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安乡老三届》第152期 我的人生(10) 我的知青生活点滴 作者:金廷辉

安乡老三届 2022-08-02 12:40:29

版 主 李叔安   主编 高必达


第152期 我的人生(10)我的知青生活点滴

本期编辑  李章甫 (原安乡一中高16班)

作者 金廷辉(原安乡一中高15班)


编者语

 金廷辉和我是高中一个年级的同学,也是好朋友。他用诚实、客观的态度描写了自己的知青生活。给人耳目一新,这在知青的回忆文章中也是独树一帜的,值得一看。作者没有怨天尤人,更多的感受是人生的幸运,也说明当时那些多才多艺的人还是很受基层干部和农民喜欢的。可见知识、才能,良好的心态有利于人的健康成长。金廷辉一家人都对人热情善良,我知道在那十分艰苦的高中时代,有不少同学在他家混过饭吃,尤其是他的父母亲对同学的诚挚叫人印象深刻。善良热情的种子早已在他胸中生根发芽。作者对自己当时造假行为深深自责,这虽是时代的悲剧,但作者却不能原谅自己,良心是人类最宝贵的东西,任何时候都不能缺失。生活要向前看,本事要多学点,诚心结善缘,幸运之神就会帮你逢凶化吉,达到成功的彼岸。你读过这篇文章,定会有不一般的收获。


我的知青生活点滴

作者 金廷辉


应必达学弟之约,要我回忆一下我的知青生活。我从68年底下放到安丰公社中河口大队至73年10月去湖大读书,整整五年。这五年,虽说浪费了我的青春年华,但仼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有弊也有利。五年的知青生活,丰富了我的人生经历,磨练了我的意志,懂得了什么是苦,什么是乐。说老实话,在农村的五年里,我凭着自己的一些特长,并没有吃什么苦。但是我看到了社会最底层的农民的苦,他们辛勤劳作,但仼劳仼怨,不计报酬,体现了中国农民勤劳,朴素的美德。同时,我也看到了和我一同下放农村的成千上万的知识青年的苦,在"广阔天地炼红心"的口号下的万般无奈。


一、。                

下放到农村还没几天,大队书记看中了我,。具体工作是和大队书记蹲一个点,宣传"抓革命、促生产"、"备战备荒为人民"、"要准备打仗"每天都要念这个经。我当时不明白中苏关系为何那么紧张。认为农村还打什么仗?实际上这个宣传工作是向基层灌输要搞好农业生产,多打粮食,准备和苏联打仗,立足于早打,大打。我实际上是大队书记的一个秘书,做做跑龙套的工作。整天除了念那个经之外,就是统计一些农业生产的数据,如积了多少肥,每亩打了多少粮,种了多少红花草籽,各家各户的宝书台做好没有,标语写了多少幅……䓁䓁。有时还被逼着发几句言,不讲话做菩萨是不行的。就这样搞了几个月就回生产队了。  

          

二、。

   图片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35d0bd0100aaaz.html 

        

 不久又接到通知,到公社报到,,我没听清,掉了"文艺"二字,我打好背包,带上两支排笔,一把京胡就动身了,排笔是准备写标语横幅用的,京胡用来业余自娱自乐,没事和下放到五合剅的我初中同学欧阳枫来一段"提篮小卖拾煤渣",那时时兴唱京剧,到处都唱。我一到公社,就听先来的队员说,来了一个高个子,,我才明白是文艺宣传队,心中暗暗叫苦,我还从未跳过舞。不跳舞干什么呢?只有回去的份,那多丢人!幸好队里有一个我认识的叫陈杰的知青。他负责拉二胡,并说还有一把低胡(大二胡)沒人拉,你来拉吧,我说我不会,他说教我。正好公社秘书李德明来了,他说宣传队缺编剧,没有什么节目,谁能编剧?我想,我一不会跳舞,二不会乐器,就硬着头皮说,我会。李秘书很高兴,就这样,我的位置巩固下来,不会打回生产队了。我一边编剧,一边学二胡,不久就能拉几首曲子了,如"北京的金山上"等。队里当时还有几个县里当红的队员,如"迪伢子",左思䓁。后文艺宣传队赴荆江分洪南闸大堤慰问演出,顺便还挑几担土,好大的南闸大堤,我们挑一担土爬坡上堤都不容易。好在我们是公社的,挑不挑无所谓。慰问演出结束后,我们又去县里参加"安乡县首届工农兵文艺会演",在安乡大剧院,我的那把滥竽充数的二胡,台下谁也听不出好坏。后来全体队员合影一张,可惜遗失了,否则,今天可派上用场了。  


 三、红海洋   


图片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35d0bd0100aaaz.html 


所谓红海洋,就是以绘画的形式,,我那时还能画,整整一年多的时间,就是画宣传画,整个中河口大队的各个生产队我都画遍了。各队都有一大块象墙壁一样的大型宣传专栏,任我在上面画诸如"毛主席去安源"、"革命圣地井冈山"、"遵义会议的光芒"以及毛主席的肖像。到别的生产队画画,十分轻松,又好玩,没有任务,随你一天画多少没有人管的,因为他们都不会这技术活儿,每天四菜一汤招待我,还记10分工。大队负责人说,别的大队还要接我去画。整整画了一年多,后来,不兴红海洋了,我的画工从此终止。我这手功夫也早已失传。


