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琵琶记》

恪靖书院 2021-02-20 11:10:53

点击上方蓝字,恪靖书院可以订阅哦

01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某个百无聊赖的午后,僵硬的拇指在手机屏幕上繁杂无趣的列表里一遍遍地下拉刷新。冬日的阳光温和却慵懒,叫人不管做什么都提不起一丁点儿的兴致来。我想,我需要一点刺激。

然后,我艳遇了你。

真的是艳遇。在或以妖娆美艳夺人眼球,或以清新可人出奇制胜的视频封面里,你正襟危坐,怀抱琵琶,颔首低眉,端的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左手按弦,右手缓拨的动作静止成一副画,画面左侧是隶变体的标题:《典狱司》。左下角则是你的名字:柳青瑶。用的是赵佶的瘦金体。很好听的名字,像是来自于古风言情小说。我点开视频,在它开始缓冲的空档扫了一眼视频标签:“燃爆”。我不觉好笑。我虽不通此道,却多少知道,如琵琶这般百转千回、悠柔婉转的古乐器,怎么会有“燃爆版”这一说?但愿你弹奏的曲子不要和你的名字一样柔情似水才好。

缓冲结束。入耳是《霸王别姬》里虞姬的一句唱词:“将军啊,早卸甲,他会在廿二等你归家。”柔肠百转,柔中带刚。入目是你封面上清逸出尘的模样。戏腔之后,画面渐变,你换了装束,安然静坐,垂首扫一眼怀中的琵琶,复又抬眼,美目流转,笑意妍妍,恍若一幅会动的画。

前奏响起。你低眉,右手抚上琵琶的琴弦,左手除拇指以外的四指分别按在琵琶四根弦上不同的位置。弹幕里有人解释说,这是在调整音色。其他太过专业的术语我也听不懂。我只知道,在你右手开始动作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被你惊艳了。

弦音铮铮,溅珠碎玉。我想,我终于体会到了所谓的“大珠小珠落玉盘”是怎样的场面。慢而不断,快而不乱,你凝望着怀里的琵琶,眼神专注。时而凝眉,似有千般思虑;时而阖目,似有万种考量。我不懂演奏琵琶的技巧,只能用《琵琶行》里那句“轻拢慢捻抹复挑”来形容和概括你手指间动作的熟练和灵动。忽而画面一转,曲中所述的故事的主人公粉墨登场。剑眉星目的铁血军官,戏腔婉转的俏生戏子,我感慨他们故事里的悲欢聚散,却又私心觉得他们台上台下的万千风光,不及你低眉浅笑的刹那芳华。

画面转回,又是你眉眼静雅的模样。你入了神,拨弹间发丝垂落于胸前也无暇顾及;我入了迷,却连跟着轻声哼唱都不敢,唯恐打扰了你,打扰了此刻的意境。

忽然,你指尖动作微滞,然后手腕抬起,手指重重地从琵琶面上扫过,间或拨弄的指法快得好像只能看见残影。你扬眉,满目英气,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原本温婉的气场便发生了变化,好像刹那间晴空霹雳,狂风骤雨里夹杂着雷霆万钧。“燃爆”,果真是名副其实的“燃爆”。我一面瞠目结舌,一面又暗暗惭愧自己方才自以为是的想法。我形容不来那一刻于你眼中绽放的璀璨光华,更不敢妄论你的琴艺是如何如何的炉火纯青,情感是如何如何的丰富细腻。我只是忽然想到,千年前的浔阳江头,是否就是你一曲铿锵,却又情深意长,引得乐天先生泪湿衣衫,然后挥毫泼墨,写下那篇惊艳千年的绝响?

无从得知。只是此时此刻,我们都是江州司马,激昂暂歇,你抬眼,眉眼舒展,巧笑倩兮。低眉信手续续弹,你挥洒自如。端的是灵秀上眉头,浩气存胸口。一曲绝唱,且诉衷肠。我想,你拨动的早已不是琴弦,而是在场所有听者的心弦。你垂眼,指尖动作放缓,演奏渐至佳境,故事也渐至尾声。书里人离合欢悲,书外人为之心碎。故事带着太多遗憾,总要落幕;我们抱着太多彷徨,总要上路。你的指尖一点一点攀上琴弦,一拨一挑,情思悠长,余音绕梁。画面就定格在你凝神静望怀中琵琶的那一刻,你的眼神依旧专注且深情,好像在看执手相伴的恋人。

我想,故事本是虚构的虚无,只是因为有了笔者注入的情感,再加上人的演绎,才会显得生动且深刻。正如琵琶虽然音阶广泛,音色轻灵,却本是无声的乐器,因为有了你的倾情演绎,才会有这般的惊艳。

惊艳。这个词我在今天已经用了无数次,可是对于你,我只能想到这一个词。

恨我无红绡,得以赠青瑶。

那天,我听遍了你所有的琵琶曲。从《典狱司》到《锦鲤抄》,从《长生诀》到《东风志》。琴者指下若生花,阳春白雪,弦弦缱绻。可惜我这听者虽有太多感怀于胸,却终究是没有你于琵琶上的造诣,能将你笑靥描画。

那天,你如痴,我如醉。你笑颜明媚,我默然相随。

直到其中一个视频下方的评论里,有人打上了你的简历。

可是,柳青瑶,在这里,我不想去惊叹你的天赋异禀,你的惊才绝艳,不想去感慨你的苦心孤诣,你的孜孜不倦。惊艳我,还有更多的人的,不是你的简历,而是你的琵琶曲。

还有你与琵琶合而为一的心与神。

幸好,幸好在与你邂逅的那个午后,我是先艳遇了你和你的琵琶曲,然后才得知了你辉煌的履历。

正如那个枫叶荻花秋瑟瑟的夜晚,乐天先生送别友人,却艳遇了一位琴艺高超,经历相仿的琵琶女。在与乐天先生相隔千年的今天,我艳遇了你,因而得见这惊艳于世的琵琶曲。

曾有人说,不读乐天《琵琶行》,不识琵琶为何物。我想,在遇见你之后,这句话该改改了——

不闻青瑶琵琶曲,不知琵琶是何物。

良久,我回过神来,复制下视频的链接,发送至微信朋友圈,然后打下这样一段话: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这个视频,就是告诉你白居易到底是听到了怎样的绝响,才能写出那首惊艳千年的《琵琶行》。


1

END

1

作者:张和静

编辑:武利敏

 

长按二维码关注

▼点击阅读原文


继续教育

听说恪靖书院有活动啦

师心

开课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