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李发舜:在杨志明先生八十寿庆活动上的讲话

文学教育 2020-11-19 16:22:54


在杨志明先生八十寿庆活动上的讲话

 

作者:李发舜

 

 

一. 背景介绍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是我高中班主任杨志明先生的八十大寿。我正好在国内,为了确保准时出席先生的寿庆活动,我头天上午就坐动车从武昌赶到宜昌,堂弟接站,共进午餐,然后用车把我送到了长阳县清江花园酒店。我们的先生是武汉市汉口人,出生在一个大户人家,从小受到极好的家庭教育,高中就读于武汉名校——武汉二中,然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华中师范大学。大学毕业后,让先生本人和所有亲属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先生被分配到湖北省长阳县渔峡口区第九中学。这个地方正是我的家乡。这所学校不通公路,不通水路,接近于原始社会,从长阳县城要徒步整整走上三天,才能到达这里。我们不知道先生是用怎样的磨难和毅力来适应这种极端艰苦的生活的。先生自从踏上这片贫瘠的土地,就没有离开过半步,他把自己的一生,无私地献给了长阳的教育事业。


我在上个世纪的一九七〇年初中毕业,由于家里极度贫穷,就再也无条件上学了,于是从学校回到山上的家里,帮忙父母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和放牛放羊。深秋的某一天,杨先生来到我家。他找到我时,我正打着赤脚、穿着蓑衣在山上放牛。身上脏兮兮的,蓬头垢面,我见到先生,尴尬极了。先生自我介绍:“我叫杨志明,你就叫我杨老师。我们长阳县渔峡口区第九中学组建和试办第一届高中班,通过走访了解,你的初中成绩还不错,我代表学校正式通知你去九中读高中。”先生讲话声音的洪亮和清脆,就如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讲话一样好听。我回答先生:“我家里穷,五个弟弟,一个妹妹,我老大,没有钱。”先生说:“你父母的工作我来做,你自个要有信心,我会尽自己的努力来帮你的。小伙子!鼓起勇气,做好准备,一星期后,我在学校新生报到处等你。有了知识,一切都会有的。”我感动得哭了,泪眼朦胧地目送着先生离去。


一个星期后,我成为了杨先生班上年龄最小的学生,那一年我刚满十四岁。杨先生当班主任的风格独特,他让那些能力超强的同学去当班长、副班长、学习委员、劳动部长、宣传队长等,使他们自由驰骋。他本人却特别关注那些较弱势的学生。高中两年,我是最大的受益者。例如:篮球赛,杨先生总是参加力量较弱的一方。有时,本来杨先生可以直接起跳投篮,但先生不,他把篮球带到篮下故意传给我,让我投篮。我如果投进了,先生笑的那个爽啊,一里开外都能听到。先生怕我自卑胆小,演样板戏时,故意给我安排一个合适的角色让我登场,培养我的胆量。一九七一年修从长阳县城通往渔峡口的公路,要从清江河底背沙建桥,每个学生都分有任务。先生怕我完不成任务,总是不离左右,并把我的沙转一些到他的背篓里。还有好多感人的事例,由于篇幅的关系,我就略去不讲了。先生的恩情,可以用车儿载,船儿装,千车也载不尽,万船也装不完。先生用他那无人能及的优秀品质,培养了布满全球的优秀学生。他们学到了先生的真谛:成就巨大者为人低调,平凡普通者内心强大。


先生的寿庆活动,是我们这些学生自发组织的,一切安排就绪,然后才通知先生。好几位师兄师姐说:“李发舜,当年你年纪最小,家里最穷,体质最弱,先生关照你最多,深怕你掉队了。这次由你代表我们讲话,一不能讲得太长,二不能太老套,来点出彩的哟!”我带着同学们的重托和对先生的感激之情,欣然答应,于是有了下面这篇讲话。




二.讲话内容


尊敬的杨志明先生、各位同学、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我今天讲话,很可能是个央家伙,土家话又称之为日牯子。台下就座的各位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你们才是狠家伙,土家话又称之为搞得哈儿。至于我们的恩师杨先生,他是令我们景仰的一座高山,是我们心中的一座隔河岩大坝!


