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美丽都安】卢卫东:安阳的晨

河池文艺圈 2022-07-30 06:26:23

点击上方“都安热线”,和70万人一起关注魅力瑶山天下都安!


本公众号投稿

邮箱:328509581@qq.com  

电话18977883428 联系人审国颂




卢卫东,男,都安下坳人,现供职于都安县委办公室。工作之余,喜欢码字,将生活感慨串成诗歌、散文,曾在《广西工人报》《河池日报》《今日河池》以及《都安文艺》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




安阳的晨

□卢卫东

安阳是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政府驻地,也是我工作和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因为工作关系,这些年,我是这座小城不折不扣的早行人,熟悉了晨的安阳是如此这般淡泊而安祥。每天我开始了晨的“散步”,便会情不自禁地在心里道一声:“晨安,安阳!”

安阳,依山傍水,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捷,210国道贯穿其中,如果说都南高速公路使得都安变成首府南宁的“后花园”,那么现在的西南出海大通道水任(河池)至南宁高速公路从镇北穿越,安阳是名副其实的南宁“卫星城镇”,聚天时、地利、人和。县城四周群峰壁立,翠绿如屏,宛若神山仙境的喀斯特地貌将整座县城拥于怀中。还有母亲河——澄江河穿城而过,百折不饶,一路前行,为安阳增添秀色和好运。因为,“河流是一座城市的幸运”。曼谷因湄南河而生动,巴黎因塞纳河而浪漫,维也纳因多瑙河而妩媚,卡拉奇因印度河而文明,柏林因施普雷河而高贵,伏尔加格勒因伏尔加河昌盛……而安阳,这座鲜为人知的小城因为有了养育瑶山儿女的澄江河,让人依恋,让人感动,给人智慧,给人力量!安阳的晨,更是因为有了蕴含灵气的澄江河的氤氲之气在四处弥漫,护佑疆土,才显得如此宁静祥和。

每个清晨,我都是经过澄江河畔去上班。从家到单位,我是绿色出行的,坚持走路上班,把脚下的路当作人生的路来行走,路上可以拂落一些嘘吁,满怀希望开始新的一天。所以,不管有没有出车任务,我都会做好出行安排,我的起床时间远远跑在出车时间之前,从未因走路出行而耽误工作。差不多每个清晨,我是披晨曦吮微露出行。车疾驶在路上,透过车窗看安阳的晨景,黎明由远及近,天色由暗渐明,前方的视野越走越宽阔,给早行的心灵带来莫大的慰藉。看澄江两岸,群鸟翔集,岸樟成行,形如美男子的榕树,叶片在微风吹拂下,绅士般地向我点头。又望一眼碧绿的澄江河面生着雾气,轻曼如纱,与稍远处的田地和林子构成了一幅多么宁静和谐的山水图!望着那景色,我想起长白山上的天池景色,真有如人间仙境一般。安阳的晨,正是因为有了澄江河的妩媚才泛泛秀色诱人。我在想,有时间要走进安阳的晨,去领略一下晨的景致,吮吸晨的景色。每个清晨,当缕缕新清空气伴着澄江河的水草味儿从敞开的车窗扑进来,随我出征,从西北边出发,驶向瑶山一个个美丽的乡村,那是我经常送领导下乡的村落……

这一夙愿在一个夏末初秋的清晨得到实现。那是个周末,我从即将峻工的风雨桥边出行,沿西南路自由地开始了晨的散步,眼睛也开始了景色的阅读。目光环顾着群山,山环绕,山层叠,雾也环绕。雾如飘带,有的绕在一座山头上,有的如一条长长的丝带,随着风在山腰飘移着。那雾,时而浓浓的,把山遮掩得严严实实,完全看不到雾后的山;时而又淡淡的,让人看着有一种犹抱琵琶凌半遮面的感觉。人们都说,山是阳刚的,大山具有阳刚之美,常用山来比喻男子,可此刻,我却觉得山是这么的柔美,有着少女般的羞涩。

将目光稍稍收回,不知不觉已走到西南边苏利村,这是安阳镇现代特色农业基地,种植葡萄、哈密瓜、蔬菜。凝望着村落,它们错落地依着山,向着田地。这里的村落没有传统的村居那样的粉墙黑瓦,也没有了人们常描绘的那种炊烟袅袅。我目光之所及的多是幢幢楼房,一般来说,都有四五层楼高,几乎都是砖贴面,琉璃镶嵌,透着现代气息。只是从远处传来狗吠和鸡鸣,还有掠过头上的白露、飞来飞去或在路边啄食的成群麻雀,让我体会到了乡村的味道,生态和谐的美,被村庄簇拥的安阳之晨在呼吸着田园风光。

村落的前面,是一大片的农田。我所走的道路一旁,是一大片的哈密瓜和蔬菜种植基地,此时正是成熟时间,满眼尽是沉沉坠下的哈密瓜,一个挨着一个,茄子、青椒和绿叶蔬菜,在清晨第一缕阳光里显露着盎然生机。早起的农民正在地里忙碌着,喜笑颜开地说笑着,利索地把摘下的果蔬装上箩筐。平坦的水泥路上,一辆辆小货车、面包车、摩托车满载着蔬菜水果川流不息,构勒出一幅幅农村的丰收美景。我原以为,哈密瓜只是生长在新疆西域,有了天山雪水的种植,味道才甘甜,没想到在我生活的小城却种着这种香气袭人、清爽可口、又能繁荣经济的优质水果。现代特色农业圆了农民致富的梦,日子越过越红火。

离开这片农田,我又来到河的对岸,踩在离水面最近的防洪堤上,一叶小舟从河面缓缓飘来,划船的是个身材不高略显瘦削的中年男子,他一边划着小船,一边收着渔网。我看见网住的鱼儿悬在网眼上,鱼尾在不停地摆动。正要伸长脖子去看闸板上还有什么鱼儿,“卟咚”的声响把我的眼球吸引过去。原来前方不远处,一个年近古稀且身体硬朗的老伯倏地把撒网开。我望过去时,老伯开始慢慢地把网拖回来。我快步迎上前,看看老伯这一网撒下去有什么收获。嗬!小虾小鱼,还有如成人一两根手指大小、让我叫不出名的鱼儿,足有一两斤的吧。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生活在河边,把靠水吃水的优势发挥到极致,无形中增加收入。老伯告诉我,他今年已经六十九岁了,儿孙满堂,孩子们早就不让他干活儿了,只是在河边住了一辈子,怎么也闲下来。在物质匮乏年代,捕鱼是为了补贴家用,现在生活好了,捕鱼成了一种娱乐,也是老伯的一种晨练。

我继续行走在这条路上,天,开始变蓝,云,也变白了。秋风送爽,阳光在晨曦缓缓而出,坚定有力,瞬间洒满澄江河两岸。昨晚有一场雨,防洪堤上的路还湿润,空气也很潮湿,远山的雾,缥缈;山尖的朦胧,渐行渐远,那山,又见葱郁;晨的安阳,飘逸祥和,静谧的河面,淡泊得使人心醉。沉醉之外,我更深深地祈祝,生活在这里的人日子过得更美好,更富足,祈愿平安与和谐、幸福与满足、执着与信念,和母亲河一起,穿越时空,绵延不断。



编辑:审国颂  陈昌恒

关注“都安热线”,进入公众号查看历史信息,更多精彩等着你!


我是都安人,我一直为这个身份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