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小说】何日是归期没 莫小阮 大结局在线观看

麦芽书库 2021-02-25 11:00:30

内容简介:莫小阮说,“我想看到这个世界,只是因为我想看到你。”

可苏哲宇却说,“我一辈子都不会爱你……”

那好,那我选择不再看到这个世界,不再看到你……

五年婚姻,她用了一种自毁的方法,想让他痛不欲生……




第1章 不被祝福的怀孕


    莫小阮说,“我想看到这个世界,只是因为我想看到你。”


    可苏哲宇却说,“我一辈子都不会爱你……”


    那好,那我选择不再看到这个世界,不再看到你……


    …………


    夜,漆黑。


    凌晨两点,时钟滴答滴答,清晰而缓慢。


    莫小阮睁着一双眼睛,空洞地看着天花板,脑袋里一片空白。


    手边,是一根验孕棒,上面清晰的两道红痕,红的如沾染了血迹一样,妖艳绽放。


    不错,她怀孕了。


    结婚五年,她还是怀孕了。


    五年里,她不知道吞下了多少避孕药,一次一次,反反复复,她以为,今生今世她都不会再有孩子。


    可她任性了一回,上个月,就在苏哲宇要了她之后,她吐掉了那白白的药片。


    结果,她怀孕了。


    莫小阮素白的手指轻轻摸索着,将验孕棒捏在手里,昏黄的灯光下,她脸色苍白,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那两道红痕,绝望一点一点在眼中蔓延开。


    别的女人怀孕,都是会受到祝福的,可她不是,她怀孕,只会受到诅咒,不会有祝福……


    她想,苏哲宇看到验孕棒的时候,一定会毫不犹豫扔到她脚下吧,他一定会扬着下巴告诉她,“打掉,这个孩子我不会要。”


    是啊,那个男人,何曾在乎过她的感受?何曾在乎过她?


    他是那么的冷酷,那么的无情,在他眼里,她就是个木头人,永远不知道疼。


    可她真的好疼好疼。


    五年,一千八百多个日夜,她每一天都感觉到疼……


    今晚,他依然没有回来。


    三天了,她已经有三天没有见过他了,她虽然是他的妻子,却一点都不知道他的行踪……


    真是可笑。


    真是可悲。


    莫小阮捏紧了手里的验孕棒,缓缓闭上了眼睛,脑袋里又是一片空白……


    直到楼下传来尖锐的刹车声,她才一下子惊醒。


    她想,一定是他回来了。


    苏哲宇,她从十四岁爱到现在的男人……


    一秒,两秒,她捏着验孕棒,数着时间。


    当她数到第三百零二秒的时候,卧室的门桄榔一声,那一瞬间,她浑身的血液都是凉的。


    她深爱的人,却也是她最怕的人。


    “你……你回来了?”


    莫小阮本能的从床上站了起来,走过去,她想要接过苏哲宇手里的蓝色西服,可苏哲宇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很冷漠的将西服丢在一边的椅子上。


    “不必。”苏哲宇一双狭长的眸子这才落到她身上,他看她的眼神,永远那么冷,冷入骨髓。


    莫小阮最怕看到这样的眼神,每一次,她都如坠地狱,整个人好像被凌迟一样,锥心的疼。


    一只手松着领带,他哼了一声,嘲讽道,“我哪敢劳您大驾?你们莫家人不是最喜欢威胁人吗?如果把您莫大小姐累坏了,我是不是就得缺胳膊少腿?”


    莫小阮脸色煞白,连嘴唇都褪去了血色。


    这样的话,她已经听了整整五年了。


    五年里,她时刻煎熬着。


    她明白苏哲宇恨她,恨她用了他最爱女人的眼角膜。


    可她从一开始就不是故意的,她从不知道他暗恋着安茹言。


    她也不可能算计到安茹言出车祸,那只是一场意外。


    安茹言要死了,而她,恰好需要一对眼角膜……


    仅此而已。


第2章 你 爱过我吗


    莫小阮紧紧咬着下唇。


    昏黄灯光笼罩下,她整个人显得无比寂寞,脸色更加苍白。


    心一下一下抽疼。


    那场意外,那一对眼角膜,让这场婚姻变成了两个人的人间地狱……


    她赤脚,每天活的如炼狱一般。


    而他,从未对她笑过,哪怕只是很短暂很短暂的一瞬间,都没有过。


    他一定也很疲惫吧……


    手里还紧紧捏着验孕棒,泛白的指节也许是太过用力,竟有些颤抖。


    那是一条生命,是她和他的孩子。


    也许,这是他们这一辈子唯一的孩子。


    苏哲宇,他……会要吗?


