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滥用地塞米松的危害

德州新纪庄卫生室 2020-10-13 16:18:43


1.【“地塞米松”成了感冒常用药】

 

  昨日,记者在晋安区一家私人诊所,看到一位5岁的发烧儿童,医生给他开的药中,除了抗生素,还包括了“地塞米松”。妈妈说,这家诊所又好又便宜,附近的居民都爱来看病。

 

  “现在基层医院、小诊所滥用激素类药物的现象比较严重,一些医生甚至把它们当成常用药、万能药,因为它见效快、价格低!”昨日,记者采访的多位儿科专家,都表示关注到了本报报道。他们在接诊时也多次发现,因不规范使用激素类药物而延误孩子病情的病例。

 

  省二人民医院儿科主任医师李淑闽说,“地塞米松”、“强的松”这种激素类药物不仅能提高机体对细菌内毒素的耐受力,而且能抑制炎症,能够很快地将高烧降下来。但它无法控制感染,常常造成细菌悄悄扩散却不为人察觉的情况。上个月医院还碰到两例病例,因严重细菌感染患了肺炎的孩子,他们都在小诊所里接受过激素类药物的治疗。

 

价格便宜疗效快 激素类用药难控制

 

  “一支地塞米松才几毛钱,一百片一瓶的强的松才几块钱,见效快,患者当然会觉得‘价廉物美’。”李淑闽主任说,除了基层医院医生缺乏对激素类药物副作用的了解外,价格便宜疗效快也是医生惯用此类药物的原因。

 

  他介绍说,地塞米松可以抗炎、抗毒,短期效果非常明显。但是,从安全角度讲,孩子感冒发烧,一般用不着激素药,只有在特殊的情况下,对有适应症的病人,才考虑选用此类药物。因为不规范用药可能延误孩子的病情,过量使用还可能造成胃出血、骨质疏松、降低免疫功能、影响生长发育、加重感染等副作用。尤其是有的患者,觉得这些药有效后,会自行到药店购买使用。

 

  相关专家称,和精神病类药物、麻醉类药物不同,我国对于激素类药物的管制相对宽松。其实,激素类药物应该按照处方药的管理进行严格规范。

 

 

2.【变味的急救】

 

  “激素男孩”并非个案,激素不合理使用屡见不鲜。这一现象的严重性,并不亚于人们耳熟能详的抗生素泛滥。 

 

  看过美国大片《垂直极限》的观众对“地塞米松”充满了某种程度上的惊叹———冰原、严寒、雪崩、攀岩都是噱头,整部影片争夺与悬疑的焦点就是一盒小小的强心剂。 

 

  事实上地塞米松没有那么神秘,它不过是一种常见的糖皮质激素,但它确实有将人们从休克、心力衰竭、中毒等生死边缘拉回来的奇效。 

 

  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用来救命的“地塞米松”在某些医院的急救中心被滥用。  “我知道某家医院的急救中心的两位医生,急救秘诀就是一针地塞米松。按照适应征,感染性休克才能使用激素,但他们不管病人的病症能不能用激素,也不分是感染性、过敏性,还是失血性休克,先把药用上。这种做法其实不少见。比如病人转院治疗,一般这种情况下病人病情都是稳定的,根本不需要急救。但救护人员不管,也是一针激素上去,再挂氧气瓶,‘抢救’一番才把车开走。”某地段医院的医生告诉记者。 

 

  滥用激素退热 

  华山医院制剂科主任黄大猷教授告诉记者:“我还在上学时就听老师讲过,一些农村医生,见发热必用激素。我记得有个患者因感冒起病,村医每天给他使用大剂量的地塞米松和抗菌素。这个患者越输液,病越重,差一点送命。” 

 

 “激素滥用最突出的就是‘三素一汤’———抗生素、激素、维生素和输液。因为激素退热有立竿见影的短期效果,不只是农村,个体诊所、基层医院,甚至一些大的市级医院也都把激素当‘宠儿’。来了发烧的病人,不分青红皂白就用强的松或地塞米松加抗生素”,上海市药品不良反应中心主任杜文民博士认为,“激素、抗生素、维生素,这本是20世纪临床药物治疗的三项重大发现,如今已成为不合理用药的典型。” 

 

