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阮氏刻葫芦:”单打独斗”的传统手工艺碰上市场竞争

天下葫芦 2020-12-03 10:12:52


  从晚清至今,兰州雕刻葫芦历经百年的流传。提及雕刻葫芦,兰州人自然而然会想到“王氏家族”、“陈氏家族”、“阮氏家族”等。


  8月下旬,中国网记者随团参加了由国家网信办组织的“一带一路”网络文化采风行活动。在兰州黄河之滨的白塔山脚下,了解到了兰州阮氏刻葫芦的奥秘。


  阮光宇是阮氏微雕的创始人,其子阮文辉作为国家级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将中国微雕刻葫芦艺术推上了时代的高峰。


  第三代传承人阮琳书法习赵孟頫,善画工笔仕女和意笔山水与罗汉,作品亦为国内外收藏家所重视。


  阮氏第四代,以阮大师的孙女阮一舟、阮熙越为代表。阮熙越2009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外语系。目前,她已辞掉了在旅游部门的工作,一心一意来非物质文化遗产陈列馆工作。其作品被英国等国家博物馆收藏。


  对于从事兰州雕刻葫芦艺人们的生存状态,阮琳告诉记者“养家糊口还是不成问题”。但是,单打独斗的家庭创作模式,很难应对市场对文化品牌的追捧。阮琳曾经想通过走注册商标这条路,维护阮氏雕刻葫芦的知识产权。但被父亲拦了下来,他说,“不要为难他们,手艺人不容易。”


  有些来参观的外行官员一张口便是馆里的销售额一年有多少,阮琳说,她壮着胆说了个让自己都不敢奢望的数字后,竟有人应声道:“你这也太保守了,不说实话。”于是,领导就一句话做结:效益这么好,可以搞产业化。每每在这种情况下,阮琳说:“那种不被理解的孤独感,从头凉到脚。兰州人对本土文化都不热爱,你让别人怎么去尊重和欣赏?如果雕刻葫芦都产业化了,那么被经济效益掠夺走的艺术价值又拿什么做依附?”


  “甘肃的地方经济是比较落后,许多想法短期内也得不到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但是,作为文化传承工作者,我不会一味抱怨,至少在黄河之滨,白塔山下,兰州雕刻葫芦拥有了一个独立展示的机会。”阮琳说,“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阮熙越表示,“刻葫芦的实用性不强,要指望靠这个赚钱非常困难。我的母亲也有一些学生,但大多是业余学一学,并没有当作主业在做。我作为阮氏家族的后人,一定会坚持学习,精益求精,将这门艺术传承下来。”


  民间手工艺是中华民族文明史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是我们祖先智慧、勤劳的直接体现,也是祖先留给我们的非常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所的建立正是基于保护与传承“非遗”的目的,使人、项目、基地“三位一体”有机地结合起来。不过,随着工业文明的迅猛发展,传统手艺面临着后继无人,与市场脱节等窘境。保护“非遗”,任重道远。如何让老手艺焕发新生机,也将是政府与传承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需要考虑的问题。


往期精彩内容回顾:

谈瓢盖:保证鸣虫葫芦出音效果的最佳配置

葫芦市场现如今是什么样?看商家谈经营感受

“赏青皮 庆丰收” 带您看看2015年的新葫芦

赞叹!手指大小的鸣虫具,手不流血做不出来

专家谈葫芦 当前葫芦附加值最高的地方是天津

打皮后怎样晾晒最科学?请看葫芦晾晒方法大全

葫芦等9大文玩适合汗盘 趁着夏天没走抓紧盘玩

介绍酒葫芦制作的文章 新葫芦上市后自己做一个

认识曾风靡一时的“母葫芦” 葫芦原来还真分公母


长按并点击“识别以上二维码”轻松关注本账号

本公众号内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公众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