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龚天鹏丨曾经的“别人家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天下申音 2021-02-17 12:37:53

5岁学琴,9岁被茱莉亚音乐学院录取,龚天鹏的成长经历就像我们口中“别人家孩子”一样耀眼,他集钢琴家和作曲家于一身、获得了全世界的赞誉,毫无疑问龚天鹏是中国音乐史上的明星。




如果说人人生来都有天赋,那么,在龚天鹏身上,天赋来得格外明显。父亲是钢琴老师,几个月大的时候,龚天鹏就会看父亲教学,跟着音乐打节奏,他回忆道:“我最小的时候,大概是两岁半还是三岁,我爸妈在看新闻联播,无意中,我去钢琴上找音,就被我找到了……”接着一步步走下来,龚天鹏开始听和弦,听钢琴作品和交响乐,慢慢打开了新大陆,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13岁,他被当作“古典音乐的未来”


那是2005年,世界一流艺术学府茱莉亚学院举行100周年庆典。庆典演出在林肯中心举行,通过PBS向全美直播。庆典舞台上全是茱莉亚的王牌校友:小提琴大师帕尔曼、歌剧天后费莱明、好莱坞音乐巨匠约翰·威廉姆斯一一登台,而来自中国的13岁少年龚天鹏,压轴演绎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


在这样一场群星璀璨的演出中,找谁来压轴都不太合适,于是校方从预科部找来这个13岁的中国少年,以象征古典音乐的传承。当然,他们也希望,借这场演出给这个技术、情感、思想都让人惊叹的神童一个光环,仿佛他就是“古典音乐界的未来”。


12岁的鹏鹏,在钢琴前


叛逆的神童



谁也没有想到,3年后,龚天鹏作出了一个让周围人难以接受的决定。他要终止钢琴家的道路,转而学习作曲。


15岁到16岁,鹏鹏在舞台上面对公众演奏时,开始出现心理障碍,神经像一根高度紧绷的弦,迫使他无法将脑子里想的东西完全传达到手指上,驾驭自己弹出的每一个音符。他预见自己成不了最伟大的钢琴家。


鹏鹏拒绝自我欺骗,他说:“观众是来听贝多芬、听肖邦的,只是借助我的手而已。如果我没有百分之百准备好,不管对作曲家、对观众,还是对自己都是不负责任的。”


另一方面,成为作曲家的梦想早就在鹏鹏心中萌芽了,只是在此前他不敢承认罢了。从小到大,钢琴就是他全部的生活和信仰。里面包括了别人对他的全部期望,以及自己内心强大的使命感。“我会问自己,怎么可能不弹琴了呢?那就好像是要诛九族的罪。”


可是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小时候对钢琴的迷恋,也许只是因为自己还不会作曲。听一场郎朗的音乐会,别的琴童会关注他的技术和台风他发现,而鹏鹏想的却是:“这个作品太棒了,我能不能写一部超越它。”


16岁,鹏鹏心意已决。


20岁的鹏鹏,在钢琴前


"别人家的孩子”长大了


对于这样一个决定,鹏鹏的父母先是惊讶,进而极力反对。这样一个难得的钢琴神童,2岁就能辨认所有的音高与和弦,5岁就开始日日苦练,9岁考入了世界顶尖的音乐学府,13岁就与大师帕尔曼同台。


何况,父母为了他的求学,放弃了原来的生活,倾尽所有来到异国他乡,辛苦度日。眼看着,他也许马上就要成为第二个郎朗了,怎么能轻易放弃?


