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度佛 女王妹妹你好,玩心吗?

脑洞故事板 2021-02-19 06:28:03

图/爹不易





很多年以后,玄奘厌倦了西天的生活,回到他出家的金山寺,不当方丈,非要当大师兄,说当年我西天取经的时候,方丈都是龙套,大师兄才是主角。

 

就这么着,玄奘又做了个普通的和尚,又多了耿直的师父。

 

但所谓尘缘难断,往事可追,自从唐僧回了金山寺后,金山寺门前便整日鸡飞狗跳。

 

这一天雄鸡三唱,东方既白,忽有玉兔跳至山前,戟指大喊,说让那个领了她绣球的男人出来。

 

玄奘不出来。

 

玉兔便一气之下踹烂了金山寺的大门。

 

翌日,琵琶精从泥土中钻出来,玄奘冲她微微一笑,趁女妖精恍惚的时候落荒而逃。

 

琵琶精一怒之下又踹烂了金山寺的大门。

 

次日,老鼠精赶至山前,迷路,见一大门破烂不堪,遂一脚踹去,变为齑粉。

 

在庭院中打坐练功的二师兄法海起身,默默去将方丈喊了出来。

 

方丈哭丧着脸,对玄奘说您老还是走吧,金山寺如今是小门小院,容不下您这尊佛。

 

师父说,主要还是大门太贵。

 

方丈瞪了他一眼。

 

玄奘嘿嘿一笑,说你们以为这些女施主,就没追到过西天,就没把西天给砸了?

 

方丈心里一哆嗦,说难不成您是被西天赶出来的?

 

玄奘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玄奘说你们不要怕嘛,迦叶的花,观音的瓶,佛祖的莲座,什么没被这群女妖精砸过。

 

方丈两眼发黑,双腿直抖。

 

砰!

 

师父一记手刀,敲在玄奘脖子上,玄奘愣了两秒,僵硬的转过头去。

 

师父轻咳两声道:“为师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把你送给女妖精,这也算成妖之美,了却因果,结得善缘。”

 

玄奘说,我有一个问题,你要把我送给哪个女妖精呢?万一一言不合她们打起来,你猜会不会闹到这里?

 

说着玄奘轻轻的拿开师父的手,笑眯眯道:“不要挣扎了,我在西天那么多年,你们能想到的法子,佛祖都想到过了。”

 

山风拂过,玄奘的话掠过耳旁,师父听了会沉默,方丈听了想流泪。

 

玄奘拍了拍俩人的肩,笑了笑道:“当年我西天取经回长安,一场讲座怎么也有百十两银子,等我去城里讲经,回来就把大门装上。“

 

方丈点了点头,生无可恋。

 




最近方丈很开心,哪怕天天大门被踹成渣渣,仍旧很开心。

 

因为自从玄奘入城讲经,金山寺里的香客络绎不绝,南边的净慈寺倍感压力。

 

入秋之后,玄奘的生意忽然冷清起来,香客也渐渐不再上山。金山寺决定召开年中会议,讨论解决办法。

 

方丈说,我觉得是咱们经济模式太单一,法海功夫这么了得,如果拉法海去城里卖艺……

 

“不卖。”法海打断了方丈,面无表情道:“我的刀,不是用来看的。”

 

师父说,其实不需要法海出手,你们师弟普洁那么萌,出去化缘也该够了。

 

小和尚普洁眼睛放着光,跃跃欲试。

 

师父又道:“但是容易被拐跑,还是算了。”

 

普洁像泄了气的娃娃,耷拉着耳朵,看得玄奘忍不住笑出声来。

 

玄奘说,你们都不用愁,我已经查出来了,这些天生意不好,是因为有人来砸场子。

 

师父:哦?

 

玄奘道:“有个尼姑,来咱们山脚下讲经,还请人修了尼姑庵,摆明是要砸场子。”

 

“所以,你讲经的魅力还不如一个尼姑?”

 

“……”

 

玄奘拍案而起,“等着,明天香客就会随我上山!”

 




镇江城不大,玄奘很快找到尼姑讲经的所在。

 

青灯纱幔,尼姑三千烦恼丝未断,垂在纱幔之后,影影绰绰,撩人心神。

 

玄奘懂了,不是自己讲经的魅力不够,而是这妞着实国色天香,单凭一个剪影,就让人如痴如狂。

 

所以讲经,是没有作用的。

 

玄奘决定使美男计。

 

玄奘双手合十,表情是悲天悯人,脚步是如履薄冰,硬生生挤进人群之中。

 

玄奘说,女菩萨,小僧在此处听你讲经数日,心神摇曳,脑海中醒也是你,睡也是你,打坐也是你,参禅还是你,敢问如何是好?

