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花指的是长安的妓女…

历史教师王汉周 2020-10-11 14:58:38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 明朝那些事儿 讲的历史是真的吗 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



平康坊位置示意


写作范围包涵女性成长、教育、历史和儿童文学,欢迎勾搭。个人公众号:书虫的风雨浆糊 ID:fengzhuzhu0424



国际大都市长安布局严谨,有两市108坊,坊为住宅区,独成体系,宛若小城,相似行业的人往往群居一坊,其中最为香艳的当属平康坊。

在唐传奇中频频现身,比如李娃初遇荥阳生在平康坊的鸣珂曲。

“鸣珂”二字也颇有意思,“珂”为玉器,“鸣”为玉器碰撞的声音,“鸣珂”两个字放在一起,非常具有画面感,贵人身上佩戴的玉器叮当作响,因此“鸣珂里”本指贵人居处,但平康坊里的鸣珂曲却是妓女群居的地方。

年青士子们一朝登第最先来到的地方便是平康坊,就像孟郊《登科后》写的: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此时一日看尽的不是曲江苑的鲜花,而是平康坊的众花。

(这个改天来考证)

才子们春风得意,骑着高头大马,三五成群,身上玉器清脆悦耳,使得妓院一条街有了“鸣珂曲”的美名。

平康坊的妓女应称为伎女更恰当,由于经常接待举子、进士等预备官员,平康坊的女性大多识文断墨、谈吐得体、风度婉然。

薛涛作为艺伎,因和元稹一段姐弟恋而盛名在外,当然其才艺也倍受称道,其制作的信纸被称作“薛涛笺”,但据长期混迹于平康坊的亲历者言,平康坊的“二三子之徒,则薛涛远有惭德矣”,把薛涛都比下去了,到底是怎样的一些奇女子呢?

 



一、身价奇高的——天水仙哥

 

天水仙哥姿容平常,常在酒席上做执行酒令的席纠,也就是《红楼梦》中刘姥姥进大观园,贾府举办宴席时鸳鸯所任之职。

席纠要求赏罚分明,谈吐大方,天水仙“蕴藉不恶”,温和沉稳,颇得士子推崇,声价益高。

浔阳江边来了位永宁相国之子公子哥叫刘覃,才十六七岁,带着数十车的辎重,数十匹名马,刚刚登第,风光无两。

他仰慕天水哥大名,期望一睹芳容。

中间人觉得他是只大肥羊,暗地里让天水仙哥以不同的借口推脱,刘覃不断加价,终于天水仙哥同意某日赴约,事有凑巧,恰巧那日天水仙哥遇急事无法脱身,刘覃以为是加价的借口,中间人贪图钱财也不告诉他实情,刘覃接着加价,但天水仙终究无法赴约。

刘覃很生气,找来主管平康坊的官员,送他两斤金花银,这个官员一不做,二不休,赶至天水仙哥家,把她塞进轿子,送到宴会场所。

刘覃掀开轿帘一看,只见天水仙哥蓬头垢面,鼻涕眼泪一大把,赶紧让轿夫把她送回去。

但是为了这一眼,刘覃已花费百余金。

这百余金换算一下,约合现在人民币4万元。

4万元的天价仅仅看一眼,自此,天水仙哥稳坐出台费第一把交椅。

 



二、大方得体的——郑举举

 

郑举举的声望与天水仙哥相似,知识广博,善于辞令,也常做席纠,平康坊中陪席的饮妓出众之人被称为都知,分管诸妓,负责对饮妓的召集调配,举举就是都知之一。

郑举举长相并非艳丽,但由于诙谐得体因此常被高官眷顾。

比较高级的官僚圈经常邀请郑举举参席,很多举子都被举举的风度迷住。

在一次高官名流的宴会上,当时散骑常侍郑礼臣刚刚进入内廷做翰林学士,遇到人便不停地炫耀,在座的都很厌恶,但不好直接表明,宴席上大家低头吃菜,很沉闷。

举举看出来了,便说:学士的话太多了,翰林学士虽然身份尊贵美名扬,但如果是刘允承、雍章之流,也不能增加他们的身价。席间宾客听完大喜,纷纷向郑举举敬酒。

一次,同榜进士们宴饮,举举生病未去,于是让同榜进士李深之做席纠。

坐了很久,大家发觉状元刘崇鲁微微笑了笑。

又过了好一会儿,他吟出一诗:


南行忽见李深之,手舞如蜚令不疑。

任尔风流兼蕴藉,天生不似郑都知。



 

三、倔强的——楚润、牙娘

 

楚润能歌善舞,年青时也是平康坊翘楚,后来被长安捕贼官类似于现在北京市公安局局长郭锻纳为妾,给她另辟住所,类似于现在的小三,不过是明目张胆的小三。

这个局长公务繁忙,并且有正室,因此也就偶尔来一趟。

这时楚润便有点不安分,不过她的不安分也没有什么过分之举,不过是在居所的窗前弹弹琵琶,或是在巾帕上写写诗文送给老相识。

话说,有一天,润娘与郭锻在曲江边赶路,郭锻在前,润娘的轿子在后,遇见老相识郑光业,润娘掀开帘子打了个招呼,郑光业也派人传语。

郭锻立即把润娘拉到大街上,用马鞭子抽打她,润娘哭声凄楚,周围围观的人把街道堵得水泄不通,传为奇谈。

郑光业不放心,第二天来到润娘窗前,润娘仍然坐在窗前谈琵琶,看到光业,仍然在彩笺上写诗相送,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郭锻由于主管的业务,所以有很多地痞流氓为他效力,名为捕贼官,实为盗贼头,凶狠残暴,时人都很惧怕他,因而,对润娘的淡定倔强非常诧异。

 

与润娘淡定的倔强相比,牙娘的倔强更直接。

牙娘长得美,脾气大。

有个叫夏侯泽的人,考中进士甲科,同榜的都是有名气有身份的人,这帮人经常聚会。

有次,大家齐聚在老师裴公瓒家里,只见这夏侯泽脸上挂着彩,大家问他怎么回事,他生气地说:昨天被小女子牙娘抓破了。

原来,在昨日宴席上,夏侯泽喝醉了酒,调戏牙娘,牙娘一生气,就用指甲挠他的脸,结果抓破了脸皮,伤得很重。

同窗听完笑得乐不可支,连老师裴公瓒听完都笑得久久直不起腰。

牙娘泼辣倔强可见一斑。

 



四、机变的——杨莱儿 王苏苏

 

杨莱儿

其貌不扬的,而且年纪也不小了,但伶牙俐齿,诙谐幽默,机灵聪慧。

她的居所陈设格调不俗,如读书人家,因此也受士子推崇。

天水进士赵光远很年轻,与杨莱儿年龄悬殊,对杨莱儿一见钟情。

杨莱儿也爱慕他聪颖风流,两人都通格律,屡屡作诗相和,愈加地情投意合、相知相爱。

赵光远参加科举考试前,杨莱儿早向宾客夸口,郎君必然一举成名。

放榜那天,杨莱儿盛装在家等待消息,谁知赵光远落榜。

京城有好事者从小道赶紧回来告诉杨莱儿:


尽道莱儿口可凭,一冬夸婿好声名。

适来安远门前见,光远何曾解一鸣?

 

莱儿还不相信光远未中,立即以嘲笑的口吻应声答道:


黄口小儿口没凭,逡巡看取第三名。

孝廉持水添瓶子,莫向街头乱碗鸣。

 

杨莱儿机变如此,深情亦如此。但这段感情最终无疾而终,其后两人仍有赠诗,但也知道无望,就不了了之了。

后来杨莱儿被富豪重金聘走,时人想见,但无从见之。

 

王苏苏

王苏苏也是个调笑的高手,姐妹多,屋宇宽敞,来的士子也挺多,最爱来的是王致君弟侄辈,有位进士叫李标也跟着来,一次,这个李标喝高了,就在窗边题诗:


春暮花株绕户飞,王孙寻胜引尘衣。

洞中仙子多情态,留住阮郎不放归。


这首诗不能深琢磨,一琢磨就让人浮想联翩,非常轻薄。

王苏苏回过味来,立即在李标诗后续写一首:


怪得犬惊鸡乱飞,羸童瘦马老麻衣。

阿谁乱引闲人到,留住青蚨热赶归。


王苏苏诗中说道,这鸡飞狗跳的是谁来了?

