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童趣拾零之红旗学校宣传队

北京丰镇同乡会 2022-07-30 13:37:23

有人说童年是金色的,亦或是多彩的,我的童年也是充满了乐趣。丰镇小学期间,可以说是我度过的最为快乐的时光。

红旗学校校门

让时间返回到四十八年前,那时我在毛小读三年级,同时加入了学校美术组和宣传队,尽管每天下午放学后各有活动尤其是宣传队,但文化课作业不多,几乎课间就做完了,活动时间还是绰绰有余。

当时的宣传队活动室就设在校区东院的上东房间,只有十几平方大,里面还有一个土炕,作为乐器训练室显得非常简陋和狭窄,。

李老师手风琴拉的很是专业,人也文质彬彬书生秀气。乐器组成员都是从各班精挑细选上来的,有七、八个人。那时的乐器只有几把二胡和笛子及一把月琴,每逢活动的时候大家都堆在一个屋,有炕上的有地上的,有拉的有吹的,七声二调简直乱成一锅粥。

我进宣传队是被同班亲戚推荐的。小时,家里有一支黄色细小的竹笛,没事时就爱瞎吹。家门头上装了个县有线广播喇叭,,久而久之就顺下来了,也怪,连其他曲子只要能唱就能吹出来。就是这家里唯一一件宝贝帮我走进了校宣传队。

我开始是吹笛子的,后改拉二胡。当时还有个吹笛子的,一用劲连鼻涕都下来了。吹笛子的确费劲,吹上一会儿就会觉得头晕眼花,而拉二胡那么省力,一个劲地吱咕吱就行了。我于是操起了二胡,跟着他们练,反正都是正宫调,时间长了也就能拉出个曲儿了,什么长弓颤弓抖弓一概不会也不懂,就会锯木头似地锯。独奏也不多,几乎全是伴奏,我同学李栓根玩的是板胡。记得当时乐器组老师辅导时间也不多,简单读读曲谱,在老师手风琴的音响中,我们就都齐刷刷地拉起来了,听起来效果还蛮好,我们简直是“无师自通”。

宣传队初期没有专门的排练场所,只有等下学后利用各班的教室。道具就是现成的课桌椅,服装几乎没有,学生自家若有合适的就带过来,毕竟初步组建条件资金欠缺嘛!那个时期样板戏席卷全国,排练学唱自然成了主流。作为演员的同学都感觉很荣光,首先是精神境界不一样了,思想好,品德好,学习好才是参加宣传队的必备条件。

部分乐器组成员

李栓根既拉二胡又是智取威虎山常猎户的扮演者,入情入戏很是投入;,形神表现的都不错,一致得到师生赞扬。演样板戏需真心投入,那时,单纯的我们也真是被剧情感动了,一次在剧院演出“痛说革命家史”一场,两个同学扮演的李铁梅和李奶奶由于过分投入,说着说着就真的痛哭抱在一起了,演出竟然暂停了几分钟。

我自己也有不如意时。一次,全县中小学宣传队在城区人民剧场汇演时,我正好感冒想请假,可学校要求必须得参加。我是伴奏,因为没有京胡,用的是一把中音二胡。琴筒较大,发出的声音也大,被称为“主力”。没有伴奏就得清唱,效果会大打折扣,我只好去了。演出很快就要开始了,冯来宝同学演唱《红灯记》中李玉和的唱段时,我手里那把二胡当时好像有意作对,音怎么也调不好,因用的是线弦不是钢弦,调高八度怕断,低八度又太松,这时已经报幕了,人在台上等着呢!好不容易调差不多了急匆匆赶了过去,开始拉过门,咦?弦松得跟哭差不多,也只能硬着头皮拉了下去,至始至终都不敢抬头,好在那次我的“滥竽充数”还没有影响了我们演出的整体效果,这个节目结束后还获得了很响亮的掌声。

还有一次,国庆期间宣传队训练比较忙,以致耽误了班里出板报,那时离国庆只剩一天了,班主任蔡老师把我一顿训斥,马上到国庆节了,板报什么时候出?!我强忍着泪水当天晚饭后专门跑到学校,用一个小时在后黑板画了四个大灯笼写上“欢度国庆”,速度之快连自己也觉得惊奇。第二天总算没有挨骂。

痛说革命家史(网络图)

当然,也有欣慰的时候,一次在书店偶然发现几本样板戏唱段选,里面都是我喜欢的歌曲并有简谱,犹豫再三最后决定买了两本花了二角六分钱。心想,这钱花得值,有它学唱容易多了。后来和老师说起这事学校竟然给报销了,第一次尝到报销的滋味真是心情大好!

暑假,是宣传队下乡演出的好日子。那时宣传队成员已有十几名,节目也多了,如三句半、数来宝、歌舞、样板戏选场等。节奏感最强、伴奏最起劲的就是数来宝,“革命形势无限好,大家来段数来宝呀么嗨吆……”四分之二节拍,曲调来回重复,闭着眼睛就能伴奏而且拉的声音贼亮,每到一个地方都能换来一片掌声,而且还能吃上一顿免费饭。

一次傍晚在巨宝庄水库附近演出,乡民们提着灯笼打着手电走五六里路赶来看,演出结束后当地书记执意要用船把我们送往驻地,为了安全我们好意谢绝了。遗憾的是我们没有福气品尝到鱼的味道。

那年冬天,我们宣传队新买了一把京二胡,邮递员给错投递到县乌兰牧骑了,于是派我去取,我听了好不激动。当时的县乌兰牧骑是最专业的,尤其是那个拉京胡的真可谓高手,一个人能独伴一台戏!让我羡慕不已,倘若我也能拉好京胡那该多棒!取上京胡抱在怀中脚踩厚厚的积雪独自往家走去,步伐轻盈脸上美滋滋的。

小学快毕业时,县乌兰牧骑招人而且点名要我去,我当时真的很高兴,但很快又一棒被打入冷宫。原因是学校怕我走了通道口的两块大黑板没人画了!后来另外选送了一个吹笛子的去了,结果还是被打了回来,不然,也许,也许我的后半生命运将会彻底改写。

小学宣传队尽管不成熟,却在县里演出名次可数一二,获奖无数,同时也培养了我的音乐兴趣。,但没胆量学,最后走上了工作岗位仍兴致不减,公汽公司组织歌咏比赛特意为我购买了手风琴,报社工作期间每周六下午下班后由我伴奏电子琴举行跳舞晚会。虽是半瓶子醋,也乐在其中,生活充满光彩!

童年,你能再回来吗?

作者:赵华东,曾在毛小和第二中学读书,高中就读于乌海市,在温州发展至今。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爱好音乐和长跑锻炼。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