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京剧《凤还巢》:冷梅窈窕春来早 温玉无瑕凤还巢

山西省戏剧研究所 2021-02-14 08:23:47

正月初八,春节假期刚过,山西省京剧院周五演出如约而至。今天上演的是梅派名剧《凤还巢》,这个春意盎然的季节处处梅开朵朵,这出戏让人们再一次欣赏到梅的淡雅、梅的芬芳,不由得感怀梅的独特品格,又是一番思量。

看戏犹如做人,当有一个大的格局。从中学开始,昆曲作为百戏之祖,一直萦绕在脑海里,一曲《牡丹亭》更是如雷贯耳。春节期间,闲暇看了央视纪录片《昆曲六百年》,对昆曲有了粗浅的了解。虽说如此,可也是恍然大悟。昆曲是康乾盛世的国剧,举国上下都浸润在昆腔梅笛中。从前片面认识,昆曲就是词曲的艺术。这次感受,昆曲的美更在于她细腻的表演和柔美的身段,是戏曲艺术的集大成者。无论是京剧还是越剧,都从昆曲中汲取了丰富的营养。所以,特别期待邂逅昆曲的机缘。

之于梅派,以前听过《贵妃醉酒》海岛冰轮初转腾,就是觉得文辞素雅、声腔圆润。看过现场《凤还巢》后,才发现赏当零距离:梅之形美而不妖,最可贵凌寒独放亦真亦幻,游动的芬芳。

梅剧,尚搭配,并非一枝独秀。《凤还巢》生旦净丑,无巧不成书,传统的包袱让观众捧腹开怀。单说程家两女,长女程雪雁五大三粗豪气干云,像一个大扑棱蛾子忽扇忽扇上场,忽扇忽扇下场,人们一看到不笑都不行,好一个洋葱白学,刚露面一语不发人们都憋不住笑从中来。与朱千岁(小花脸)的相遇,更是二丑争斗,就像传统的相声剧一样,没有乐队没有助演,绷紧了观众乐的神经满台子疯转,这种技巧是传统戏曲的精华所在,场子热表演,效果不一般。二女程雪娥,皓齿明眸,举止娴淑,柔情似水,含羞讨巧,真真的阳春白雪,这姐俩一照面就有无限乐趣,色彩的强烈反差,戏像打铁一样在不断地升温与冷却中渐入佳境。

梅派的腔韵很注重内敛。京剧声腔相当复杂,一个流派一种唱法,且自成体系,自己都算不上戏迷。只是感性上认为,梅派是一盅佳酿,需要一点点用舌尖品尝,没有大开大合,没有肆意放纵,就是放一点收一点,唱腔行云流水,过门张弛有度,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余音袅袅耐人寻味。演出中,阮的音量要比月琴略高一点,与京胡、京二胡同频共振和声呼吸,曲径通幽中梅韵芬芳愈加醇厚绵长。

梅派的表演细腻委婉。这个快节奏的时代,人们都追求过山车飞一般的感觉,大步流星健步如飞成为生活常态。梅角儿一出,脚不离地,脚尖和脚跟曲线一样点点揉动,兰花指亦是缓缓悬腕而至,身段弱柳扶风婀娜摇曳,笑不露齿莞尔迷人,言不高声落落大方,这样一个窈窕淑女如诗如画一般映入眼帘,与戏曲绝缘的年轻观众还能不为之赞叹?

昨天,《人民日报》刊发了一篇《为什么死活读不下去〈红楼梦〉》的文章。里面谈到,当前传统深度注意力模式超级注意力模式转变的问题。现在,很多戏曲团体在追求时下观众审美上做了很多努力,于是戏曲出现了一种新常态:实景式的道具、歌舞式的表演、电影式的音乐。台下,演职人员都要下百倍功夫。简单而言,戏曲演员去跳民族舞,数着节拍凑锣鼓家具表演程式动作,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些看起来与这篇文章毫无关系。细细想来,同样是传统文化,同样是百年经典,命运殊途同归。根本上还是观众自身审美出现了问题,是乱花渐欲迷人眼之下的人心浮躁,是浅阅读、粗欣赏带来的文化危机。因此,培养观众刻不容缓,尤其是学校里正在增智强能的娃娃们,因为他们是民族的希望,是国家之栋梁。

即使面临诸多困难,可如果山西省京剧院拿这出《凤还巢》进小学、中学、大学,也定会受到热捧。一场演出,可能他们会突然嗅到《红楼梦》书本里的浓浓墨香,感受中华民族古典诗词歌赋里滚滚的中国力量。

山西省京剧院是出人才的地方:琴师李祖铭,梅派青衣李胜素,等等。三晋大地只此一团,但在三晋文化的润泽下有了独特的芬芳。每周的国粹鉴赏,故事虽不同,精彩却一样:梅兰芳剧场内山西京剧人正在新时代新思想引领下,让传统文化迎着春风,走向更加美好的春天……

也是昨日,郭士星老厅长发来家中梅花绽放照片,兴趣之至,遂作《梅趣》一首。

梅趣

春寒犹未尽,梅香急叩门。

绿裙粉红袄,笑口报佳音。

感谢山西省京剧院的精彩演绎,愿梅派青衣单娜老师时日不久能脱颖梅坛,愿三晋大地四方梅花朵朵红似火,好戏连台一路高歌。

(201822412:05于太原)

作者简介苏林和,男,某军区干事,酷爱晋剧武场乐队,业余司鼓

年轻的平台

来稿邮箱

xiyoubianjibu@sina.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