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袁党生: 全家下放金墩,我的肩头磨红了,青春成长了

家乡书 2021-04-06 06:17:35

光  荣  岁  月

以海的名义邀请海的儿女

家乡书开辟知青专题


1968年,上海知青进驻上海农场。到1972年,上海农场接纳知青5228人。


1973年,海丰农场独立建制,到1978年,海丰农场接纳上海知青28703人。


70年代末,一批原在新疆插队的上海老知青转移到海丰农场,累计47批18802人。


同时期,海丰农场五七干校,以及安置到各乡镇及驻丰其他农场的上海知青,共32074人。


1983年,原属上海市上海农场的川东农场划出,建立川东农场。


由上海农场、海丰农场和川东农场组成的上海大丰农场,辖区面积300平方公里,现已成为上海粮食生产基地和规模化畜禽生产基地。2009年7月移交光明集团管理。


光荣岁月,8万多上海知青在第二故乡奉献着青春的汗水。南京、苏州、无锡、徐州、连云港等地的知青,相继来到大丰。据不完全统计,共有12万知青曾经踏上大丰这片不断生长的土地。


“上海少年在大丰写青春之歌,农场儿女走四方说今天回来”。为纪念那个特殊的年代,讲述各地知青尤其是上海知青在大丰的故事,家乡书微信订阅号与大丰知青纪念馆共同发起“我的大丰知青生涯”征文活动,作为家乡书编撰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


征文内容为:各位知青在大丰工作、生活的故事,包括离开大丰回到故乡后发生的故事。长短不限,真情实感。特别欢迎能够提供那个年代的老照片,以及回城后幸福生活的新照片,每张照片请详细标注说明。


投稿信箱为:家乡书:255831887@qq.com;知青馆:dfzqnc@126.com



第011期《家乡书》

题词: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  朱永新

摄影:大丰区摄影爱好者  陈蔡明

朗诵:中国江苏网  陈治伊


我从1970年直到1971年,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基本学会了所有农活,还要照顾自己家里的一亩八分自留地,当地的土地很多,像我们一个中等的生产队就有一千多亩土地,还不算家前屋后的地。土地都很整齐、成片,种的是经济作物,以棉花为主,大麦、小麦、玉米,各种豆类等等。我虽人小但很是能做,一年下来也能挣到2000多个工分相当于200多个工日,这已是相当不错的了,一个工日当时一块八毛多,有的队比这还要高,也就是说我一年也能为家里挣到400元左右,想想那是七十年代初。


袁党生:

全家下放金墩,

我的肩头磨红了,青春成长了



袁党生,笔名: 寒江雪,男,1954年7月1日出生于扬州,1969年随父母全家下放至大丰县金墩公社金东六队。1972年高中毕业,1974年3月16日下放至大丰县林场,1979年12月调回扬州,先后就职于扬州文物商店、扬州广告公司、扬州国画院、扬州工艺美校,退体前就职于扬州职业大学。现为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楹联协会会员,扬州书协,扬州竹西印社会员,扬州漆画壁画艺术研究会秘书长。



奔赴农村去——全家合影留念。1969年12月16日。后排左四大姐和左五大姐夫未下放。其余,全部下放至大丰金墩。


1954年秋,摄于扬州。父母和五子女全家照。母亲怀抱中的婴儿即为作者。


我父母都是抗战时期的新四军老战士,那时大都在苏北盐城、溱潼、兴化一带活动。南下那年,由于我母亲怀孕我二姐,他们没有随大军过江,作为地方干部留在了扬州,并建立了我们现在这么个大家庭。

 

1966年的那场文化大革命,可谓称得上是史无前例,绝无仅有。而那场运动的一个最大附属产品就是大批的老干部、市民,及成千上万的知识青年奔赴农村这片广阔天地。且不说这样的做法是否符合历史发展进程,但在当时确实对全社会的冲击和影响是巨大的,这种影响力一直延续到今天都能看到它的存在。

 

一代人生活在那样的年代和大环境中,是历练?磨难?洗礼?还是消沉?浪费?颓废?我们今天暂不去评价它,我认为:每个人所走过的路的过程是最重要的,生活的目标不同,生活的态度不同都会给人生带来不同的结果,这是一场历练,这是一场洗礼,锻炼了意志,洗礼了世俗,最后得到的就是全新的人生的乐观精神,这是一大笔人生的财富,值得我们去珍藏和怀念。