  在发达国家,给高热患儿使用激素治疗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记者采访的一些医学界人士告诉记者,我国在儿童常见的发热、上呼吸道感染和腹泻等疾病上,滥用激素治疗的现象很普遍。有位小患者的父亲投诉,他的儿子仅仅3岁,却因为发烧和扁桃腺化脓,在北京一家儿童医院连续接受了长达近一个月的激素治疗。“从表面上看,激素的确具有良好的退热作用,但激素并不是退热药,将其作为常规退热药应用是极其错误的。医学研究证实,90%以上的感冒是由病毒感染引起的,滥用激素会激发或加重感染,可使普通的感冒转为败血症,也可能会因暂时退热而掩盖发病实质,从而错失治疗机会。尤其激素会降低机体免疫功能,阻碍抗体形成,导致小儿内分泌功能紊乱,同时还影响小儿对钙的吸收使骨骼发育障碍。”杜文民博士说。 

 

  据一位儿科医生观察:“以小孩感冒发热为例,但凡使用激素退热的,虽然见效快,但下次再感冒时往往更难治疗,退烧药、抗生素难以见效,一般还是需要激素才可以搞定,而且剂量需逐渐加大。” 

 

  阴影 

  激素是双刃剑 

  泰戈尔曾经说过:“神的左手是用来赐福的,而神的右手却是可怕的”这句诗用来形容激素既可救人又能杀人的双刃剑特点非常合适。由于激素具有抗炎、抗毒、抗休克、免疫抑制等药理作用,它的使用范围非常广泛,哮喘、肾病、银屑病、痤疮、颈椎病、肩周炎、骨质增生、器官移植……专家们在临床工作中发现,有150~170种原发性疾病治疗在使用激素,尤其是高达40~60%的类风湿病人曾经使

  用或正在使用激素。然而一旦违规使用,救命的激素也能致命。激素使用的禁忌非常多。真菌感染、高血压、糖尿病、充血性心衰、青光眼、骨质疏松等等都是它的绝对或者相对禁忌症。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华东一家三甲医院的皮肤科,由于医生忽视激素的使用禁忌,半个月内有4名病人相继死亡,有一名病人幸免于难,因为他多了个心眼———在用药前拿起说明书看了看。激素的给药和撤药都有非常严格的要求。一家地段医院的医务人员告诉记者:“我爸爸因为哮喘住进了我们医院,上午还在用20毫克的激素,下午就让他出院了,不但没有激素顿减过程,也没让他带一些药回来自己撤药,更不告诉他怎么撤药。结果一回到家他的哮喘又开始发作,比从前喘得还厉害,只好再住进医院。”他很庆幸自己本身是医务人员:“后来我每次发现他没带药回来,就会自己去挂门诊给他买回来。如果我不懂激素撤药的规律、不知道反跳的凶险,我爸爸这条命恐怕早就让我们医院给送掉了。”  医学专家说,不合理使用激素造成的疾病,有的已经成为令人困扰的医源性疾病。其后果,甚至比原发性疾病更加严重。


  有统计数字显示,近年来,大剂量激素的应用导致骨坏死的发生率逐年上升。1993年为59.21%,1994年为62.30%,1995年为63.15%,1996年为63.89%,2000年已突破65%的大关!滥用激素为国际公认的骨坏死头号杀手。尤其是更年期妇女,因应用激素而引起股骨头坏死发生率比一般患者更高。 

 

  滥用激素眼药水造成的激素型青光眼也在呈上升趋势。 


  华山医院皮肤科方栩副教授告诉记者:“不合理使用激素外用药膏造成的药源性皮炎,到我们这里就诊的非常多。有些患者的皮肤到后来依赖性后,对激素的要求也高了,越来越不敏感,结果一次比一次用的剂量多,形成了恶性循环。”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药学专家说:“当医学界对某种疾病无可奈何时,滥用激素的可能性也随之增长。”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副主任、眼科研究所所长、国际葡萄膜炎研究组中国惟一入选成员杨培增教授举葡萄膜炎为例。这是一种在治疗中相当棘手、却又十分多见的致盲眼病。“当医生没有办法时,往往什么药都用上,希望其中一种可以发挥作用。滥用激素正是葡萄膜炎治疗的三大主要问题之一。”  违规、滥用激素更潜在的危害莫过于给激素疗法本身蒙上了一层阴影。  “事实上,只要掌握好用量和病情的适应征,激素仍然能发挥非常好的疗效。国际上,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曾经禁用激素,但现在在美国,约有58%的类风湿关节炎患者使用激素治疗。然而一些中国人对激素的抵制心理已经走向极端,有些人甚至喊出了‘誓死不用激素’的口号,延误了治疗。这正是滥用激素造成的恶性循环!”北京协和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中华医学会风湿病学分会主任委员张奉春说。 

 

 无奈与牟利 


  违规使用激素的医生不懂其危害吗? 