 

尼姑说,然而你今天才第一次来。

 

众人哄堂大笑。

 

玄奘还是眉头紧皱,面不改色道:“那或许是曾在梦中相见,又或是前世因缘未了,还请女菩萨指点迷津。”

 

尼姑沉默片刻,轻轻笑了一声,“佛经里有个故事,是阿难爱慕一个少女,愿为她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她从桥上经过。这位师父若有此心,也是善莫大焉。“

 

玄奘愣了愣,问尼姑这是什么意思。

 

尼姑笑着说,贫尼心中只有一个佛字,再无其他,若这位师父能广发宏愿,普度众生,便是你心中有贫尼,贫尼心中也有你了。

 

话音未落,四周响起潮水般的掌声。

 

玄奘却如遭雷击,这番话穿过三百年岁月,回荡在他的耳畔心腔。

 




令人意外的是,香客们还是随玄奘上山了。

 

不过不是前来拜佛还愿,而是追杀玄奘,一路赶回了金山寺,顺便又给踏碎了金山寺的庙门。

 

如果不是法海一张死人脸,横刀站在门口,估计香客们抓住玄奘生撕了的心都有。

 

方丈看着大门的一地残渣,心疼道:“玄奘,你到底干嘛了?”

 

玄奘刚刚跑回来,喘息未定,额头见汗,双眸无神的望着来处。

 

师父说,不会是中了那尼姑的妖术吧?

 

玄奘突然开口道:“我亲了那尼姑一口。”

 

金山寺里骤然静下来,法海跟普洁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群人围在玄奘身边。

 

玄奘又说,我认得她,她不是什么尼姑,她是国王。

 

小师弟普洁最为八卦,眨巴着眼睛问道:“国王,女儿国国王?”

 

众人看着玄奘那张苍白的脸,觉着定然是她。

 

方丈皱眉,说她好好的国王不当,为什么会去做尼姑呢?

 

法海言简意赅:轮回。

 

普洁哦了一声,恍然道:“这是姑娘已经轮回转世,三百年光阴如梭,早忘了御弟哥哥唐三藏。”

 

师父叹了口气,说真是造化弄人啊,三百年前是玄奘心中只有佛祖,三百年后姑娘却成了尼姑,有些人是失去之后才懂得孰重孰轻啊。

 

玄奘说,你们闭嘴行么,我快哭了。

 

方丈突然振奋精神道:“没事,别怂,我们帮你去把她追回来!”

 

师父说,以后讲经就能多挣点钱。

 

玄奘哭笑不得,眼前似乎还是他不久前在城中所见的那一幕,他跨步上前,说一定要见尼姑一面,纱幔揭开,竟是三百年前的故人。

 

一时间佛我两忘,吻了上去。

 

那天,金山寺的庙门不修,玄奘站在中庭,静静的等着女妖精上门。

 

玄奘告诉她们,自己一直放不下的人来了,他要去找他的姑娘,请你们各自珍重。

 




这天红尘喧嚣,女菩萨素蝉师太又出现在镇江城内,继续开坛讲经。

 

玄奘隔着人潮,看了半晌,突然发现自己毫无追姑娘的经验,默默又回了金山寺。

 

方丈说,你怕什么,你去西天镀过金,随便找间寺庙都是一尊活佛。你就告诉姑娘,你是潜力股,将会有紫檀木的佛珠,琉璃镀金的佛像,全城最豪华的马车都未必请得动你。

 

“老衲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不对银子动心的姑娘。”

 

玄奘皱了皱眉,还是决定去试一试。

 

当天,又被一群信徒以亵渎女菩萨的罪名给追杀了回来。

 

法海横刀站在中庭,眼神凌厉,僧袍无风自动,这才又把信徒们吓出山去。

 

玄奘说,我他妈的就知道,我女王妹妹怎么可能跟那老秃驴一样喜欢钱呢,肤浅!愚昧!

 

法海说,然而你信了。

 

玄奘:……

 

玄奘勾着法海的肩膀,说当年你行走江湖的时候,有没有喜欢的姑娘,你是怎么追的?

