眼了,慌乱之下便把空姐那一套全都搬到了考场上,既然比不了才艺那就比自信好了,大不了就考不上嘛。



考小品表演的时候,出于剧情需要,唐嫣要被对手考生骂,但她当真了,一下子脸就红了,演不下去了,老师就把她拉了出来,告诉她,你这个属于反面教材,犯了表演里面最大的忌讳,叫剽台,在舞台上出现任何状况也得接着往下演。

 

唐嫣以为没戏了,看榜的时候很紧张,没看清楚就准备走了,还好是旁边的同学看到了她的名字,后来二试和三试就都很顺利。


但是在进入大学后,对于没有任何表演基础的唐嫣来说,解放天性成了一大难关,直到有一天,老师一边叫了班上两个“彪形壮汉”像押犯人似的押着唐嫣不准动,另一边又跟她描绘了一个情境,说只有挣脱出去,才能见到家人,她一下就入戏了,大声哭喊着、挣扎着……第一次算是真正解放了天性,而那两个“彪形壮汉”中,有一个正是杨烁。


10多年后的今天,唐嫣与杨烁都已在娱乐圈打下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近期,俩人还合作了都市爱情剧《时间都知道》,估计不久后就能和大家见面。

 

“如果让你对刚刚走入中戏的自己说一句话,你最想说什么?”


“谢谢你没有让我忘记初心,没有忘记最初的梦想,没有忘记最初我为什么要做演员。”


有缘的是,唐嫣现在的男友罗晋跟她同一年上大学。

 

罗晋是学戏曲出身,对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当时还是一个恩师建议他去考北京电影学院的。

 

罗晋说,他是抱着今年考不上明年继续考的心态去的。



和女友一样,他也不知道该表演什么,就把自己会的展示了出来。

 

因为小时候调皮,罗晋被父亲送到了武术学校,才艺考试中,他背了把长剑,把武术和古典舞结合在一起,顺利考入了北影。

 

“用一个词概括你的大学生活?”


“很傻很天真。”


唐嫣罗晋毕业那一年,娄艺潇刚刚考入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音乐剧班。

 

小时候的娄艺潇被妈妈逼着学了很多才艺,唱歌、跳舞、弹钢琴……看着别的小朋友都在外面玩,她自嘲说承受着那个年纪不该有的孤独。

 


娄艺潇上的是普通高中,没接触过表演,艺考时,在别人都跳古典舞芭蕾舞的情况下,她另辟蹊径跳了竞技健美操,用两只手就把自己整个身体都支起来了,又有柔韧性,又有力量。后来和她一个考场的同班同学说,当时真的把他们都惊呆了。

 

艺考时,她从来不看榜,每完成一轮考试直接报名下一轮考试,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进没进。娄艺潇还同时考上了北电,因为想体验一个人在完全陌生的城市闯荡的感觉,最终选择了上戏。

 

“如果让你对过去的自己说一句话,你最想说什么?”


“自信点吧,自信地走下去,你就会很成功。”


娄艺潇入学那一年,师哥胡歌已经毕业一年,并且凭借《仙剑奇侠传》走红,相信她也是追剧的迷妹之一。

 

而其实,做演员最初并不在胡歌的职业规划之列。早前,因为拍了很多广告,他对广告策划特别感兴趣,在朋友建议下,他决定先学幕后制作,再转广告,便考了中戏的导演系,又因为还是想留在上海,便又试了试上戏表演系。

 

考中戏导演系时,胡歌做了很充分的准备,报了考前培训班,看了很多书,因为没有想做演员,考上戏表演系时,他一点准备都没有,凭着从小在艺术团的一些表演经验就去了。



初试的时候考声台形表,胡歌因为背不下来歌词,就捧着书唱完了整首歌,考形体的时候,30个考生中,大部分都是跳舞,只有两个人做了广播体操,还自己喊口令,其中一个就是胡歌。

 

胡歌后来同时被中戏导演系和上戏表演系录取,因为觉得在北京念书家里负担会加重,而留在上海可以接广告赚学费,所以最终选择了在上戏学表演。

 

“对比大学时还在拍摄《仙剑奇侠传》的自己,你觉得现在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明天越来越少,昨天越来越多,明天过一天少一天,昨天过一天多一天。”