  “确实有相当一部分医生是不懂的”,一位专家告诉记者,“我可以非常坦率地讲,我们国家相当多医生的水平不高。医务人员在中国还是稀缺资源,要是让那些速成班、中专班的医生都下岗,大多数缺医少药的地方就更没医生了。这些医生水平有限,很可能滥用激素。” 

  然而更多的情况是医生在名与利的诱惑下“知错用错”。 

 

一位新分配到儿科的医生无奈地说:一个连发热都解决不了的医生,让病人怎么认可你?你给小孩用上激素迅速减轻了症状,他才会当你是好医生。还有的家长上次用过了觉得很见效,下次来会主动要求上激素,医生有时给弄得没办法。

急救医生为什么热衷打激素?“在一些医院,抢救费也定完成指标。不打一针,怎么收抢救费?激素价格非常便宜,按照最新的收费标准,一针地塞米松0.49元,再加上注射器的成本,不超过1元钱。但只要在急救中打上一针,就算是抢救了。他收的不再是药费,而是抢救费,1元变成了200元。急救病人的家属一般不会在乎花多少钱。”一位医生告诉记者。 

 

抗生素和激素是受到追捧的“黄金组合”。抗生素往往昂贵但药不对症,而激素的短期效果非常明显,二者结合非常“理想”地达到了利润与口碑的“双赢”。 

 

  激素的唾手可得,也为病人自己滥用激素造成了便利。 “我们国家药品分类管理的规定没有严格执行。激素类药物肯定是处方药,但药店并不是完全凭医生的处方来发药,老百姓很容易得到它。”一位接受采访的医务工作者告诉记者,“我们国家在药物滥用方面,对麻、精、毒这些特殊药品管理特别严格,但激素便宜、使用广泛,疗效又很明显,尺度相对放得较宽。事实上,违规、滥用激素造成的医疗事故并不少见,但很多事故被掩藏在水面之下。” 去年底,国务院有关部门准备出台一部《激素临床使用指导原则》。华山医院制剂科主任、中华医院管理协会药事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大猷教授告诉记者:“抗生素临床指导原则已经出台了,关于激素的则还没有。”(据《新民周刊》) 

 


  链接  

生活中的激素 :

 

  1.生长激素 

  生长激素对提高农牧业产量有一定作用,但近年来在经济利益驱动下,生长激素却泛滥成灾。为了让家禽多长肉就大量喂食“催肥剂”,为了使牛羊多产奶就在牲畜体内注射含有雌性激素的“催奶剂”,为了果菜早熟上市卖个好价钱,就过量喷洒“催熟剂”。许多市场上出售的鲜红可人的番茄、苹果,还有硕大的西瓜、甜瓜、水蜜桃等不少都是用激素“催”出来的。  滥用生长激素不只影响儿童的身高体重,还影响神经系统、免疫系统、生殖系统,甚至影响到孩子后代的后代。研究还表明,长期食用动物食品中的残留激素,可能使男性“雌性化”。 

 

  2.环境激素 

  含有环境激素的化学合成物,在我们身边比比皆是。“首恶”是焚烧垃圾中排出大量剧毒物质的二恶英,其毒性是剧毒氰化钾的1000倍,是一种强致癌物。其次是造雌性激素的避孕药剂。三是人类生产、生活中释放的化学物质。如农药DDT、洗涤剂、化妆品、稀释剂、电磁波污染、汽车尾气等等。 

 

  3.性激素 

  有统计显示,一些营养口服液含有性激素,尤其是一些男性壮阳保健品,成分多含有雄性激素和中枢神经兴奋剂。这样的“保健品”只会 “透支体力”,长期使用有害无益。而一些女性使用的调经、养颜产品,则大多含有雌性激素。更令人担忧的是,一些儿童口服液、健脑产品也含有性激素,长期服用会严重影响少儿的健康成长。 

 

 

 

以下摘自《**医生网》医生论坛:

3.【激素的危害】

 

    收到一封转发的关于激素的危害的邮件,看得有点心惊肉战.我想知道这个激素危害性的朋友一定不多,于是将这个贴子连同回贴整个的转 

 

  【慎用激素】——中央电视台 经济半小时播出的.很可怕,仔细读一下 :

 

  今天来认识一个男孩,15岁时他是个非常活泼机灵的孩子,爱好打篮球、弹琵琶;20岁时,他的身体开始发胖、神情呆滞,体重达到了两百斤。男孩名叫小峰,仅仅五年,小峰判若两人。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一场人生剧变,竟然是从一次治脚癣开始的。 

    现在的小峰,身患脂肪肝、胆结石、柯兴氏综合征、免疫力严重低下,骨质疏松到哪怕简单活动一下也会骨折。这个本来健健康康的孩子,怎么会落下一身的怪病呢? 