 

法海眼神飘远,怅惘片刻道:“我走过去问她,有没有仇人,我帮你杀。”

 

玄奘:……后来呢?

 

法海说,她告诉了我,我帮她杀了,但我没跟她在一起。

 

玄奘沉默片刻,觉得法海的人生不具备参考价值,但还是忍不住问他:“那有没有喜欢你的姑娘,她们是为什么喜欢上你的?”

 

法海想了想,回答说,因为我帅。

 

玄奘:……这样就够了?

 

法海点点头,提着戒刀转身离去,留下玄奘一脸茫然站在原地。

 

日落西山的时候,玄奘又找来几位女妖精,诚恳的问她们,究竟为什么喜欢自己。

 

女妖精们诚恳的回答:因为你帅啊。

 

玄奘哦了一声,说原来我帅的这么惨绝人寰。

 




当夜,玄奘就偷偷溜下山,在镇江城里红尘庵,寻素蝉师太的住处。

 

月色清幽,中庭寂寂,玄奘坐在屋檐青瓦之上,开始静静吹箫。

 

箫声悠扬,很快惊醒了沉睡的姑娘,姑娘推门而出,回眸处恰见月光如水,人在月下吹箫。

 

姑娘怔了怔神,一曲奏罢,玄奘向姑娘淡淡一笑。

 

玄奘说,这一曲,是小僧特来为前日之事道歉,女菩萨国色天香,小僧难以自持,唐突了。

 

姑娘还没等说什么,院落四周的门房就砰然一声打开来,几位上了年纪的师太神色不善,拿刀拿剑冲了出来。

 

玄奘有点愣,说这几位是干嘛的?

 

姑娘朱唇轻启,说这是我的师父们。

 

老师太们扬声大骂,说三更半夜,哪个傻逼扰人清梦,给老娘从哪来滚哪去!

 

刀光剑影,师太骂街,玄奘来不及告别,咽了口唾沫便落荒而逃。

 

次日,玄奘一番深思熟虑,决定走回忆杀路线。

 

玄奘说,当年我西天取经的时候,初入西梁女儿国,身后有桃花缤纷,洒落衣襟,骑白马,招摇过市。

 

“如果这个世上有一见钟情的话,我想女王妹妹一定是在那个时候爱上我的。”

 

方丈说,所以呢,你现在要怎么办?

 

玄奘搓着手,向方丈笑嘻嘻道:“所以……咱们庙里能不能给资助一匹白马?”

 

方丈胡子都翘起来,狠狠瞪了玄奘一眼:不能!

 




师父告诉方丈,你想想,一旦玄奘追上那姑娘,全镇江的人都会来听他俩讲经,前期投入还是要有的嘛。

 

方丈沉思一夜,终于决定出巨资,三钱银子给玄奘租了一天的白马。

 

这是个阳光明媚的清晨,玄奘身骑白马下金山,法海在半空中飞来飞去,泼洒着桃花雨。

 

素蝉师太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心情很是复杂。

 

玄奘微笑着,说姑娘,好久不见。

 

素蝉师太说,其实我师父她们还在旁边,估计这时候已经去官府告你性骚扰了。

 

玄奘扶了扶头,有点晕。

 

素蝉师太又说,你还是快点回去吧,如果吃斋念佛,实在静心不下,不如还俗找个姑娘,天下好姑娘何其多,总有适合你的那一个。

 

玄奘摇头说,佛门中人,也总要在红尘里打滚,我也不是强求跟师太的一个结果,只是因缘际会,遇到了,总要来会一会。

 

素蝉师太说,你还不走,官府的人就来了。

 

法海从天上落下来,冲玄奘扬了扬手说,花还洒不洒了?

 

玄奘叹了口气说,不洒了,咱们回山。

 

很久以后玄奘才知道,原来那一天并没有官府的人到,他身骑白马负桃花而来,迷了半座城的少女,他黯然拨马回头,连红尘庵里的三位师太见到,都没有心思再去官府。

 




师父对玄奘说,咱们出家人虽然也要在红尘打滚,但滚一滚便罢了,不然身在空门还执迷不悟,算什么出家人?

 

玄奘说,五蕴皆空,四大金刚,八部天龙,我都见识过,没意思。

 

师父说,那你心中的佛陀在哪里?

