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范爷怀孕哺乳照被扒出,范丞丞小名宝宝,身世真相大白!

五斗米书城 2021-02-20 06:01:03

前文回顾

第四十章

  季阮阮身子一僵,脸色微变,正焦急的想着以什么理由不去吃饭时,战野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季秘书,我让你弄的资料准备好了吗?”

  资料?什么资料?

  季阮阮只是懵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战野是在帮她解围!

  他不是很讨厌她吗?为什么还要帮她?

  但季阮阮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立刻摇了摇头,“还没有。”

  “那还不快去准备!”

  “是!”

  应着,季阮阮朝三人点了点头之后立刻钻进了秘书室,回到了自己的办工作上。

  宋正国本来还想跟季阮阮一起吃个饭,顺便再调戏调戏她,见计划落空,心中不爽,“小野,这都到午餐饭点了,阮阮再怎么说也是你弟妹,没必要那么严格吧?”

  说话间,宋正国还看了宋天逸一眼。

  在其他人面前,宋天逸自然要装出一副很爱季阮阮的样子,便顺着宋正国的话道:“是啊大哥,什么资料那么紧急,非要阮阮在午餐时间工作吗?”

  战野笑了笑,不卑不亢道:“我喜欢公私分明,季阮阮现在是我秘书,我交代给她的工作没完成,自然要加班。”

  宋天逸和宋正国均是一噎,随后宋天逸笑了笑,“也对,三叔,那我们去吃饭吧!”

  宋天逸心底在想,其实季阮阮不跟他们一起去吃饭更好,免得他还要费心费力地装恩爱。

  宋正国尽管有些不甘心,但也没有办法,于是三个大男人一起去了御膳房。

  一顿饭吃的各怀心思,饭后,战野有事先离开了,包间里只剩下了宋正国和宋天逸。

  “天逸,我听说大哥最近对战野赞赏有加,看来战野不简单啊,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不但在宋氏站稳了脚跟,还让大哥刮目相看,如果再这么发展下去,恐怕……”

  宋正国点到为止,一双精明的眸子看向了宋天逸,见宋天逸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时,唇角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虽然你在大哥身边待的时间比战野久,但大哥在这个节骨眼上把战野找回来,目的很明显……天逸,你是三叔看着长大的,三叔也不想让宋氏落到除了你以外的其他人手中,所以只要你一句话,三叔永远是站在你这边的……只是……”

  “三叔想要什么尽管提!”

  宋天逸怎么可能不了解宋正国的为人,如果得不到什么好处,他谁都不会帮,现在他和战野的斗争虽然还没摆到明面上,但大家都已心知肚明……谁得到宋氏谁才是最大的赢家。

  宋正国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这才抬眸看向了宋天逸,“天逸,就咱们叔侄两个人,明人不说暗话,三叔确实有想要的东西,不过不是金钱和股份,而是一个人……”

  “谁?”

  “季阮阮!”

  宋天逸脸色一变,怎么也没想到宋正国竟然对季阮阮有意思,以前他怎么就没发现呢?

  宋正国见宋天逸不说话,轻笑了一声,“天逸,三叔知道你很爱阮阮,也视她为珍宝,你放心,三叔也会好好疼她的……”

  宋天逸紧紧地捏了捏拳,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宋正国的这一行为完全是在侮辱他。

  可宋天逸也知道,他表现的越愤怒越隐忍,那到时候他将季阮阮送给宋正国之后,宋正国会更记得他的情。

  “三叔,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宋正国打断了,“天逸,你也别说三叔逼你,你好好想想你是想要宋氏还是想要季阮阮?当然,三叔也不是想跟你抢季阮阮,只是想拥有她一夜……一夜过后,你不但会得到我的支持,还能继续拥有季阮阮,这笔买卖怎么算你都不会吃亏的……当然,如果你不同意,那三叔……”

  “好!”