我们在座的同学,最崇拜杨先生,他是中国中学教育的全科老师,语数外、理化生、音体美,可以通吃。先生的教学,语言精炼,声音洪亮,诙谐幽默,旁征博引,考镜源流,堪称课堂教学的典范。所以,我们每每聆听先生的讲课,都是一种超级享受。先生的声音是那样的优美和多情,我们一辈子也听不够。先生不光是教学全能,他还多才多艺。他的京胡演奏水平极高,我们最喜欢听先生拉的二黄曲目。那时由于文化专制,只能拉一些样板戏。如果不是这种原因,让先生拉一曲《二进宫》《六月雪》《楚宫恨》《贵妃醉酒》《黛玉葬花》《别宫江祭》,那一定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把长阳的杨志明、北京的燕守平、上海的尤继舜,称之为京胡三杰。先生还是一位书法家,他对于行书、正书、篆书、隶书、魏碑、草书、巨幅大字、蝇头小楷、琥珀瘦金、宋等美体,无所不能。我们还是对书法有些兴趣的学生,只可惜当时吊而郎当,不求上进,先生书法的风骨和神韵我们连皮毛都未学到。羞愧啊!每当看到先生书法作品,我们不只一次的议论:这是当代的王羲之啊!


我们先生的一生,平凡而伟大,波澜又壮阔,多艰还多福。先生走过太多的风和雨,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艰难建国、三年天灾、贬入山区、文革动乱,一路走来,走得是那样的沉重和忧伤,此为多艰;乱极而治,一位三起三落的老人——邓小平,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带领他的国民走向复兴。我们的先生苦到尽头甘自来,迎来一片艳阳天。先生在他的晚年,住着高楼,吹着空调,玩着手机,聊上微信,儿孙满堂,桃李天下。此时此刻,先生迎来八十华诞,他笑得是那样的开心和灿烂。我们的先生,比毛主席还幸福!因为毛主席在他的有生之年,没吹过空调,没用过天然气,也没玩过手机。这些又称之为先生的多福。


我们的先生,有着高贵的出身,他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这所大学到底有多牛?我替先生做一简要介绍:华中师范大学建校历史114年,邓小平先生是校友,校名由邓小平先生亲自题写在中国高校综合排名排36位,在武汉排第三位,全国师范院校排名排第三位。华中师范大学涌现了一大批名人,我介绍几个大家熟悉的,比如著名诗人、《黄河大合唱》的词作者光未然先生,著名文学史家钱基博先生,著名文献学家张舜徽教授,著名历史学家章开沅教授,还有德艺双馨的人民艺术家夏雨田先生,著名相声演员冯巩先生。当然,我们最为熟悉并与我们有着直接关系的,莫过于我们的杨先先生。


好了!由于时间关系,收拢话题。在今天这个吉祥又幸福的日子,我和同学们地不分南北,路不分远近,位不分高低,我们涉千里云水,越万重关山,前来欢庆先生的八十华诞。我们要用最美好的语言描绘我们的先生,我们要用最美妙的歌声来歌颂我们的先生。同时,我们也向先生提出一个请求:当年的我们不谙世事,调皮捣蛋,让您伤透了脑筋。我们望您打开南海之量,原谅我们这些不肖子孙。


高山苍苍,河水泱泱。先生之恩,山高水长。我代表在座的各位同学和因故不能前来的所有同学,在此用一颗滚烫的心,向先生深情地道一声——亲爱的先生,我们永远爱您!



作者介绍:

李发舜,知名学者。湖北省长阳县渔峡口镇高峰村人,1955年出生。1970年就读湖北省长阳县渔峡口第九中学,师从杨志明先生。1972年高中毕业回乡务农,先后当过生产队粮食保管员、出纳、会计等,还参加过桃山至渔峡口、渔峡口至招徕河、渔峡口至施坪的公路建设。在公路建设中学会了抡大锤打钢钎,左右开弓,百发百中。

1974年被基层组织推荐到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学习。毕业后留校工作,为学生主讲过“古代汉语”、“中学语文教材教法”、“高等语文”、“古代文化常识”等课程,为母校服务三十八年,于二〇一五年退休。教学之余,从事考古学、文字学、训诂学、校勘学的研究。著有《方言笺疏》(中华书局出版)《张居正集校注》(与张舜徽合著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广雅疏义》(与黄建中合著 中华书局出版)《广雅疏证校注》(中华书局出版)。曾任《汉语大字典》编审、中华书局《训诂学丛书》特邀撰稿人、《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经部项目负责人。)






投稿邮箱



唯一官方邮箱:wxjyzh2014@126.com



联系我们



办公电话:027- 87386643




长按二维码关注
微信号:wxjy_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