因为选择了上戏,胡歌遇到了袁弘,两人既是同班同学,后来又成为了特别好的朋友。

 

袁弘的艺考之路有点戏剧性,高考的时候,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他被同学拉着相继报考了北京广播学院和上海戏剧学院的表演系,结果同学落榜,他则顺利通过了两所学校的面试。



考声台形表的时候,考官让背台词,他不懂是干什么,就背了一篇课文,操着一口武汉口音普通话背了屈原的《涉江》,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无心插柳被招进中戏后,袁弘发现跟高中课堂很不一样,慢慢喜欢上了表演。

 

快毕业时,上戏老师告诉他,当初招你是看你形象不错,但什么都不会,那就试试赌一把,就当一个实验,果然赌对了。

 

“如果现在让你对刚考入上戏的自己说一句话,你最想说什么?”


“享受当下的生活,再多努力一点。”


同样是2001年,17岁的贾乃亮在北京电影学院艺考现场,用一段全情投入的《人鬼情未了》舞蹈征服全场,但因他年龄还小,面试老师有点为难,几经权衡,最终决定破格录取。



意外的是,到了今天,男神贾乃亮变成逗比奶爸,当年那段助他成功考取的舞蹈,居然成了他自黑的素材,也成为很多人的笑料。

 

毕竟谁也没有想到,从男神到逗比,中间只差了一个甜馨。


 “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电影学院四年时光是我最难忘的记忆,那是我梦开始的地方。”


比胡歌和袁弘大一届的师姐宋佳,是上戏表演系2000级的学生。

 

2000年,凭借出色的柳琴演奏,宋佳先是拿到了沈阳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之后经朋友提点,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

 

和袁弘一样,宋佳也什么都不会,让跳舞,她就跳了段广播操;让念诗,她照着报纸念了一段;让唱歌,她唱了一首王菲的流行歌;因为外形条件好,宋佳顺利进入二试。



二试考的是一个集体小品,要求表演出每个人在公园里的状态,有人跪在地上演了一个疯子,有人假装很着急地打电话,宋佳不会演戏,就回忆自己平时在公园里什么样,站那儿望着天,老师问她演的什么,她回演的等人。

 

三试要求做一个音乐小品,正好像一个馅儿饼一样砸中了学乐器出身的宋佳,老师放了一个特别煽情的曲子,要求演一个跟初恋分手了,多年之后在一个公共场合遇到了的场景。宋佳被音乐感染,表演过程中都哭了,她自己都傻了,感觉身上通了电,老师也特喜欢。

 

最后一试,特长展示,她就表演了柳琴。

 

“从毕业到现在越来越好,你觉得时间长吗?”


“不长,当你喜欢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没有什么东西是要死扛的。”


 宋佳从上戏毕业那一年,江疏影考了进来。

 

从小学艺术体操的她,觉得表演离她特别遥远,一个化妆师偶然跟她说,你条件挺好,考个上戏吧,她报了个考前班就去了。

 

一共招26个人,13个男的,13个女的,零基础的江疏影觉得自己一点机会都没有。



考台词的时候她讲了一个寓言故事叫《斧头的故事》,跳的舞是考前辅导班老师教的一个片段,声乐也唱走音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江疏影还是凭借专业课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上戏。

 

刚开学有一个摸底考试,看到同学们的水平,她压力特别大,声乐不行、身体柔韧度不够劈不了叉、表演也不行、上海人普通话也不是特别好,每天很刻苦,就在学校里面死心塌地地学习,也不出去拍戏。

 

毕业后,江疏影去英国留学,回来后,凭借《致青春》中的阮莞获得第五届英国万像国际华语电影节最佳女配角奖和第八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新演员奖。

 

“你觉得你现在是一个称职的演员了吗?”


“我觉得还是在学习的过程中,我没有想过我做演员能做多久。目前来说,我很享受做演员的过程。”


同样是在2004年考入大学,作为一名有着多年表演经验的“老戏骨”,舒畅选择了一所与表演无关的学校及专业——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英语专业。

 

而其实早在高二的时候,舒畅就已经考上了中戏,但因为文化课够好,她想要考一个更好的大学。



因为拍戏,舒畅也落了一些功课,但只要不拍戏,她就一直在补课,每天可以做完一本练习册。

 

高考期间,舒畅正在拍摄《宝莲灯》,她白天拍戏,晚上回来做题,差不多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

 

“如果让你对20岁的舒畅说一句话,你最想对她说什么?”