  宋正国笑着拍了拍宋天逸的肩膀,“天逸,你如此为三叔着想,三叔不会亏待你的。”

第四十一章

  时光如梭,转眼就到了周末。

  战野的欢迎会举办在皇爵酒店,当时听到这一消息时,季阮阮整个人都不好了。

  对于她来说,皇爵酒店就是个噩梦般的存在。

  在那里,她不但丢了自己的第一次,还发现了宋天逸是个同性恋的事实,此后,她的人生就处在了一片水深火热中。

  所以对于皇爵酒店,季阮阮莫名的有些惧意。

  但事情已尘埃落定,她没办法改变只能接受。

  周六一大早,宋天逸就破天荒地送了一套旗袍给季阮阮,那是宋正国的要求,他说他喜欢看季阮阮穿旗袍的样子。

  如果季阮阮陪宋正国一晚上就能得到宋正国的支持,宋天逸觉得他赚了。

  季阮阮不知情,以为宋天逸只是为了做戏才给她卖衣服,便没多想就穿上了。

  到了皇爵酒店,季阮阮挽着宋天逸的胳膊走进了宴会厅。

  大厅里皆是一些成功人士,男人各个西装革履,气派十足,女人各个衣着华丽,漂亮得体。

  季阮阮看了一圈,内心有些震撼。

  她看到了偶尔会出现在电视上的政坛人物,也看到了刚拿过影帝影后的大明星。

  嫁给宋家之前季阮阮就知道宋家很厉害,却没想到这般强悍。

  啊……那不是宇凡最喜欢的摇滚歌手吗?要是拿到他的签名,宇凡一定会很高兴。

  刚想着,季阮阮就看到了今天的主角战野。

  他今天的穿着跟我往常没什么区别,依旧是一套质地考究的西装,但是每一次见他,季阮阮都觉得他又帅了不少……“大哥,欢迎你回来。”

  宋天逸看着战野淡淡地开口,眼底却是浓浓的寒意。

  战野看着季阮阮挽着宋天逸的胳膊,如墨的眸子微微一寒,“谢谢。”

  紧接着,宋家的人都来了。

  三人一起过去打了招呼……

  宋正国看到穿着旗袍的季阮阮,眼底的情-欲一闪而过。

  可即便是一瞬间,也被战野捕捉到了……

  宴会开始,战野扶着宋正雄去了搭建好的舞台,在云海市各个有头有脸的人物面前,宋正雄将战野的身份告诉了所有人。

  几家有知名度的媒体也疯狂地拍下了这一幕……之后宋天逸又被邀请上了舞台,虽然宋天逸脸上在笑,可他的心里却恨极了战野。

  如果不是战野回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一个人的……“今后我的大儿子战野和我的小儿子宋天逸将会带领宋氏走向一个新的高度,请大家拭目以待。”

  紧接着便是雷鸣般的掌声,战野淡淡地看着这一幕,勾唇冷笑了一声……当看到季阮阮跟施琅在一起时,漂亮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季阮阮没想到会在宴会场碰到施琅,便走过去打了声招呼,“施学长……”

  “哟,季学妹,真是一见一个样,越来越漂亮了。”

  季阮阮被调侃的有些脸红,“学长说笑了。”

  聊了一会儿,季阮阮见那位摇滚歌手落单,便朝施琅笑道:“施学长,先失陪一下。”

  施琅举了举杯中的红酒,“OK。”

  季阮阮离开没多久,战野就来到了施琅身边,“你来这里干什么?”

