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情深误终生 爱你是我的劫【完结】莫小阮 苏哲宇

若忆小说 2020-10-06 15:49:31

内容简介:莫小阮说,“我想看到这个世界,只是因为我想看到你。”
    可苏哲宇却说,“我一辈子都不会爱你……”
    那好,那我选择不再看到这个世界,不再看到你……
    五年婚姻,她用了一种自毁的方法,想让他痛不欲生……

 第1章 不被祝福的怀孕


    莫小阮说,“我想看到这个世界,只是因为我想看到你。”


    可苏哲宇却说,“我一辈子都不会爱你……”


    那好,那我选择不再看到这个世界,不再看到你……


    …………


    夜,漆黑。


    凌晨两点,时钟滴答滴答,清晰而缓慢。


    莫小阮睁着一双眼睛,空洞地看着天花板,脑袋里一片空白。


    手边,是一根验孕棒,上面清晰的两道红痕,红的如沾染了血迹一样,妖艳绽放。


    不错,她怀孕了。


    结婚五年,她还是怀孕了。


    五年里,她不知道吞下了多少避孕药,一次一次,反反复复,她以为,今生今世她都不会再有孩子


    可她任性了一回,上个月,就在苏哲宇要了她之后,她吐掉了那白白的药片。


    结果,她怀孕了。


    莫小阮素白的手指轻轻摸索着,将验孕棒捏在手里,昏黄的灯光下,她脸色苍白,一双眼睛紧紧盯


着那两道红痕,绝望一点一点在眼中蔓延开。


    别的女人怀孕,都是会受到祝福的,可她不是,她怀孕,只会受到诅咒,不会有祝福……


    她想,苏哲宇看到验孕棒的时候,一定会毫不犹豫扔到她脚下吧,他一定会扬着下巴告诉她,“打掉,这个孩子我不会要。”


    是啊,那个男人,何曾在乎过她的感受?何曾在乎过她?


    他是那么的冷酷,那么的无情,在他眼里,她就是个木头人,永远不知道疼。


    可她真的好疼好疼。


    五年,一千八百多个日夜,她每一天都感觉到疼……


    今晚,他依然没有回来。


    三天了,她已经有三天没有见过他了,她虽然是他的妻子,却一点都不知道他的行踪……


    真是可笑。


    真是可悲。


    莫小阮捏紧了手里的验孕棒,缓缓闭上了眼睛,脑袋里又是一片空白……


    直到楼下传来尖锐的刹车声,她才一下子惊醒。


    她想,一定是他回来了。


    苏哲宇,她从十四岁爱到现在的男人……


    一秒,两秒,她捏着验孕棒,数着时间。


    当她数到第三百零二秒的时候,卧室的门桄榔一声,那一瞬间,她浑身的血液都是凉的。


    她深爱的人,却也是她最怕的人。


    “你……你回来了?”


    莫小阮本能的从床上站了起来,走过去,她想要接过苏哲宇手里的蓝色西服,可苏哲宇连看都不看


她一眼,很冷漠的将西服丢在一边的椅子上。


    “不必。”苏哲宇一双狭长的眸子这才落到她身上,他看她的眼神,永远那么冷,冷入骨髓。


    莫小阮最怕看到这样的眼神,每一次,她都如坠地狱,整个人好像被凌迟一样,锥心的疼。


    一只手松着领带,他哼了一声,嘲讽道,“我哪敢劳您大驾?你们莫家人不是最喜欢威胁人吗?如果把您莫大小姐累坏了,我是不是就得缺胳膊少腿?”


    莫小阮脸色煞白,连嘴唇都褪去了血色。


    这样的话,她已经听了整整五年了。


    五年里,她时刻煎熬着。


    她明白苏哲宇恨她,恨她用了他最爱女人的眼角膜。


    可她从一开始就不是故意的,她从不知道他暗恋着安茹言。


    她也不可能算计到安茹言出车祸,那只是一场意外。


    安茹言要死了,而她,恰好需要一对眼角膜……


    仅此而已。

 第2章 你 爱过我吗

    莫小阮紧紧咬着下唇。


    昏黄灯光笼罩下,她整个人显得无比寂寞,脸色更加苍白。


    心一下一下抽疼。


    那场意外,那一对眼角膜,让这场婚姻变成了两个人的人间地狱……


    她赤脚,每天活的如炼狱一般。


    而他,从未对她笑过,哪怕只是很短暂很短暂的一瞬间,都没有过。


    他一定也很疲惫吧……


    手里还紧紧捏着验孕棒,泛白的指节也许是太过用力,竟有些颤抖。


    那是一条生命,是她和他的孩子。


    也许,这是他们这一辈子唯一的孩子。


    苏哲宇,他……会要吗?


    莫小阮嘴唇咬出了血,口腔里一片腥气,她就那么静静站着,看苏哲宇仰着头喝水,看他脱掉衬衫换上睡衣,看他推门出去洗澡……


    而他的眼睛,没有一秒钟停留在她的身上。


    莫小阮满心的荒凉。


    她错了吗?


    她不该要那对眼角膜吗?