溱潼县委扩大会留影纪念。1949年5月17日,摄于溱潼镇民教馆 。 前二排左一为母亲,三排左五为父亲。母亲为唯一女性代表,且有孕在身。


大丰是我母亲的老家,我外公是西团人,外婆是三龙人,大丰又是我父母干革命战斗过的地方,下放到大丰是理所当然的事。我们全家离开扬州时父母亲单位的人都来相送。很多同志都流泪了,有的女职工大声痛哭,那个场景也是很感人的,我至今难忘。

 

那时,我们一家几乎没什么家具行李,全部家当就是六、七张床和一个杂物橱,几张条凳一张方桌,一只大水缸,几个陈旧的箱子里放了全家的衣物。而且这些物品除了穿的衣服外都是公家的,那是解放初期按供给制由公家配给使用的,下放时全部免费送给我们,父亲却不愿沾光坚持给了三百元。

 

早晨,我们一家连同书店送行的人员,以及我的一个初中同学,一同从扬州出发,当晚我们一家就抵达了大丰县城,县长以及父母的老战友们都亲自并安排人员在等候,我们吃了晚饭住进了县招待所,县长是我父母的老战友,据他说很多地方和公社都向县里要我们去他们那里,都是老熟人了嘛。最后我父亲决定去金墩公社,那里老同志多,而且他们已到县里等我们了,来了个捷足先登。住了一晚,第二天我们一辆大卡车加一辆大客车,车行三十多里到了我们这次的最终目的地----金墩公社金东大队第六生产队。生产队的老乡都来了,大家帮我们卸行李家什等物,还有来看热闹的,作为我们还是一帮孩子,始终处在好奇、新鲜和兴奋之中,从父母决定下放的那天起我就一直盼望这天的到来。

1949年12月6日,新华书店扬州分店召开11个基层店经理会议。图为扬州分店全体同志与县店经理合影。


1952年11月,新华书店扬州支店被省店评为优胜支店。25日,在尹东全经理调往无锡支店时,扬州支店全体同志合影。


1956年11月,新华书店扬州支店服务组荣获江苏省先进单位。适逢支店副经理王平同志调离书店,全体同志送别留影。


生活瞬间发生了变化,新鲜的感觉总会消失,慢慢地许多问题突显出来。因为我们全家临时挤在生产队的一间大仓库里,泥墙草顶屋,地面也是泥土,点的是煤油灯,五,六张床几乎靠在一起,生活起居都在一个屋里很不方便。一时间上面调拨给我们的建房材料还未到位,我们还要克服这些困难。


条件是简陋了些,艰苦了点,但很快我们就参与了队里的劳动,当时生产队还是吃大锅饭,劳动都是大呼拢,早晨听到上工的钟声大家就往田里去劳动,大人做强度大的劳动,妇女就做一些轻一些的劳动,小孩子就力所能及地做一些事情,当然每天所挣的工分也不同。我和我的姐姐参加劳动都可拿到工分,三个弟妹继续在大队学校上学。我父母是带薪下放,他们也参加一些劳动但不拿工分。


我从1970年直到1971年,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基本学会了所有农活,还要照顾自己家里的一亩八分自留地,当地的土地很多,像我们一个中等的生产队就有一千多亩土地还不算家前屋后的地。土地都很整齐,成片,种的是经济作物,以棉花为主,大麦、小麦、玉米,各种豆类等等。我虽人小但很是能做,一年下来也能挣到2000多个工分相当于200多个工日,这已是相当不错的了,一个工日当时一块八毛多,有的队比这还要高,也就是说我一年也能为家里挣到400元左右,想想那是七十年代初。

 

我二姐也参加劳动后来又做了大队的代课教师,又经大队培养做了赤脚医生。她吃苦耐劳,和群众打成一片,很受老乡们的称道和欢迎。

记得 1970年冬季,我和队里的许多壮劳力一起参加了县里的河工,吃住都在工地,有时遇到下大雨工棚里就下小雨,打的地铺几十人挤在一起条件十分艰苦,因为要赶工期,每天都披星戴月,肩膀红肿,扁担一碰疼得钻心,但还是要坚持,近一个月的时间坚持到完工,我还被评为优秀民工获得一张奖状载誉而归,当时我才17岁。

 