  施琅耸了耸肩,“怎么说今天也是你的大日子,我怎么能不来呢?话说,这季阮阮一看到美男就扑上去的毛病还真是一点都没改……”

  战野看到季阮阮言笑晏晏地对着一个男人笑时,目光微沉……突然,幽深的眸子看到了鬼鬼祟祟的宋天逸和宋正国,宋天逸好像将一张房卡交给了宋正国……紧接着,就看到宋天逸走向了季阮阮,将一香槟递给了她,跟那个摇滚歌手一起碰杯之后,季阮阮好像有些晕,宋天逸就带着季阮阮离开了宴会厅……战野见状,冷着脸下意识地想跟上去,胳膊却被施琅拉住了,“别冲动,季阮阮的事儿已经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第四十二章

  只不过是喝了一杯香槟,季阮阮就感觉头晕目眩,身子轻飘飘的。

  察觉到被宋天逸连扶带拖地拉出了会场,季阮阮皱着眉甩了甩头,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可一甩头更晕了,“宋天逸……你……你要带我去哪里?”

  遇上偶尔经过的人,宋天逸宠溺地笑了笑,“叫你少喝一点,你看你都喝醉了,我带你去房间休息休息。”

  喝醉?她喝醉了吗?

  不,只是一杯香槟而已,她怎么可能醉?

  而且,她现在的感觉根不是醉酒,身上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两个眼皮打架,很困很想睡觉……明明她昨晚睡眠很充足,这会儿也才晚上八点而已,怎么会困成这个样子呢?

  不对,是宋天逸拿给她的那杯香槟有问题?

  季阮阮想停住脚步,可完全没用,她整个人都被宋天逸拖着,使不上一点力气。

  其实宋天逸一开始拿香槟给季阮阮的时候,季阮阮心里膈应了一下,自从上次被宋天逸下了春-药之后,宋天逸递给她的东西她都不敢再碰。

  可是今天那位摇滚歌手得知季阮阮的亲弟弟季宇凡喜欢他时,不但签了名还送了两张演唱会的门票。

  刚好那个时候宋天逸过来给了她一杯香槟,说是一起感谢那位摇滚歌手。

  季阮阮不好拒绝,又想到宴会厅那么多人,所以根本就没防备……该死,她真是太蠢了,竟然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像宋天逸那种人,如果不是对他有利,怎么可能会跑过来刻意跟她一起感谢别人呢?

  上次好不容易从韩佐的魔爪下逃脱,这次他又想将自己送给韩佐了吗?

  他不是说不会再逼她生孩子了吗?呵……她怎么能相信他的鬼话呢?

  “放……放开我……”

  季阮阮使出全身力气想推开宋天逸,可一点用都没有……“救……救命啊……救救我……”

  她想呼救,可声音细弱蚊蝇,其他人根本就听不到。

  眼前阵阵发黑,季阮阮也不知道自己此刻身在何处……只听到耳边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便听到了一声关门声。

  “来了……”

  不是韩佐的声音,而是一道略显苍老却带着兴奋情-欲的声音,是宋正国!

  宋天逸将季阮阮扔在了两米宽的大床上,随后佯装纠结痛苦地朝宋正国道:“三叔,阮阮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好好对待她。”

  “放心吧,我会好好疼爱她的……今晚别让任何人靠近这个房间。”

  “好……但你也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你可是三叔最疼爱的侄子,三叔怎么可能不帮你呢?”

  “那就好……”

  宋天逸离开后,宋正国邪笑地走到了床边,看着季阮阮玲珑有致的身材,他兴奋地舔了舔嘴……果然是个尤物啊……

  “季阮阮啊季阮阮,今晚你终于属于我了,天逸为了自己的事业牺牲你,看来他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爱你嘛……”

  说话间,宋正国的大手已经伸向了季阮阮的大腿,季软软身上的旗袍也被他一把撩了起来……“宝贝儿,从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开始幻想着这一天了,我想让你在我身下娇嗔,想让你在我身下哭……”

  感觉到一双大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季阮阮恶心的想吐,想到那个人是宋正国,她更是又恨又绝望……她尝试着想睁开眼睛,也用指甲狠狠地掐向了自己,可是完全没用,意识一阵阵模糊,她的脑袋也越来越晕……上一次她侥幸逃脱,这一次恐怕没那么好运了……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紧接着,季阮阮感觉到她的衣领被撕开了……就在季阮阮无比绝望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一阵巨响,紧接着好像有很多人冲了进来……“把女人带走,男人废了!”

