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她是一代名妓,更是最支持丈夫的贤妻,散尽家财,只为做一件事

美尚 2022-08-01 15:35:24

美尚
生活 艺术 人物 故事

后台回复你的名字,获取你名字中的“隐藏气质”


她曾是名门千金,

13岁被卖到妓院,

20岁与挚爱一见钟情,

21岁开始学画,

竟有所成。

夫妻恩爱,举案齐眉,

战乱时代,散尽家财,

只为守护文物不流失海外,

时至晚年,天下大定,

又将这些国宝无偿献给国家,

她就是,潘素。


- 21岁成名妓 却不甘沦落风尘 -


1935年,上海的天香阁,有一个女子,体态丰润,面容姣好,开口就是酥到骨子里的吴侬软语,一颦一笑间,妩媚丛生。


她就是当时艳名高帜、红中透紫的妓女-潘妃。


她不止美貌倾城,更才情出众,能写能画,能歌善舞。


一把琵琶在她手中,时而婉转如间关莺语花底滑,时而铿锵如铁骑突出刀枪鸣,人人惊艳四座。


作为当仁不让的花魁头牌,她让军阀名流,富商蓄贾争相独占。她跟过军阀,做过爱妾,却内心苦楚。


摇曳在上海滩灯红酒绿欢场上的潘妃,其实出生于书香世家,是前清著名的状元宰相潘世恩的后代,潘妃是“艺名”,她原名潘慧素,后因画作落款“潘素”为后人熟知。


她1915年出世在苏州,幼年时期,大家闺秀的母亲聘请名师教她音乐和绘画,所以,她习得音律,绘画功底也扎实。


直到十三岁时母亲病逝,她被继母王氏卖到妓院,开始了命运多舛的风尘生活。


然而那颗玲珑温柔的外表下,胸怀奇才,即使艳名远播,她也不愿整日长袖善舞,沉沦红尘,只盼着找到一位良人可堪托付,逃离风月场所。


- 半世红尘,只为遇见你 -


张伯驹,剑眉星木,是民国四公子之一。张伯驹的父亲张镇芳是袁世凯的表弟、北洋军阀元老、中国盐业银行创办人。



然而不似别的有钱人家的纨绔子弟,他有真学问,琴棋书画,无所不能,文物收藏品鉴,堪称专家。至于诗词歌赋,更是文彩横溢,佳作连篇。


这一年张伯驹被委派去上海任盐业银行总管理处要来查账,接待的人免不了要带他去一些灯红酒绿之地。


于是,烟花柳巷,张伯驹遇见了潘素,一眼终身!


张伯驹惊叹潘素为天女下凡,一曲幽幽琵琶后,张伯驹为潘素提笔写下一副对联:


潘步掌中轻,十步香尘生罗袜;

妃弹塞上曲,千秋胡语入琵琶。


用掌中作舞的飞燕、千里和亲的明君、步步莲花的潘妃、罗袜香尘的洛神四大佳人来赞誉眼前的红颜,这位大才子活了30余载,轰然情窦初开。



,不过自古佳人爱才子,她也对张伯驹一见倾心。


臧卓一气之下,把她软禁在一品香酒店里。


张伯驹急切担忧,向老友孙东求助,买通了守在外面的卫兵,救出了潘妃。


这个时候的潘妃,眼睛已经哭得像桃子一样了。


“救风尘”的这一年,张伯驹37岁,潘妃20岁,从那以后,不管命运如何变幻,她都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



逃离风尘,洗尽铅华,往日的万种风情,将只说与他一人听。


1937年,张伯驹与潘素正式结婚。此后,张伯驹陆陆续续遣散安置他之前的另外三位妻妾,只与潘素琴瑟和鸣。


“留秋碧传奇,求凰一曲,最堪怜还愿,为鹣鲽不羡作神仙。”


- 懂你的人,帮你做最好的自己 -


他对她的意义,不止“救风尘“,更是发掘”慧根”。


婚后,张伯驹发现了潘素的绘画天分,不仅大加赞赏,请来名师大力栽培她,、汪孟舒、陶心如、祁井西、张孟嘉教她学画。


张伯驹把他收藏的名贵书画,都拿给潘素,好让她潜心观摩书画真迹,钻研隋唐两宋工笔重彩画法。


家藏名迹充栋,又天天跟随名师,用功临摹,使得潘素画艺大进。



她专攻青绿山水画,正与她端凝的气质十分相宜,在两个人的努力之下,潘素成为著名的青绿山水画家。


她的山水画作曾赠予多位外国领袖,《临吴历雪山图》曾作为礼品送给英国首相,。


1952年,潘素与国画大师张大千相会,欣然作画两幅,张大千这样评价潘素的画:


