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恶意诉讼须担责

黔微普法 2021-04-04 13:19:39


导语

  被执行人为了逃避执行,与他人恶意串通,编造虚假的借款事实,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后又主动申请通过协商解决的方式达成调解协议,他们达成的调解协议是否会被撤销,他们是否需要对自己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请看下面这则


案情

  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某合作银行向法院申请执行杨某463461元,某生产厂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一审法院于2008年12月31日立案执行。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某生产厂停产,无财产可供执行,除杨某处执行得款6200元外,一审法院另查封了杨某两套拆迁安置房。


  杨某得知2012年下半年一审法院即将拍卖其被查封的房产,为逃避房产被执行,找到卜某,伪造两张借条和两张收条。2012年10月30日,卜某到法院起诉后,立案。2012年11月1日经一审法院主持调解,两人达成调解协议,由杨某分期支付卜某欠款本金及利息,若任何一期未按期履行,则卜某有权就剩余未到期部分款项一并向法院申请执行。后卜某以杨某未履行调解书规定的义务为由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并向一审法院提供了两套杨某的房产作为执行线索,一审法院立案执行,并决定与前述执行案件并案执行。合作银行分配总得款151213元,卜某分配总得款290428元。


  后人民检察院向一审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一审法院经提交该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于2013年7月19日做出再审的民事裁定,并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并于2014年1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庭审焦点结果


  本案诉讼是否属于恶意诉讼,当事人在民事诉讼中行使处分权时应当如何遵守诚实信用原则?


  再审法院认为:

  一、起诉的原告必须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必须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而卜某诉杨某借贷纠纷一案既没有事实为基础,诉讼请求和理由也均属编造,并且原告也不是与案件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卜某根本不具有诉讼原告的主体资格,相应的杨某也不具有被告资格,二人并非合格的诉讼当事人。


  二、杨某和卜某编造虚假的借款事实,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后又主动申请通过协商解决的方式达成调解协议,主观上是为了逃避其已经被查封的房产被人民法院拍卖执行。二人的行为已经构成恶意诉讼。


  最后,法院依法判决撤销了之前制作的调解书。2013年9月11日,人民检察院对卜某做出不起诉决定;2013年9月29日,一审法院以妨害作证罪判处杨某有期徒刑10个月。


  律师   说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


  第四十九条第三款:“ 当事人必须依法行使诉讼权利,遵守诉讼秩序,履行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裁定书和调解书。”


  第一百一十二条:“当事人之间恶意串通,企图通过诉讼、调解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其请求,并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一百一十三条:“被执行人与他人恶意串通,通过诉讼、仲裁、调解等方式逃避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以暴力、威胁、贿买等方法阻止证人作证或者指使他人作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司法工作人员犯前两款罪的,从重处罚。”


律师提醒

  当事人在民事诉讼中应当遵守诚实信用原则,不得滥用程序,比如通过恶意诉讼的方式逃避债务履行,否则其民事行为将不被法律认可并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情节严重的话,还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供稿:阮 毅 律师

编辑:黄世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