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阮进:除IPO以外,民办高校还可选择其他渠道融资.

蓝鲸edu 2022-07-31 16:30:44

蓝鲸教育  迟磊


当代教育集团副总裁兼CFO 阮进


2017年4月27日,由远东宏信教育集团主办的“创新·发展”新政下民办高等教育资本之路会议在上海浦东金茂大厦召开,蓝鲸教育作为合作方之一参与全程会议。与会的嘉宾包括瑛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瑜、方正证券首席教育分析师姚蕾、和君商学战投部副总经理赵栋、当代教育集团副总裁兼CFO阮进,以及众多民办高校的投资创办人与管理者,共同探讨了全新的法律环境下教育投资者和民办高校举办人该如何选择的问题。

早在民促法修订通过的半年前,新修订的高等教育法已自2016年6月1日起施行,高等教育领域的法律障碍已先期通过,围绕高校的资本率先松绑,市场反应最快,由此产生了金侨教育、三一学院两家从事高等职业教育的公司先后登陆新三板,而民生教育、宇华教育、新大学集团(中国新高教)等民办教育集团携旗下众多高校迈进港股。 距新修订的“民促法”正式实施仅剩四个月时间,民办高等教育该何去何从?

当代教育集团副总裁兼CFO阮进在现场发言中通过当代教育集团的发展和在资本市场的经历,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以下是经蓝鲸教育整理的阮进发言内容。

当代集团旗下有医疗、旅游、金融、房地产和教育等板块,而教育板块是我们一直较为重视的版块。


涉足教育,既有
公益的初衷也有经营的考虑


我们办学最初主要依托当代集团和旗下主要上市公司人福医药。我们目前在运营的学校,开设时间最长的已经有十四年了。即使是2006年开始运营的武汉大学珞珈学院(现更名为武汉晴川学院),直到今天也有十一年了。在我们开设学校的过程中,我们一直在探索教育产业应如何发展。我们公司做教育产业时,更多的是有回馈社会的一种信仰。众所周知,教育行业的投资回报较长,但投资回报也较为稳定。可以说涉足教育行业,我们既有公益的初衷,也有经营方面的考虑,最终选择了这个行业。

我们今天讨论的教育类上市公司,主要是指教育类公司IPO,而不是上市公司的教育类投资。A股很多上市公司,早就有教育类的投资,比方说当代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人福医药与武汉理工大学联合设立的武汉理工大学华夏学院,但是这一资产并不是人福医药所经营的主业,在整个上市集团中并不算是一个亮点,也非圈钱的手段,它只是占比很小的一次教育投资。


上市,是为了“弯道超车”


当代教育集团整合了当代集团内的教育资源,2010年前后就尝试过IPO。当时IPO有较大障碍,其中最为核心的就是非营利性与营利性如何界定的问题。我们申请学校时,。保险起见,两种模式我们都操作了。华夏学院我们选择取得合理回报,珞珈学院则不要求取得合理回报,就是要做到“一颗红心,两手准备”。我们当初准备上市时多方咨询,最终选择如果真的要上市,就在美股采用VIE结构上市。从政策层面来说,VIE模式,在海外上市是可行的,但也要看美股市场是否会买单。

对于当时我们的教育集团来说,其实我们上市的目的还是较为单纯的,我们想让教育集团上市的原因并不是为了圈钱。我们对海外市场研究分析后发现,在美股上市的教育公司其估值普遍都不高。美股PE值最多也就是20倍,港股普遍在20倍以内。
经过我们的测算,上市20倍的PE值还不如最初的净资产多。,土地房产必须在学校名下,因此我们的上市公司有大量的资本投入。虽然我们进入教育领域的时候较早,买地成本相对较低;但在后续经营中我们不断地投入,新增土地、新增房产,陆续投入有差不多20亿。如果说我们两个学校每年有五千万左右的净利润,上市后有20倍的PE值,估值也只有20个亿左右,但我向这两个资产已经投入了20个亿,所以非要拿到市场上卖的话未必划算。因此我们选择美股上市第一目标并不是要圈钱,那么我们为何要上市呢?

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民营企业而言,一方面我们要做的是“弯道超车”。因为和公办学校相比,我们做教育需要投入自己的资源。因此我们寻求海外上市,是想把自己的品牌打响,引进海外资源、扩大我们的影响力。

还有一方面就是作为一个民办的教育集团,尤其是作为一个体量很大的集团;我们在国内有大量的资产配置,我们也需要在海外完成一定的资产配置,这是一种布局上的考虑。我们选择海外上市,更多的是想要提升集团品牌的名誉度,让我们更便捷地引进海外优质教育资源。我们虽然不圈钱,但是希望可以通过资产国际化的配置,来提高集团在境内境外资产的流动性。