    莫小阮嘴唇咬出了血,口腔里一片腥气,她就那么静静站着,看苏哲宇仰着头喝水,看他脱掉衬衫换上睡衣,看他推门出去洗澡……


    而他的眼睛,没有一秒钟停留在她的身上。


    莫小阮满心的荒凉。


    她错了吗?


    她不该要那对眼角膜吗?


    可她从不知苏哲宇暗恋的人是安茹言,更不知道安茹言会在那个时候出车祸,一切巧合的就像是老天爷精心策划的一样,只是,老天爷策划了一场……悲剧……


    莫小阮缓缓闭上了眼睛,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里涌出来。


    这些年,她每天都在流泪,她以为,她已经没有眼泪了……


    苏哲宇洗澡,进门,拿过手机,躺在床上,每一动作都是那么的连贯娴熟,像是练习了几百遍一样。


    他唯独忘记了莫小阮,忘记了这个为他流了五年眼泪的女人。


    莫小阮站着,明明是夏天,她却冷的发抖,像是赤身跌入一个大冰窖一样,她爬不起来了,她快要被冻死了。


    疼,疼的她喘不过来气。


    当最后一滴眼泪晕开在睫毛上的时候,莫小阮颤抖着双腿转身了。


    她像是无家可归的人,可怜而寂寞。


    她一双泛红的眼睛紧紧盯着躺在床上刷手机的苏哲宇,嘴唇翕合,颤抖,喉咙像是卡了东西一样,艰难而疼痛。


    “苏哲宇……”嗓子是沙哑的。


    她卑微的像个小丑一样。


    而他,连眼皮都未曾抬一下,只是盯着手机,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莫大小姐,您老人家又想干什么?该不会对我不满意,也要了我一对眼角膜?”


    这些话比那些厉刺还要尖锐百倍,一根一根,一刀一刀,慢慢刺入,然后血流成河……


    莫小阮疼的真想大喊一声,但她忍住了,她说,“就因为安茹言的一对眼角膜对吗?如果……如果没有眼角膜,你会不会……哪怕有一点点……有一点点……喜欢我?”


    她甚至不敢奢求爱情。


    她知道,苏哲宇是不会爱她的。


    哪怕只是喜欢也好啊,哪怕只是一点点喜欢也好啊。


    这样,余生,她也可以抱着那一点点仅有的温存活下去。


    她双眸紧紧盯着苏哲宇。


    手机屏幕一闪一闪,光亮照在苏哲宇的脸上,他表情还是那么冷酷,像是嘲讽,他“哼”地一笑,“喜欢你?莫小阮,五年了,你梦还没醒来吗?你这样的女人,我恶心你还来不及,我又怎么会喜欢你?”


第3章 我怀孕了


    莫小阮只觉得心口一阵阵闷疼,像是要撕裂一样,她脚下站立不稳。


    苏哲宇,果然从没有喜欢过她。


    她明知答案,可她却固执的不肯承认。


    莫小阮像是失了心一样,一双眸子绽出了绝望的色彩,她大声喊着,“苏哲宇,苏哲宇,你喜欢我好不好?我不要太多,只要一点点,真的,我只要一点点,就一点点,你都不肯给我吗?”


