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继续招人恨--票房之形形色色(四)

zhongguo京胡网 2020-09-26 12:39:10

 

京胡,又称胡琴,是中国的传统拉弦乐器。18世纪末,随着中国传统戏曲京剧的形成,在拉弦乐器胡琴的基础上改制而成。至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是京剧的主要伴奏乐器

请关注网站 
京胡艺术网 (全国首个京胡门户网站)
http://www.jinghuart.com/



 


 

本人的一些零碎文字,希望在大家无聊的时候能给您解解闷儿,我就算达到目的了。


 

很久就想写这个题目了,如果大家感兴趣,也可以追一下。事先声明如下:

1可能会举些例子,但是纯为说明问题,并不特指某个人。请勿对号入座,自取烦恼。

2文中观点纯为笔者个人观点,并不要求大家一体认同。

3请阅读者不要以此为教材,反其道而行之,那样就不成世界了。


 

摘录几位微博上的朋友的留言,逐一解释一下。“票房也待了五六年了,种种人见得也差不多了。不过第四条,琴师这段不会,不会这派的怎么还有褒贬呢?”——这个问题可能是因为我写的抄近道儿了。谁都不是天妒英才,不对,英明天纵,作为琴师要求他所有段子都会,确实不近人情。但我说的意思是:您确实不熟,确实不会,好说好商量大家都能过得去,谁也不是非得唱哪一段才能过年。拿不会当理所当然,时时流露出一幅“我就不会,你就不应该唱这个,这就是你不对。”这是不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以某种关系勾连在一起的票社’,勾连是这么用的?这是好话?多明显的贬义词。我还以为我们首师大的老师干了什么勾当呢!”——这确实是我想当然了,我检讨。我写的时候是因为“勾连”从形象感来说比较合适,没想到它贬义的意思。幸亏在百度词语解释里,还有“连接”的意思。以后一定注意用词。“有些说的很对,有些也存在基本的逻辑错误。比如‘万一您老师是个唱花脸的,人家排《四郎探母》跟你有一毛钱关系?’这类话实在是不敢苟同的。作者说专门一条说‘以受过专业人士的指导为荣’这个招人厌,却也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我认识陈志清等先生的优越感。”——第一个问题是真实发生过的,某人极力推荐他老师来票房给大伙儿排《四郎探母》,可是大伙都知道他老师是唱花脸的。问题是《四郎探母》这戏没花脸啊?估计老师缺钱了。第二个问题应该这么理解,我说某些人以此为荣的意思指的是以此为炫耀的资本而挤兑别人。在这个问题上,豪不惭愧的说我确实比较有优越感。在同年龄的票友当中,我确实零敲碎打的受过众多前辈的指点。但是,注意啊,转折了——我没拿这个欺负人啊?再次重申,我并不是有意指向某些人,我只是在陈述一些现象和事实。再说说其他几种不常见的人。


 

曾经和姜骏兄笑谈:“票友圈里不外乎两种人,甘于寂寞的和不甘于寂寞的。”什么是不甘于寂寞的呢?京剧已经到这个行将就木的时候,我早已对它“真正的辉煌”不报任何希望了。还有一大批“有识之士”,觉得这个领域还可以背靠大树好乘凉,有滔天的油水可捞。于是兢兢业业的活跃在群众业余演出的第一线。十年前,在北京随便找一个小剧场唱一场戏,不仅选择余地多,而且费用低廉。如今的事儿大不同,不仅很多剧场被某些占得先机的人士把持,除了本团或自己相好的人一概不接,要么就是漫天要价,估计想凭着这点便利要买房置地了。

把票房作为交际场所,哪个票友有钱,哪个票友官大。便成了《锁麟囊》里的傧相。纵然你唱错了,他也能引经据典说“当年XXX也是这么唱的”,就像鲍桂山说爱新觉罗·载湉少打了一番的《朱奴儿》叫《御制朱奴儿》一样。当然,如果你一介穷儒,双手没有缚鸡力,纵然腹中全是八股文也看不见他的黑眼珠在哪儿。全北京的票房很多,但是票友的绝对数量不算太多。于是就有很多人都同时在几个票房活动。于是就以各种传闲话为乐。哪个票房谁跟谁打起来了,谁跟谁是傍尖儿,哪个票房演出演出演砸了,哪个票房龙阳之友特别多。认识他一个人就等于认识了大半个北京市的票房。其实吧,票房也不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刚才所谓甘于寂寞的,我认识一位老前辈,主工梅派青衣。但是从我认识他的时候就听我的老师说他不愿意登台。平时在家里,把头面和行头拿出来,对着镜子一一装扮,再一一收起来。也许有人会说这位前辈是不是有点不太正常。咱们换一个角度想,有哪个票友花大力气、大价钱置了一堆行头之后不是憋足了劲要上台,最好全国巡演才得偿夙愿?从这一点看,这位前辈就值一个“圣”字。还有一些票友,并不计较演出或票房里的排名,逢戏必来,无论什么角色都会满口应允。曾经在京华票社遇到一位老太太,时年已是八十五岁。据说是一位退休的护士,就愿意跑龙套。大到《贺后骂殿》的小王子,小到四旗文堂。无不兢兢业业,乐在其中。还有一位前辈,请他演出,满口应承。后来一位专业演员接了这个活,管事的还没告诉他,因为要用他的私房行头。演出的当天,老爷子来了,管事的才说明真相。此公把行头放下,说了一句“我去前台看戏”。固然管事的这么做已不是缺德能涵盖的,但是老先生这份心胸,也可以当一个“圣”字了。还有一些年高德劭的老前辈,年轻时经多见广,技艺惊人。如今皓首皤然仍以此为乐。遇到后进之辈请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令人钦佩。杜平先生曾经给我说过“头戴着紫金盔齐眉盖顶”,程树礼先生曾经给我描述过程继先《悦来店》的路数,王宗伟先生曾经给我普及了很多登台演出的常识,南奇先生曾经为了组织我们年轻人的演出多方奔走。这些位先生对我等一批青年爱好者的成长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今天写的比昨天还短,主要是明天要说怎么对付形形色色的票房人士了。所以就切住吧。


 


 

美德智慧

投稿邮箱:

31989650@qq.com

平台热线:

13608925860

     关注“京胡艺术网”最快速的3个方法:

  • 1 点击右上角按键,查看公众账号,点击下方“关注

  • 2 在首页的朋友们,点击添加朋友,搜号码:jinghuyishuwang(订阅号)

  • 3 在首页的朋友们,点击添加朋友,再点击查找微信公众账号,搜“京胡艺术网

点击文章左下角“阅读原文浏览京胡艺术网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