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杨澜:快乐是一种能力

365读书 2021-02-28 09:16:15

点击上方“365读书”可订阅本刊

<365天,每天陪你读书>


每晚9点更新电台节目

希望丨能和您的耳朵成为朋友


作者: 杨澜

点击『下方绿标』收听主播霖心的录音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世界上多一个自由的女人,就会多一个自由的男人;多一个快乐的女人,就会多一个快乐的男人——


活色生香,是对《天下女人》化妆间的准确描述。化妆师老黑每次都带着鲜花、香熏、音乐、茶水、咖啡、糖果(这些都是他自掏腰包!),还有剧组制片准备的葡萄、柚子、西红柿,油条、蛋糕、三明治……我们就在一片“鸟语花香”中开始化妆备稿,而更多的时候则是聊天八卦大笑忘形。


这成了一道程序,更是一种享受。秋微把这事比作秋游,跟其他剧组炫耀过,引来跟风。但是他们学习得不够到位,把橘子如供果般累放,让人以为是在祭祀祖先!哈哈,殊不知,发自内心的欢喜使一切不同。


我们都有机会营造自己的心灵花园。幸福在于梦想的能力,有创造的能力,有感受的能力,也有分享的能力。就像小柯为《天下女人》幸福力项目谱写的《幸福花园》这首歌:“那一天我幻想有自己的玫瑰园,于是我种下它,在清晨的窗外面。


在午后我静静地坐在花中间,微笑着送给你,把你的房间装点……”2000年,做记者的李旻果与德国生态学家马悠偶然相遇,一见钟情。他们逆着人流从城市走向乡村,在景洪的16亩土地上搭建木屋,开始了修复热带雨林的工作。




他们在那里种满几十种兰花,在地上、在树上。每棵树、每根草,都散发着温暖的能量。他们带着两个女儿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简单的神仙般的生活。


没有任何征兆的,男人突发心脏病走了,紧接着,一场山火把雨林烧成灰烬。

李旻果没有时间崩溃,她必须接受。她相信生命如水,柔软而坚韧,幸福就是意识到自己还能够给予幸福。她一草一木地修复着花园,抚养着女儿们,甚至有了设计热带花园的新项目。有一天,女儿对她说:“爸爸没有死,他化身成了雨林佛,照顾着我们。


”在孩子的心灵里,自有别样的花园,通透、光明。在《天下女人》2011年的幸福晚宴上,她激动地指着作为标识的四叶草说:“我先生曾对我说找到四叶草的人是幸福的,而我当时在草地上居然随便一指就发现了一个!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秘密。今天见到,恍若隔世!”在心灵花园里幸福草永不枯萎。


人类从未像现在这么迅捷地满足感官愉悦。获取与占有,都可以在付出钞票时轻易完成,但每一次所带来的满足感以同样迅速的方式递减,促使我们再次出猎、捕捉、占有。物质极大丰富,而内心的空洞从未被填平。


关于幸福我们有太多误解,比如我们没房时就觉得只要有房就会幸福;我们有健全的四肢,就想象残疾人的生活痛苦不堪。研究显示,无论是赢彩票的狂喜还是受伤致残的痛苦,都会在6个月左右慢慢趋于平静。原先幸福的,依然幸福;原先苦闷的,依然苦闷。




美国心理学家在20世纪60年代发现了“习得性无助”现象。他们多次重复在笼门打开的时候给小狗以电击,后来即使没有电击,小狗也会在笼门开启时倒地抽搐。坏消息是,同样的现象也出现在人类身上。有些人会习惯性地在遇到拒绝或失败时对自己说:“这都是我自己的错,我永远没希望了。


”这种绝对化、持续化的消极思维方式会让人处于无助状态。好消息是,积极的思维方式同样可以习得,幸福是可以学习的能力,甚至由此形成的积极反应模式会改变部分基因,遗传给下一代。海蓝博士在提到“人生只涨不跌的投资是什么”时,就指出,这样的投资就是提高自己的幸福力。它包括三种能力:


  1.放下过去的能力,不再为过去所受的伤痛感到怨恨、内疚、悲伤、悔恨;


  2.面对现实的能力,包括对挫折的有效应对;


