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揭秘:铁血宰相朱 镕 基的神秘家世

铁血兵营 2021-10-06 09:59:48


 

       在中国,有这样一个人:

       他是一个孤儿,尚未出生,父亲早逝,九岁的时候,相依为命的母亲也因贫病而死。

       他命运多舛,在湘西求学时,染上了霍乱,几乎死去。

       他是靠奖学金完成的学业,1947年,他以湖南状元的身份考进了清华大学。在清华,他是学生会主席。

       他194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尚未毕业便已参加工作,他是有名的青年才俊。

       他1951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被派往东北,担任东北人民工业部计划室副主任。1952年,他又参加了国家计划委员会的筹建工作。他被当做最有潜力的年轻干部。

       1958年,脾气倔强、性格率直的他“因言获罪”,被打成“右派”,从此陷入了长达20年“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蹉跎岁月。从30岁到50岁,20年的金色年华恰似一江东流的春水,永远不会再回来!

       1983年,中国第一位“前右派”的副部级任命获得通过,他被任命为国家经委副主任,电机制造专业的他,成为了继邓小平以后,中国政坛最出色的经济学专家。

       他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十八世孙,1998年,他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总理。

       他叫朱镕基,一个被渐渐淡忘的名字。

       老百姓说,只有他镇得住贪官,因为他不怕死。只有他敢改革,因为他不怕得罪人。




探秘朱镕基祖屋

朱镕基的祖屋坐落在一个树木青翠、依山傍水,鸟语花香,空气清新的小山窝里。一条青竹婀娜、杂花间树的小道从山脚边进入,绕过一口水塘再转过一个弯儿,跃入眼帘的是一幢名曰“恬园”的旧式别院,大门正顶一块牌匾上书有“恬园”二字,大门两侧是一幅“诗书继世,忠厚传家”的对联,对联侧旁的介绍告诉我们:恬园建于清咸丰四年,即1854年,有158年的历史,为光禄大夫朱玉堂(朱镕基的高祖父)所建,三进庭院式格局。


凡是来过这里人,无一不对这处三面环山、四周皆绿的别院赞不绝口。懂得堪舆风水学的人,则能看出祖屋的风水门道:祖屋前方有两道起伏和缓的丘陵蜿蜒如龙脉,两“脉”合抱后自然形成一片空地,祖屋正好位于此“正穴”中心。据说,从空中看朱镕基的祖屋,整个形状就像天然太极图。


几年前,长沙市和长沙县为朱镕基祖屋挂上了“清代民居保护建筑”的牌子,但目前尚未对外开放,一般情况下不接待游人。据说逢年过节,喜庆之日,朱家会请来剧团在戏台演出,朱镕基会唱京剧、拉京胡,或许是小时候受此熏陶吧。


祖屋的四角凉亭中有一处古井,深约丈余,井旁的墙壁上有记载:“朱氏祖井,始建于咸丰四年甲寅(1854年),位于棠坡祖屋进门丹漽中,有石砌围挡,井水清凉甘甜”。这口井自开凿之日起,清泉不绝,1995年湖南省地质勘探队鉴定为“特优质矿泉水”。


朱镕基有朱元璋的“性格影子”

朱镕基于1928年10月1日在这里出生,并在这里度过了童年时光,直到9岁多才离开棠坡。他是朱宽澍的遗腹子,还未从母亲腹中降生,父亲朱宽澍便已因病过世。10岁时,他母亲又撒手人寰。他从小被三伯父朱学方收养。伯父朱宽浚为其取字为“长庚”,含有长命和有文名的双重寄托,同时又按族谱为其取名“镕基”。饶有兴味的是,据朱家族谱记载,朱镕基的“镕”字,他父亲朱宽澍的“宽”字,他祖父朱访绪的“访”字,都是朱元璋在600年亲自为他们取的。


一个人性格的形成,不但与其成长环境以及所接受的教育有关,也与先天因素和遗传因素有关。在朱镕基身上,我们似乎可以窥见朱元璋的某些“性格影子”。


经考证,朱镕基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直系后裔。明末,朱镕基的曾伯祖父朱昌琳号称湖南首富,他乐善好施,在长沙设保节堂、育婴堂、施药局、麻痘局,置义山、办义学,并疏浚新河,赈济灾民,被誉为“长沙近代慈善事业的开创者”。在棠坡,朱家因为扶危济困,到今天仍赢得乡亲的赞誉,村里有位古稀老人王玉龙说,那时每月逢三逢八,朱家就开仓济贫,而村里如果有孤寡老人死了,都由朱家提供棺材以及两担石灰,用于埋葬。有前来要饭的乞讨,朱家不但慷慨施舍,还将乞丐引进门让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成为有事可做、吃住不愁的劳动者。家族的济世情怀,在朱镕基幼小的心灵扎下了根。