  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了这句话后,季阮阮就彻底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宴会一结束,战野就急匆匆回到了海边的别墅。

  “人呢?”

  “还在昏睡中,一直都没醒来。”

  战野顿了顿脚,眼神微冷,“宋正国处理好了?”

  “已经废了!估计不到明早都不会有人发现。”

  “很好……”

  说完,战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着大床上静静地沉睡的季阮阮,战野心里又气又烦躁。

  “战三,你确定季阮阮还是你认识的那个季阮阮吗?如果这是一个陷阱怎么办?你要是去救季阮阮,刚好掉进了他们设置的陷阱中,那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战野自然明白施琅的意思,一来,季阮阮究竟变成了什么人他们谁都不知道,毕竟她现在是宋天逸的老婆,做任何事情都会跟宋天逸站在统一战线,上一次她不就是想利用苦肉计获得他的认可吗?

  二来,他在宋氏刚站稳脚跟,宋正雄表面上对他赞赏有加,实际上却还是不放心他,处处提防着他,监视着他,他要是明着跟收拾宋正国,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季阮阮来说都是百害而无一利的。

  尽管如此,他也不能坐视不理,万一季阮阮真的是被宋天逸和宋正国设计的呢?百分之零点零一的可能他都无法接受,他虽然恨季阮阮,但没办法看着季阮阮被宋正国糟蹋。

  不能亲自动手,不代表他就没法收拾宋正国。

  他已经给过宋正国一次机会了,是他不珍惜,既然不想要那三条腿,那干脆一起废了的好。

  因为战野说过不要碰季阮阮,所以佣人都没给季阮阮换衣服。

  战野看着季阮阮被撕碎的旗袍,一双如墨的眸子更冷了……废了三条腿,好像轻了点!

  战野伸手下意识地摸上了季阮阮的小脸,眼底却闪着幽冷的光,“季阮阮,这究竟是你和宋天逸还有宋正国演的一出戏呢?还是你真的那么悲惨?”

  季阮阮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意识渐渐清晰,季阮阮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

  昨晚……她不是被宋天逸送给了宋正国吗?

  那她现在在哪里?

  身上的旗袍已经换成了一套质量上乘的丝质睡衣,该死,难道这里是宋正国的家吗?

  思及此,季阮阮惨白着脸下了床。

  她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发现自己正在二楼,而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当初嫁给宋天逸的时候,宋天逸带着季阮阮去过宋正国的家,这里可比宋正国的家气派多了,全欧式装修,不管是家具还是地板装潢,都用的是顶级的材料。

  季阮阮闲来无聊的时候研究过室内装潢,所以能一下子看出这个房子值多少钱。

  不低于两个亿!

  宋正国有那么多钱买一套别墅来金屋藏娇吗?

  不管了,逃了再说……

  季阮阮蹑手蹑脚地下楼,刚在一楼站稳脚跟,一道道齐刷刷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了起来。

  “季小姐,早上好!”

  季阮阮身子一僵,机械地转过了头,结果便看到了清一色的女仆。

  “你……你们是……”

  一个领头的中年妇女走到了季阮阮面前,“季小姐,我们家先生说你下午才能出门,现在请你洗漱完换好衣服之后用早餐吧。”

  话音刚落,一个女仆拿着一套衣服走了过来,紧接着,另一个女仆拿着一双高跟鞋走了过来。

  “这……你们家先生是谁?”

  这不是宋正国的风格啊!

  “哦……没……没什么……”

  季阮阮有些懵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啊,对,她忘了最关键的一点……

  她下身好像没什么不适,不像上次,跟那个陌生男人发生关系后,她下身又酸又痛的……所以昨晚宋正国并没有对她怎么样嘛?

  “昨晚……是你家R先生救了我吗?”