四、 两新厂

920的应用和土法生产,1970年上海出版


 所谓两新厂就是当时到处推广的新农药,新化肥。这时我正式调公社供销合作社,两新厂属供销合作社管,不吃"背背"粮了,吃公社定销粮,有工资。新农药主要是一种植物激素赤霉素当时叫920。新化肥主要是5406菌肥。这两种东西都要通过对培养基进行高压杀菌,在无菌情况下进行接种,发酵而成。920兑水后用喷雾器打在作物上,用以增产增收。920有纯品,白色的,是工厂化生产的。我们生产的是初级产品,未提纯,全县土法生产的都一个样。实际上土法生产这些东西不起一点作用,劳命伤财。唯一的收获是让我们玩了一年多。


五、 办展览馆

两新厂之后,我们的名声大了,公社领导要办点,向全县推广。由我负责筹建新化肥新农药的展览馆,花了好几个月时间,在东南洲办了一期,在公社办了一期,当时浮夸风未绝,领导与时俱进,实则要出风头。我们奉命行事,心领神会。我抽调到五合剅与同样是知青的初中学友欧阳枫同学一道筹备展览馆。欧阳枫能画,我能写。真是珠连璧合。我们也做了一些违心的亊、尤其说了一些假话,现在回忆起来还后悔,我们一个小小老百姓为什么要说假话呢,为了推广新生亊物,不得已而为之,加上我们有尚方宝剑。例如:拿一种很大的蚕豆,用很精美的玻璃样品瓶装好展示,告诉各公社参观的负责人,这是用过920的蚕豆,增产效果显著。挑选长了的南瓜,苦瓜,鼓起的一个坨就是用了920的结果。 人们看了听了嘖嘖称奇。办展览馆是我一生的败笔,不知哄了多少人。小人物被领导用做炮弹。    

  

六、农机厂           

我自己都覚得,在两新厂没意思了,正巧当时常德地区要大办乡镇企业,并规定每个地区管的厂子要武装一个乡办企业。于是我又抽去新办安丰公社农机厂。首先培训学习半年,负责培训的单位是常德601矿,是一家采掘生产金钢石的单位。我们派出了车工,刨工,钻工,翻砂工,四个工种的学徒,我是学习车工。我的师傅是一个女的,叫李兰仙,她耐心教我,由于我文化程度较高,学起来进步很快,不到一个月就能单独上床子了。学习结束,601矿送给我们一台淘汰了的皮带车床,于是,我成了安丰公社第一个土生土长的车工。后来厂里买了一台C620加长一米的高级车床。皮带车床就交给学徒了。我整夭在车床上忙活,主要生产板车花鼓,启闭机丝杆及维修拖拉机,内燃机,柴油机零配件,有力地支援了水利建设和农业生产。那时,我还是不安心,总想跳出"农门"。听说县搬运社差一个车工,我都蠢蠢欲动。殊不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机会来了,1973年9月,我踏进了湖南最高学府一一湖南大学深造。命运之神又在向我招手!



主编后语

章甫学长为此文写了一篇很好的编者语,本不想画蛇添足,但涉及我的专业知识,禁不住手痒又来几句。

红歌红海洋是那个时代的标志,我们老三届同学聚会时不免要回想到那个时代,拿起话筒吼几句红歌。我的手机里就有自己下载的刀郎红歌,每天散步时边走边听。不过此时的我并不是对“大救星”之类歌词认同,而是享受年少时的回忆。我时时庆幸儿子孙子们终于过上了好日子,又时时感伤于父母尤其是母亲走得太早,要是改革开放从1956年就开始,他们就不会过那么多年的穷苦日子了。

920和5406两种微生物产品土方上马搞群众运动生产,,前面还有大炼钢铁、亩产万斤粮。为什么公社两新厂生产的产品没有效果呢?这是因为微生物发酵是一个需要在严格消毒环境下操作的过程,稍有不慎,就有杂菌污染,尤其是细菌污染,到最后长出的可能主要是杂菌。一、二级培养基要在高压灭菌锅里消毒,社办工厂哪有这样的条件呢?廷辉学长坦言那个展览馆是造假,那时的假何其多矣!

作者这个六七届高中毕业生到底还是心灵手巧,学低胡、学车工都是一学就会。我当知青时带着我舅舅送给我的一把二胡,天天拉总是拉得不好听,没有音乐细胞,最后只好送人了。哈!

高必达 2017-08-21


本公众号将陆续刊登1949年时任安乡县县长吴铁铮的回忆录。

欢迎大家积极投稿,只要是原创首发的,将优先插入刊登。

下期预告 第153期 作者:常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