朱元璋并非仅仅是残暴,长期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生遭遇,形成了朱元璋执政的两大特色,一是对百姓疾苦的同情心,一是对豪民和暴吏的刻骨愤怒。这又何曾不是朱镕基的执政特色?家族的乐善好施,还有他长达20年“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右派”生涯。培养了朱镕基的平民情结,使得他敢爱敢恨、爱憎分明。

铁血情怀的朱总理

毋庸置疑,朱镕基是中国改革开放特殊历史时期的一位特殊的政府领导者,是一位性格刚烈、铁血情怀的强势人物。


1996年岁末,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观看话剧《商鞅》,为剧情所动,凄然泪下,并且称赞“历史上的改革家是民族的脊梁”商鞅以惊人的勇气掀起改革之潮流,终为顽固羁绊被车裂而死。


1998年3月24,朱镕基主持新一届国务院第一次全体会议,提出五项要求:牢记自己是人民公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恪尽职守,敢于讲真话;从严治政,敢于得罪人;清正廉洁,严惩腐败;勤奋学习,刻苦工作。约法三章:在国内考察要轻车简从;精简会议,压缩时间减少人员;减少应酬,集中精力研究处理重大问题。


1998年8月9日,朱镕基紧急飞赴江西九江,九江的决堤,使他勃然大怒,他当即怒斥负责人:“你们不是说固若金汤吗?谁知堤内是豆腐渣!这样的工程要从根查起,对负责设计、施工、监理的人员都要追查。人命关天,百年大计,千秋大业,竟搞出这样的豆腐渣工程、王八蛋工程。腐败到这种程度怎么了得?历史是不容欺骗的!” 

在向抗洪官兵讲话后转身离去时,他边走边擦眼角的泪水。


1998年,朱镕基在中央一次重大会议上,铿锵有力的发言至今让人感到振聋发聩,在反腐败问题上,中央是有决心的。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无法长治久安。反腐败就是要先打老虎后打狼,对老虎决不故息手软;我这里准备了100口棺材,99口留给贪官,一口留给我自己,无非是一个同归于尽,却换来国家长治稳定发展和老百姓对我们事业的信心。


1998年3月19日,“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2001年,朱镕基辞去院长职务的告别演说,“我曾有过20年(1958———1978)没有党籍的日子,但是在那些日子里,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我的信念。推荐关注:微信查找“今日读书” 我没有忘记清华对我的教育,没有做有愧于心的事情。今天,我告别清华,以后就很少来了,实际上,就是不来了。但是,请大家放心,我的心永远留在清华。清华的每一个成绩,我都会欣慰,清华的每一个难处我都会关心,清华的每一个不足我都会指出。再见了,我永远是一个清华人!”

朱总理的惊世之语

“自己不勤政,又不廉政,吃吃喝喝,乱批条子,任人唯亲,到处搞关系,把国家财产不当一回事,你坐在主席台上面作报告,下面能不骂你?”

  ————1993年朱镕基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说。

“反腐败要先打老虎后打狼,对老虎绝不能姑息养奸,准备好一百口棺材,也有我的一口,无非是个同归于尽,却换来国家的长久稳定发展和老百姓对我们事业的信心。”

  ————在查出陈希同贪污腐败案后,朱镕基极为震怒地说。


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最近访问中国时,我告诉她一句话。我说:“我参加争取和保障人权运动的历史比你早得多。”她说:“是吗?”表示她不同意我的意见。我就说“不是吗?我比你大10岁,当我冒着生命危险同国民党政权作斗争,参加争取中国的民主、自由、人权运动的时候,你还在上中学呢。”

  ————1999年3月15日朱镕基在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招待会上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克林顿总统说了这样一句话,如果现在不批准,恐怕要后悔20年。我可以加一句,不只是后悔20年,恐怕千百年以后,当美国人民翻到这段历史的时候,也会后悔为什么当初犯这个错误,掩卷而长叹。”

  ————2000年3月15日朱镕基在九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记者招待会上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我一不怕你借钱,二不怕你求职,就怕你找我题字,因为我有五戒,此其一也。”

  ————朱镕基婉拒为老同学题字。


“我想提醒一点,在日本所有的正式文件中从来没有向中国人民道歉过,在一九九五年村山首相笼统地向亚洲人民表示歉意,但是在所有的正式文件中都没有向中国人民道过歉,因此不能说中国没完没了地要求日本道歉,道歉不道歉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但我们希望你们考虑这个问题。”

  ————2000年10月14日朱镕基总理与日本民众对话


“若香港搞不好,不单你们有责任,我们也有责任,香港回归祖国,在我们手里搞坏,我们岂不成了民族罪人?不会的!”

  ————2002年11月29日朱镕基总理在香港说。

湖湘君综合自网络

传播正能量,拒绝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