  “是的!”

  听到答案,季阮阮终于松了一口气,“对了,你们家R先生为什么要救我?”

  “R先生做事没有任何理由。”

  “……好吧,总归是要谢谢你们家R先生了。”

  虽然季阮阮不知道那位身份沉迷的R先生为什么要救她,但察觉到他们对她没有恶意,季阮阮边去洗漱……刚要换衣服的时候,季阮阮突然感觉下身一热,一股热流从下身流了出来。

  是一个陌生却又温柔地声音。

  “还没有。对了,谢谢R先生昨晚救了我,想来想去,还是亲口跟你说声谢谢的好……”

  “不用客气,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咱们睡过一夜,我怎么可能再让别的男人睡你呢?”

  闻言,季阮阮脸色大变,“你……你是……”

  “如你所想,我就是那晚在3399房间跟你发生过关系的男人,不过宋夫人,你用一条项链就打发我,是不是太抠了点?”

第四十三章

  季阮阮脸色惨白,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本以为3399房间的那个人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男人,可没想到竟然是个有钱人。

  更没想到她们之间竟然还会有交集。

  “你想怎么样?”

  “你说呢?”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给我记住了,既然招惹了我,就给我安分一点,别让其他男人碰你……”

  “可以,吃完早饭再出门,免得出门之后你吃不下饭……”

  “可是……”

  电话被挂断,季阮阮听者耳边嘟嘟嘟的忙音,有些无语也有些乱。

  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脱离了掌控,未来看不清方向,有那么迷茫……季阮阮没心思吃饭,想打算直接离开,可佣人拦住了她的去路,没办法,季阮阮只好坐在餐桌旁吃了早餐。

  离开的时候,季阮阮的眼睛被蒙了起来。

  季阮阮挣扎了两下,“你们干什么?”

  “季小姐,这是R先生的意思,希望你能配合。”

  想到如果那位R先生要做什么肯定不会等到现在,季阮阮也就没再挣扎,可心里却格外崩溃。

  因为是周天,她不用去上班。

  手机刚充上电,就见宋天逸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看到季阮阮在家,他冲过去就抓住了季阮阮的胳膊,一张俊脸上满是怒气,“你昨晚去哪儿了?”

  季阮阮冷笑着甩开了宋天逸的手,“我去哪儿了你不是最清楚吗?宋天逸,我以为你良心发现了,可没想到你的良心已经被狗吃了,你竟然把我送到宋正国床上……”

  “废话少说,你知不知道昨晚宋正国被人废了?”

  “什么?”

  什么叫宋正国被人废了?

  “那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今天早上你是从哪里醒来回家的?”

  季阮阮心中一凛,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回到宋天逸的问题。

  昨晚是R先生救了她,宋天逸又说宋正国被人废了,那就是说R先生把宋正国废了……他不能告诉宋天逸R先生的事儿,否则宋家人要是找R先生报仇,那她岂不是恩将仇报的小人了吗?

  “我是在皇爵酒店醒来的,至于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宋天逸没有说话,好像在思考季阮阮话中的真实性。

  从昨天晚上到早上的监控是他亲自找人破坏的,为的就是掩盖宋正国令人不齿的嘴脸,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季阮阮究竟有没有说谎。

  就算是调查,也无从下手。

  见宋天逸没有再怀疑,季阮阮稍微松了一口气,刚刚她也是随口一编,根本就没想过宋天逸会信……“你刚刚说宋正国被人废了是什么意思?”

  宋天逸狐疑地看了季阮阮一眼,又不死心地问了一句,“你昨晚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呵……你这人真奇怪,我要是知道还会问你吗?”

  “明明你和宋正国在一个房间,宋正国被人打断了双腿,还弄得无法人道,而你竟然好好的在皇爵酒店的另一个房间醒过来……你不觉得这件事很诡异吗?”

  季阮阮心中一寒,那位R先生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为什么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废了宋正国?