原来是个干瘪瘦的老举子。

谁把这样的闲人引来的,把钱留下,人还是赶紧离开吧。

李标看了后,羞得满脸通红,立即驾车离开了。

 



五、深情的——福娘


武强人孙棨屡试不第,长期混迹于平康坊,留下的诗文基本上都和平康坊的伎女相关,当然也留下了一段情,不过是女孩子的自作多情。

这个女孩叫福娘,字宜之,清新淡雅。

孙棨常来应酬,便赠诗于她:


彩翠仙衣红玉肌,轻盈年在破瓜初。

霞杯醉劝刘郎饮,云髻慵邀阿母梳。

不怕寒侵缘带宝,每忧风举倩持裾。

谩图西子晨妆样,西子元来未得如。


福娘非常喜欢,请孙棨题于墙上,墙面没题满,又请孙棨再题,希望不是艳词丽句,有警戒之意。

孙棨应邀再题,福娘自己又续上自己的作品:


苦把文章邀劝人,吟看好个语言新。

虽然不及相如赋,也直黄金一二斤。


一来二去,两个人聊得越来越深入,但是在宴席高潮处,福娘常惨然悲切。

问她原因,她总说怎么能在这条路上迷而不返呢?

原来福娘身世坎坷,本是好人家女儿,许配一人,那人诈称进京赶考,谁知到了京城把她卖到妓院。

后来娘家兄弟寻来,终无计可寻。

福娘在与孙棨的亲密交往中,以为找到了可以托付的人,于是把满腹心事写在信纸上:


日日悲伤未有图,懒将心事话凡夫。

非同覆水应收得,只问仙郎有意无?


孙棨的回复是这样的:


韶妙如何有远图,未能相为信非夫。

泥中莲子虽无染,移入家园未得无。


千载之后,都能想象出福娘看到此诗的心情。

福娘大哭,久久不说话。

此后,两人情意变薄,后来二人偶然相逢,孙棨请求女佣传话想要再见一面。

等孙棨登门时,收到了福娘的诗:


韶妙如何有远图,未能相为信非夫。

泥中莲子虽无染,移入家园未得无。

 

在青楼中,薄幸才是正常的。




六、让人怜惜的——彦令宾

 

颜令宾举止风流,喜欢诗书笔墨,时贤推崇。最让人意外的是她身价虽高,但不追求金钱作为报酬,更喜欢举子们赠诗回报,据说她的箱子里装满了五彩诗笺。

可惜,令宾体弱,病重之时,觉得自己不久于人世,便写下一首诗:


气余三五喘,花剩两三枝。

话别一樽酒,相邀无后期。


并差人送至熟识的举子郎君处,然后准备瓜果酒菜等待,一些举子接信后陆陆续续赴宴,宴席到高潮时,颜令宾泪水涟涟,向在座宾客乞求哀词。等她死后,将要下葬的时候,她的假母接到书信数封,开始以为是助葬费,打开一看,发现是文人举子的哀词,老鸨一气之下,把这些在她看来一文不值的哀词扔到街上。

邻居中有善吹羌竹的乐工叫刘驼驼,聪明豪爽,能谱曲填词,便去路上捡起哀词数篇,

教抬灵柩的人一起唱,歌声凄凉悲怆。

当时有传言,说颜令宾与这个乐工有私情,举子们知道这件事都深以为耻。

据说,此后,日暮时分,在颜令宾的坟头边总有人悲切地唱着挽歌,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刘驼驼,但肯定不是那些举子。


老王:千百年来,我们看的是热闹,她们过的永远是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