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四朝功勋折从阮

府州折家将论坛 2021-01-12 16:21:36

四朝折从阮

府谷县折家将历史文化研究会

折武彦  魏二保

 


折从阮,生于892年,955年去世。字可久,原名从远,避汉高祖刘知远讳,而改名为从阮。从阮出身官宦人家,祖父折宗本任振武缘河五镇都知兵马使,父亲折嗣伦唐末任麟州刺史。从阮堪称四朝(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功勋之臣,不愧五代名将。

唐时期,唐僖宗、昭宗迷恋奢淫、懒于朝政、不勤民众疾苦,农民起义军杆而起。唐政权风雨飘摇、日渐衰落。此时,任河东牙将(相当于今市警备司令)府州副使折从阮率兵出击、消灭割据势力。经较长时间的征,博得了晋王李勖的赏识,看重了折从阮的实力和品行,更看到了府州所据位置、自然天险黄河之战略要塞。为防御契丹君主耶律德光进攻河东,确保黄河以东的安危,晋王李存勖910年升府谷镇为府谷县,又于911年再度升府谷县为府州,并授予折从阮府州刺史的官职,稳定西北疆域。唐庄宗对府谷行政建制的提升、对折从阮的任,激发了确保边塞长治久安的心,并强化要塞防守措施,大修城池堡寨。工程量较大的是修建府州城,城址选择在留得人堡石头山上,号称石头城即现在的老城址。这座城东南面峡谷陡崖,西南面高加山脚下滔滔黄河,只有北面平缓易攻,但进出路窄,还特筑瓮城,确实易守难攻。随着沙陀李氏入主中原,折从阮率领地方各族形成了崛起之势,唐庄宗心绪亦舒展了很多。

遗憾的是唐庄宗李存勖称帝不久,经不起皇位考验,几乎判若两人。之前他能征惯战、勤政为民、明辨是非、用人得当;之后却纵情演艺事业、昏于花天酒地、忘朝政于脑后、更不体恤民情。君主不勤,身边朝臣也看风使舵,有的捡顺耳话逢迎买好有的故意引君入瓮走向歧途有的离心离德,暗中争名争权,思谋替代皇。庄宗变成了失控的昏君,于926年死于乱军之中折从阮甚为叹。不出所料,接替李存勖帝位的是石敬瑭岳丈李嗣源。新帝就本人而言是正派人,还有一定威望传位不果断、铺垫出差池,引起了儿子李从厚、李从珂和女婿石敬瑭的矛盾,都伸手要皇位。因从珂和石敬瑭秉性不合,嗣源只能举荐次子李从厚登基。石敬瑭当皇帝心切,热衷显示自己的精明能干经常给岳丈打小报告,说从厚人好、温顺,但心无主见,遇事亲信他人。李从珂埋怨石敬瑭不该搅和李家朝政,不该有非分之想,拨弄是非。李家内部的不和引起了朝臣上下的不满,同时也给后唐带来诸多不利。此情此景,折从阮十分纳闷,对庄宗的死尤为怀念,对庄宗的蜕变不能理解,最担忧的是对从厚为皇的前景很是担心。皇位是个考验人的大舞台。李从珂见石敬瑭有杀害从厚密谋政变迹象,于是先下手为强,立即兵变夺权登基,也保护了从厚一家老小安然无恙。折从阮也为国家的兴盛主动向从珂输诚。李从珂登基成了石敬瑭的心病,埋怨岳丈死得太早,埋怨李从厚无能。李从珂称帝后立即诏从阮入朝,“以从阮洞悉边事,加检校工部尚书,并复授从阮府州刺史。”遂在五代当时的混乱局势中折从阮露头角,渐展强势。

石敬瑭是个不仁不义之徒,把没有接上岳丈和李从厚的帝位之恨都记在李从珂身上。对李从珂和大力扶持李从珂的臣子心怀不满,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离间君臣关系,唯恐天下不乱。对此局势,折从阮看在眼里、恨在心上,也曾对从珂有过提醒,要防止身边谗言扰乱朝纲。折从阮的言惹痛了石敬瑭,扬言折从阮居功自傲、心怀叵测,要杀害折家老小。更有甚者石敬瑭激化从珂与契丹军的矛盾,积极拉拢内外势力,谋划乱中夺权。此计还显灵了,936年,在契丹军的支持下,石敬瑭战胜了后唐帝李从珂夺取了后唐天下,建立了后晋石敬瑭成为后晋开国君主。