  “我……我不知道……”

  “哼,不管你知不知道,你最好给我闭紧了嘴巴,昨晚的事情不许跟任何人提?”

  “怎么?怕你道貌岸然的模样被戳穿了吗?”

  季阮阮话音刚落,宋天逸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接了一个电话之后,朝季阮阮冷冷道:“走……”

  “去哪里?”

  “跟我一起去医院看宋正国,记住,不该说的话不要乱说……”

  “我不去!”

  到了医院,季阮阮才看到病床上的宋正国,他整个人被达成了猪头,一双眼睛肿成了一条缝,一张脸早已看不清原来的样子,脖子上挂着颈托,双手动不了,双脚被吊了起来,看起来要多惨就有多惨……季阮阮心里别提有多爽了,宋正国终于得到报应了。

  宋正国的老婆在一旁边哭边骂,“现在可是法制社会,那些人竟然明目张胆的把人打成这样,一定要找到他们,一定要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宋家的人包括宋天骄都来了,唯独战野没到。

  宋正雄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但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宋正民则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三婶,你别哭了,三叔被打成这样,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

  “你三叔平时那么老实能得罪什么人啊,肯定是有人嫉妒他了,或者是有人在向宋家示威?”

  话音刚落,战野风尘仆仆的来到了病房。

  他一脸紧张,许是赶的太急,俊脸上还有汗珠,“三叔……三叔怎么样了?”

  宋天骄冷哼了一声,“这么晚才来,到底是不是宋家人啊?”

  “不好意思,我昨晚喝多了点,今早醒来得知三叔出事后立刻赶了过来!”

  战野话音刚落,宋正国的老婆何慧突然起身朝战野打了起来,“是你对不对?你一来到宋家正国就出事,肯定是你打伤了正国对不对?”

  季阮阮心头一颤,猛地看向了战野。

  不但是季阮阮,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战野。

  战野皱了皱眉,淡淡地推开了何慧,“三婶,你冷静一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本来好好的,你一来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扫把星,都是你的错!”

  何慧太激动,战野的手背都被她抓破,留下了一道道血痕,季阮阮看着,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够了!”

  宋正雄威严的一声吼,让整个病房瞬间安静了下来。

  “正国还昏迷不醒,你在这里吵有什么用?有本事将真正打伤正国的人找到!”

  宋正雄将战野和宋天逸叫到了一旁,季阮阮的脸色则有些苍白。

  听宋天逸说宋正国被人废了的时候,季阮阮从来没想过宋正国会这么惨。

  那个R先生……是一个比战野更危险的人物,她招惹了他,那她以后……该死,她那晚怎么就偏偏睡了那么个男人呢?

  抬头的时候,季阮阮看到了战野,他从进病房开始都没跟过她一个眼神…………

  宋正雄扶着拐杖淡淡地看了战野和宋天逸一眼,“正国的事情,你们两个怎么看?”

  宋天逸急于在宋正雄面前表现,所以先开了口,“我查了昨晚皇爵酒店的监控,所有的监控都被认为破坏了,没法修复成功……而且对方来势汹汹,手段狠厉,做事不留痕迹,显然不是一般人。”

  宋正雄皱了皱眉,原本严肃的脸变得更加深沉可怕,“你三叔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吗?”

  “应该是没有!”

  “什么叫应该?”

  宋天逸低下了头……

  宋正雄将目光放在了战野身上,“小野,你三叔的事情交给你调查,一定要将伤害你三叔的人查清楚,我倒要看看什么样的人敢跟我宋家作对!”

  宋天逸猛地抬起了头,一脸的不甘心,“爸,我……”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们俩也小心点,说不定对方会找你们下手!”

  宋天逸紧紧地捏了捏拳头,对战野的憎恨又多了一分!

  而战野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那笑容要多冷就有多冷……抬眸看到不远处脸色难看地季软软时,幽瞳微微闪了闪……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明日继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