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他不是匠人,他是枭雄

话唠月 2020-09-21 12:58:31

今晚有幸参加了一个纪录片的展映活动。张以庆导演带着他的新作人文纪录片《君紫檀》来到了武汉大学万林艺术博物馆。

张以庆导演是何许人呢?你或许一时想不起这个名字,但你一定听过他的作品:《舟舟的世界》、《英和白》、《幼儿园》。

(患先天愚型的舟舟在指挥棒里找到了他的世界)

导演张以庆,是湖北电视台纪录片独立制片人、高级记者、中国纪录片学术委员会理事,中国纪录片领军人物。

此次新作《君紫檀》,由他率团队耗时三年精心打磨完成。影片讲述的是,被誉为当今制作中式古典家具第一人、民间紫檀家具巨匠——顾永琦

《君紫檀》

顾先生厉害在哪里呢?

解决了一千多年家具史上难以攻克的所有问题。他的家具全部纯手工打造,利用榫卯技术,结合现代科技加以传承创新。

他对质量苛求到了完美的程度,精心打磨的家具,平滑程度达到了人体无法感知的程度。都说“少女的皮肤,婴儿的屁股”是最光滑的触感,但他的家具是这个程度的两倍。

光滑到什么程度呢?你用手轻轻一摸,在放大镜底下就能看到,已经留下了一道痕迹。

那这个家具买了还有什么用啊?而且价格相当的昂贵(一把椅子20万……)。嗯,你没猜错,它就是奢侈品。

荣登过中国奢侈品排行榜第二(第一是咱国酒茅台),还和爱马仕达成了合作。

(永琦紫檀家具

回到顾先生身上,其实一开始,我对这个主人公的印象并不好,甚至有种说不出的反感。

因为他太张狂了。一开场,他就嫌弃了故宫的家具太粗糙,比不上自己的。并且在采访中放言,“除了我,没人能做到这个”。

观影前,我以为这个纪录片讲述的会是一个制作家具的匠人,但顾先生似乎完全颠覆了我原先的预期

是的,他做出的是全世界最好的家具,达到的水准前无古人,甚至后无来者。他对质量的苛求到了极致的程度。

员工形容他是个疯子、天才。“疯子和天才原本没什么分别。做出了奇迹,他就成了天才,做不出,那就只是个疯子”。

但是,他在我眼中并不是个匠人。我以为的工匠,是淡泊名利,默默用一生去做一件事的人。但是他不。

他有野心,有做政治家的抱负。并且他毫不掩饰这种野心。

他要做的就是世界第一,他要做的就是名垂青史。他要做的就是让全世界只有中国才有这样好的家具,他要做的是除了他无人能达到这个高度。

(顾永琦

我一开始不理解。但是随着纪录片的深入挖掘,我慢慢理解了这个人物,也懂得了影片背后的文化内涵。

紫檀》,我原以为纪录片标题里的“君”是“君子”的“君”。但后来导演说,这个“君”是“君王”的“君”。他就是紫檀家具界的王。他的成就配得上他的骄傲、他的狂妄。

影片里有段访谈。陈丹青认为,即使顾先生做的不是家具,而是另外一项技艺,他同样能获得至高的成就。家具于他,不过是一项选择罢了,并非他的追求。他评价顾永琦是一个达芬奇式的人物,是一个乔布斯式的人物

有人说顾炫耀。陈丹青点评说“技术主义者总是爱炫耀的”。

在访谈里,顾永琦毫不掩饰他的野心和狂妄,但同时也能看到他壮志未酬的遗憾。他是想要去改变世界的,他是强烈地想要去做一些事情的。家具并不是他唯一想做的,甚至不是他最想做的。

家具,不过是他的抱负无从施展、退而求其次的一个选择。世界第一,却只是他“退而求其次所做的事。我不得不服他的“君王”气度。

(网络配图

我也突然警醒地意识到,为什么我们会对狂妄的人抱有偏见?人家明明达到了如此高度,他的骄傲、狂妄毫不过分。大概是因为我们的文化里,推崇的一直是谦虚、低调

我忽然想起之前的古代文学课上,老师说,唐代的文人是敢于直接说出自己的抱负的,他们直言自己对功名的渴望,对建功立业的渴望,并以此为傲。极盛的时代,有这样的气度,鼓励每个人大声说出自己的抱负与野心。

现如今,我们一直在讲“文化自信”。而将紫檀家具做到世界第一的水准,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吗?而他直言自己的野心抱负,这难道不正是文化自信、国力强盛的一个体现吗?

历史的星空中,总有几颗星星异常耀眼。我们不应因它的耀眼而抵触,相反,我们应该为这个时代、为人类拥有他们而庆幸

(网络配图)

这部纪录片可探讨的方面还有很多。譬如对家具触觉的独特表达,譬如对昆曲、古琴、评弹、京胡等艺术样式的运用。它想表达的不单单是家具。正如顾永琦先生在家具身上赋予了他的野心、他的抱负,张以庆导演也借这部片子传达了他对文化的思考

历时3年,录像带达1200小时,最后汇聚成这一部影片。无论是从艺术鉴赏,还是文化赏析方面,这部纪录片都值得一看。

今天很荣幸看到了未删减版的《君紫檀》,甚至连投资方都还没看到。张以庆导演说,大家花一个夜晚的时间坐在这里一起看一部纪录片,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嗯,很奢侈,也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