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爱爆料】阮市90岁老人 他为自己选了一种安葬方式

诸暨日报爱诸暨 2020-11-29 11:39:05


还记得上次的一则消息吗?一对诸暨的夫妇签订了海葬协议,愿意死后一起在大海浮沉……

和他们一样,阮市一位90岁的老人也选择了一种他所愿望的安葬方式!


包德芳 阮市镇下宣埠村 90岁



你看得懂这张图吗?也许所有局外人都不懂。


这,其实是老人的撒骨灰路线图。


在包家每个后辈手里,都有这样一张撒骨灰线路图。他要子女们沿着这条线路撒骨灰,一直撒到老伴的墓前。


早在15年前,自己就开始思考用什么方式离开这个世界,并在2005年的报纸上刊登过有关后事“规划”的公告。


希望生前死后都能与之相伴


“我在大王湖、长工爿种了20多年的地,很喜欢这里的泥土气息,这块地对我特别有吸引力,就像个老朋友一样。”包德芳说,自己跟这片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希望生前死后都能与之相伴。


朋友的安葬方式


包德芳的这个想法主要是受到了一位女教师的启发。


早些年,他的一位教师朋友去世了。这位女教师的亲人将其骨灰放在家里保存至今,这也是尊重女教师生前的遗愿


包德芳说,自己只要留一张遗像挂墙上,逢年过节也就不必上山,在家祭祀悼念下就行。


子女目前无争议


包德芳说自己与子女谈了这个想法后,子女们都很吃惊,但终究没人提出反对。前段时间,在宁波工作的孙女来看望他,对爷爷的想法也很支持。


曾经的公告

我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是四兄姐中最小的一个,在我童年6岁时,便失去了妈妈。到我能上小学读书时,家里穷得揭不开锅,我勉强在小学念了四年半书,放下书包便替人牧牛、做长工,一直到1949年解放,我成为一名光荣的小学教师。


  如今,我已退休在家安度晚年,由于老伴早逝,孩子们远走高飞,我一个人在家过着单身汉生活,也算自得其乐。今年我已年过八旬,生老病死是一种客观规律,我们应该面对现实,顺其自然。我决定死后将骨灰撒向我曾经劳动过的田间、地头。


  因担心孩子们有某些不健康的想法和错误的感觉,故特写此遗言,望照此去做,实现我的最终愿望,同时建议丧事简办,移风易俗。”


记者 何超珂

请见明天诸暨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