  3.享受当下的能力,其中,找到自己的兴趣爱好,绝对是通往幸福的捷径。


当你在欣赏一段音乐时如痴如醉,或者享受修剪花花草草的乐趣,抑或迷上了足球、网球、台球,电玩、魔方、万智牌……那种物我两忘的投入感,大概每个人都有过。


新蜂女子摩托车队的女子们一出场就带着帅气。她们当中不乏受过高等教育的工程师、企业家,当摩托车的马达轰鸣时,她们身上的激情就被点燃。一种在路上、走天下的自由与豪迈,让她们宁可面对山路、沙漠,宁可顶烈日、受酷暑,甚至甘冒受伤的危险。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世界上多一个自由的女人,就会多一个自由的男人;多一个快乐的女人,就会多一个快乐的男人。女白领们可以在业余时间参加越野摩托车队,男人们为什么不能做出一手好菜?过去人们说起上海男人做饭往往带着嘲讽,可今天一型男下厨,端出一席菜,打开一瓶酒,绝对是品味和才艺的表现。


区别嘛,就在于前者是没办法,后者是有选择。黄磊喜欢烹饪,自己种了两盆迷迭香,给女儿做意大利面时就揪几片放进去。还种了两盆薄荷,出去参加活动时就弄瓶水,再放两片叶子进去,这成了一种生活方式。给女儿蒸个鸡蛋羹,也要把胡萝卜片切成一朵花,再撒上几粒葡萄干,要收服一个人的心,先收服他(她)的胃,对女人和女孩也照样适用。


今天生活方式的多元和人们对个性选择的宽容,让个人的自由空间大大拓展。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在美国留学时,同时选修国际新闻的一位美国罗同学显然对我很有好感。出外拍摄时他总抢着帮我拿器材,还常常在校园里“意外”地遇见我,殷勤地聊上几句。


终于有一天他给我打来电话,邀我周末一起看电影。在美国文化里,这是明显的约会邀请。我虽然很想看这部电影但又怕人家误会,于是有点尴尬地说:“谢谢你的邀请!不过,你也许不知道,我已经结婚了。”


十几年以后,秋微在《天下女人》的演播室里因此大肆调侃我一番。她的观点是,异性的好感是一份礼物,只要不突破道德底线,大可以好好接受。人家也没提出什么要求,不就是一场电影嘛!这个嘛,我好像还是比较保守。




我们今天的教育看上去如此发达,粗略地计算一下,从小学一年级到大学毕业,我们起码上过两万多小时的课程。请问其中多少教我们如何幸福?先别谈幸福,今天的中国男孩女孩们甚至不知道如何社交如何搭讪。


如何有礼貌地赞美一位异性,并且诚恳地提出约会邀约,或者在遇到拒绝后有风度地离开,都成了学问。这不能不说是对教育的某种讽刺。这种教育的缺失催生了阮琦这样的社交培训师的职业。


他在对男生的培训中总结出不少经验,比如:要与对方保持一臂距离,把自己身体的大部分面积和双手都要袒露给对方,建立安全感;不能一上来就问这问那,比如年龄之类,应该先把自己的信息告诉对方;要做好被拒绝的心理准备,即使被拒绝也不伤大雅;有幽默感的人会给人好感,但幽默不是刻薄地讽刺其他人;最重要的,是真诚坦然的态度。


秋微显然在女性方面很有研究:可可·香奈儿说过,出门一定要把自己拾掇整齐,因为你不知会遇见谁;当你想吸引一位男士的注意,可以表现出需要帮助,比如拧不开瓶盖;对那些表示好感的男生表达善意,即使你没有交往的愿望,也尽可以给他留点面子!


摄影师陈曼可没有这么多花花肠子,她是个有啥说啥的北京大妞。我第一次跟她合作,就被她看毛了。她那双大眼睛,黑白分明,常常直直地盯着我看,不知道是在打量我的五官,还是在设计着拍摄角度,或者是琢磨我隐藏的秘密。




反正如果一个人的眼光如此坚定而坦然,你能做的就只有面对,看回去。可她说:“杨澜姐是那种百变不离其宗的人,反正很好办。”等等,什么叫很好办啊?她说她拍照不以男人女人划分,不以好看不好看、年轻不年轻划分,而是去表达一种混合的气质,就像这个时代:过去的,未来的,妩媚的,侵略的,单纯的,诱惑的……这是一台戏,当然要好好看!


她从中戏舞美专业退学,再次高考进入美院;第一次拍大片,回来一洗发现没影,只有求能说会道的老黑跟人家说“上次没把你最精彩的那面拍出来,如果再拍一遍肯定特经典!”哈哈!


这姑娘自己研究中医,有时会在百会穴口扎着根银针就去工作了,不明白的人还上前帮忙:“哟,你脑袋上怎么有个线头啊!”她恋爱的方式也特别。在排队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一位中美混血的帅哥,中文说得特溜儿,就看上人家了,聊来聊去就定了终身。


帅哥爱好滑板运动,北京大妞就挣钱养家,外带生两个孩子!别看她工作压力大,但每次见她都特有精神,穿着奇装异服,而且直眉瞪眼地朝人看!不知为什么,我一见她就开心!