在农村参加劳动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参加过大小河工几次,也受过伤。试想,如果我还在城里一定还是一个需要父母照顾的孩子,还是只有一付弱不禁风的身体,环境能改变人,不但在身体、意志方面得到了加强历练,而且对农村,对农民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拉近了与农民思想感情的距离,对那片土地产生了眷念,当地农民的思想很淳朴,与他们在一起生活、劳作很快乐,时至今日我还常常梦见那块土地,梦见那块土地上的乡亲们。


父亲1949年前的照片。


父亲(左一)在部队与战友合影。


       父亲到地方工作时的照片。


当地人很尊重我们一家,特别是我父母亲当年离开那片土地随大军南下,瞬间已过去二十多年。今天回到故地,乡亲们像对待亲人那样,我们缺什么就送什么,有什么困难乡亲们争着帮忙,事无巨细,方方面面,真是无微不至。

 

我们家建房的建材到了后,老乡们每天都来帮忙建房,送来农具、粮食、猪仔等等东西,公社也利用我父母在扬州的关系,在当地办了一些经济实体。还很关心我们全家的生活,将我姐姐和哥哥从兴化和江都的农村,调到大丰金墩,一家得以团聚。哥哥,姐姐在当地参加了劳动和工作,在地方上入了党,都有显著的成绩,三姐被大队、公社,以及县里作为培养对象,并被推荐去上了大学,后到大丰中学做了一名教师。哥哥被县新华书店录用分到四叉河新华书店工作,历年都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党员。

在生产队期间,我和当地的一些小伙伴们结下了很深的友谊,在一起上工,一起玩耍,并且有许多有趣的事情值得回忆。那时大队的基干民兵要进行游泳训练,科目是蛙泳,但没有人会。基干民兵都是壮劳力,下到水里只会狗爬式,扑通扑通水花四溅也前进不了多远。我毛遂自荐当起了教练。想当年我在扬州用蛙泳在大运河游几个来回是小意思,训练时我先在岸上做分解动作和呼吸要领,矫正大家的姿势,然后我先下水做示范,在水中蛙泳前进既快又无声无息,大家羡慕不已。但一个多星期过去了没几个人学会,大家还是狗爬式,习惯了。

 

有次大队要搞文艺活动,也是顺应形势学唱样板戏。当地的青年男女唱不好,调不全,不上板眼。我在下放前就对八个样板戏的男女唱腔基本透熟,也被大队调去参与指导训练和演出。我父亲有次去扬州出差,回来时放了一把京胡在我面前,我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东西,父亲的意思是一个年轻人除了劳作外也要学些东西消磨一些时间,在农村空余时间是很难度过的,父亲很能体谅人。从此在那个屋子里时不时就会传出一些刺耳的声音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声音渐渐的协调起来,并且有板有眼,父亲的这个举动对我今后的生活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后来我又一次下放到大丰林场,这个特长使我参加了农场的宣传队,这也是后话在此不述了。

 

后排左三为母亲,时为区妇女运动委员会主任。


母亲在大丰生资公司前留影。


一次在生产队的挖河工程中,我正挑着担子往下面走,队里的民兵连长没看见我,一锹迎上来铲在我的大腿上,连衣服带肉活生生铲下一块,急送大队医院,队里照顾我要我休息工分照算,可我还要上工,最后安排我去磨豆腐(别误会是有头驴在拉磨),我只是喂料,烧豆浆。做豆腐、卜页而已,做好豆腐天才亮,就等队里的乡亲来买了。那一阵我家里也能常吃到豆腐和我送回来的豆浆了,只是至今还留有一个疤痕。

农村真能锻炼人,劳动的强度有时是很大的,也没什么明显的农闲时节,到了春播夏种,夏收秋收,冬季养护,每个季节都有事做,冬天也不闲着,什么辛苦都尝过,因而现在吃一点小苦根本不算什么。


大姐、二姐在大丰金墩农村。


1971年又是我人生的另一个起点。大概是夏天吧,我将结束在生产队里的劳作和历练,公社办起了高中,我父母亲和我姐姐们都要我去上学,自从我参加了劳动根本就没想到过我还能有上学的机会,劳动已习惯了也很带劲,不想上学了。家人却不这样认为,为了我的前途对我负责,他们替我报了名,这样我又跨进了校门。记得当时已开学近一月,我是迟到的学生,班上一个人也不认识,第二天就遇到了摸底考试,糊里糊涂全班倒数了吧。我下放前初中只在学校里上了二年左右,尽是学工、学农,还要拉练,且未毕业就随父母下放了,基础当然很差。不过事在人为,一个学期后我即追了上来,并且某些成绩在全校也很突出。