“神韵高古,直逼唐人,谓为杨升可也,非五代以后所能望其项背。”


同年,潘素还同陈半丁、胡佩衡、吴镜汀等老画家合作一本画册,敬送毛主席祝贺生日,毛主席复函并特派秘书回礼答谢。



好的伴侣,确能让人改头换面、焕然一新。在张伯驹的帮助下,潘素的天赋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真正爱一个人,给她金银财宝,金屋藏娇,都不如帮助她成为最好的自己。


 - 最好的爱情,是精神上的共鸣 -


发挥出天赋的潘素,。


连董桥都说:


论画,潘素要强于张伯驹;论字,张伯驹则要强过潘素,潘素的画加上张伯驹的字是最佳。


张伯驹非但没有不开心,反而经常伉俪合作,潘素绘画,张伯驹题字,堪称天作之合,连董桥都为没有收集到这样的璧合之作而遗憾。


解放初期,潘素还与何香凝共同合作,三次为抗美援朝作画义卖。


在气节上,潘素跟丈夫张伯驹一般傲骨清流。


“一代民国美女,更兼才华性情,内外精致也。”



潘素在画作上的成就离不了张伯驹,张伯驹搞书画收藏一掷千金也离不了潘素无条件的支持。


两个人,不仅仅在书画上志趣相投,在家国上,更有着精神上的相契。


- 夫唱妇随,守护国宝 ·


张伯驹一生醉心文物,致力收藏,不惜倾家荡产。家里人都骂他是败家子,唯有潘素百般支持。


因为她懂他,收藏文物,不是为一己之私,而是不能使国宝落入海外。


他曾在《丛碧书画录•序》中写道:


“予所收蓄,不必终予身,为予有,但使永存吾土,世传有绪。”


潘素为支持丈夫购买恭亲王府的稀世珍品——西晋陆机的《平复帖》,变卖了心爱的细软首饰,凑足4万银元买下了这幅传世墨宝。



后来,一位外商企图以30万银元的巨资购买,被潘素拒绝。


1946年,为了不使国宝隋朝展子虔的一幅青绿山水画《游春图》被贩至海外,张伯驹和潘素将自己的房子变卖。


然而卖房的钱还是不够,潘素又变卖了首饰,凑成240两黄金将其买下收藏。



1942年,张伯驹被汪精卫的手下绑架,限期以重金去赎。


潘素陷入两难的境地,她深知,若以文物相卖,张伯驹断然不会同意!若不变卖文物,何来重金赎回张伯驹?


然而潘素下定决心,绝不能变卖古董!她日夜奔波,通过四处借贷、变卖首饰,凑齐20根金条赎回了被绑架八个月之久的张伯驹。


作为一个女子,潘素一生侠肝义胆,忠贞不二。


为了丈夫“保护国宝”的信念,她承受再多辛苦也从未动摇,能有此妻,夫复何求。


- 同甘共苦,清贫也富足 -


这世间,有多少夫妻,要么可共患难,却不能同享乐。要么反之。


这对才子佳人,既可同甘,又能共苦。


 他们一同经历过早年的富裕,锦衣玉食,游山玩水,一掷千金为文物。


,,家徒四壁、拮据度日,即使如此,潘素无怨无悔支持丈夫收藏古画。



俩人甚至一度要靠给北京国画工厂画五分钱一张的书签维持生计。


即使在那样的日子里,他俩依旧举案齐眉,自得其乐。


匮乏的物质生活却并没有磨灭他们对诗情画意的追求。


一年元宵节,潘素画了一幅《自梅》,张伯驹配以《小秦王》词牌:“寒风相妒雪相侵,暗里有香无处寻。唯是月明知此意,玉壶一片照冰心。”

 

- 捐献国宝,静心作画 -


后来,张伯驹去世,将毕生收藏留给潘素,潘素按照丈夫的意思,将那些拼了性命也要保留下的国宝,悉数无偿捐给国家。


其中陆机的《平复帖》、展子虔的《游春图》、杜牧的《张好好诗》、范仲淹的《道服赞》、黄庭坚的《草书卷》、李白的《上阳台帖》等古代书画极品都成了故宫博物院的镇院之宝。


而这位“民国女公子”静心作画,了度余生。


1992年4月,潘素故于北京,终年77岁。




既能吟诗作对,又能聆唱西洋弥音,既追求小情浪漫,又对祖国一腔赤诚。


她与张伯驹的爱情,成就了最好的自己,然而她对丈夫的包容与支持,持续一生,无怨无悔。


- END -


后台回复你的名字

获取你名字中的“隐藏气质”



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

关注美尚 

陪你遇见更美的自己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商城,发现生活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