当今天的女孩子变得越来越主动,男人们可有点不习惯。来到《天下女人》的男嘉宾常有手足无措的。


陈建斌坐下不久发现面前坐着三个女主持人(我、柯蓝、张丹丹)就崩溃了:“天啊,这些女人要干吗呀?”她们问他怎么看上蒋勤勤的,老婆怀孕时他都做了什么贡献,还让他现场给一布娃娃换尿布。他的速度倒还不慢,就是另一只手一直掐着布娃娃的脖子——你在家这么换尿布啊!


今天的我们太需要释放自己了。那些内向的人,往往因过于在乎外界评价而害怕失败,人民即兴公社这样的即兴戏剧社团可以帮助他们找到释放本性的快乐。


他们有很多种游戏,比如一人可以任意想象自己是某个时代的某个人物,另一人就要陪他演下去;一演才发现可以放下架子,打开想象力,而且学会观察、倾听、了解。更妙的是,即兴无所谓成败,因为它是个游戏。


有个小游戏是无论玩伴送给你一件多恶心的想象出来的东西,比如一只死老鼠,你都要先接受下来,并找到接受的理由,比如可以转送给老板!还有个游戏是一个人用“不幸的是……”开头造句,另一个人必须用“幸运的是……”造下一个句子。


接纳和换个角度思考的能力,会改变我们与人交往的模式和对环境的看法。是不是很有趣?


幽默,在西方文化中,是一个人与正直、善良、智慧同样重要的品性。常常听到一个女孩在形容自己爱上的男孩子时,说:“他能让我发笑。”


在东方文化中,却很少听到父母跟女儿说:“要嫁,就嫁给一个有幽默感的。”严肃正经似乎是成熟稳重的象征,可是生活已经够沉重啦,笑是拯救我们的力量。在《天下女人》的演播室里,总是笑声不断,拿自己开涮或彼此调侃,是我们的常态。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主持人喻舟来做嘉宾主持时,李艾就给大家讲了一个喻舟的段子:因为主持早间节目的缘故,电台主持人往往需要早晨四五点钟就起床,有时起晚了,顾不上梳头洗脸,披件袍子就出门打出租车。




一天,在幽暗的路灯下,只见喻舟素面朝天,睡眼惺忪,长发遮住半边脸颊,拦住一辆出租车,说:“快,去八宝山,天快亮了!”(国际台办公楼在八宝山。)


快乐并不一定要花很多钱。小娟和丈夫黎强组了个乐队叫“山谷里的居民”。两个人就住在京郊的村庄里,没钱的日子里用馒头蘸红糖是一顿饭,馒头蘸白糖又是一顿。用牛肉干和可乐把婚宴就办了。


牛肉干太咸,可乐又不够喝,大家就喝自来水。一个女伴把小娟的长发盘起来,插上一根红筷子,就算是新娘妆了。没有钻石戒指,小娟说她在乎的是眼神里明亮的东西。在宁静闲适的氛围里,信手拈来即是音乐,比如暖气上挂着一条农村的大花被单,《红布绿花朵》的旋律就在一个早晨出现在小娟的脑海里。


快乐,不妨突破一些边界。在中国版的音乐剧《妈妈咪呀》中,沈小芩出演谭雅,一位风情万种的中年妇女。谭雅在剧中面对一位钟情于她的年轻男子,唱起一首歌:“你妈妈知道这事吗……如果你尚不解风情,我很愿意教教你,但是,你妈妈知道吗?”


两情相悦,男人可以找年轻女生,女人找个比自己年龄小的男人又有何妨?美国的服装设计师VeraWang不是就在离婚后找了一位比自己小20岁的男友?当年她因为买不到称心的婚纱而自创婚纱品牌,怎么就不能再为自己设计一件呢?


沈小芩80年代曾以演唱《请到天涯海角来》和日本电视剧《血疑》的主题歌而红极一时。直到今天她的状态都棒极了,健康的小麦肤色,紧致的身体线条,还有周身散发的能量!她说人到中年,又是人生的黄金期,既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又有了善解人意的雅量,更能享受工作和生活的乐趣。


做自己,最快乐,拥有让自己快乐的能力,才能将快乐传播他人,幸福也是同理。女人,要对自己负责,作为独立的个人,安顿好自己的身与心,笃定选择,快乐前行。


背景音乐:

1. 林澜叶钢琴 -《快乐E调》

2. 姜创钢琴 -《心有独钟》钢琴版

3. 廖里文程钢琴演奏版 - 钢琴演奏版《天空之城》

4. 歌曲 - 《慢慢快乐》孙俪,莫艳琳

365天丨每天陪你读书
主播:潮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