   一周前,小峰在走路时又骨折了,脚上打起了厚厚的石膏,20几阶的楼梯,小峰只能够坐下来,一级一级地往下挪。这一天,是小峰去医院做核磁共振检查的日子。为了能把小峰推到医院,妈妈不得不专门找来了好几个朋友帮忙。过去的5年里,像这样一次次去医院看病,已经成为小峰生活中最重要的内容。在繁华的上海大街上,小峰显得很特殊。这个20岁的少年到底碰到了什么事,让他变成现在的样子,这还要从5年前说起。 

  2000年,当时15岁的小峰得了脚癣。为了治疗脚癣,妈妈陪着小峰走进了上海一家知名的医院。 

   小峰妈妈说:“当时是小毛病,有一点儿皮肤过敏,还有一个就是脚癣。 

  81日,专家诊断小峰的病是痒疹和足癣,注射了1ml激素药——得宝松。脚癣是很常见的病,刚开始一家人并没有把这次治疗太放在心上。但很快,他们却发现小峰的脚癣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 

 7天后,小峰再次来到医院,脚上不断长大的水疱让医生也感到吃惊,提出要小峰住院治疗。一个脚癣怎么会发展到要住院呢?虽然有点不理解,但看到小峰很难受,当天晚上,小峰的父母还是送儿子住进了医院。住院后,治疗的效果不是很明显,小峰的脚上还在发出新的水泡。 

  发现病情控制不住,医生给小峰用上了第二种激素药——强的松。随后,又改用药效更强的第三种激素药——甲强龙。在激素药物的作用下,小峰身上的皮疹开始消退,脚底的水疱也明显好转。一家人终于松下一口气。主治医生看到病情缓解,也决定停用甲强龙。但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激素药减量后,小峰的病情急转直下。 

  小峰妈妈说:“原来没过敏的地方都过敏了,起先是脚上后来身上也过敏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小峰的病情突然间更严重了呢?在住院病历上,查房的主任医生写下了这样的意见:本次新皮疹发出与激素减量过快有关。于是,激素用量再次被加大,增加到每天口服8片强的松。 

  三天后,医院通知小峰出院。小峰带着100片强的松和其它一些药品离开了医院。 

  可是,这一次出院,小峰面临的景况却并不是康复。每天8片的激素药――强的松没能阻挡住他全身不断发出的疱疹。 

  小峰爸爸:“先是水泡,水泡变血泡,血泡变脓泡。” 

  出院仅仅五天,由于痒痛难忍,小峰不得不再次回到这家医院挂了专家门诊。这一次,专家给他开的是7支地塞米松注射剂,仍然是一种激素药,每天注射一支。但是时间一天天过去,小峰的病越发严重。 

  99日,小峰妈妈再次带着儿子来到医院。看到小峰前面用的是1元钱左右一支国产的激素药——地塞米松,这位专家建议小峰妈妈,给小峰换用一种最新的进口针剂,每天打两针。爱子心切的小峰妈妈并没有注意到,这次药方上开具的注射剂,正是小峰第一次治疗时用过的激素药——得宝松。作为进口临床新药,得宝松当时的价格高达每支56元。 

 价格不菲的进口激素药却没能控制住小峰的病情,就在用药的第二天,小峰便高烧不退,整个人几乎不行了。 

 小峰爸爸:“大概是10号,他就跟我说了,老爸我要走了。” 

 浑身长满血泡、脓泡的小峰,在父亲面前,第一次提到了死亡。15岁的孩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让小峰的父母痛心不已。他们怎么也想不通,简单治治脚癣,怎么就会把孩子送到了鬼门关。无奈之下,他们把小峰送到上海治疗皮肤病最好的华山医院。 

  收治小峰的医生们十分惊讶,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抵抗力这么差的病人,高烧中的小峰虚弱到了极点。 

 华山医院皮肤科主任医生方栩说:“高热,嘴巴里、身上都是很多水泡,血泡很多,神志迷迷糊糊。” 