《民促法》虽落地,
上市之路仍旧漫长


我们的上市进程在暂停三四年后,如今重新考虑这个问题,是因为《民促法》的修订方案终于落地。因为考虑到营利性的问题,所以我们一直在关注《民促法》修订的进展。如今《民促法》落地,我们判断在两到三年之内基本上是不太可能于A股上市。

《民促法》出台后,湖北省教育厅召集我们这些教育公司开会商议营利性问题。如今的高校独立学院分为两种,一种是有如同我们一样,具有真正举办方的学院;另一种则类似于“校中校”,没有举办方。
但两者都希望通过营利性问题的界定,来明确一下各自合法的身份。因为我们的前期投入都不小,这些年下来大家从学校中取得回报的方法多种多样,但是都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让我们可以遵循。但如果选择了非营利性,我们前期的办学投入无疑是一个很严重的负担。我们办学所用的土地和房产,并不像公办高校那样可由政府划拨,都是我们自己购买的。如果我们选择成为非营利性群体中的一员,那么我们所购买的土地和房产如何评估其价值进行交易,是按照拿地时的土地价格还是如今评估资产后的地价,相关法规政策还尚未厘清。

另外,如果我们选择非营利性,相关法规条例中提出了税收优惠;但在我们与土地部门打交道时,教育厅的文件却尚未传达到国土和税务部门。这种信息传递的时间差,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实际障碍。

但无论如何,《民促法》的本意在我看来,是支持发展民办教育的。不管是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搞好民办教育。如果非营利性能够搞好,那我们也会选择非营利性;如果营利性可以搞好民办教育,无论是政府还是我们都应以开放的心态去欢迎营利性民办教育的落地。

但实际上,一方面目前教育厅更倾向于非营利性。因此我们必须要慎重考虑一点:如果我们选择营利性民办教育的话,那么如何落实还需要与教育厅做更进一步的沟通。例如我们旗下的高校是在民政厅所注册,如果选择了营利性,。而这个营利性与否的变化,流程应如何把握?因此在目前教育厅的指导思想下,将营利性民办学校落地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另一方面,,我们还需要考虑证监会如何处理此事。虽然《民促法》落地后对于营利性与否已有相对清晰的划分,但证监会如何看待营利性问题我们尚不明确。目前根据法律方面的专业人士所分析的,能否上市需要我们上报证监会;。

即使我们递交给证监会的手续已齐全,。那就又回到了刚刚谈到的“在目前教育厅的指导思想下,将营利性民办学校落地还是有一定难度”。目前A股上市的教育公司除了我们这样的民办学校之外,其他类型的公司市场反应相对较好。但根据以上的诸多因素,我们还是认为目前这个时间点上市还是不太现实。


上市虽难,
但有备用的融资渠道


因此在目前这种海外上市我们尝试过,但效果很有可能不够理想、在A股上市要面对相关政策问题的情况下,我们可能还需等待两到三年。那在这段时间,我们能做什么呢?我们旗下的教育产业需要扩张与发展,而这种扩张与发展是需要资本注入的。虽然上市作为其中一个渠道暂时难以走通,我们还有很多其他渠道。

之前我们选择与银行合作,,使得我们与银行的合作基本无法进行。因为教育资产是没有办法做抵押、担保的,所以银行这条路基本是走不通的。因此我们做了许多其他尝试,例如发行ABS。我们去年将我们旗下两个民办学校完成了资产的证券化。具体来说就是做了一个五年期的学费收益权ABS,总体规模约8个亿。这为我们旗下的教育资产后续发展提供了资金方面的有力支持。而这也就是我们除了讨论上市之外,为了进一步发展教育产业,而采用的一种募集资金的手段。

我们集团旗下也有一个证券公司,而证券公司的同事与我们沟通过,想要做教育资产的业务。而对我们而言,我们也愿意与其合作,将我们的融资渠道进一步扩大。之前类似于融资租赁的手段我们使用过一些,但是规模做得都不大。经过此次发债,在未来的2~3年内,我们综合自有资金、发债获取的资金以及其他的融资所得,大约有10亿左右。

而且我们也考虑过与一些机构合作,设立一些类似并购基金的业务。在我们上市之前,我们可能会释放一部分股权投入到基金中去,打造一个教育类的并购基金。总而言之,在我们上市之前,我们会多开拓一些融资渠道,多做一些项目的储备。为两至三年后,《民促法》给我们设置的窗口被真正打开时,我们可以提前做好一些相关的布局。



作者微信:lucifer1992723欢迎勾搭


END

                                                                    ——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蓝 鲸 教 育 专 注 报 道 教 育 上 市 公 司

蓝鲸9大栏目

【蓝鲸访谈】 【蓝鲸观察】 【蓝鲸解析】

【蓝鲸盘点】 【蓝鲸榜单】 【蓝鲸热闻】

【蓝鲸报告】 【蓝鲸地图】 【蓝鲸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