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父亲节专栏】吕长征:父亲与京胡

临朐 2021-02-19 10:12:26

☞【征文】“华特磁电”杯征文大赛作品集

☞【稿酬】《临朐》微刊稿酬机制

☞【精彩】2017年度原创文集

☞【精彩】2016年度原创文集

父亲与京胡

作者 吕长征

京胡是父亲的挚爱。京胡,是京剧伴奏的乐器,比二胡要高亢悦耳,早在七十年代初,正处文革中期,革命样板戏盛行,父亲担任乡集建营宣传队的京胡乐师,一把小小的京胡,被父亲拉得抑扬顿挫,出神入化,拉到乐曲的高潮处,整个上半身,都随着乐曲的节律前后晃动,我的童年,就是在父亲悦耳的京胡声中度过的。

文革结束后,宣传队解散了,但父亲拉京胡的爱好一直没有放下,每到晚上,父亲至少要拉上半个小时的京胡,一天不拉,就像有什么任务没完成一样。我那时也就七、八岁,村子里还是生产队,大集体。父亲读过几年书,高小毕业,在那个年代也算是个文化人了,当上了大队的会计,劳累一天,吃过晚饭后,父亲就习惯性地从墙上取下京胡,打黄香,调弦,一手拉弓,一手握着转把时紧时松,每天都重复着这套娴熟的动作,不一会儿就沉浸在了京胡的乐声中,这也算是父亲精神上的放松了。我看到父亲拉得这么好,也想跟父亲学,父亲就手把手地教我,怎样调弦定调,什么是把位,怎样识乐谱,由于我只是心血来潮,热衷一时,拉一会儿感到苦燥无味,也就放弃了,最终半途而费。

到了八十年代后期,我考上高中进城住了校,就听不到父亲那悠扬的京胡声了,京胡的弦很细,拉时间长了很容易断,镇上没有专门的乐器店,父亲就让我在县城给他买京胡弦,每当我星期六放学回家,把京胡弦递到父亲手中时,喜悦之情就洋溢在父亲那皱纹渐增的脸上。可能是遗传吧,我从小就对声乐有一种天生的爱好,我参加工作之后,二胡没学成,却学会了吹笛子,由于勤奋练习,笛子也能吹得有模有样,休班的时候,我就回老家,和父亲来一场京胡笛子的合奏,就像一个小乐队,欢快动听的乐声,不时从山村农家小院里传出,惹得四邻乡亲都纷纷前来观看,一种成就的自豪感,在父亲和我的心里油然而生。

现在,父亲年近八旬了,身体已大不如前,农活干不了了,唯有拉京胡的习惯一直没有改变,拉到酣处,上半身依然前后晃动,依然那么乐在其中,父亲的快乐是儿女们最大的孝顺,老人岁数大了,不图吃、穿,让老人高兴、愉快,安度晚年,就是我们晚辈的孝。

星期六又快到了,我给父亲买了两套京胡弦,自己也买了笛膜,盼着快快回老家,和父亲来一曲京胡和笛子的合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