 小峰的病很快被确诊为病毒疹,这让所有治疗小组的医生紧张起来。因为就在几天前,刚刚有一个12岁的男孩因为病毒疹死去,而那个男孩的病情却只有小峰的三分之一严重。也就是说,小峰的生存希望微乎其微。得知小峰之前连续用了多种激素药物,华山医院的医生首先做出一个决定,就是不能再用一点激素。 

 方栩:“可能和激素有关系,因为他用了以后免疫功能低下,那么就很容易感染,更何况这个小孩本身是过敏体质。” 

  唯一的办法就是尝试用人体丙种球蛋白冲击疗法,希望千万人中有一种血液能适合他,帮他产生免疫力。 

  可是,412元一瓶的人体丙种球蛋白每天用上了4瓶,没有效果,每天8瓶,还是没有效果。最后,华山医院果断地每天用上了11瓶! 

  11瓶用到了第三天,小峰终于开始退烧。满身血泡的他从死亡线上被救了下来。 

  虽然事情过去了五年,可小峰的母亲现在回忆起那段日子,仍然感到后怕。当时医生曾叮嘱过她,小峰身上的血泡千万不能碰破,如果万一感染了,孩子就没救了。所以,每次给小峰换床单,父母都小心翼翼托着他,就怕碰破一个血泡要了孩子的命。就这样,幸运的小峰捡回了一条命。但他并没有因此而逃脱不幸的命运。 

  五年前的那次抢救,花去了小峰家5万元,总算保住了他的性命。但从此以后,小峰再也无法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了,各种奇奇怪怪的疾病,就像着了魔似的,接二连三的找上门来。不仅如此,15岁的小峰身上还开始出现了一些意外的变化。 

   小峰说:“人特别容易疲劳,我有时候对自己一点点信心都没有了。” 

  曾经活泼好动,喜欢打球,15岁时就长到了174。然而,这5年来小峰停止长高,20岁的他身高还是和15岁时一样,体重却增加到了200斤左右。小峰变得不爱说话,神情呆滞,一天到晚只想睡觉。 

  小峰:“班主任经常对我妈说,某某课的老师说我上课睡着了,叫都叫不醒。” 

  脂肪肝、胆结石、骨质疏松,小峰不断检查出各种疾病。更让父母着急的是,小峰至今没有变声,表现出性发育受到抑制。2002年,华山医院门诊病史上写下了:“未发现喉结发育,曾大量使用糖皮质激素。” 

  “激素”诊断书上的这两个字提醒了小峰妈妈,会不会是因为使用激素产生的后遗症?她开始查阅相关资料,很快发现小峰的脚癣和足底脓泡正是真菌感染,而在皮肤病治疗的专业书中,真菌感染被赫然列为糖皮质激素的“禁忌症”。也就是说,脚癣是不能够用激素药物来治疗的! 

  采访中,我们的记者也把小峰的情况,告诉过几位药学专家。他们都感到难以置信,因为对医生来说,真菌感染不能用激素,应该是最基本的常识。可我们看到,在短短37天里,医生却给小峰开出了四种激素药物,分别是:得宝松、强的松、甲强龙和地塞米松。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激素究竟是一类什么样的药品呢? 

  激素,在临床上如果不特别注明,指的就是糖皮质激素。糖皮质激素是一大类药,被广泛用来抗炎、抗毒、抗过敏,对很多种疾病都有着不可替代的疗效。如红斑狼 疮、哮喘、慢性肾炎、严重创伤、皮肌炎等等,激素的出现可以说是救了很多人的命。但激素药就像一把双刃剑,另一方面,它对全身的各个器官和组织也会产生不良反 应,像柯兴氏综合症,就是典型的激素药副作用,患者会表现为脸盘很大、身体很胖、手相对细、脖子后面一个水牛背。 

 以小峰注射过的激素药——得宝松为例,它可能在肌肉骨骼、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等8大方面产生不良反应。小峰妈妈发现,小峰显现出的骨质疏松、生长受到抑制、柯兴氏综合症、抑郁、免疫力低下等症状,全都在这些不良反应之列。 

 小峰妈妈:“不是一个医生,大医生 小医生都不懂,每个人都在用。” 

