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收藏,要为人民服务

文浩说玉 2021-01-18 12:55:05

收藏,要为人民服务

在世界上所有的职业中,收藏一直以来被列为个人的喜好、并且是非常小众的喜好,很多人都认为收藏是有钱人的喜好,不能普及、不能推广,多年以来,收藏只是在某一个特定的领域探讨、交流,高贵而神秘。



一说到收藏品,人们都冠以天价,所以收藏成不了一个职业,收藏者也犹抱琵琶半遮面,在社会的层面上若隐若现。中国人对于收藏流传最广的一句话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收藏的价格往往比照世界顶级的拍卖行每年产生的拍卖价格作为标准,于是收藏品的价格被炒的越来越高,真正靠拍卖获取利益的收藏者,却少之又少,有时候堪称绝无仅有,所以,人们常说收藏行业“水太深”,“水太深”的原因到底在哪里呢?为什么那么多在各个领域都有着卓越贡献的精英,在进入收藏领域后便变得无所适从,也陷入了这个“水太深”的泥潭,难道他们是没有钱?没有智慧?没有甄辨的能力?连他们都推动不了收藏行业的繁荣和发展?难道收藏真是一个如此特殊的行业吗?

其实,并非如此,这里面有一个最关键的原因在于“误导”,收藏在中国乃至世界的领域中,被误导了几百年:

第一是价格的误导;

第二是真赝鉴别的误导;

第三是所需人群的误导。

这种误导不知不觉的会有意无意的形成了一道黑幕,就像珠穆朗玛峰顶上的积雪,终年不化。那么为什么说被误导了呢,首先,因为收藏隶属于鉴赏领域,世界上几乎没有一种共同的鉴赏标准和方法,每个鉴赏或鉴定家,往往口口相传,将这些技艺变成独门绝技,不作公开,不作对比,没有形成行规,这就导致了很多专家各执一词,盲人摸象。简单来说,就是多年以来,收藏领域没有一个准确的鉴定标准,没有标准就没法对比,更没法推广,导致很多收藏者几十年来,都没法“毕业”,走不出收藏领域这个怪圈。可想而知,一个没有统一标准的鉴定领域,怎么可能进行有效的推广和普及,所以这些鉴定和买卖的话语权,永远控制在世界极少数人的手里,无论是毕加索的画还是中国的瓷器、玉器,最终都没有一个有效的鉴定模式和方法,其中的关键是缺乏可以复制的模式和方法。这种不可复制的模式和方法,最终让收藏变成一种博弈,变成一种秘术。而收藏堆积起来的财富,永远属于金字塔最顶端的那一节,地球上几千万乃至上亿的收藏家最终变成了这些沉重金字塔的垫脚石,而这个局面从未变过。



收藏的话语权和财富凝聚在如此小众的一群人手里,自然就变成了垄断,而底层的无数收藏家想爬上这个金字塔尖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些穷极一生、倾家荡产、筚路蓝缕的收藏家最终就是殉道者,他们永远不可能爬到金字塔的顶端,这也就是为什么收藏行业“水太深”的主要原因。然而时间到了二十一世纪,这个世界上一切都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可以说是一个颠覆性的变化,这种变化,让人们措手不及,但是又不得不去接受和面对。世界变了、思维变了、观念变了、生活习惯当然也变了,比如购物有淘宝了,吃饭有外卖了,出行可以网络购票了,朋友见面可以视频了,买东西出门可以不带钱了……量子力学的观点出现了,而区块链的模式也正在发展,如野草般的野蛮生长,而唯独收藏行业的方法、行为、理念均没有改变,这个问题,亟待改变,不变则死,变则活。

如何改变?首先从观念开始,收藏不是一个神秘、小众、高高在上的行业,收藏就是一个大众行业,每个人的一生都在有意无意的进行收藏,每个人对收藏的熟知程度比你想象的要更多,熟悉到如隔壁老王——虽然你叫不出名字,但你一定认识这个人。所以首先要打破收藏是一种神秘行业的认知,其次,从事收藏行业的一定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观点,再者,收藏需要“得到专业人士的认可”的认知。

收藏是一种简单的行为,从小处来说,儿时一件喜欢的玩具,多年以前喜欢的一件衣服,河边散步偶然捡到的一个石头……这些都属于收藏品,都有着其特定的价值,绝非不名一文。再往上延续,收藏的一件有特殊意义的收藏品,或者收藏一件比较珍贵的有历史、材质、宗教、权力、财富等价值的艺术品,民间可以称之为古玩,国家或者可以称之为文物的收藏品,这样的收藏品,应当具有其独特的收藏、研究和财富价值,排在第一位的是研究价值,首先你要懂才会去购买或者发现,懂就是搞明白,要搞明白就要进行研究、对比、论证,而在这些过程中,每个人接触的知识、标本或有不同,所以得出的经验,也会有差异,更有可能是大相径庭,这些结论和经验,往往会形成对这件收藏品的价值评估,那么最终又回到了谁最具有话语权这个领域,按照现在收藏行业的俗话来说,叫“到代”,到代了就值这个钱,不到代就不名一文,视为垃圾,于是收藏者就会觉得人财两空,悲观失望。



其实无论是一件真的还是假的收藏品,它赋予人们的价值远远超越了其价格:

  第一,当你发现这件收藏品的时候,你会觉得是捡到了宝贝,不亚于伯乐发现了千里马,这种控制不住的激动,会提高人心情的愉悦,不亚于谈恋爱时候的憧憬和向往,有利于身心健康。

  第二,当你想方设法购买到这件藏品的时候,你同样会产生拥有财富的喜悦,会让你觉得身价陡增,同时也钦佩自己的能力,增加自己的自信。

  第三,当你反复研究和琢磨这件藏品的时候,你会学习很多的东西,增加了知识、丰富了人生。

  第四,当你和别人去探讨这件藏品的时候,你会博征旁引、据理力争,提升了自己的口才和亲和力。

  第五,如果你转让出去这件藏品,或许还会有一笔不小的收入。

这些都是每一件藏品,给人带来的有益之处,哪怕最终确定是一件赝品,也有其本来的价值,至少不会低于其购买的藏品价值,因为在古玩行业中,人们只会着眼于最低价格购买,所以对于收藏者来说,藏品并不会使你亏损,更不会让人崩溃,崩溃的主要原因在于,期望值过高。可以说每一个收藏者均有意无意隐藏了其真实的收藏价格,没有人会真正告诉你这件藏品的真实价格,他告诉你的,只是他希望售出的价格,而这些价格又往往受到世界顶级拍卖行每年拍卖价格的影响,简单而言来说,就是希望花一万元买的东西能卖出一个亿来,这是现在收藏行业最大的一个诟病,不能真实面对。



众所周知,这种以一博亿的利润观,是荒谬的,也是可笑的,就像夸父逐日,恰恰是这种观点影响了无数的收藏家,所以才会有《鉴宝》这些节目出现,因为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幸运的,总做着从平民到皇帝,从乞丐到富翁的梦,而这个梦,有时候会影响其一生,最终贫困潦倒。更有甚者会叮嘱自己的后代不要进入收藏领域,收藏领域“水太深”。而恰恰是这些错误的观点形成了作茧自缚、画地为牢。所以新的时代中,收藏领域可以分为几种人群:

一种是藏而不卖的,这种人群:一可能是资本比较雄厚,二可能是个人比较喜欢,三不以收藏为职业,所以收藏只是因为高兴和喜欢,在把玩品鉴收藏品的同时,每每让自己心情愉悦、身体健康,所以收藏品对于这种人来说是延年益寿的良药。

第二种收藏者只买特定的一种藏品,为自己和公司制造气场和场面,增加文化底蕴、公司实力和个人背景,就像购买一座房子一样,是展示品。

第三种人群,也是最多的一种人群,是靠收藏为职业而生活的人,这种人既不富有也没有特别专业的知识,但常常游走于古玩市场,他们主要的职业其实就是买卖收藏品,然而却以老行家、收藏家的身份自居,而且常常以拍卖图目录来对照自己的藏品,不愿意轻而易举的割舍自己的收藏品,总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到处上鉴宝、找专家,来为自己的藏品备书。其实在这些过程中,他们每一件收藏品都堪称有过数次的交易机会,只是每一次均未达到心理价位,最终导致不能流通,积压在自己手中,愈背愈重。其中有背高利贷者,有卖房置换者,林林总总,最终没有走出自己设定的一夜暴富的噩梦之中,穷困潦倒终其一生。这些人有错吗?没错,错的只是他们受多年未变的传统理念的蛊惑、并深陷其中,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然而这个时代变了,这是一个大数据,大格局的时代,你可以通过网络看到世界各地的藏品,一分钟就能下单购买,晚清民国时候的地域差异、信息障碍、价值体现等均已受到了重大的颠覆,收藏已经不再是秘术,更不是旁门左道,更不用去做一夜暴富的美梦。



收藏者是一个职业,收藏领域是一个行业收藏不是为极少部分人服务,收藏是为活在你身边的人民服务。其实每一个人都需要收藏品,从个人使用到家居装饰,无不体现收藏品的价值,广大人民对于某些特殊的人群来讲,唯独不同的就是出不起你想象当中的天价。然,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人民才是这个收藏市场可以消化的主流。从事收藏职业的人来说,不外乎就是一个医生,一个学者,一个银行的理财专业人员,没有什么不同,既不高贵,也不卑劣,他是生活在所有人群中的一份子,以自己的学识、辛勤来交易买卖藏品,让物尽其用,各有所得,这是好事,这能推动社会和谐发展。收藏品本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让自己多年所学的知识和本领为人民服务,这才是收藏广阔的天地,收藏者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正确行为。

收藏是需要专业知识的,这些知识在特定的情况下可以拿出来共享、达成共识,只有达成共识了,收藏行业才能实现长足的发展。闻道有先后,在交易收藏品的同时,附带传承文明、弘扬文化、宣扬积极向上、爱国爱民的思想,这样才会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要再使用诈术、巫术、旁门左道的方式来误导藏品、打击收藏者,打乱社会稳定,影响社会秩序。这是恶俗,严重的来说是对职业的犯罪,未来区块链的出现,将会以几何级数倍增爆发的传播方式,来形成收藏品对人群的覆盖,所以,还沉浸在一夜暴富的梦想中的收藏家,当醍醐灌顶、悬崖勒马,紧追时代的步伐,盛世收藏,为人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