 

我于1972年冬季在大丰金墩公社高中毕业,毕业后我又回到生产队里劳动,其实在上学期间的寒暑假我也是在队里劳动的,此时的我俨然是一个大劳力的样子了,生产队里的重要劳作都有我的身影,并且将家里的自留地也照顾得很好。

 

1973年我父亲调大丰县新华书店工作,母亲调大丰县农资公司工作,我也随他们到了县里并且做一些零工。1974年又是我下放后的另一个起点,大丰县也搞起了应届生下放,三月我代替我妹妹又一次打起了背包来到黄海之滨的大丰林场做了一回真正的知青!后来,我的两个弟弟在大丰毕业后也先后去了大丰围垦农场等。至此我们全家除了父母外,兄弟姊妹都是知青,后来我上海舅舅家女儿从黑龙江建设兵团也迁到了我们生产队落户,可以说真是一个知青之家了。

 

作者在扬州书画工作室留影。


2010年左右,我们兄弟姊妹几个一起回到我们曾经下放的生产队去故地重游,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许多老人都已作古,当年的小伙伴们都显老态,那片土地还在,当年我们住的房子还在,但这片土地上的许多事物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许我们这一代人失去了一些东西,失去的我们可以再找回来,但青春能找回来吗?是的青春是找不回来,但青春在哪里不能发光呢,在哪里不能舞动呢?在农村的这几年里,我们又何尝没有收获呢?我们的人生得到了历练,意志品格得到了加强,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也初步形成,为今后的人生道路上了最基本的一堂课,并为今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大丰这片土地是我们父辈们留念的热土,如今这里又成了我们这辈人魂牵梦绕的地方!


家乡书开辟知青专题(点开二维码观看)





往期家乡书回顾:


引   子:家乡书:用你不灭的记忆   献给日渐苍老的父母和浓浓的乡愁

001期——朱永新:感恩父母赠我一生的财富

002期——陈新民:南方的母亲和我的“扎根树”

003期——宣丽华: 理想,在洋岸的月光下拐了个弯

004期——杨小川: 从此生到彼生,母爱绵绵不绝

005期——沈建华:乡村生活忆趣

006期——夏成华: 从故乡出发   凝炼有价值的人生

007期——朱解平: 外面刮着穷风,我把两个故事告诉你 一个叫寒冷,另一个叫温暖

008期——唐家恒  王  玲:苦乐人生三站,难忘菁菁校园

009期——赵锦安:灿烂的油菜花,以及乡间壮丽的生死

010期——杨志伟:父亲的名言,千金难买回头看














(向上滑动启阅)



家乡,灵魂安放的地方



《家乡书》以记住乡愁、留住乡愁为主题,邀请近百位天南地北的大丰人,以个人的真实记忆,讲述丰收大地近半个世纪的沧海桑田,抒发远走他乡的游子爱家爱乡的家国情怀。

 

《家乡书》撰写者的邀请“不问贵贱,不排尊爵,不论出处”。  主要内容包括:1、 你的家乡故事。2、 你的学习故事。3、 你的创业故事。4、 你的其他故事。任何美好的、你愿意书写的情感,都可以放进这一本《家乡书》。包括你的简介、通讯方式特别是微信名片。从这片土地上走出去的你,都是大海的孩子。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互动互联,时代风尚。


 “让我们在看遍世界的行走中,不忘家乡,怀揣梦想,润泽心灵,挥手写歌”。欢迎每一位大丰人积极撰写自己的“家乡书”,真情实感,长短不限。特别希望在怀念的文字中,抒写带有创业、创新的内容,写出家乡变化、时代风貌和个人成长。所赐照片,请详细标注说明,以传达更多的信息。投稿信箱为:255831887@qq.com

 

优秀文章将在《大丰日报》“家国情怀家乡书”专栏上刊登,并将收录到正式出版的《家乡书》中。扫描《家乡书》微信服务号二维码和《大丰日报》大丰新闻公众号,可以即时阅读到每期“家乡书”。


互动热线:18066098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