 小峰妈妈认为,正是一次次用了不该用的激素,小峰几乎丧命,而且后来种种怪病缠身。 

  医生一个违背常识的诊断,几乎夺去了小峰的生命。目前小峰的案子已经起诉,法院正在审理当中,究竟是谁的责任,相信法律会作出公正的裁决。但我们的记者从上海市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了解到,像小峰这样的悲剧,并不是个案,一些医生一味追求见效快、疗程短,导致滥用激素药的情况非常普遍。 

 杜文民:“激素滥用的现象,其实是用药方面最常见的一种药物滥用,尤其是在基层医院和一些低级别的医疗机构。” 

  杜文民告诉我们,激素药的滥用和抗菌素滥用一样需要引起人们的关注。 

  杜文民:“现在有一种现象叫做三素连用,一般的头疼感冒就用激素、抗生素和维生素,其实这是比较严重的激素和抗生素的滥用。” 

  这样的滥用有着难以承受的后果。据统计,如长期使用激素,高达60%的人会有不同程度的不良反应。 

   杜文民:“从最近我们所收集到的关于激素类的不良反应的现象来说,比较多的是在碰到一些严重感染或难以处理的疾病的时候,由于大剂量长期地使用激素,结果就导致了股骨头的坏死。如果这部分股骨头坏死以后,人就会致残,不能够行走。” 

  杜文民告诉我们,其实我们平时用的很多常用药都含有激素,比如说:皮炎平、皮康霜、氟轻松(肤轻松)、皮康王、优卓尔等。含激素的滴眼液有:可的松,强的松,百力特,点必舒,艾氟龙。这些常用药,价格便宜,用起来方便,但大家哪里知道,在使用激素药物治病的同时,它还带来了种种危险。 

  医学专家告诉我们,目前在临床上,大约有一百五六十种原发性疾病,使用激素治疗,它对不少急难顽症,像慢性肾炎、红斑狼疮、类风湿性关节炎、肩周炎、坐骨神经痛等,的确有明显疗效。但是,现在滥用激素类药品的现象也越来越严重,我们的记者特地到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进行了一次调查。 

 在北大医院皮肤科,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里,记者就看到了很多位有激素不良反应的病人。 

  一个只有十五岁小孩,来自内蒙,一年前他为了治疗天疱疮,服用激素药强的松,结果患上了严重的柯兴氏综合症。不仅身体迅速变得很胖,脸变得很圆,而且毛发增多、浑身上下都出现了萎缩纹。 

 一位老人也在使用激素药治疗后,发现骨头疼痛,经检查是骨质疏松,现在行走困难,只能坐在轮椅上。 

 有位病人整个脸部呈现出暗红色,据医生介绍,他患的是一种最典型的激素性皮炎。而病人这样告诉我们。因为长期使用激素,他的脸部发红发肿,甚至流过脓。皮肤科主任朱学骏教授告诉我们,即使经过治疗,病人的脸色也将一辈子不能恢复。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皮肤科主任朱学骏:“血管扩张了很难回去,老这么红。” 

  朱教授告诉记者,北大医院皮肤科每天都有不少因为激素滥用病情加重的病人。 

  朱学骏:“常见的是脸上毛细血管扩张,口周皮炎,皮肤萎缩,皮肤变薄,局部多毛,有的可以感染。” 

  还有相当一部分病人没有意识到,即使是外用激素药,不正确使用也会有严重后果。 

  作为国家药典委员会的委员,朱学骏教授认为,今天的激素滥用已经是个非常大的问题。从医疗监管部门,记者还得到了这样一组因为滥用激素而导致恶梦的病例。为了保护这些病人我们使用了化名。 

王柯98年因患口腔溃疡,使用地塞米松、强的松,后感觉髋关节疼痛,于2003年确诊股骨头坏死。 

黄兴,治疗近视眼时,由于左眼炎症,滴用泼尼松龙滴眼液,一周之后视力下降,确诊为角膜溶解。 

陈梅,由于患肺癌,注射地塞米松,结果又患上糖尿病。 

方越2001年患病毒性感冒,使用地塞米松2个月,到2002年遭遇股骨头坏死。 

   10岁小女孩丽丽为治皮肤病,连续2年涂用地塞米松软膏,全身上下竟然长满了“霉”,下身溃烂,甚至连眼睛里都有“霉”菌存在,生命垂危。 

  朱学骏:“现在全国没明确规定慎用抗生素的问题,大家意识不到,所以就老去用,而且激素药价格又便宜,随便哪儿就能买到,一元多钱一支,而等到抹了这个问题就来不及了。” 

  但是更严重的问题是,很多激素药都在大张旗鼓地做广告,却几乎没有提到含有激素,一些激素药膏的名字也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 