    她的声音一点点低下来,最后变成了低泣……


    苏哲宇听了,忽然丢掉手机,起身,走到她身边,一双眸子充满了厌恶,“莫大小姐,你这是求着让我喜欢你?哇哦,我苏哲宇何德何能,居然能让你莫小大姐求我……”


    苏哲宇忽然笑着拍了拍巴掌。


    他的每一下动作,都重重击打着莫小阮的心脏,一下一下,血淋淋的。


    莫小阮终于还是没能忍住,蹲在地上哭了,撕心裂肺。


    她松松手指,掌心露出那一根验孕棒,“苏哲宇,对不起,我……我怀孕了,为了孩子,你喜欢我好不好?哪怕只是假装喜欢我,我也能欺骗自己活下去。”


    莫小阮脸上全是泪水。


    她从不是一个坚强的女人。


    这些年日日煎熬下,她以为,她再也不会这么痛了,但疼痛还是会蔓延四肢百骸,还是会一点一点蚕食她的意志。


    她,真的要支撑不下去了。


    苏哲宇眼眸倏然一缩。


    两道锐利的光芒落在验孕棒上,


    发白的验孕棒,上面两道清晰的红痕,很刺眼……


    怀孕?


    她竟然怀孕了?


    苏哲宇眼中竟闪过一丝茫然,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他棱角分明的脸上便写满了冷酷,像是从齿缝间挤出来一样,他说,“打掉……”


    莫小阮脸色煞白,甚至久久无法回神。


    她其实早就想到了会是这个结果,可是她不甘心,她心里抱着那么一丝丝的希望,她骗自己,也许苏哲宇会接受这个孩子的。


    希望,一瞬间破灭。


    他,厌恶她,也厌恶他们的孩子。


    啊……


    原来心痛到了极致,竟就麻木了。


    莫小阮苍白的脸上忽然浮起了一抹笑容,孤独,哀伤……


    她缓缓起身,站在苏哲宇面前,紧紧看着他,“还是因为这对眼角膜对不对?”


    苏哲宇眼神冷冽,回答也冰冷的吓人,“五年前要不是因为你哥哥,小言她怎么会死?如果她不死,你能得到她的眼角膜吗?”


    “可我哥哥也失去了两条双腿,不是吗?”莫小阮声音陡然提高,她紧紧攥着两个拳头,双眸迸发着冷光,肩膀不停的颤抖着,她说,“那一场车祸是因为安茹言酒驾,是她撞上了我哥哥的车才导致的车祸,她才是责任方,她才是责任方……我哥哥因为她失掉了两条腿,他那么骄傲一个人,你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你知道吗?你心里只有安茹言,只有安茹言……”


    也许是情绪太过激动,莫小阮苍白的脸颊上竟然一片赤红,胸口的位置一高一低起伏着,她嘶吼着,“我承认,我的眼角膜是因为我爸妈的关系,我才得到的,可当时安茹言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她的父母为了减轻她酒驾的过错,来求我爸妈,才把眼角膜给了我,而我当时根本不知道给我眼角膜的人是谁……”


第4章 爱你 我选择看到这个世界


    莫小阮大口大口的呼气。


    这些话,她觉得她要不说出来,一定会窒息的。


    她活的太累了。


    活的太沉重了。


    那些压在她心头的东西,每时每刻都在凌迟着她。


    可他,却从来看不到她的痛……


    “苏哲宇,你告诉我,我有什么错?我到底有什么错?”莫小阮一双眼睛伤感,悲愤地盯着苏哲宇,“你娶我,就为了这双眼睛对不对?”


    苏哲宇毫不留情回答她一个字,“对。”


    莫小阮心里有东西慢慢碎开,她流着泪笑着,“是啊,你爱的,只是这一双眼睛,对我,你只有厌恶。我怎么能不懂呢?傻,我真傻,我以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会了解我的,我以为,我这五年那么小心翼翼的爱着你,你会有所改变的,我以为,我们之间,不该只是这样……”


    “哈哈……终究是我错了,你只是为了一双眼睛,你只是为了一双别的女人的眼睛,那我呢,我算什么?我算什么?”


    莫小阮泪流满面,她双手紧紧捂着这双眼睛。


    此时此刻,她是多么痛恨这双眼睛,为什么,为什么它是安茹言……


    五年……


    她做了多么可笑一场梦。


    她心心念念,愿意为之付出生死的男人,却只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的眼睛才娶了她,啊,真是可笑。


    她多像一个小丑……


    被他无情抛弃践踏的小丑。


    她那卑微的爱情,像是一张网,她困在网里,痛不欲生……


    “呵……”


    一声长长的笑,她仰头,忽然就搂住了他的脖颈,在他唇上重重落上一吻,“对不起,让你痛苦这么久。”