石敬瑭当皇帝后,为报答契丹方的“援立之恩”,割地燕云十六州于契丹。为排除异己,报复折从阮给从珂言防范石敬瑭暗算之仇石敬瑭把原本不属十六州的麟、府也拱手相送于契丹。天福二年即931年,契丹行动了,下令要将河西之民迁往辽东。对远走他乡的艰难日月,老百姓人人惊慌、个个恐惧不安。三个一伙,五个一团议论苦衷,咒骂石敬瑭,反抗契丹,寻求保护。他们一致请折刺史做主。折从阮身为地方最高行政长官,不用百姓求情,他心知责任重大。石敬瑭卖国求荣,认贼作父,甘做儿皇帝,是民族之耻、历史罪人。折从阮认为必须竭尽全力确保其管区内蕃汉百姓的利益和安危,绝不能让百姓受背井离乡、奔波劳累之苦。说到做到,他没有让麟、府百姓失望,组织民众、率领折家军,利用当地的军事防卫工事和有利地形,奋起反抗契丹的强制移民行为。史书里没有描述具体战况细节,但民心所向,一呼百应。折从阮管区立即进入自卫以攻为守的紧状态,这种日月整整持续了八年之久。在这八年里虽没能移一家一,但由于契丹军和非法之徒乘虚骚扰与攻击,百姓饱受战乱之苦,给他们带来一场又一场的灾难。

古人说:万人嘴里有毒石敬瑭在一片骂声中挣扎6年儿皇帝死了。他侄儿出帝(石重贵)嗣位。由于契丹贪得无厌、得寸进尺,籍辞南侵晋出帝与契丹绝盟。出帝深感折从阮是正义可用之人,诏从阮出师强军备战。开运元年即944年六月,出帝“升府州为团练使额”,八月“以府州刺史折从阮为安北都护,充振武军节度使”,充分发挥折从阮等忠臣良将的作用,收回疆土、保国安民。从阮不负出帝的重托,挑选精兵深入契丹疆域侦查,采取阻击援军,断粮断草;诱敌深入,一网打尽;集中优势兵力强力攻打等多种战术击败契丹多次进攻,连拔十八砦,夺回被契丹强占的胜州,战果辉煌。当然也让麟、府从契丹强制移民的险中胜出。此举再度振作了中原朝廷的声威,大长了中原将士、民众的士气。使契丹进攻中原的美梦陷入困境。河东节度使刘知远非常赞赏折从阮的所为,并乘胜击退入寇河东太原的契丹军。河北方面也乘契丹被动之势一鼓作气发动攻击。契丹虽对后晋形成严重威胁,但因几面受挫、无法全面取胜,掳出帝石重贵往草原而北归。契丹方也无暇顾及迁麟、府两州民往辽东。

五代乱世,边寇猖獗。天福十二年即947年契丹灭后晋改国号为辽。但时日不长,辽军因争斗胜利果实抢班要官不和内讧,在无可奈何之下引兵北归。后晋刘知远乘出击,收拾残局,在晋阳称帝,史称后汉。从阮与刘知远早有交情,率众归顺。刘知远能得到栋梁之臣折从阮主动归顺辅佐他,暗暗欣慰天助我也!因而,升府州为永安军,划胜州和缘河五镇归属永安军,并“授从阮光禄大夫,检校太尉,永安军节度使,府、胜两州观察处置使,仍赐功臣名号”。由于从阮对后汉皇帝拥戴有功,折氏的管理区域扩大,政治地位升高,号召力也更加增强。折从阮几朝诚无欲,对皇的信赖也很满足。因而在乾祐三年三月即950年,折从阮会同其他节镇众多节度使朝拜后汉君主。史称:“举族入觐”,“皆自镇来朝,嘉庆节故也。”后汉君主见折从阮等众多部属借佳节,如故交友朋朝拜,心里大喜设宴款待。趁此热闹气氛,后汉君主出场赐酒,群万分高兴,说了一大堆相互崇、为国效力的美言。表现了折从阮对中原王朝的恭顺和赤诚之心。