很长一段时间,他和父母剑拔弩张,谁也不退让。父母觉得这是他不负责任的叛逆,是不想练琴的借口;他觉得父母专治,完全不理解自己。双方长期僵持,闹得学校出面缓解矛盾,找来心理咨询师,为鹏鹏做心理疏导。茱莉亚学院校长约瑟夫·波利希甚至亲自把鹏鹏叫去,让他再考虑一次,并允诺他,如果选钢琴系,就给他拿全额奖学金。但这并没有让他妥协。这一次,他要叛逆到底。


最终,波利希校长看到了他的决心,推荐他顺利进入了作曲系。4年后,鹏鹏离开茱莉亚的时候,曾去拜访过波利希校长。他问校长:“当时为什么选择成全我?”波利希说:“我永远不知道一个人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我特别害怕因为我们自认为高明的判断而埋没了一个人更大的才华。我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在茱莉亚学院作曲系的4年,日子过得安稳平静,好像是故意要与那个跌宕起伏的青春叛逆期形成强烈反差。鹏鹏发现,在这所学校里,舞蹈系的人音乐课最多,音乐系的人油画课反而最多。学校的教育理念是,你既然进来了,说明你的专业水平过硬,更多的加强训练是多余的,甚至可能适得其反。于是,在茱莉亚,鹏鹏培养了对绘画、电影等其他艺术形式的广泛兴趣,保持着持续的探索热情。“我会让自己3个月专门研究油画、3个月专门研究昆曲,从相对比较远的领域中获得新的创作‘鸡血’。”


茱莉亚学院图书馆收藏的龚天鹏《第二交响曲》


钻研马勒《第八交响曲》总谱


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明白,一个创作者应该有的态度,不是无止境的狂热和激情,而是一颗忍受乏味与枯燥的耐心。“毕加索说,灵感只会在你乏味的时候来找你。这话特别确切,创作的工作95%以上是枯燥的,单为了5%的升华,你宁愿去忍受这些枯燥。”


毕业后,他接受上海爱乐乐团的邀约,从纽约回到上海,以22岁的年龄成为驻团作曲家。他说:“古典音乐在西方正在衰落,并且他们的古典传统太成熟了,观众听惯了贝多芬、莫扎特、老柴和勃拉姆斯,为什么要去听一个现代人写的新作品呢?但在中国,古典音乐才刚刚起步,正处在一个百家争鸣的阶段,它的包容度大于西方。处在这样的阶段,对作曲家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鹏鹏曾连续7年获得美国作曲家协会青年大奖,迄今为止出版了15部大型作品,其中包括四部交响曲、两部钢琴协奏曲、三部室内乐作品、两部钢琴独奏作品,还有交响序曲《恸诗》、交响诗《时针生涯》等。华人作曲家盛宗亮教授曾感叹:“他十几岁时的成就是很多同行一辈子都无法抗衡的。”


就这样,这位我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长大了。下个月他将为上海观众带了世界首演——第十交响曲“京剧幻想”(作品55号)。

这部交响曲以中华国粹的代表——京剧为灵感,用世界互通的交响乐语汇而试图将京剧的精神、情感、思想与气魄为国际听众抽象地“翻译”出来。让京剧和交响乐两个各自代表中西方文化精华的艺术形式珠联璧合——即那种跨越国界、磅礴浓烈、中性客观的史诗性音响效果。
通过这种效果可让听众的想像空间最大化,无所谓西皮还是属七、二黄还是降六、京胡还是小号、三弦还是钢琴、文场还是弦乐、武场还是铜管、生旦净丑还是奏鸣曲式……人们只需轻松聆赏一部徘徊在抽象和具象之间的人文交响曲。
作品分上下两部分 。第一部分素材主要来自京剧《曹操与杨修》和《萧何月下追韩信》;第二部分素材主要来自《贵妃醉酒》和《霸王别姬》。

指挥:

张亮 / Liang Zhang


演出时间:

2018年4月28日 晚上 19:30


演出地址:

东方艺术中心 /Shanghai Oriental Art Center


票价

50元/100元/180元/280元/380元


会员价:

水晶会员立享 8折优惠,爱乐VIP会员尊享 6折优惠



购票方式

1.长按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天下申音】


2.点击左下方菜单栏【申音服务】,选择【票务优惠】


3. 选择你想要观看的场次。


往期福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