  朱教授:“皮炎平就给人家一个误解,好像什么皮炎都可以平,这是不对的,所以这个应该用学名,实际上它里面主要含有是0.05%的地塞米松药膏,这是个皮质激素。” 

  朱教授告诉记者,其实不只是病人容易误用激素,和其它国家相比,我国对于医生使用激素药也缺乏统一的分类指导原则。 

  朱教授:“每个国家都把激素从弱到强分类,然后就规定弱的用于哪些部位,强的用于哪些部位,特别是强的,只能用于个别部位,我们国家对于这个概念不是很清楚,所以弱的强的都一起用,皮炎平、皮康王,这种名字又起得不太好,导致一些误导,所以病人长期使用,就出了好多问题。” 

  今天我们从国家药监局了解到,国家将从明年年初开始,对激素药全面加强管理。今后到药店购买激素药物,也要像购买抗生素一样,必须出示医生开具的处方。但是对小峰来说,滥用激素带来的恶果已经无法摆脱,2004年他的一条腿又被发现长出了骨瘤。 

  现在小峰需要每三个月做一次核磁共振检查,每次检查都会花掉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1600多块钱的积蓄,而由于小峰身体十分虚弱,每次核磁共振都会让他又病一场。但对于小峰的父母来说,这都不是最令人揪心的,他们最害怕的事情是不知道哪一次检查的结果会让这个家庭更加陷入绝望。 

  20岁的小峰还从来没有离开过上海。过去,小峰曾经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就是弹琵琶,而今天病痛让他已经完全顾不上这样的爱好了。 

  当记者问小峰现在最想干的是什么事情时,他回答:“希望自己平平安安的,身体尽快康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我曾经在一本古代医书里看到过一句话叫,用药如用兵,意思是说,药物的副作用有时候会像兵器一样凶险。从小峰的病例中,我们看到滥用激素的后果,有时候甚至比疾病本身更加严重。面对这样的后果,无论是医生还是病人,我们都需要尽快走出盲区。 

 

网友回帖:

doria7  .......寒的~~~回去就把皮炎平扔了去!!!!

陌生眼神  我用过皮炎平,皮康王,肤轻松,那时有同事提醒过我,说用了有激素的东东皮肤会黑的,可是自己当时觉得用了效果很好,居然存侥幸心理,觉得可能个人适应能力不同,应该没什么吧,所以用了有好长一段时间,~~ 我现在什么化妆品也不用,听说生理盐水可以脱敏,刚买了两瓶回来,早晚擦一下,有时用卢荟擦一下,朋友推荐用珍珠粉消炎,一个多月没敢回家了,怕老妈看到心痛。

看看窗外的风景:希望更多的人看到这个帖子

喜阿头:我小的时候关节痛医生也每次给开强的松,幸好老爸知道那是激素药,吃了两次就停掉了.要不然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危害你真要谢谢老人家了

qqq5055:我太幸运了。前几天脚疼,去中医院准备开点中药的,那个挨千刀的医生看都没看我的脚,就开了三针地塞米松。我一看是激素,就没有打。回家后,自己买了一盒云南白药喷雾,喷了几天,现在基本没事了。还好你没打,BS不负责任的医生

Generalhit:天哪,好恐怖,现在的医生真不负责任啊,以后可不敢乱用药了 

草莓兔子:太可怕了楼主能否把激素药列出来一下?也好有个参考,不然我们根本不懂什么可以用什么不能用?

叶草的天空:顶,让更多的人都能看到,支持楼主!

Amylacy:开始只是很小的一块寻麻疹,一直不好,所有的医院开的全都是激素,打针也是,帖子里好多药我都用过,半年,一点好转没有,越发严重,面积也扩大到整个腰腹  脸开始肿,脸上毛细血管扩张,不过好在后来医生再开任何激素药我都不肯用了,转而开始中医,现在一点一点在好转,脸也没有那么肿了,但是病情已经大半年下来了,真的觉得现在的医院太不负责了。ps,我也是本身就是过敏体质,不过比起帖子里的主人公,我要幸运多了。

嘟嘟的: 天,太恐怖了!!!

思宇臭臭:好恐怖啊

猫爱紫外线:我小时候貌似打过激素针,记得是鼻炎很严重还是怎么着,爸妈也不懂,还以为打激素很高级,好我没有演变成主人翁这种情况……庆幸啊!里面说的症状我很多都有,只是不大严重:比如红血丝、多毛、手脚的皮肤出现干燥纹,水牛背(就是背上好像两块肌肉有点发达),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是激素害的!