“珍惜当时的时光,来一段校园恋情。”


一边高考一边拍戏的还有“杀姐姐”马可

 

虽然是童星出身,从小一直在拍戏,但他认为必须得上专业表演学校,系统学习才能走得更长远。

 

他一门心思要考中戏,认为中戏对演员的要求很高,会把自身的基础打得特别扎实。



距离2008年高考还有三个月的时候,马可回到河南老家进行封闭式训练,每天5、6点起床,一直学习到晚上11、12点,白天在教室里上课,晚上回来自己自习。

 

最终,他如愿考上中戏。

 

“中戏四年,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我学到了最重要的是如何独立塑造人物,我会去分析这个人物,他为什么这么做?之前是不是发生过什么?这个人物的性格是不是由什么原因导致的?就会很细化。”


2008年,17岁的杨洋被李少红导演相中,出演成年宝玉一角。

 

考军艺面试的时候有一项考核是倒立,别的小朋友都会倒立,只有他不会,手没撑住“咣”的一下摔在了地上,好在其他几项考试都表现得不错,老师也正是看中了他是一张白纸,杨洋最终作为自费生考上了军艺。



没有考上公费生对杨洋来说是个很大的刺激,因为基础不如其他同学好,刚上一年级的时候,无论上课还是演出,跳舞时都是站在“最旁边的那个人”。杨洋不服气,那个时候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跳到最好,一定要站到最中间的位置”。

 

终于,一年半后,到了二年级下学期,杨洋果然从最旁边跳到最中间。不仅如此,他还取得了专业第一的成绩,并且在这之后一直都是第一。

 

杨洋的老师毫不吝啬对他的夸奖,说他是“这五十年里见过的条件最好又最努力的学生”。

 

“如果现在让你对刚考入军艺的杨洋说一句话,你最想和他说什么呢?”


“你选择的没错。”


又过了一年,2009年,焦俊艳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了。

 

焦俊艳从小学舞蹈,在老师的建议下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临考试那天,焦俊艳的妈妈不太同意,觉得她没复习又没学过表演,考了也是白考,在老师的坚持下,焦俊艳还是决定试一试。

 

到了电影学院,焦俊艳发现身边的女孩都特别好看,她爸爸也觉得大概是考不上了。



在电影学院,焦俊艳一度是老师眼中的误招生,甚至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老师当初是不是有意要打击自己。

 

老师曾跟她说过这么一句话,别的同学在上学期间拍戏我是不同意的,你要拍就拍一点吧,挣一点钱整个容,到现在,焦俊艳都还会常常自嘲自己颜值不高。

 

“如果让你和20岁还在电影学院的自己隔空对话,你最想说什么?”


“我谢谢她在那个时候的努力、清醒,让我现在喜欢我自己。”


在这一年毕业的还有中戏表演系的陈晓

 

10岁时,陈晓拍了一个儿童剧,从此喜欢上了演戏,高中的时候跟父母摊牌,父母以为他闹着玩,没怎么放在心上。

 

高二的一天,妈妈在厨房做饭,陈晓搬了一个板凳坐在厨房门口,严肃地又跟父母说了一遍,父母考虑了再三,决定先送去考前班让专业老师看看是不是这块料。



老师很看好陈晓,陈晓父母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反转,对他全面支持。

 

陈晓后来考了三所艺术学院,北电中戏南艺都通过了,因为在中戏的名次比较高,再三思考后,他选择了中戏。


“如果对刚刚考入中戏的陈晓说一句话,你会想说什么?”