    苏哲宇想要推开她,但她搂的十分用力,根本推不开。


    “苏哲宇,你不是只想要这双眼睛吗?好啊,我给你,我还给你。”


    莫小阮忽然毫无征兆地一把拉起了苏哲宇的手,一点一点靠近自己的眼睛。


    那是一双极美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眼周投下一圈光晕,眼神哀伤的仿佛能刺痛人的心,她流着泪,却扬着唇角笑着,仿佛一朵要开到荼蘼的花一样。


    她紧紧抓着苏哲宇的手,“来,你要的只是这一双眼睛,好,我把它还给你,苏哲宇,我要你亲手把它拿下来,来,你动手吧,你动手吧,我把它还给你,从此以后,我就再也不欠你了……”


    这些话像是从胸腔里爆发出来的一样,带着血腥的味道……


    莫小阮此刻只有一个想法,她要他亲手把这一双带给她残忍的眼睛摘下来,只有这样,她的余生才能无爱无恨,只有这样,她才能放过自己放过他……


    苏哲宇脸色发沉。


    莫小阮是疯了吗?


    他冷着脸,一根一根将她的指头掰开,嘴里只迸出两个字,“作秀。”


    他将莫小阮推开。


    莫小阮听到“作秀”两个字,无力一笑。


    他连最后的机会都不肯成全她……


    她忽然就擦干了眼泪,看着苏哲宇,语气极其平静说,“你放心,你要的,我统统都给你,你不要的,我统统都带走,以后,我再也不会缠着你了……”


    她要走?


    苏哲宇听后微微愣了一下,却又马上冷笑。


    莫小阮怎么会走?


    她为了嫁给他,连一个死人的眼角膜都要抢,她又怎么会舍得走?


    这个女人,还真是花样百出。


    他实在没力气陪着她玩。


    包括那根验孕棒,那一定是她的花招吧。


    她怎么可能会有孩子?


    那么多的避孕药吞下去,她又怎么可能怀孕?


    这个恶心的女人,连这种手段都用上了……


    苏哲宇脸色生冷,他不愿意多看见莫小阮一眼,转身去了另外一间卧房……


    闹吧,随她。


    “砰”一声,世界瞬间安静了……


    莫小阮没有动,她只是轻轻笑着,笑着笑着,眼泪就涌了出来。


    她想,她可真是没出息。


    除了掉眼泪,她还会做什么?


    五年了,她真的只会掉眼泪,只会傻傻的等着他,她以为,总有那么一个瞬间,他会喜欢上她的,哪怕,只是一个瞬间也好。


    但,这只是一种奢望。


    他恨她,又怎么会喜欢上她?


    一切,不过是她一个人的痴心妄想罢了……


    一场痴心妄想的梦,也是时候该醒一醒了。


    莫小阮纤长的手指从小腹上轻轻抚过,一圈一圈……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从他来到这世上的第一天起,他就不受祝福。


    莫小阮眼底浓浓的伤感。


    她不要她的孩子不受祝福。


    至少,她会爱他一辈子……


    莫小阮缓缓捡起地上的验孕棒,赤脚走到窗边……


    城市的夜,永远不缺的是热闹,可越是热闹,她就越是觉得孤独,越是觉得这世上只有她最不幸……


    莫小阮不想过的不幸。


    可苏哲宇不爱她,她就会不幸……


    这种不幸已经融入了她的血液,在她的血管里经流……


    她当初想要看见这个世界,是因为她想要看见苏哲宇,想要好好爱他。


    可他不爱她,那么,她选择不再看到这个世界……


第5章 欠你的都还你


    苏哲宇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他以为,他会看到莫小阮那张装可怜装无辜的脸。


    每个早上,她都会把搭配好的衣物放在他床头,等着他起床。


    可今天却没有……


    床头的确有衣物,也的确搭配好了。


    湛蓝色的衬衫,灰色的西裤,还搭配着一条浅色的条纹领带……


    他只是斜斜睨了一眼,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作秀……”


    在他看来,莫小阮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作秀,这个女人根本就冷血无情,根本就自私自利,如果不冷酷无情,她怎么会让自己的父母以车祸责任为要挟,以此来得到安茹言的眼角膜呢?


    她说她不知情?