Melysee:恐怖

生是白色:皮肤不好一直用药膏 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有激素……,  强的松小时候肯定用过的,名字太熟悉了  阿弥陀佛 希望医生都越来越有医德 而我们也越来越有自我保护意识

小烟袅袅:晕~百度了半天激素类药物还是没结果,看来很少有人关注这些嘛,最保险的方法还是在医生开药的时候多问一句。

agpipe123:厄,小时候发炎用过地塞米松。还好只有三天,出水痘那次最危险,庸医居然给我开的是激素药物,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出水痘不能用激素,要不是要死人的,结果还好用了一天就被老爸的一个学医的朋友阻止了,改用中药,以前还把维肤膏当治痘痘的圣药,一长就涂,现在搞得鼻子上红红的一块,还好现在灭有用过激素了,慢慢调养把,我们国家的激素药物管理是比较混乱。。。

 

 

4.**一次进地塞米松注射液一箱的思考】

 

地塞米松是一种长效类糖皮质激素,现在可以说是基层卫生院所的万能治疗药!前两天外出在某村卫生室看到其一次就进了一整件地塞米松注射液,心里好奇,本想去看看这位医生所看的病例及处方,但一想我也不一定能看到,说不定会受到不该有的人身攻击和伤害!故而进论坛说说(本人不是想出名,更不是炫耀我自己知识怎么高深)

想想三十年前的希腊,那时也跟现在的中国一样,人们一有点小病就输液,大剂量应用激素,后来过敏人群越来越多,医疗事故,死亡率也越来越多,现在的希腊人们都不敢输液跟使用激素,因为会死人,输一次液只收五到六元,但人们还是不愿意输。

    现在就来谈谈激素的毒副作用吧:激素药物由于具有抗炎、抗毒、抗过敏及抗休克等多种作用,从而被临床广泛应用。然而,激素药物又有诸多的不良反应。故不可滥用,有的疾病甚至忌用激素药物。值得注意的是,许多复方成药也含有激素成分,病人在使用前应十分小心。激素类药在人体内所引起的副作用主要有:    心力衰竭 采用激素药物治疗而长期使用时会引起低血钾,导致血压高和浮肿,形成心肌收缩无力,增加心脏负担。肾功能衰竭,长期应用激素药物,可通过反馈作用,抑制下丘脑——垂体——肾上腺系统,引起肾上腺素减少,而导致肾上腺皮质萎缩,功能减退。精神病 长期用激素药物治疗可使中枢神经兴奋,造成失眠、激动不安,易诱发精神病。    青光眼 长期局部应用激素药物,可使前房角滤帘阻滞,影响房水循环,导致眼压升高。严重细菌和病毒感染 激素药物抑制机体免疫系统成网状,内皮系统的活性和抗体的形成。因此,可诱发和加重细菌和病毒的感染,如渗出性脓性皮疹,应用肤轻松的激素乳膏(软膏),可引起病灶扩散;水痘疱疹病毒应用激素可引起死亡!妊娠和产褥期 激素药物有致畸作用,孕妇禁用。产褥期应用激素药物会引起机体抵抗力下降,易发生感染。骨折及骨质疏松症 长期应用激素,可使蛋白质合成减少,成骨细胞活力下降,导致成骨障碍,从而影响骨折愈合,加重骨质疏松,大量应用激素可导致股骨头坏死。  糖尿病 该病患者体内血糖和尿糖升高,而激素药物可引起尿糖升高,从而加重病情。活动性消化性溃疡 激素会增加胃酸分泌而引起恶心、反酸、腰痛,同时使蛋白质减少,组织修复能力降低,加重胃、十二指肠溃疡。重症高血压 激素药物可引起体内水钠潴留,导致血压升高,加重患者负担,甚至有生命危险。常用的激素类药物有:可的松、泼尼松、地塞米松、强的松、肤轻松、肤炎宁、皮康王、尤卓尔、派瑞松、恩肤霜,此外还有一些滴眼液和喷雾剂及各种性激素等皮质激素类外用药虽然对某些疾病具有较好的治疗效果,但其作用大都仅仅是治标不治本,并不能消除病因,而且也不是所有疾病都适合使用

回过头来,一个村卫生室一次就进一整箱的地塞米松这样的注射液,我想一,二年没一个医生可以用的完吧!如一、二年用完这说明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