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琴行

5年50人(17) | 六旬退休司机痴迷制琴40年

辽宁省委老干部局 2021-02-19 08:32:01


辽宁省委老干部局联合辽沈晚报共同推出《5年50人  我们的生活多幸福》大型系列报道,寻访50位幸福老人,看看他们的生活在党的十八大以来各方面发生的种种改变。


六旬退休司机痴迷制琴40年

多人慕名定制被大师称赞“妙手”

他是个大客车司机:开车到退休都没出现过大交通事故;

他热爱戏曲,尤其痴迷京剧,老生唱得相当溜,其学唱的奚派名剧《白帝城》选段曾得到中国国家京剧院三团团长张建国的赞扬;

他不懂乐器制作原理,却仅凭坚持、执着与喜爱,独自摸索造出数把京胡和小提琴。用过他的琴的人,无不惊讶其手艺精湛,都说“高手在民间”。

他的琴很快被国内多名大师肯定和赞誉,葫芦岛市文艺界百余人还用他造的京胡专门举行了一场演出。

他就是石杰,虽然已经62岁,可他人老心不老,痴迷于小提琴与京胡研究制作的他目前成为葫芦岛市草根文化工匠的代表。




痴迷悠扬琴声他连看五遍电影

昨日,在家中,62岁的石杰说起了自己制作小提琴的渊源。

上世纪70年代,石杰被电影《卖花姑娘》中的一曲悠扬琴声所吸引。痴迷于琴声,他竟一连看了五遍《卖花姑娘》。每当电影中的背景音乐响起,他都激动不已。

石杰说,后来到处询问朋友、同事后,他才知道电影中的琴声是一种叫小提琴的乐器拉出的。

而他第一次看到小提琴,是在一位邻居家里。石杰说,小提琴那种独特的造型、优美的琴声,让他做出了一个常人不敢相信的决定:自己动手制作小提琴。

石杰说,自己做出这样的决定有几个原因,一是自己是木工,这种手艺为自己制作小提琴奠定了基础;二是自己手里有制作木型的各种工具,为制作小提琴提供了必要条件;但最主要的还是自己太喜欢这种乐器了。

就这样,没有任何音乐知识、不懂乐器制作原理,仅凭着对小提琴的喜爱,石杰开始研究,并成千遍的聆听世界名琴的演奏,开始了常人以为不可能实现的梦想——自己动手制作小提琴。


利用镜片反射原理独自摸索造出小提琴

对于石杰来说,多年的木工经验是他制作小提琴最有利的条件。比如小提琴面板、背板、侧板和琴头制作的材质,他很容易就能看出来。于是他到处找齐了制作小提琴需要的各种木料,又向邻居借来小提琴,把样式尺寸量好,开始“照葫芦画瓢”。

有时候看不清小提琴内部结构,石杰就找来小镜片,利用反射原理,观察结构,弄清楚后再动手来造,除了琴弦外,包括腮托、指板、拉弦板在内,他全部依靠手工造出。手工实在做不成的,他就跑到车间求援。

石杰说,第一把琴的确是在“照葫芦画瓢”。面板、背板、侧板的厚度、形状,尤其是把它们黏合在一起之后,最难的便是琴弦选择、安装等涉及专业内容的步骤。他不懂音乐,不会拉琴,更不知道小提琴的音质、音准怎样确定,找不到任何资料,也没有人指导,所以这一切都是摸索着进行。

第一把琴做成没人相信出自他手

之后的两个多月里,石杰白天上班,晚上做琴,有时甚至到后半夜。虽然不会拉琴,但石杰能听出来哪根弦发出的声音,好还是不好。只要听到声音不对,他就得把做成的琴拆开进行调音。

每次拆开调整后,重新黏合牢固都变得越来越难。直到感觉琴的声音还可以后,石杰制作的第一把小提琴才算完工。石杰抱着这把小提琴,兴奋得几夜没合眼。

但琴制作后质量如何,还得找个懂得小提琴基本原理的人来评判。40年前,很多人都没见过小提琴,要想找个这样的人并不容易。

几经打听后,石杰得知葫芦岛一家企业有位总工程师会拉小提琴。于是他拿着第一把小提琴上门求人家看一看。这位总工看到琴并亲手拉了一会儿后,便一脸质疑地看着石杰:“这琴是你做的?”

问清情况后,总工向石杰提出,可以由石杰继续做琴,他以100元一把的价格帮助卖出。但被石杰回绝了。

“那个年代100元可是笔巨款,当时我每月工资才只有19块钱。可我做小提琴就想自己玩,没想过卖钱,就拒绝了。”石杰说。

虽然没能达成交易,但因为这把琴,石杰跟总工的儿子学会了拉小提琴。这对石杰继续做琴带来很大帮助。

后来,石杰的弟弟用哥哥做的琴成了葫芦岛市小有名气的小提琴手,并被葫芦岛一家大企业点名要过去,成为当时很多人羡慕的国营职工。


造出小提琴后他再尝试造京胡

造了三把琴后,石杰没再急于继续下去,而是搜集最好的材料,寻找制作小提琴的各种资料,寻访业内人士进行交流。当这些积累使得石杰对小提琴制作有了质的提升后,他才开始重新动手制作。