    呵呵……


    她怎么会不知情?


    这种事情她父母不告诉她?


    况且他有确凿的证据能证明,她当时知道那是安茹言的眼角膜……


    这个虚伪的女人……


    苏哲宇并没有穿那套搭配好的衣服,自己从衣柜里找了件白衬衣,搭配了一条西裤。


    莫小阮搭配好的衣服,他从不肯动。


    她不厌其烦搭配了五年,他就忽略了五年。


    这个自私的女人,以为用这种方法就能让他饶恕她?就能让他爱上她?做梦……


    他娶她,不过是折磨她罢了。


    穿戴好后,苏哲宇进浴室洗了脸,刷牙……


    这个时候,莫小阮那个女人应该已经替他挤好了牙膏,倒好了漱口水,在楼下的餐桌上等着他才对。


    可今天她却没有挤牙膏,更没有倒好漱口水……


    这一切,似乎都和平常不同。


    苏哲宇眉峰微动,下楼。


    奇怪,那女人竟然不在餐桌旁……


    苏哲宇眉心又是一动。


    坐好,菲佣递上当天的经济报,他每天早上都有看经济早报的习惯,平常,这张报纸都是莫小阮早早放他面前的,并且会挑出当天的重点版块,摆放在他面前。


    这样,就算是他不拿起报纸,也能看到重点新闻。


    今天的一切,都太反常。


    就连摆上桌的早饭都与往常不同,往常是莫小阮熬的懦懦的杂粮粥,一碟鸡蛋饼,外加几个包子,不管他吃不吃,刮风下雨,她都会这么做,她说,这些东西对胃口好。


    可今天桌上却是黄油和面包,外加一杯热巧克力。


    苏哲宇再次皱眉。


    他从不过问那女人的消息,可是这次他没忍住,问菲佣,“太太呢?”


    菲佣言辞闪躲,好半天才说,“太太她……走了……”


    “走了?”


    苏哲宇眉头皱成了“川”字,“走了是什么意思?回莫家了?”


    莫小阮总是会回娘家看她哥哥,她哥哥因为那场车祸失去了两条腿,已经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了。


    菲佣却摇头,顺势递给苏哲宇一封信,小心翼翼地说,“太太留给您的,她说让我等您问起她的时候再给您……”


    苏哲宇缩着眉心接过那封信。


    信很薄,几乎没有任何重量,上面没有封口。


    他很快从信封里掏出一张纸,素白的纸,就像昨晚莫小阮的脸色一样。


    上面只写了几行字,“苏哲宇,你要的东西,我统统会还给你,给我几个月时间,我会把欠你的都还给你,保重……”


第6章 最后的倔强


    苏哲宇看过信后,只是冷哼了一声道,“又作秀……”


    他将那张白纸随手丢进垃圾桶里,利落,干净。


    菲佣却觉得难过极了。


    她嘴唇翕合,好半天才说,“先生,太太走的很着急,她说,她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您……真的不去找找她吗?”


    苏哲宇冷笑。


    这个女人可真是会玩,要自导自演一场离家出走的戏码吗?以为他会去找她?那她可真是打错了算盘,他那么厌恶她,又怎么会去找她?


    苏哲宇喝了一口热巧克力,语气冷淡道,“以后我和太太的事情你们不许插嘴。”


    吃过了早饭,苏哲宇去上班。


    对于莫小阮离开的事情,他仿佛一点点都不关心。


    在他看来,这只是一场作秀罢了……


    一场无关紧要的作秀罢了……


    …………


    但对莫小阮来说,这并不是一场作秀。


    她真的累了。


    真的再也撑不下去了。


    所有的力气都全部因为这一场求而不得的爱情而消弭殆尽。


    她伤痕累累,而他,厌倦至极。


    她欠下的,不就是一对眼角膜吗?那好,她还给他就是了。


    还给他,从此以后,便也两不相欠了。


    一家私人医疗研究所里,莫小阮手里紧紧拿着一支黑色的签字笔,她低着头,脸上的表情很哀伤。


    面前坐的人是她的私人医生程家明。


    这五年里,她身心俱疲,因此常常需要来看医生,尤其是心理方面……


    她总觉得,她时刻处于一种奔溃绝望的境地……


    陈佳明是海龟博士,虽然才三十一岁,但医术很精湛。


    陈佳明很认真地看着莫小阮,再三确认,“小阮,你确定你要这么做?你确定你要活体捐赠眼角膜?你知道的,这在法律上其实是不允许的,你说,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呢?”