 

玄奘说,女王妹妹如果不在,我心中的佛就是我自己,女王妹妹如果在,她就是我的佛,也就是我的命。

 

师父叹了口气,说痴儿你没救了。

 

当夜云遮雾绕,玄奘漫无目的走在金山寺后山,正遇到种萝卜的小师弟普洁。

 

玄奘说,普洁啊,师兄的心不静,你陪师兄聊聊。

 

普洁眨了眨眼,问他道:“师兄不是喜欢一个姑娘么,为什么心不静啊?”

 

玄奘诧异道:“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我为什么还能静呢?”

 

小和尚歪了歪头,慢慢说道:“我听佛经里的故事说,喜欢一个姑娘,都是会把姑娘当做心里的佛的。五蕴皆空,四大皆空,色即是空,除了有一个佛在,其他都是空。既然姑娘就是佛,佛喜不喜欢自己,都无所谓的。”

 

玄奘说,你这都是从什么故事里看出来的?

 

普洁想了想说,阿难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为姑娘从他身上走过,姑娘喜不喜欢一座石桥,阿难在乎么?

 

玄奘的心扑通猛跳了一下,他抬起头,目光灼灼问着小和尚,“如果你喜欢上一个姑娘,你会怎么做?”

 

普洁眨眨眼说,对她表白呀,在她身边陪着她呀,如果她不想看见我,那我就远远看着她。

 

玄奘说,没了?

 

普洁点点头,没了。

 




云破月来,玄奘又去了红尘庵。

 

他轻叩姑娘的房门,半晌,见姑娘一袭青色僧袍,缓缓走出。

 

玄奘笑了笑说,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出来走走?

 

素蝉师太盯着他看了很久,最终点了点头,随他在中庭漫步。

 

玄奘说,当年我西天取经的时候,路过一个名叫西梁女儿国的地方,当时的女王愿以举国为嫁妆,嫁我为妻。我很感念她,但是当时的我,心中只有西天佛经,只愿普渡苍生。

 

“所以我对她说,贫僧心中只有一个佛字,再无其他,若这位施主能广发宏愿,普度众生,便是你心中有贫僧,贫僧心中也有你了。”

 

素蝉师太的脚步一顿,这句话似曾相识,前不久才出自她的口中。

 

玄奘驻足,回头望向她,“这也是小僧之所以会掀开纱幔,有唐突之举的原因。”

 

素蝉师太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道:“既然你已经选择了佛祖,为什么还挂念你的女王?”

 

“佛前三百年,我想明白了,苍生没有人能够普度,只有他们自己能普度自己。而我没有你,便连自己都普度不了了。”玄奘静静凝望着素蝉师太,头顶上一轮明月正圆。

 

素蝉师太同玄奘对视着,渐渐移开目光,不再看他。

 

姑娘说,我也很感念你,但是既然你我本无缘,这一世也不必强求了。

 

玄奘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攫住,他深深呼吸,尽力控制着自己。

 

玄奘挤出个笑脸,说扰师太清修,抱歉了。

 

素蝉师太抬头,恰见玄奘右眼下一行泪水,触目惊心。

 




那天,玄奘回了金山寺,有师太在次日的清晨登门造访。

 

素蝉师太告诉玄奘,她想了一夜,有一个问题想问问清楚,她问玄奘你究竟喜欢的是女儿国主,还是红尘庵下的素蝉师太。

 

玄奘没有回答,姑娘轻轻笑了一下,双手合十,告辞离去。

 

有人问玄奘,你心里的答案究竟是什么,玄奘挥了挥手,说如果感情的事能说清楚,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出家当和尚。

 

玄奘又来到后山吹风,山风猎猎,僧袍飞扬。

 

师父从玄奘身后出现,叹了口气,说痴儿,你有没有想过,什么人才会在意你喜欢的究竟是谁?

 

玄奘愣了愣,没反应过来。

 

师父笑道:“如果姑娘不喜欢你,才懒得在乎你喜欢的是不是她,你去红尘庵里看看,如果姑娘还在,多半是心里有你。”

 

“如果姑娘不在,或许你心里除了女王妹妹,会再添一段新愁。”

 

玄奘如梦初醒,深深望了师父一眼,飞奔而去。

 

金山寺后山,方丈骑着匹白马悠然走来,见到师父还立身崖前,不由失笑道:“你不是从来劝人脱离苦海么,何必劝他红尘纠葛?”

 

师父抠了抠耳朵,望着崖下浮云笑了笑。

 






文章作者:房昊

图片作者:爹不易

图片来源:http://www.poocg.com/works/view/618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