一次,葫芦岛当地戏曲社团的琴师花了1800元买到一把京胡,可音质不太好。正好石杰知道了此事,热心肠的他帮琴师把京胡换了蒙皮,京胡的音质立刻变得好听多了,琴师特别满意。后来,很多琴师都来请石杰帮忙。

单给京胡换蒙皮,让石杰感觉不过瘾,于是他干脆做起京胡。他买来毛竹筒、担子、轴子等材料,又置备了不少工具,开始精雕细凿起来。一周后,他的第一把京胡制成,琴师和票友试拉后纷纷竖起大拇指。

此后,石杰不断试用各种型材,反复调整内部结构,寻求最美的音色。拆了装,装了拆,报废了几十把小提琴和京胡是常有事情。功夫不负有心人,优质的原料、独特的工艺、几十年的苦苦钻研,终于让他获得了回报。


他的京胡和小提琴被大师夸赞

制琴过程中,石杰常常请些懂音乐,尤其是懂乐器者听听,帮助分析评判。每一次听到评判者意见后,都进行拆琴修改。石杰发现,对于同一个问题,经常出现截然不同声音,让他无所适从。

正是这样的发现,让石杰决定进京寻找权威专家求助。于是他首先找到了总政歌舞团首席小提琴手蔡丹,对自己的琴进行评判。

石杰说,经常有人拿着自己做的琴找上门请蔡丹这样的小提琴演奏家给出结论。而琴质如何,这样的专业人士伸手就能判断出来。质量差的琴,拉上几个音符就不再拉了。可当蔡丹拉起石杰这把琴后,一口气拉了一个多小时,名曲一支接着一支,蔡丹被这把琴的音准音质深深吸引,爱不释手。“它一点不比我手上这把名琴差!”蔡丹放下琴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蔡丹的爱不释手与认可,更坚定了石杰造琴的信心。

与制作小提琴一样,石杰制作的京胡也得到很多演奏家高度评价。国家京剧院一级琴师李门拉过石杰制作的京胡后这样评价:“巧手制琴,声韵音神”;天津京剧院、国家一级琴师汤振刚用“妙手神韵”来评价石杰的京胡;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于魁智的原琴师赵建华说:“石杰的京胡好用好听”。


百余人用他制作的京胡专场演出

石杰制作京胡和小提琴的名声在葫芦岛文艺圈传开后,很多人都慕名而来请他制作。

葫芦岛市文艺界百余人专门搞了一场石杰制作京胡展演专场。当台上演奏的京胡发出悦耳声音,和现场演员的演唱巧妙融在一起,石杰的眼睛模糊了,觉得40多年的心血没有白费。

除演奏和制作京胡、小提琴外,石杰还会给这些乐器调弦和维修,无论是谁找他帮忙,他都答应给维修好,而且分文不收。

石杰的制琴工作室非常简陋,就是他和老伴的卧室。在床与窗之间不足一米宽的空间中,堆着各种制琴的材料和工具。中间的一个小木凳石杰已经坐了多年。退休后,石杰制作小提琴和京胡的时间更多,但对制琴的质量要求也更严。

从事手工制作40年间,石杰试验做坏的小提琴和京胡都有百余把,而目前制作完好的小提琴50多把、京胡80多把。如今南到海南岛,北到哈尔滨,都有他的琴声悠悠。石杰说,在制琴的过程中,整个心思都融入其中,那份纯净让人安宁,丝丝入味。

别看年过六旬,手和眼睛有些不好使,可石杰仍沉浸在细心研究京胡和小提琴制作的自娱自乐中。“我制作的小提琴和京胡大都是为朋友订做的,我不图赚钱,就是业余爱好,图一乐,同时也有个营生干。看到有人使用我制作的京胡和小提琴,我心里乐呵。”


对话石杰:希望小提琴演奏家能够用上我的琴



记者:您天天造琴,老伴和孩子都支持吗?

石杰:其实一开始,老伴和孩子肯定是担心我的身体,整天鼓捣这些玩意,年纪越来越大,就怕休息少了,身体出问题。但我这个人挺犟的,知道自己身体还不错,除了眼睛有些花了,手还没有问题。我认准了一条道跑到黑,我做的事情,老伴一般从来不反对,毕竟鼓捣这玩意比喝酒、打麻将强多了,所以她挺支持我。至于孩子更不会说啥,我有这个业余爱好,他替我感到高兴还来不及呢?毕竟京胡和小提琴这些东西不是一般人想弄就能够弄出来的。

记者:制作京胡和小提琴肯定少了很多聚会应酬啥的,会不会有人说您不合群?

石杰:说实话,鼓捣这玩意确实少了些应酬啥的,一般场合我也是能不参加就不参加。我就是这样的脾气性格,也许有人会说我不合群,但别人愿意说啥说啥,我认准的事情我就干。

记者:您最大的心愿和梦想是什么?

石杰:现在我已经制作了很多把小提琴,有些专家亲自拉琴后给出了中肯意见,也得到了很多专家的好评,这些都是对我的鼓励和鞭策,今后我会更加努力。最大的心愿和梦想就是希望让小提琴演奏家能够用上我的琴,那是我的荣幸,那样我这个草根人物几十年的心血就真的没白费,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的人生价值就更有意义。