不幸的是刘知远称帝一年后去世,由儿子刘承祐即位,史称隐帝。可以说刘承祐不懂治国理政的方略,听信谗言,大刀阔斧修改朝纲、整顿朝政把府州降为团练使军额,由折德扆出任,把折从阮调往郑州,远离边防。这还算对折家老臣的偏袒,残酷的是无故杀害了几位大臣,更为残酷的是嫉妒郭威功高盖主、产生猜疑,诛杀郭威家眷、族人,失去了朝廷内外文武百官之心。郭威被逼无奈,起兵征讨刘承祐后汉政权建立仅四年,就被部将郭威所灭,建都开封,史称后周。郭威与从阮原属同朝,对折家的忠勇、实力、地理要塞、在蕃汉各族中的威望与号召力十分认可,更加信赖,继续委以重任。出乎意料的是,在后周建国的同时,刘知远的弟弟刘崇在太原称帝,史称北汉。北汉的自立,把府州与后周中央政府隔往两地,联络非常困难。对刘这个阴魂不散、死灰复燃的死对头刘崇称帝,郭威心如刀绞一般、昼不能饱腹、夜不能入眠,深感不安。先皇多少年确立的边关府能不能保全?以折从阮为首的折家将在腹背受敌、孤立援的情况下能不能扛定?会不会被击垮或在万支撑不住时率众降北汉?如成那般局势,北汉就会更加猖狂、开封也难保。所以郭威想尽一切办法,与折家将为主的边塞联络。特于广顺元年即951年正月将移郑州的折从阮等其他三人,“并加同平章事”。号召大家尽其所能南北对阵夹攻北汉、削弱北汉集中兵力攻打府边防一线的力量,也使北汉更无力南下。这种状况持续三年之久,郭威体力不支于954年病逝,周世宗柴荣登基。柴荣为平灭北汉,保住府边关,安稳后方,马不停蹄御驾亲征。同时回想起折从阮镇守府和移郑州节度使任上尽职尽责的业绩,大力宣扬折从阮的忠勇精神,并重托其他节度使即边关将领坚定守边思想,稳定边关要塞、坚决灭掉北汉。除此而外又多次调遣折从阮任滑州等地节度使。第一站改任折从阮为滑州义成军节度使,以示皇帝对他的信任。史书称“旋即”,就是在义成军任上没几个月又将折从阮移镇陕州保义军节度使,扩大他的影响力。广顺三年十一月因讨伐在庆州方面剽掠商队的谋叛党项野鸡族,而被移封任静难军节度使。折从阮移静难军节度使任上,深入商界、化为商客,摸清情况、里应外合,出手不凡,抓住要犯、杀掉了头目,解散了谋叛组织,支持了地方商贾,安抚了民众,深受百姓拥护。广顺三年即953年初,折从阮师还,又奉命兵屯延州。屯兵延州有双重任务:一是加强对夏朝防范,因李嗣源曾两次征讨西夏未成功,引起了西夏对中原的不满;二是以示欲承袭其亡父职位的高绍要忠心不二,切勿轻举妄动,务必壮大守边实力。平凡的移镇,不平凡的事业,平凡的岗位,不平凡的政绩,引起了其他节镇的仰慕。朝上下、包括平民百姓纷纷议论:在两年多时间里折从阮移四镇节度使,可以看出后周朝廷对从阮的信任不一般。事实正是这样,显德元年即954年正月折从阮又“加开府仪同三司,改封郑国公。”

折从阮四朝勋,折家将日胜一日如日中天,受到朝的广泛赞誉!更值得赞叹的是周世宗柴荣继位的当年五月又出了新诏:又“升府州为节镇”,以永安军为军额,升本州防御使折从阮儿子折德扆为节度使。周世宗柴荣这一决定非常高明,是他弘扬正气的重大举措。史称折从阮与折德扆“父子俱领节镇,时人荣之。”没隔两月折从阮又“并加兼侍中”。折从阮955年逝于朝拜周世宗柴荣的途中——洛阳,享年六十四岁。正如世人称赞:“家族不凡,父子节镇”“守土有责,四朝忠勇”。

折从阮四朝为,移任五镇节度使,最终以国级封赏。青年时期他任府州副使、府州刺史。中年时期任永安军等镇节度使。是他使府谷设镇、升县、升州又领节镇;是他建了榆林区域内历史上有名的城池府州城;是他抵抗契丹移民政策,拒险自守,保住麟、府边关,也维护了地方百姓的切身利益;是他深入契丹疆域连拔十八砦,打击了契丹的嚣张气焰;是他两年平移四节镇,平乱、匪、守边关、安邦兴国,一柱擎天;是他倡导的家规家风影响折家将八代二为将固守边关要塞,成为中流砥柱。世人谁不赞扬?

折从阮为守边疆,为保国土,为抚慰黎百姓,弃生死之度外、出生入死,表现了他爱国爱民的精神。史书评价从阮:“自晋汉以来,独据府州,控扼西北,中朝赖之”从阮不愧四朝皇室的忠实卫士。时至千年之后,他的业绩永留青史,光彩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