    可她从不知苏哲宇暗恋的人是安茹言,更不知道安茹言会在那个时候出车祸,一切巧合的就像是老天爷精心策划的一样,只是,老天爷策划了一场……悲剧……


    莫小阮缓缓闭上了眼睛,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里涌出来。


    这些年,她每天都在流泪,她以为,她已经没有眼泪了……


    苏哲宇洗澡,进门,拿过手机,躺在床上,每一动作都是那么的连贯娴熟,像是练习了几百遍一样


    他唯独忘记了莫小阮,忘记了这个为他流了五年眼泪的女人。


    莫小阮站着,明明是夏天,她却冷的发抖,像是赤身跌入一个大冰窖一样,她爬不起来了,她快要被冻死了。


    疼,疼的她喘不过来气。


    当最后一滴眼泪晕开在睫毛上的时候,莫小阮颤抖着双腿转身了。


    她像是无家可归的人,可怜而寂寞。


    她一双泛红的眼睛紧紧盯着躺在床上刷手机的苏哲宇,嘴唇翕合,颤抖,喉咙像是卡了东西一样,艰难而疼痛。


    “苏哲宇……”嗓子是沙哑的。


    她卑微的像个小丑一样。


    而他,连眼皮都未曾抬一下,只是盯着手机,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莫大小姐,您老人家又想干


什么?该不会对我不满意,也要了我一对眼角膜?”


    这些话比那些厉刺还要尖锐百倍,一根一根,一刀一刀,慢慢刺入,然后血流成河……


    莫小阮疼的真想大喊一声,但她忍住了,她说,“就因为安茹言的一对眼角膜对吗?如果……如果没有眼角膜,你会不会……哪怕有一点点……有一点点……喜欢我?”


    她甚至不敢奢求爱情。


    她知道,苏哲宇是不会爱她的。


    哪怕只是喜欢也好啊,哪怕只是一点点喜欢也好啊。


    这样,余生,她也可以抱着那一点点仅有的温存活下去。


    她双眸紧紧盯着苏哲宇。


    手机屏幕一闪一闪,光亮照在苏哲宇的脸上,他表情还是那么冷酷,像是嘲讽,他“哼”地一笑,


“喜欢你?莫小阮,五年了,你梦还没醒来吗?你这样的女人,我恶心你还来不及,我又怎么会喜欢你?”


 第3章 我怀孕了

    莫小阮只觉得心口一阵阵闷疼,像是要撕裂一样,她脚下站立不稳。


    苏哲宇,果然从没有喜欢过她。


    她明知答案,可她却固执的不肯承认。


    莫小阮像是失了心一样,一双眸子绽出了绝望的色彩,她大声喊着,“苏哲宇,苏哲宇,你喜欢我


好不好?我不要太多,只要一点点,真的,我只要一点点,就一点点,你都不肯给我吗?”


    她的声音一点点低下来,最后变成了低泣……


    苏哲宇听了,忽然丢掉手机,起身,走到她身边,一双眸子充满了厌恶,“莫大小姐,你这是求着


让我喜欢你?哇哦,我苏哲宇何德何能,居然能让你莫小大姐求我……”


    苏哲宇忽然笑着拍了拍巴掌。


    他的每一下动作,都重重击打着莫小阮的心脏,一下一下,血淋淋的。


    莫小阮终于还是没能忍住,蹲在地上哭了,撕心裂肺。


    她松松手指,掌心露出那一根验孕棒,“苏哲宇,对不起,我……我怀孕了,为了孩子,你喜欢我


好不好?哪怕只是假装喜欢我,我也能欺骗自己活下去。”


    莫小阮脸上全是泪水。


    她从不是一个坚强的女人。


    这些年日日煎熬下,她以为,她再也不会这么痛了,但疼痛还是会蔓延四肢百骸,还是会一点一点


蚕食她的意志。


    她,真的要支撑不下去了。


    苏哲宇眼眸倏然一缩。


    两道锐利的光芒落在验孕棒上,


    发白的验孕棒,上面两道清晰的红痕,很刺眼……


    怀孕?


    她竟然怀孕了?


    苏哲宇眼中竟闪过一丝茫然,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他棱角分明的脸上便写满了冷酷,像是


从齿缝间挤出来一样,他说,“打掉……”


    莫小阮脸色煞白,甚至久久无法回神。


    她其实早就想到了会是这个结果,可是她不甘心,她心里抱着那么一丝丝的希望,她骗自己,也许


苏哲宇会接受这个孩子的。


    希望,一瞬间破灭。


    他,厌恶她,也厌恶他们的孩子。


    啊……


    原来心痛到了极致,竟就麻木了。


    莫小阮苍白的脸上忽然浮起了一抹笑容,孤独,哀伤……


    她缓缓起身,站在苏哲宇面前,紧紧看着他,“还是因为这对眼角膜对不对?”


    苏哲宇眼神冷冽,回答也冰冷的吓人,“五年前要不是因为你哥哥,小言她怎么会死?如果她不死


,你能得到她的眼角膜吗?”


    “可我哥哥也失去了两条双腿,不是吗?”莫小阮声音陡然提高,她紧紧攥着两个拳头,双眸迸发


着冷光,肩膀不停的颤抖着,她说,“那一场车祸是因为安茹言酒驾,是她撞上了我哥哥的车才导致的


车祸,她才是责任方,她才是责任方……我哥哥因为她失掉了两条腿,他那么骄傲一个人,你知道他这


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你知道吗?你心里只有安茹言,只有安茹言……”


    也许是情绪太过激动,莫小阮苍白的脸颊上竟然一片赤红,胸口的位置一高一低起伏着,她嘶吼着


,“我承认,我的眼角膜是因为我爸妈的关系,我才得到的,可当时安茹言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她


的父母为了减轻她酒驾的过错,来求我爸妈,才把眼角膜给了我,而我当时根本不知道给我眼角膜的人是谁……”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看后续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