    莫小阮的面前,是一份眼角膜捐赠书,而且她的要求很特殊,她要求活体捐赠。


    要知道,这世上几乎没有人会去做活体捐赠的。


    谁愿意牺牲自己的光明,去成全别人?


    很少有人会这么做。


    但莫小阮要做。


    她唇角染着几分悲戚,语气淡淡道,“对,我已经决定好了,我要做捐赠。”


    “可是,这样你会失明的……哎……你一定要想好,我知道我劝不住你,但你愿意失明吗?失明了,你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十八岁那年我就已经失明了,这五年光明,不过是我借来的罢了,现在,我也该还了……”


    莫小阮凄楚一笑,没有犹豫,她将自己的名字重重签署在了捐赠协议上。


    “莫小阮。”三个字,耗尽了她所有力气。


    白纸黑字,落笔无悔……


    她想,这样她就再也不欠苏哲宇什么了。


    他娶她是因为一对眼a角膜,他厌恶她也是因为这对眼角膜,没有了它,他们之间便再也没有牵扯了……


    如果有一天他们还能再见面,不……她再也不会见到他了,永远也不会……


    那天傍晚,天边像是烧着了一把火一样,通红通红的。


    莫小阮就那么站在二十五楼的顶层,静静看着那一片红,像是要把这一瞬间定格一样……


第7章 奇怪的离婚协议书


    那天之后,莫小阮真的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世上,仿佛她从未来过一样。


    苏哲宇的日子照常过着。


    只是,早上床头再也不会出现哪些搭配的整整齐齐的衣服,盥洗室里,再也不会出现挤好的牙膏,倒好的漱口水,餐桌上,也不会出现一碟一碟的热包子,不会出现折叠好的报纸……


    除了这些,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


    对苏哲宇来说,那些原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东西,那些只是莫小阮想要赎罪,做的无用功罢了,他不需要……


    没有了这些东西,日子反而更加简单。


    第三天,苏哲宇在办公室看文件,忽然有律师来找他。


    来的是律师是莫小阮的私人律师,委托人正是莫小阮。


    律师只是很简单地递给苏哲宇一份离婚协议书,协议书上写的很清楚,婚后财产,全部都归苏哲宇所有,莫小阮,净身出户,她什么都不要。


    但唯有一个要求,十个月后,她要苏哲宇必须无条件见她一面,她有重要的东西要还给他,如果他做不到这一点,那么这份离婚协议书将无法生效。


    莫小阮已经签了名字。


    苏哲宇看着这份离婚协议书,脸上的表情拨动很小,他向来对莫小阮冷酷。


    这个女人,居然不要财产?


    至于十个月后要他去见她一面,这又是什么意图?


    苏哲宇眼神里的淡漠很刺人。


    拿起笔,没有犹豫,他签下了名字。


    当初结婚的时候,莫小阮家里陪嫁了莫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现在,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是他的了……


    莫家当初对安茹言那么残忍,死了都要她一对眼角膜,好,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当是莫家赔偿给安茹言的。


    他替安茹言收下。


    至于莫小阮那个女人,这一次,是她要离开的,好啊,既然要离开,那便走吧……


    最好永远不见。


    不过,离婚协议已经签署过了,十个月后,他还要再见她一次。


    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苏哲宇的冷酷让律师都觉得惊诧,这还是夫妻吗?


    签字离婚,没有只言片语,甚至不问问当事人在什么地方,也不问问当事人净身出户后该如何生活,就直接签署了离婚协议,就好像丢垃圾一样,把自己的老婆给丢了出去。


    这个男人,心肠实在太硬了。


    律师只是律师,她也不能多说什么,只是对苏哲宇说,“苏先生,十个月后,我会通知您去见她的,到时候希望您能践行约定。”


    苏哲宇扬了扬下巴,忽然很冷酷地问了一句,“能不见吗?这一条,必须存在吗?”