“后面的路真是你想都想不到。”

 

陈晓考入中戏的那一年,北京大学大一学生李思思参加了央视的《挑战主持人》,成为该节目历史上首位8期女擂主,如今,她的身份是央视主持人。


李思思2004年参加高考,因为想要通过艺术特长生的方式加分,高二开始,她要练舞蹈,要求是专业舞蹈演员水平,每天晚上7点放学之后回家吃饭,8点半进排练厅,一直到10点,练习所有的技术,比如练转,就一圈一圈转,转到自己真的要吐。



回想起高中时代,李思思说是真的苦,每天早上6点起床看书、吃早餐,7点上学,一直到晚上7点,午饭也是边吃边看书。

 

有一次,她特别特别累,在排练厅躺成了一个大字,汗水和泪水混在一起不停地流,她给了自己10分钟,后来看着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就要下课了,立马又爬起来擦干泪水和汗水,继续练。

 

好在最后的结果很令人欣慰,李思思凭借50分的艺术特长生加分,成功被北大录取。

 

“如果现在让你对刚走入北大校园的李思思说一句话,你最想对她说什么呢?”


“你好棒啊,继续加油!要珍惜在学校里的每一分每一秒,因为以后你会特别怀念。”


2012年年初,李思思以主持人身份首次登上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成为历届春晚舞台上最年轻的主持人。而那个时候,苑子文苑子豪兄弟俩正在为高考奋战,半年后,兄弟俩双双被北京大学录取,成为李思思的师弟。


小学时,兄弟俩成绩并不好,经常玩到忘记写作业而被叫家长,甚至差点被退学。进入初中后,渐渐发现身边成绩好的人太多了,开始有了竞争意识。


好好学习之后,哥哥考进了学校的重点班,弟弟虽然还差点,但成功当选了班长。兄弟俩互相鼓励,哥哥鼓励弟弟好好学习,弟弟鼓励哥哥竞选班长。



中考时,兄弟俩考入了他们当地最好的一所高中,但跟周围同学比起来,成绩还是差一点儿。弟弟进校时,成绩在150多名左右,每考一次试都能追上来一点,而哥哥高二有一段时间,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怎么拼命学习熬夜看书,就都是不行”,还好及时调整了心态,才追赶上来。


苑子文苑子豪兄弟俩之前是170斤的胖墩,高三的某一天拍了一张照片突然发现,脸上不是那么肉嘟嘟了,下巴尖了不少,高考完有半个月时间都没食欲,瘦到了120多斤,他们并没有刻意减肥,甚至都不知道怎么瘦的,自然而然就这样了。


2013年,兄弟俩进入大学的第二年,出版了成长励志书籍《愿我的世界总有你的二分之一》,书籍畅销,兄弟俩开始被越来越多人关注,成了很多人眼中的“网红作家”,随后他们又出版了《我们都一样,年轻又彷徨》以及《穿越人海拥抱你》,成为被年轻人追捧的90后青春作家。2016年本科毕业后,他们又在北大读研。


北京大学对兄弟俩的影响颇深,刚进校时,弟弟很闭塞,每天就想着怎么让成绩变得更好,怎样超越别人,怎样成为第一名,后来他开始尝试打开心胸,多去接触外面的世界。对哥哥而言,对他影响最深的是一次社会科学系的课程上,懵懂的他们不懂什么叫社会学,老师给他们的答案既朴素又开放:“每个人生活在社会上面,都会有自己的价值,和你来到这个社会的意义。社会给你的礼物,也需要返还给社会,去帮助更多的人。”他一下就理解了社会学的意义。


“对即将进入北大的师弟师妹们说一句话,你们最想说什么?”


哥哥苑子文:遇到有价值的事情就赶紧去做,不要怕太晚,也不要怕太累,想到就去做。


弟弟苑子豪:你一定会感到迷茫,会遇到越来越多的诱惑,机会很多,就好像生活的大门,每一扇都会向你敞开,你要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往前走,走到最后的时候,总会留下一扇门给你。别迷茫,人生不会是我们所设定的那样,尽管往前闯。”



星姐说:


熟悉我们节目的朋友都知道

江月姐常常会请嘉宾

对某个时期的自己说一句话

其实是因为当人走过一段路时

再回头看看

就会发现所有经历过的欣喜与悲伤

都是成长的垫脚石

随着时间的流淌

总会慢慢过去

高考亦是如此

在整个人生中

它是一段短得不能再短的经历

之后还会有

各种各样的道路等你选择

各种各样的困难等你挑战

各种各样的幸福等你享受

……

谨以此文

献给那些刚刚在高考战场上战斗过的勇士




 

本文截图来自《星月私房话》,版权归节目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