    律师怔愣当场。


    她忽然就明白了,莫小阮找她拟定这份离婚协议的时候说的那些话,那时候的莫小阮满眼都是绝望,她说,“我的婚姻只是一场笑话罢了,我的丈夫从来没爱过我,从来没有,离婚对他来说,只是一种解脱,我想,他会很痛快签字的,至于十个月后见面的条约,我想……他一定不想要吧,可是我没办法,十个月后,我必须见他……”


    莫小阮说的对,苏哲宇果然不想要这一项条款。


    只是见个面,他都不肯……


    这个男人的心,肯定是铁打的。


    律师摇摇头,很肯定地告诉苏哲宇,“不行,只有您去见了我的当事人,这离婚协议才能生效。”


    苏哲宇扬眉,嘴里淡淡吐出一个字,“好。”


第8章 这种生活


    莫小阮在结婚五年后,还了苏哲宇自由。


    她说过,爱他,她才想看到这个世界,想看到苏哲宇,现在,她不曾得到苏哲宇的爱,得到的只是厌弃,那么,这个世界与她而言,便再无意义……


    她谁也不想见,不想看到……


    她的离开,仿佛大海里落入的一滴水,并未在苏哲宇的世界里激起半分涟漪。


    苏哲宇仍旧活的自在。


    上班,下班,泡吧。


    豪车,宴会……


    所有上流生活该有的东西,他全部都有。


    这种生活,真好,处处透着自由的味道,这里不再是他恨的牢笼,他不必再看到莫小阮那张永远无辜的脸,而他,也不必再想尽办法去折磨她。


    …………


    莫小阮离开的第二个礼拜,苏哲宇参加了一场校友会。


    他向来对校友会这种东西不感兴趣的,但这一次是他过去的死党张北北打电话邀请他的,要他务必给面子参加。


    苏哲宇参加了这场校友会。


    他一个人到场。


    身边并不见莫小阮的影踪。


    同学们都知道他娶了师妹莫小阮,因为那场婚礼,隆重到曾轰动了整个A市。


    张北北还不知道他离婚的事情,拉着他,过来拍着他的肩膀问他,“苏哲宇,你可真不够意思啊,你娶走了我们学校的校花,娶走了我们大家的梦中情人小师妹,来的时候怎么不带着她一起过来呢?怕我们看她啊?”


    苏哲宇扬起酒杯,语调淡淡道,“我们离婚了,两个礼拜前。”


    众人愕然。


    当时学校里谁不知道莫小阮喜欢苏哲宇喜欢到死?


    也就只有苏哲宇他自己傻瓜,不知道罢了。


    有女同学窃窃私语。


    “怎么会离婚呢?”


    “就是,莫小阮那么好的一个人……”


    “对呀,当初苏学长出国的时候,小阮哭的死去活来的,对了,她那时候有个折纸鹤的习惯,苏学长离开以后,她每天都为苏学长折纸鹤,不知道苏学长收到她的纸鹤没有?”


    苏哲宇眉心微动。


    莫小阮在他出国的时候为他折纸鹤?他怎么不知道?


    他之前倒是收到过安茹言送给他的纸鹤,一千九百九十九个。


    至于莫小阮的纸鹤,他可从未收到过,当然,她手里折出来的纸鹤,他也不可能要,因为他觉得恶心。


    苏哲宇面对这种小道消息,只是冷冷哼了一下。


    现在,莫小阮这个名字,他可真是不想提起,不想听到。


    端起酒盏喝了一口,今夜的酒,为什么入口会是苦的?


    同学会上,苏哲宇居然喝醉了,他这个人向来自制力很强,在一些场合上,从不会喝多,可这一次,甚至没有人劝酒,他就给喝醉了……


    司机送他回家。


    偌大的家里头,只有他一个人扶着马桶吐的昏天黑地……


    以前,他喝醉的时候,身边陪着他的人,一直都是莫小阮。


    不管他怎么厌恶她,她都会在背后柔顺的替他捶背,吩咐佣人为他做醒酒汤……


    啊,今晚,是不是喝的太醉太醉了?


    不然,他怎么可能会想起那个女人呢?


    对,一定是他喝醉了……


    一定是……


未完!待续……

后面尺度过大,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木书书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